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天武(仙侠,调教,长篇,玄幻,后宫,无绿)】(1)刀宗弟子闻端倪 偶得传承欲归家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ludada144
2021年3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927

  小说名称是小说的标致,实在想不出什么太好听令人一眼就能看到惊艳的那
种,索性起了这这样的名字,希望大家勿喷,这么多类型小标题也实属无奈,想
些武侠,但我这小说实力的设定吧还有点玄幻……索性写个玄幻武侠仙侠一勺烩
……不会忒离奇的,尽量不会弄成四不象,我这人很懒,更新的速度取决于看得
人多不多,点赞回复多不多,毕竟没人看的话我是发电不下去的,预计打算肝长
篇,若是看得人忒少的话就hhhhhhhh。

         第一章 刀宗弟子闻端倪偶得传承欲归家

  位于天武国苍风郡名山秋月之上的绝刀宗大殿内,一个长相平凡中年男子正
不断把玩着手中的一枚紫檀小龟,他的眼睛在不停的打着转,脑海里不知道想着
什么。

  「拜见宗主师叔」这时殿内走进了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年,少年至多十六七岁
还未行弱冠之礼,少年长得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就这张充满英气的脸就
能迷倒万千少女。来人正是前代绝刀宗宗主李墓舟的小弟子唐文杰。

  「文杰师侄你来了。」男子眼中露出精光,但随后便调整了过来。

  「不知宗主师叔今日传讯唤弟子前来有什么吩咐」少年颇为恭敬的问道。

  「嗯——其实就是问文杰师侄个问题,此事事关我绝刀宗的香火传承,还望
师侄直言不讳」

  「师叔请问」唐文杰神态极为恭敬。

  「唉——文杰啊——自从你师父师娘双双失踪,至如今已有数月有余,师叔
我继任这宗主之位也有一些力不从心,但宗门传承怎可毁于我手,我想问问师侄
知不知道你师父所修《断天刀决》所在何处?事关重大希望文杰师侄坦言以告知」
中年男子说完话后便双目不断的打量着唐文杰的一举一动。

  「回禀宗主师叔,前些时日大师兄也来问过我这个,但文杰是真的不知道其
下落,师傅曾有言在先只有宗主继承人方可修炼此功法,但师父失踪前我绝刀宗
并未指定继承人,文杰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唐少杰回答道。

  「唉——也罢,你且先下去吧——」见对方神态正常不像撒谎,中年男子也
有些个无奈。

  「弟子告退」唐文杰行完礼,便退出了大殿。

  随着他走回自己的房间他的脑海里便一直思索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先是师
父师娘离奇失踪,随后一直默默无闻的三师叔竟然以雷霆手段继宗主之位,先前
支持师傅的师叔伯们也纷纷失踪的失踪,惨死的惨死,短短数月绝刀宗便元气大
伤。

  半个月前属于师傅一脉的一众师兄弟也匆匆离去不知去向,他虽年纪不大,
但还是有着很多怀疑,他可不信如三师叔所言师父师娘乃是被十二连环坞的人暗
杀,对三师叔也抱有极大的怀疑。

  但他却毫无半点办法,自己实力低微,与自己同龄之人早已达到了二重境界,
甚至逼近三重,而自己仅有一重修为,人轻言微,想要暗中调查却也是无从下手,
关于此事无论他怎么查,无论他见哪位师叔伯,对方都一口咬定此事乃是十二连
环坞所为。

  唐文杰想着想着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心中祈祷着师傅师娘一定要平安归
来。

  唐文杰自幼被父亲送来了绝刀宗,近乎是师父师娘将之一手带大,师兄弟对
他也如同亲兄弟一般,如今师傅师娘下落不明,师兄们又匆匆离开,每日每夜他
的心都乱作一团。

  就在此时,他的脑海里忽然就像被什么吸引着似的,他连忙起身离开。

  此时的唐文杰神色有些恍惚,脑袋昏昏沉沉的,脚步更是像不受控制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唐文杰来到一片竹林之前,此时他忽然打了个冷颤,身子剧
烈的颤抖开来,他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的想着「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房间吗?
我怎么会来这封刀禁地?」

