【萧齐艳史】第八章 瞒天过海(五)(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5083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五)

    李天臣沉吟未答。

    萧棠枝接道:「东汉末年以来,天下纷乱,王朝更换如走马,一个人只要活
得够久,即使他只是呆在一地,哪儿也不去,也可以是晋国人、魏国人、宋国人、
齐国人。今天晋国国君说,你是我晋国人,应该为我效力,明天魏国国君说,你
是我魏国人,理应为我牺牲——又有谁问过一个寻常百姓,他自己的选择究竟是
什么?无法选择的忠诚和奉献,又有什么高贵可言?」

    这一番话说得锋芒毕露,动人心魄,可不仅仅是出格一点那么简单了。

    许久,李天臣才道:「所以萧姑娘选择了南朝?」

    「嗯,」萧棠枝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柔和,掠过云知还、于红初、苏秀青、
萧如真等人,「我比寻常百姓幸运得多,可以有选择的机会。在还未来到南朝的
时候,我对南朝有许多想象,其中有些不免虚幻过头,不切实际,如今来到了南
朝,虽然还不足一天,但是我已经感觉到这会是我喜欢的地方,不会让我失望,
所以我愿意为它尽一份心力。」

    于红初拍手笑道:「欢迎萧姑娘。」又望向李天臣:「李家主可还有什么问
题?」

    李天臣摇了摇头,道:「没了。」垂首退回队列之中,目光微微闪烁,不知
在想些什么。

    于红初道:「还有谁有意见的吗?」等了二十息时间,见没人回应,脸上便
不由露出了笑容:「那就开始表决吧。」

    结果没什么意外,有七人投了赞成票,一人弃了权。这样便算是通过了。

    弃权的人也有理由:「计划复杂了些,变数不少,我无法判断能否成功。」

    于红初的回应是:「决战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有计划比无计划好。一个计划
要不要实施,看的是失败之时,情况会不会比无计划时更糟,如果不会,那无论
这计划的成功率有多低,都值得一试。」

    弃权的人没有改变意见。于红初也不为己甚,轻轻放过了。

    萧棠枝自然也把他们的对话听了进去,对萧如真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不知神后陛下能否答应我?」

    萧如真道:「萧……萧姑娘请说。」差点又把「姐姐」两字叫了出来。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常有计划之外的变故发生,」萧棠枝道,「所以我希
望这次行动由我全权指挥,以便随时调整战略,不知神后陛下同意否?」

    萧如真没有丝毫迟疑:「就依萧姑娘的。」

    萧棠枝微笑道:「结束战斗之后,也交由我收拾残局如何?」

    萧如真仍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功夫,萧棠枝手中的权力已大到不可思议,跟「一日神后」
也没多大区别了。

    殿上众人脸上神情各异。

    萧棠枝向陈婴元道:「陈家主,听说你从前与司马长平交情不错,可有此事?」

    陈婴元道:「有的。只是很多年没有来往过了,司马家主未必还记得我这个
故人。」

    「他记不记得没关系,陈家主记得就行了。」

    陈婴元皱眉道:「萧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家主不要误会,」萧棠枝道,「我只是想让陈家主给司马长平留几句话,
没有怀疑你的意思。」

