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欲的征途】 (第30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3/06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56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事实上,乐欢天没有骗费晚晴,他确实要去北京,就在今天早上他收到了一
封快递,里面有一张去北京的机票,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东西,也看不出寄件人
的任何信息。

  尽管显得神秘而叵测,但乐欢天毫不犹豫的就决定要单刀赴会,因为这个谜
底太困扰他了,他必须要将其揭开,弄清楚那个神秘的老男人到底是谁?和自己
妈妈又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更想知道妈妈最真实的面目,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还有方姨,乐欢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她们是如此的陌生!

  其实对乐欢天来说,他已经隐隐知道妈妈是一个什么人了,他无意中发现的
那一大抽屉,准确说是小半个柜子里的另类性爱器具就基本上说明问题了。

  说真的,这些稀奇古怪,有些是乐欢天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的玩
意简直是给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通过对这些器具的商标以及名称,然后
经过网络搜寻,他惊奇而又意外的发现一个群体,一个名叫SM的群体,这个群体
有两种人组成,一种是主,一种是奴,而捆绑是主对奴使得最常用的一个手段。

  如此一来,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因为先前的那一张照
片中,妈妈就是被五花大绑着,其捆绑的手法和乐欢天在网络上搜寻到的SM圈子
里的捆绑图片基本一样。

  然而纵然如此,乐欢天还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自己那个身为公司老总
的妈妈怎么可能会是别人的一个女奴?这简直荒唐到可笑!所以他必须要去北京,
去寻求一个明确的答案。

  飞机是下午两点钟的,乐欢天想这一走起码就是好几天,甚至十天半月都有
可能,自己才刚刚将李妮和费晚晴这一对母女花弄到手,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尝呢,
这让他自觉心有不舍。

  这个时候费晚晴正在学校上课,自是没时间,而且两者比较一下,相对来说
乐欢天更喜欢李妮那种成熟风情有韵味的女人,费晚晴还是稍显稚嫩了一点,于
是他估摸着快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来到了市国土局。

  「嗨,你好,请问你们李妮李局长的办公室在哪?」乐欢天进入国土局办公
大楼后随便拦住一个人问道。

  「哦,李局长的办公室在三楼,右拐第二个办公室就是了。」

  「好的,谢谢!」

  乐欢天顺着楼梯一口气上了三楼,而这时果然是到了下班时间,有不少人陆
续从各个房间走了出来,有的彼此打着招呼,然后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下楼而
去。

  顺着先前那个人的指点,乐欢天来到李妮办公室门前,他先是敲了敲门,很
快里面传来李妮的声音:「进来!」

  乐欢天随即推开门,只见李妮好像也是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正站在办公桌前,
背对着门口,略为俯身在办公桌上不知在整理着什么?

  见此情形,乐欢天嘴角不由现出一抹笑意,他不动声色的随手将门关上,然
后一步步向李妮走去,就在快要走到她身后时她终于感觉出有点不对劲,一下直
起身,转身向后看去。

  「啊!」李妮失声惊叫的同时手里拿着的一摞文件也失手散落在地,整个人
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似的,眼睛里满是慌张害怕之色。

  「嘻嘻……看见我有必要有这么夸张的反应吗?」乐欢天一边笑嘻嘻的说着
一边蹲了下来,将散落在地的文件一一拾了起来,然后递到李妮的手上。

  「你……你来这里干……干什么……」李妮紧张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嘿嘿……我来看你啊,看看我的丈母娘。」乐欢天很是厚颜无耻的笑道。

  「你……」李妮脸色一下涨的通红,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胸口急剧起伏。

  乐欢天不怀好意的看着眼前的李妮,而且毫不掩饰眼中的色情,今天李妮穿
的是一身黑色的西装西裤,一头秀发盘在脑后,玉润光洁的脸蛋化着淡淡的妆容,
显得正式而又干练。

  尽管李妮的身上看不到一丝性感的痕迹,但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乐欢天
就是觉得心痒难耐,一股热流在体内奔涌,也许是联想到等一会她在自己逗弄之
下露出的媚态与眼下严肃端庄的她形成强烈的反差,还有身处的这个环境,这都
让乐欢天感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刺激,继而令他欲望高涨。

  「你……你想干……干什么……你,你别……别乱来……这,这里可是办公
室……」看到乐欢天眼中流露出的情欲,李妮不禁脸色大变,惊恐之情溢于言表。

  乐欢天嘴角带着一丝猫戏老鼠般的轻笑,身子向前走近一步,李妮情不自禁
的后退,但刚退后一步她的腰部就抵在了办公桌的边沿,而这时身前的家伙则继
续逼近,她迫不得已的向后仰去,后背几乎贴在了桌面上。

  「嘿嘿……你说我想干什么?」

  乐欢天也跟着俯身,这一下李妮已经是退无可退,彻底仰躺在桌上,而乐欢
天则是双手按在她头两侧的桌面上,彼此上半身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下半身
几乎是紧挨着,她清晰的感受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她的腿间。

  「你……你快让我起来……这,这里可是办公室啊……」李妮急的心都快跳
出来了,她紧张的看向门口,生怕这时会有人闯进来,同时两手用力的推搡着乐
欢天的胸膛。

  「别动!」

  乐欢天一声沉喝,一把捉住李妮那用力推搡着自己的双手,然后令其交叉在
一起,迫使着高举过头顶,用一只手将其牢牢的固定在桌面上,而另一只手则是
直插入她的腿间。

  李妮顿时吓得面色煞白,双腿蓦然并在一起,把乐欢天插在她腿间的手紧紧
夹住,像是不让他再进一步,同时近乎哀求道:「不要……」

  「嘿嘿……我来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按照我说的话去做?」说话间,乐欢天食
指一伸,不偏不倚的按在李妮阴阜的上端。