  想到此处,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心里更是大惑不解,但就在这时,方才那
股熟悉而又莫名的吸引又在他的脑海里升起,仿佛竹林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
一般。

  唐文杰迈开了左脚,但又在空中愣了下来「不行——这是宗门禁地,就算是
历代宗主也不可擅自进此地」

  他想起了十岁那年因为自己贪玩无意中来到此地之后,师傅大发雷霆,罚自
己禁闭于绝刀宗祠堂整整三个月,若不是师娘求情,只恐要关上个一整年。

  「算了,眼下师父师娘失踪,如果不弄清楚这种被召唤的感觉是什么,自己
日后怕是整日都会想此事」唐文杰咬了咬牙,下定决定,他不忘四下打量,看看
有没有同门再此。

  见四下无人,他飞速的跑进了竹林。

  随着感觉一路前进,周围的景色与当年记忆中的是一模一样,唐文杰颇有几
许唏嘘。想当初大家还都在,整日跟着师兄弟们练功,严厉的师傅,温柔的师娘,
即使被责罚,也有师娘的求情,更是有师兄们偷偷的给自己送来各种美食。

  「嗯?不对啊,这里我当年来过,再往前走一阵便是那封刀洞,但这木屋却
是怎么回事?看样子乃是新建的,莫非在我之前还有人闯进了禁地?」看着这新
建的简陋木屋,唐少杰十分不解,他提气运功,使自己的动作尽量放轻,慢慢的
走近了木屋,来到简陋的窗边偷偷的向屋内窥视。但屋内的景色却让他惊呆了,
犹如被雷劈了一般久久不可置信。

  只见屋内同样简陋,只有一张简陋的木床及木桌等少许生活用品,桌上摆放
着大大小小各种瓶瓶罐罐以及一堆只有在春书上才有描述的污秽之物,各种绳索,
狗链,项圈,大大小小粗细长短不一的玉杵,以及连书上都鲜有描绘的各类圆环,
短钉。(乳环- 乳钉)

  而床上竟然有一位美妇在抽泣着,这名美妇身穿近乎半透明的亵衣亵裤,在
重要部位竟然袒露着,像是被人刻意用剪刀所剪,美妇无神的双眼中黯然流着泪
水,其端庄的妇人秀发搭在脖颈处配合着她的打扮极为不符,她的娇躯十分的嫩
滑,如雪一般的白嫩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有些透着粉红之色。

  在其脖颈处有着一条只有狗才会佩戴的铁质项圈,项圈一头的铁链牢牢地锁
在床脚上,上面还有着一个硕大的铁锁头,显然是怕其逃跑所准备。

  唐文杰看着躺在床上如同宠物被拴着的美妇,不由得脑海一片空白的同时下
体也早已急速的膨胀了起来,他有些畏畏缩缩的时而窥探一眼,随后便立刻将头
抽回,但慢慢的他开始注目于床上美妇,久久无法挪开目光。

  床上的美妇一直在抽泣着,其体内的软骨散使她身无半点修为,身软体酥,
现在的她动一动都是奢望,豆大的泪花不停的自其娇俏且成熟的脸上流下,在她
胸前两座巨峰之上乳头也慢慢的翘起,淡红色的乳晕很大,让唐少杰一口口的吞
着口水。呆呆的望着,有些出了神。

  就在此时美妇一声诱人娇喘「哼——啊——又——又来」只见自其两颗诱人
的乳头出竟有一滴滴乳白色的奶水渗出。

  唐文杰内心早已无法平静,因为此刻淫态百出犹如妓女一般的女子就是他的
师娘,一代刀后——季蓉。

  刚才他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斗争,但最后还是理智取胜,连忙屏气精心,心中
暗念宗门的清心口诀,但下体还是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他毕竟是懵懂少年,对此
间事本就无限的向往,以往都是看一些师兄弟从山下带回来的春书,春宫图之类
的,眼下这么真实的女人躯体他还是第一次见,并且身体的主人还是对他一向溺
爱无比的美师娘,禁忌的快感使他身心无比燥热。