    「留什么?」

    「‘神器将出,非人力可敌,司马兄,做事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要写成信?」

    「嗯,写完封好,钉在神后宫正门上吧。」

    萧棠枝交代完之后,走到蓁蓁身边,牵起她的手,微笑道:「走,跟姐姐去
认几个人。」

    众人不知她要搞什么名堂,但是基于她之前的表现,仍耐心地留在殿中等候。

    一炷香功夫,萧棠枝带着蓁蓁回来了。

    陈婴元道:「信已写好,派人钉到正门上了。」

    萧棠枝满意地点了点头,向于红初道:「圣使大人,我们可以出发了。」

    于红初带着众人走出大殿,唤来小柠,吩咐道:「明天下午,你让徐姐她们
把守城大阵关了,遣散宫里的人,没有我的召唤,不要回来。」

    这命令甚是奇特,但是小柠也没多想,应了声是,退下去了。

    众人出了宫门。于红初放出一艘可容四五十人的飞舟,把知道计划的人全部
装了进去,开了隐身阵法,驾驶着往东豫城的方向飞去。

    六合惊杀阵的换气孔,要明晚才能再次打开,所以他们倒是不急,途中驾驶
着飞舟乱飞了一阵,到天黑时,才抵达淮水南岸,躲在一片树林里。

    又等到亥时初,萧棠枝和于红初带着雾影宗的人,出去布阵,其他人便留在
原地。为了保密,都呆在飞舟里,谁也不许离开。

    四个时辰后,萧棠枝一行人回到了飞舟上,闭目休息。

    云知还睡不着,在申小卿掌心写字,问她舟上的人都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
份。

    申小卿已经饱睡了一顿,正精神抖擞,便一五一十地写字告诉了他,有些她
也不认识,云知还便不得不去问师父。

    《九皇剑经》的修习者,身上会有一股淡淡的星光的味道,云知还本来只是
一时兴起,想知道于红初都选了什么人修行,没想到一数之下发现,除开他和两
位师姐,舟上竟有十一个人修习了《九皇剑经》,分别是四大家主、于红初、绛
云仙子、柳清窈、万剑门的鸿远真人、神符宗的林水涯、曾经参与抵挡魔尊一指
的罗香亭,以及一直受命保护苏秀青的黑衣女子周云情。

    很显然,于红初也考虑到了内奸的问题,所以多选了两个人修习《九皇剑经
》。

    仅凭星光的味道,是不能分辨出修行的究竟是九种剑法里的哪一种的,所以
多出的两个人,也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让内奸知道,自己不是完全不可取代,
故而不敢轻举妄动。

    在众人故意放松,实则仍颇为紧张的气氛中,很快又过去了三个时辰。

    萧棠枝早已算好了行动的时间,兵分两路,一路由柳清窈带领,去启动布置
在靠近淮水北岸的沙洲上的阵法,一路由自己亲自带领,去砸东豫城的城主府。

    云知还跟在她身边,一边往前飞,一边看着她,觉得她似乎颇为兴奋,忍不
住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暴力倾向。

    (六)

    微薄的阳光洒落在宏伟的城池,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东豫城城主府的上
空。

    萧棠枝率先现出身形,向众人笑道:「大家快把耳朵捂上,等下会很吵。」

    许多人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捂上了耳朵。

    萧棠枝道:「圣使大人,可以把东西拿出来了。」

    就见于红初伸手往虚空中一抓,抓出一只铜锣,一只鼓槌来。

    萧棠枝拿起鼓槌,当当当当一阵乱敲,跟于红初一起不断高喊:「敌袭!敌
袭!」锣声人声远远荡开,果然是吵闹得很。

    她们两人一本正经的,其他人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萼华道:「这位萧姑娘做事真是出人意表。」

    云知还可不知道该不该顺着她的话头夸萧棠枝,便只嗯了一声,默默牵起了
她的手。

    城主府中的司马盛光很快带人冲了上来,待他看清悬停在半空中的都是谁时,
不禁大吃一惊,「你们想干什么?」一句质问说得毫无底气。

    「这座城主府太丑了,有碍观瞻,我们决定把它砸了,」萧棠枝笑道,「给
你们一刻钟的时间,全部撤出城主府,否则后果自负。」

    这理由实在可笑,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司马盛光还是懂的,只能忍
气退了下去,召集府中侍女护卫管家等等,让他们迅速离开。他自己则悬停在不
远处,观察这一群忽然降临的南朝大人物,到底要搞什么鬼。

    萧棠枝见府中已没了人,便下令开砸。

    一群地元境以上的修士,轮流出手,眨眼之间,就把一座豪华府邸打成了废
墟。

    云知还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自我感觉,当着主人的面,光明正大的砸
人府邸,还挺过瘾的,忍不住多打了几掌。

    萧棠枝见差不多了,一挥手,带着众人头也不回地去了。

    司马盛光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又实在莫名其妙,咬了咬牙,远远地跟在他们
后头。

    飞出没多远,便见淮水之上,浓雾滚滚,扑面而来,不一刻,以他的眼力,
竟然看不清前方的人影。他心中大觉古怪,不得不飞近了一些。

    又跟出一段路程,就见前方人影一闪,全部钻进了一个半球形的空间之中,
消失不见了。

    那半球形的空间之内,浓郁的白雾像是一锅沸腾的牛奶,不断往外发散,用
不着多久,只怕方圆五十里内,就要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了。

    司马盛光没有听说过雾影宗的「三千小世界」,但也知道那必定是什么极厉
害的阵法,不敢造次,思索片刻,转身朝邺城的方向疾飞而去。

    事关重大,他不敢有丝毫停留,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邺城。

    六合惊杀阵跟南朝的守城大阵不同,内外的声息是隔绝的。若要进宫,需以
令牌向外层的侍卫确认身份,侍卫提笔,写明来者身份来意,隔着一层无形的屏
障,出示给内层的侍卫看。内层的侍卫看过之后,进去通报,才会有人前来接引。
接引之人再做一次确认,无误,便可以让守阵者打开一个口子,放人进来。

    军情紧急,司马盛光没等太久,便在一处偏殿之中见到了司马长平。

    待他说完,司马长平闭目沉思了半晌,才睁开眼睛,面带微笑道:「有意思。」

    司马盛光道:「孙儿驽钝,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是在做什么。」

    「他们这是要给爷爷出难题呢,」司马长平没有做具体的解释,只是道:「
这事你不用知道太多,知道得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司马盛光只得嗯了一声,强行压下了满心的好奇和屈辱。