  平复着内心的震撼以及下体的燥热,脑海里不由得一阵怒骂「唐文杰,你真
不是东西,此刻师娘在此地受辱,你竟然他妈的看硬了,你竟然欲要对师娘无理」

  「不能耽搁了,耽搁的越久危险越大」想到此处唐文杰连忙起身,此时他脑
海中那莫名的感觉也越发的焦急了起来。虽然在此见到了师娘,但召唤自己的那
股莫名感觉绝不是此地,而是前方的封刀洞穴内。

  但他也不能放下师娘不管,他还是小心翼翼的走到正门处,一把推开了房门,
即使再过尴尬,他也要见师娘一面,将此事问个究竟。

  「师娘,我来救你——」唐文杰顶着燥热的下身,有些个惭愧的说着,随后
抬手便蓄力,欲要断开铁链。

  「文——文杰——住手——」美妇季蓉无力的说道,她的声音有几许震惊阻
止着唐少杰。

  「师娘,这是为何?徒儿好不容易找到了师娘,怎能将您弃在此地不管?」
唐少杰十分不解。

  「此锁乃是寒铁所铸,你是断不开的,若是让周歌鸣那狗贼发现蛛丝马迹连
你也——」美妇说完话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来人是她徒弟,但自己却这般模样
让她的俏脸不由得变得滚烫无比,其两座山峰上那淡红色的美乳上流逝着的母乳
越来越多。

  唐文杰见美师娘淫荡的身躯尤其是自双乳间不断滑下的奶水,下体燥热更甚,
脑海里虽召唤之感愈加激烈,但欲望也越来越盛,他不断的吞着口水,两眼看的
已经有了呆滞,即使心里有所准备,但面对此时此刻的师娘他还是乱了分寸。此
时的他哪里管什么幕后之人云云,此地危机重重云云,此刻的他脑海里闪烁的都
是师娘那千娇百媚的俏脸以及肌肤。

  若不是他保有最后一丝的理智,以及过去种种记忆涌现而出,他此刻只恐已
经控制不住早就对床上的美妇扑了过去。

  「文——文杰——你——你背过身去」看着徒弟那充满欲望的目光她有些个
不好意思,小徒弟还没有他儿子大呢,更何况被徒弟看了个精光她此刻简直羞愧
到想要自杀。

  「师——师娘——我……我……」唐文杰话语中带着羞愧,以及腼腆,十分
的不好意思。他压抑着欲望,但目光还是停在了师娘季蓉身上无法挪开半点。

  「唉——这也不怪他,这个年纪的少年郎怎会不思春——更何况——」她没
有继续想下去。

  「文杰,你听着,你必须快点离开绝刀宗,不用管师娘,离开后好生活着,
你师父早已被周歌鸣那狗贼坑杀,师娘也落得个如此地步,若不是那狗贼以我刚
出世几个月的女儿相挟,师娘也再无颜面存活于世。」见徒弟目光久久无法离开
自己的身子,季蓉颇有些无奈。

  「可——可——可我不想放弃师娘——师娘,我要将——将你救出去——咱
们想办法救小师妹,离开此地后再与师兄弟们取得联系」唐文杰听闻师娘此话,
有些激动的说着。

  「果然是三师叔……」此刻的他心中百味聚杂,得知真相后自己却又是无力
扳倒对方,他有些个失落。

  「你——你若是单独离开,凭你的身份,那狗贼也不会轻易的杀你,你若死,
再结合近月发生的变故,你父亲必然盯着绝刀宗不放,但你若是不走的话,时日
一长周歌鸣那狗贼必然想办法杀你,现在他全部精力都在《断天刀决》上,并无
暇管你,师——师娘——此刻若是消失,那狗贼定然不会放过你师妹,以及被他
骗走的显昌。」美妇话语有些焦急,此刻她没有顾及自身的形象,看着小徒弟的
眼睛说道。

  「文——文杰——你听着,现如今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你若走,还有机会在
暗处救师娘,你若不走,我们绝刀宗的变故就再也无人知晓,你若不走,师娘怪
你一辈子——」美妇娇声怒道,声音还是那么的无力,但其坚定之意以及眼神却
是将唐文杰从欲望中拉了回来。

  「我——我不走,离开此地,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暗中将此事公开,救
——救师娘- 」唐文杰倔强的低吼着。

  面对如此倔强的徒弟美妇有些无奈,二人久久无话。

  「文杰,师娘美吗?」美妇率先开口,声音有些妩媚的问道。

  文杰,师娘美吗?短短六个字,配合着师娘那刻显出的妩媚,听的唐文杰是
骨酥肉麻,魂都快飘走了。

  「咕嘟」唐文杰一口接着一口的将口水吞下,目光不停地在师娘身上肆意的
打量着,这个溺爱他的师娘,这个将他养大如同母亲一般的角色,眼前这个俏人
儿,他不由自主的疯狂点着头。

  「答应师——师娘——离开此地,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将师娘和师妹救出来,
到时若是不嫌弃师娘身子脏,师娘将之给你又如何?但——现在,你——必——
须——离——开」最后几个字美妇说的一字一顿,她别无他法,眼下只有先将小
徒弟骗走保住,她才有机会报仇雪恨。

  唐少杰不可置信的盯着师娘,他无法相信眼前之人竟能从其口中说出如此话,
此刻的他内心激烈的思索着。

  「还不快走,再不走周歌鸣那恶贼就要来了,师娘的话一定作数,你快走—
—」美妇见其心中有了思索,便知此法可行,连忙劝着小徒弟离开此地。

  「切记,走后断然不可贸然行动,此事已经发生了数月,想必那狗贼早已做
好了准备,四圣盟其他宗门你还是不要告知了,此事——欲要翻盘,还要仰仗你
父亲的威望和实力。师娘和师妹就- 就- 拜托了」说着美妇双手作揖。

  唐文杰久久无语,点了点头,悄然离开此地,今日此地带给他的冲击实在是
太大了,想着师娘与自己的约定,唐文杰心中便有了极大的动力。

  他此刻已下定决心离开此地,但离开前他还要去一趟封刀洞,他要去探查一
番自己脑海中那莫名的召唤到底为之何物,同时脑海中也不断的回想着师娘的身
姿,久久无法消除。

  在唐文杰走后,美妇有些黯然,脸上又露出一丝丝痛苦之色,她的脑海中想
着办法的同时,想到刚刚小徒弟对她那贪恋的目光她不由得芳心大乱。

  再想到刚刚自己那么下贱不要脸的开出条件诱惑着徒儿的离去心里越来越乱。

  「我这——这是为了文杰好——为——为了报仇——」她心里坚定着这个信
念。

  另一方面唐文杰已经来到封魔洞前,他想也不想的就一步迈入这绝刀宗千百
年来的禁地。

  进去之后洞内洞外仿佛两个世界一般,明明有偌大的洞口在自己身后,但整
个洞穴竟是一片漆黑,深不见底,没有一丝光芒可以照射到洞内。

  此时唐文杰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了,人身处黑暗之中自然是内心一阵慌乱,
但他一步步的随着脑海的召唤向前迈去,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竟然生出了一片幽
光。

  这幽光很是诡异,如两团绿色的火焰在他面前燃烧一般,随着幽光的出现,
唐文杰脑海中的莫名召唤竟消失殆尽。

  「这是什么东西?就是这两团鬼火将我唤来的?」唐文杰心中大惑不解。

  「你这小子,竟然称本尊为东西?好生的无理。」忽然一道声音传遍整个封
魔洞,回音也跟着不断的回荡着。

  「妈诶,有鬼——」唐文杰毕竟是不经世事的少年,哪里经得住这般经过,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刻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

  「呼呼呼呼」一声声火把燃烧起来的声音响起,随着声响,洞内竟然出现了
一缕缕有蓝色的光芒,将此景透的更为诡异。

  「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本尊,在本尊灵魂消散之际,竟然唤来这无垢之体。
哈哈哈哈哈」先前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声音显得十分的激动。