    北朝的地元境巅峰高手已被司马长平召回了邺城,便居住于城南一座大宅之
中,司马长平派出一名传讯太监,不一会儿,便把他们召进了宫里。

    柳清园看着端坐于酸枝木圈椅上的司马长平,问道:「不知司马兄召我等前
来,所为何事?可是南朝那边有了什么动静?」

    司马长平向司马盛光道:「光儿,你为各位前辈复述一遍你刚才跟我说过的
话。」

    司马盛光只好又说了一遍自己的屈辱经历。

    在殿中站成两排的众多高手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许久,柳清园先开口道:「这些南朝人的行事之诡异,实在令人费解。」

    司马长平道:「若非光儿亲见,老夫也不敢相信竟有如此古怪之事。」

    「这些人的行事看似古怪,却似是冲着司马兄而来。」开口之人身材高大,
面容清癯,四十岁左右,若是云知还在此,定会觉得眼熟,正是参与过围攻于红
初的火道人祝鸣山。

    拓跋涛道:「这些南朝人胆大包天,目中无人,竟敢欺负到司马家主的头上
来,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只是欺负到老夫的头上,那倒也不算什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司
马长平道,「问题是光儿修为虽浅,却是在为我朝戍守边城,代表着魔尊的颜面,
被人打上门来,把府邸都给拆了,若是置之不理,未免落了我朝威风,长了他人
志气。」

    「以我之浅见,最可虑的倒是那个阵法,不知他们躲在里面有何图谋,放任
不管,总是令人心中难安。」柳清园道。

    「但是司马兄还需留守宫中,我们也需要留在城中防范敌人来袭,如何抽得出
手去理会他们?」祝鸣山道。

    浮游仙宫的宫主傅玉楼道:「不如由我带几个人跑一趟,看看他们弄何玄虚?」
这人白衣飘飘,骨秀神清,倒是未曾愧对仙宫之名。

    「恐怕不太妥当,」司马长平道,「照光儿的说法,他们一次性出动了十五
位以上的地元境巅峰高手,若是傅宫主只带几人前往,碰到他们,恐怕不易全身
而退。」

    柳清园皱起了眉头,问道:「依司马兄之见,我们该怎么做呢?」

    「大家一起去,最为稳妥。」

    「这……似乎十分冒险?」

    「邺城有六合惊杀阵守护,本来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在此,」司马长平道,「
东豫城离此不远,我们安排好报信的人手,如果有紧急的情况,接到消息后再往
回赶,也来得及。」

    众人默默计算时间,都觉得可行。

    祝鸣山道:「今晚是阵法换气之时,须得防止他们再次从换气孔潜入。」——发生萧棠枝带人潜入的事件之后,司马长平觉得没必要再保密,便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们。

    「我们留三人在此,守着换气孔,一旦发现气孔打开,便迅速往气孔打上一
掌,把他们阻上一阻,就可以了。」

    柳清园道:「还须防备妖族。」

    「以妖族的实力,若想破开大阵,没有四五个时辰,休想做到,倒是不用太
过担心。」

    傅玉楼道:「但是须得防止妖族把我们的报信之人拦下,结果误打误撞,让
南朝的人捡了便宜去。」

    「嗯,这个倒是不可不防,」司马长平思忖片刻,「那我们就再留两个人,
带一群地元境中阶弟子,在城外潜伏起来,一旦邺城告急,先让地元境中阶弟子
散开飞走,等候片刻,再自己飞走,这样一来,他们要想拦下全部报信之人,就
很困难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带走的人就不多了,到了东豫城,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祝鸣山道。

    柳清园也道:「听说他们还得了一套什么《九皇剑经》,似乎十分了得。」

    「两位道兄所言有理,」傅玉楼道,「依我看,如果只是纯粹找场子,可以
留待魔尊出关之后再说,但是他们躲在阵法里有何图谋,还是有必要去探听清楚
的,能伺机破坏掉,就更好了。」

    司马长平点了点头,道:「傅宫主说得是,那我们就把首要目标定为破坏他
们的图谋,如若遇到陷阱之类,不要恋战,立刻退走。」

    「我们要不要再留两个人守在魔尊闭关之地?」柳清园问。

    司马长平道:「这个倒是不必担心,已经有两位道友守着了。」

    忽然多出两个地元境巅峰高手,倒是让众人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即想到那
恐怕是魔尊自己的人,便又释然了。

    众人又商议了一会,自觉没什么明显的漏洞,分派好人手之后,便一起出了
宫,往东豫城的方向急速飞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