  随着洞内越来越多的蓝色亮光的升起,唐文杰终于看清了对面是何物,那两
团燃烧着的绿色幽光竟然是一对眼珠,只不过那人身子呈半透明,被蓝色光芒照
耀的通体皆蓝,若不是有那团,哦不,是那对眼珠的异色光芒,唐文杰根本看不
清对面到底为何物。

  「不——不知——前辈是?」唐文杰缓慢的起身,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着。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很可以,本尊十分中意,哈哈哈哈哈」对面半透明的
虚影看来人能如此之快的调整神色并与自己开口问话,显得十分满意。

  「本尊易天行,三千年前被星算子,刀绝天,以及闻人啸合力封印再此地—
—今日大限将至,但也同样于今日突破了那该死的封印而出,本尊运用近乎全力
发起了神魂感应,没想到老天将你送到了我的面前。哈哈哈哈哈」虚影笑着笑着
神色突显落寞。

  「我滴妈啊,易天行?魔尊易天行?九重天巅峰绝世高手易天行?还有那封
印他的三人,随便哪一个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随便哪一个都是九重天的大
高手啊,这老魔要干嘛?莫非是要借尸还魂不成?」唐文杰心里掀起阵阵惊涛。

  「九重?呵呵呵,封印我那三人早已成就仙之范畴,我又怎能仅仅是区区九
重的修为,放心吧小子,本尊才不屑做那事呢,唉——千年前本尊风光一时,但
却遭那三人算计,三人将我封印后也必然大限将至,本尊这一生哭过,笑过,风
光过,落魄过,早就尝遍世间冷暖,那三人虽封印我三千年,但我也着实理所应
当——」虚影说道此处,神色更加的落寞。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错了,我认,我被封印千年我认,但有一事,我
——不能不认,却又不甘认,我的错误我已无力弥补,我也累了,而如今我只想
收个徒弟,叫他帮我完成心愿,仅此而已,」易天行仿佛回忆着往昔一般,神色
有些怅然。

  唐文杰虽然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但易天行此时那豪迈磊落的话却是让他心里
充满着热血,这才是人生。

  「现如今你知道本尊唤你来的原因了吧?呵呵呵,也是缘分,若来人非无垢
体仙体也不一定能修炼的了本尊的功法。哈哈哈哈哈哈」虚影看着唐文杰,此时
双眼中的绿色幽火竟然愈发的明亮了起来。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唐文杰想也没想,随即朝着虚影恭敬的一拜,易
天行的磊落话语使其深深折服,他不知为何竟然将对方的话全部接受,相信。

  「好——好——好——」没有其他话语,仅有接连三声好,却将虚影的兴奋,
喜悦传达的很是透彻。

  「本尊易天行今日收你唐文杰为徒,你日后如何行事我不管,你作恶也好,
为善也罢,你能否将本宗再次发扬光大我同样不管,你更无需为我报仇,仅需将
天外峡的裂缝填补,我就可含笑九泉了。」虚影如同两团鬼火一般的双眼盯着唐
文杰,将其动作尽收眼底。

  「徒儿一定完成师傅的心愿。」唐文杰恭敬的说道。

  「好——你没有说谎——为师随后也可以安心的离去了,哈哈哈哈哈」虚影
说完仰天大笑。

  足足过了许久虚影的笑声停了下来,对着唐文杰说道「徒儿,日后行事,凭
心即可,不用在乎那些个什么条条框框,但你的性格——有些个好色,这乃是你
的一个弱点,希望你以后别栽在这上面,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男儿
又有几个不爱美人的,你师父我也好色,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他又是大笑几声。

  随后虚影忽然动了,只见他右手一指,指向唐文杰的眉心,忽然自唐文杰脑
海传来阵阵剧痛,这股痛苦就如脑海内有无数把刀子同时切割一般。

  「嘶——啊——」唐文杰痛苦的叫出了声,险些晕厥过去。

  「徒儿忍住,这功法灵魂拓印入体的确有些个痛苦,但只有这样才能将之牢
牢地印在你的脑海里。」虚影开口言道。

  「啊——」唐文杰此时痛的倒身在地,不断的抱着头在地上打着滚,十分狼
狈。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痛苦渐渐地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部部功法的心法
口诀,与之相对应的施展动作,就如同唐文杰本人练就一般清楚明了。

  「无垢之体需要引导方可修炼,这也是你这么多年修为进步缓慢的原因所在,
引导的功法口诀我已经传授给了你,本门功法,以及为师看得上眼的功法,已经
尽数拓印至你体内,至于什么江湖经验阅历什么的要你自行去体会」虚影此时身
子暗淡了几分,仿佛随时都可能消散一般。

  「最后还有几件事为师要交代给你,其一此间洞内有着一柄刀绝天的佩刀,
此刀虽镇压了为师千年,但这千年里也不断被为师炼化,现如今你身上有了一丝
为师的神魂印记,为师死后你可将此刀收复,刀绝天那厮的刀决或是咱们万魔宗
的刀决,你可自行挑选修炼。」

  「其二,须知怀璧其罪,行走江湖切记低调行事,你现如今实力卑微,却身
怀重宝,更是我易天行的传人,将来的路不会那么好走——你要克服,方知,哪
一个强者都是在艰难的底层爬上来的。」

  「其三,为师走之前会为你处理最后一个麻烦,你待会直接从此间洞内走出,
即使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也没人会察觉到你的一丝气息。但持续时间断不长久,
你莫要想些其他的事。」说道此处易天行的虚影对之神秘一笑。

  「……」刚才还想呢,若是真如此自己不就可以在走之前摆脱童男之身了吗,
没想到不行。同时也对师傅升起了高山仰止之感,自己的一举一动,什么想法貌
似都逃不过师傅的眼睛。

  「七重天巅峰境界即可窥心了,八九重天更是可以窥魂,无须大惊小怪的—
—其四就是你需要修炼防止窥魂乃至反窥魂之法,否则真遇到高人了你那点秘密
真逃不过人家一眼的。」

  「最后——本门传承到你这代已经是第十七代了,本门秘宝早已被其他宗门
搜刮干净,为师只有这双幽帝神瞳传给你,切记遮掩,此瞳便是为师的象征,兴
许后生小子没几个能认出此瞳,但——事无绝对,莫要大意。」说完,易天行的
虚影忽然一闪竟然穿过唐文杰的身子。

  随后自唐文杰身上便涌现出淡淡的黑气,而那两团鬼火一般的眼睛竟然停留
在原地,只不过在其周围再无一丝虚影。

  只得片刻,那两团鬼火一样的双目便飞速射进了唐文杰的眼珠,随后竟然一
丝丝的钻进了他的眼眶。

  随着两团鬼火的钻入,唐文杰非但没有感到疼痛,竟然还有一丝清凉之意传
遍他的全身,只得片刻他的双眼就渐渐的闪现出一丝丝微弱的绿色幽光,跟先前
易天行的绿色鬼火相比黯淡了不少。

  「走吧——切记为师的话」一丝微弱的声音响起后整个山洞内安静了下来,
易天行彻底此刻消散于天地之间。

  唐文杰对着方才易天行所在位置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后便起身,随着脑中记
忆的指引,来到了一把深红色大刀的面前,此刀不像寻常刀那样厚重笨拙,反倒
是有几分像剑,但却是比剑要宽厚一丝,红色有些显得花俏,但自这把刀上传来
的却是阵阵血腥的煞气。

  这把刀的主人威震天下,一生斩杀高手无数,更是在最后生生的镇压了魔尊
易天行三千年,此刻的唐文杰面对此刀就如对面的是如同神话故事中的黄泉地府
一般。

  此刻的他如同刚进山洞那时的慌乱一样,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但他还是艰难
的伸出了双手,只不过他竟然无法触碰这刀的刀柄,明明刀柄就在眼前,却如同
有一股屏障似的阻拦着唐文杰的手,而且手上境传来阵阵剧痛,如同被撕裂一般。

  「嗯?师傅不是说过我可将此刀收复嘛?为何这刀仿佛是在阻拦着我一般?」
就在其不解之时,自他双目内迸射出一股股淡淡的绿色光芒,随着光芒的出现唐
文杰的手也终于可以继续向前伸近。

  「呼——终于拿到了」刀入手的一瞬间,仿佛这把刀与自身连为了一体,也
仿佛这把刀本身就是自身的一部分一般,瞬间周围杀气威压散尽。

  随着他接触到刀柄的一瞬间,与先前师傅传他功法拓印之时的那种感觉再次
传来,只不过这次并没有像先前那样痛苦。慢慢的一部名为《破天狂刀》的功法
涌进他的脑海里。

  「破天狂刀?莫非比掌门所修的破天刀还要为之高上一些?」唐文杰有些不
解。

  「算了不去想他,这是刀宗老祖留下来的功法,自然差不了。嗯,就是这样
背出去,现在倒是还行,但却失去了师傅给我施展的这层黑气,这要是让人认出
来可怎么办?」刚一想到此处,只见他手中的长刀便以飞快的速度缩小,慢慢的
竟然变得如同自己手指那般大小。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宝刀,不愧是绝刀宗老祖所配之刀,竟如同某神话中
的某猴的兵器一样。」唐文杰连忙将缩小了的刀收入怀中,一路小跑离开了山洞。

  当他走出山洞后,对着山洞恭敬地拜了几拜,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竹林外走
去。

  他本想去再看看师娘,但眼下危机四伏,师傅说过,自己目前的状态无法长
时间持续,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若是看到周歌吟那厮淫辱师娘的话,他心里也不
是滋味。

  唐文杰很快就回到了自己房中,整理着包裹欲要趁着黑气还在离去,但他刚
整理完包裹黑气就消散了。

  「……」这让他有些个无语,回想不经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直接离开多好,
整理什么包裹……

  就在此时他的房门传来几声敲门之声。

  「嗯?」唐文杰心里有些个惊慌,但还是调整了一下神色后便开口「请进」

  「原来是沈师兄啊,不知师兄前来有何事?」

  「唐师弟,你家中来人传了一封家书,来人此刻正在偏殿等候,待唐师弟看
完家书后可自行安排」说完他便从袖中掏出一封信交给了唐文杰。

  「多谢沈师兄了」唐文杰连忙抱拳谢道。

  「不妨事不妨事,那师兄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师兄帮忙的可随时找我」那
人说完便抬手告辞。

  待其走后唐文杰大惑不解,每次父亲都是与几位姨娘一起前来探望自己,为
何这次是叫人传来家书,莫非这其中有诈不成?不能啊,这才多久,莫非有人看
见我进了禁地?

  家书的内容为他父亲唐靖身患重病,希望唐文杰回家尽孝,等等。

  唐文杰看到此处有些个不淡定了,现在的他以无暇考略这其中是否有诈了,
连忙起身前往偏殿。

  待他走进偏殿过后,眼前竟然是个熟人,来人正是唐府的老管家唐忠,此老
在唐府已经有了三四十年,将之一生都贡献给了唐家。见到来人是他,唐文杰心
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由得再次紧张了起来。

  这很矛盾,来人是唐忠,那说明不是三师叔的计谋,但这不就说明真的是父
亲身体有碍?

  「老仆见过少爷」唐忠见到唐文杰的到来连忙上前行礼。

  「忠爷爷,你不用如此,我父亲他怎么样了?」唐文杰焦急的问道。

  「大人他——唉——还望少爷赶快回家——」唐忠神色有些失落。

  「好,我这便去与师叔请辞」唐文杰焦急的转身欲要离开。

  「不必了——师侄家中之事师叔已然知晓,师侄快快回家探望唐大人吧——
唉——唐大人可是我天武国镇海柱石一般的人物,可万万不能出事啊」这时周歌
吟走进了偏殿开口道。

  「多谢师叔——文杰待家中无事便可归来继续修炼」唐文杰躬身抱拳,一旁
的唐忠见绝刀宗宗主亲临,于是也连忙抱拳。

  「嗯——无事,百善孝为先,师侄不必急着归来,你永远是我绝刀宗弟子,
无论你身在何地,遇到麻烦皆可托人告知师叔,整个绝刀宗就是师侄最有利的后
盾」周歌吟说的义正言辞的。

  「那师侄收拾一番后便告退,师叔还请珍重,保重身子。」唐文杰也会做戏,
面对仇敌他眼睛里没有半分的旁色。

  但心底里确实狠狠的啐了几口「我呸,你个王八蛋,杀我师傅,霸我师娘,
还夺我师傅的位置,你个王八蛋,明天出门就被天雷劈死你个混蛋玩意」

  他这师叔修为据说乃是六重初阶,就算隐藏了修为也应该达不到七重巅峰,
貌似对方就算有七重的修为唐文杰还是忍不住骂几声。

  唐文杰与唐忠二人迅速的回到房中,唐文杰将先前整理好的行礼交给了唐忠
后,二人便走出了绝刀宗山门。

  「唐靖身患重疾?哼——多半是听到我绝刀宗有变故,这老狐狸怕儿子遇害,
于是给我来了这么一手,呵呵呵你那废物儿子不杀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我还不信
他还敢怂恿你来找我逼问不成?姓唐的现在还不能得罪,放过那废物也没什么。」
大殿内周歌吟想着。

  「驾——驾——」二人离开此地已有些许时辰了,唐文杰还是心急如焚一般,
用力抽打胯下骏马,一刻钟也不想停下来。

  此刻二人胯下的马乃是珍兽的后代,体内有着些许灵力,日行个几千里跟喝
水一样。

  「少爷,不必焦急——」唐忠忽然开口道。

  「嗯?莫非?」唐文杰心中大喜问道。

  「大人他没事,暗中探子传来消息,绝刀宗宗主一脉发生惊变,宗主一脉纷
纷离奇失踪,大人怕少爷也遭遇毒手,于是派我来接少爷回家,沿途此地皆有我
唐府暗卫——那姓周的也算识时务,如若不然老爷定然亲率大军前来要人。」唐
忠为唐文杰解释着。

  「那就好——那就好」唐文杰的心里产生了阵阵温暖,虽然每年或是数年父
亲才会来探望自己一次,但每次父亲看向自己那温暖的眼神,以及询问着自己想
要什么的一幕幕这时在他脑海里回荡着。

  「忠爷爷,现在外面传闻如何?」唐文杰问道。

  「怎么传的都有,有人说此事乃是十二连环坞的报复,也有人说是那周歌吟
的阴谋,还有人说李墓舟宗主是有意为之,为了躲避什么追杀带着一家退隐了…
…不过我更倾向于第二种,那姓周的当年就因为你师娘与你师傅有怨,他上位之
后原宗主一脉竟然悉数失踪,更是以雷霆手段赢得绝刀宗各个长老的支持,事要
是与他无关就怪了,但眼下没有证据,更何况只要少爷无事便好,叫他在绝刀宗
爱怎么闹怎么闹去吧。」唐忠一只手拽着缰绳,一只手缕着长髯,将少爷带回的
这么轻松他十分高兴。

  「……」唐文杰有些个无奈,这可不行啊——师娘母女们还在那混蛋手里呢,
我得想办法救她们啊……

  唐忠见唐文杰不语,便连忙开口有些哀求「我知道少爷是被李宗主夫妇带大,
对门内众人感情极深,但少爷要分得出轻重,现如今二人应该已然身死,而我们
毕竟属于朝廷,不是江湖中人,大人这次为了救少爷出动官府的力量已经是违背
了大人的初衷,还请少爷回去后莫要逼迫大人」

  「唉——」唐文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放弃?是肯定不会放弃的,美师娘还在等着自己去救呢,但不放弃就凭自己
能救谁啊?不搭进去就不错了。

  看来此事有些个忒难了,唐文杰一路上都在思索着究竟怎么劝老爹救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