  尽管还隔着一层西装外裤,但李妮还是感觉像是有一道电流蹿过,身子不由
一麻,两腿情不自禁的松弛下来,但马上又紧紧并在一起,与此同时嘴里发出一
声苦闷难耐的娇吟,惊恐不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她就顾不得多想
了,身子用力扭动起来,完全是要拼了命的摆脱乐欢天控制的架势。

  原来乐欢天的那只手趁李妮双腿松弛下来的间隙迅速抽了出来,转而移向她
的裤腰,准备要解开她腰带上的扣,这让她真急了,顿时剧烈挣扎起来,没有防
备的乐欢天一下让她的双手从自己的那只手里挣脱,继而人都被她推的向后退了
一步。

  眼看李妮就要从乐欢天身下脱身,这时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这一下可把李
妮吓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脸上现出绝望之色,并且整个身体蓦然僵住。

  这时乐欢天也有点愣住了,不知道是该迅速起身与李妮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
待着不动?而紧接着门外又响起几下敲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男声:「李局
长,您在吗?」

  这个带着一丝恭敬语气的声音让乐欢天顿时放心大半,他知道现在已经是下
班时间了,门外的人显然不敢肯定李妮还在不在办公室里?只要不出声他就以为
里面没人,自然也就不会进来。

  想到这,乐欢天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冲李妮「嘘」了一声,示意她别出声,
也许是太过紧张害怕,她十分顺从的点头,再也看不到一丝反抗之色。

  乐欢天得意一笑,那只还停留在李妮腰带锁扣上的手一挑一拨,十分灵活的
就解开了腰带,然后抓住金属扣一抽,那条小巧的女士腰带就被整个抽了出来。

  李妮不敢动一下,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来,只能无助的摇着头,乞求的看着乐
欢天,而这个时候,敲门声没有再响起了,不一会,外面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走
远声。

  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似的李妮终于暗松了一口气,正想再度挣脱时却发现
自己再也无法动弹一下,身子已经被早有预计的乐欢天死死压住,接着还没等她
有所反应身子就被强制翻了过来,从仰躺在桌面上变成了趴在桌子上。

  「呜呜……你干……干什么……放……放开我啊……啊……不……不要啊…
…」

  李妮呜咽着挣扎,这时,被强制翻了个身的她又被乐欢天将其双臂反扭了背
后,随即两只手腕被抽出的腰带给牢牢的绑在一起,这令她顿时方寸大乱,急得
不住扭动低呼。

  「啪!」

  乐欢天抬手在李妮的屁股上就是一巴掌,接着低声喝道:「你想把外面的人
都引来看你扭屁股的淫荡模样吗?」

  李妮顿时身子一僵,一行清泪从眼角落下,随即像是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没一会,她感觉腰一松,西裤被扒了下来,接着是内裤,意识到下身已经赤裸的
她瞬间面如火烧,呼吸一下重过一下。

  「这……这可是办公室啊,天啊,怎……怎么会这样……」李妮心里嘶喊着,
泣不成声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在办公室里如此的凌辱。

  蓦然,李妮感觉下体传来一阵微微的刺痛,阴道被一个异物侵入,她很快知
道那是一根手指,紧接着是一种混合着痛感和快感的奇特感觉席卷全身,令她几
乎站立不稳,双膝一曲,几乎全靠上半身挂在桌面上才没有瘫倒下来。

  那根有力的手指不停的在阴道内壁剐蹭着,几乎每剐蹭一下李妮的心就跟着
一阵抽紧,难受的她眉头紧蹙,贝齿死死咬住嘴唇,她怕一松口,呻吟声就会控
制不住的流泻而出。

  李妮死死的忍耐着,但终究还是承受不住,她感觉自己心都快要被那根手指
剐蹭出来了,正要出声哀求时身后传来乐欢天那不怀好意的声音:「好啊,竟敢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啊?」李妮茫然不解。

  「昨天我送你到你小区门口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下次见面时把我当时送你的
小玩意带上,现在我翻遍你的骚穴都没有,好啊,违抗我的命令是不是?」

  李妮顿时只觉脑袋「轰」的一下,一是没想到乐欢天是这个意思,二是因为
他刚才那极为粗鲁不堪的词语,骚穴?这个词令她几乎崩溃。

  「呜呜……你……你混蛋……放,放开我,放开……呜呜……」李妮哭泣着
狂扭着身子。

  这一次乐欢天没有被李妮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反应给震住了,相反,他迅速压
制住了身下的女人,他一手压住女人的后背,一手重重的拍打在她那浑圆白腻的
屁股上,不但令臀肉是一阵荡漾,更是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然后嘴里恨恨道:
「不听话,还反抗,哼,看我怎么治你!」

  说话间,乐欢天就拉开了裤子拉链,掏出早已勃起的阴茎,对准臀缝下那微
微凸起的阴阜,腰一挺,没有前戏,没有润滑,就这么生生硬桶了进去。

  李妮蓦然浑身绷紧,两只手死死捏成拳头,两眼翻白,嗓子里发出一声近似
濒死般的闷哼,再也没能力做出一丝反抗动作,整个人如同被扔上案板,待宰的
母兽。

  与心如死灰的李妮相比,此刻的乐欢天那就是另外一副心境了,得意,骄狂,
还有无与伦比的兴奋,事实上他完全料到李妮是不会带上昨天他塞到她阴道里的
跳蛋,先不说她会不会主动带,就算是带,她也不会料到自己会找到她的办公室
来,况且现在还是在上班,她怎么可能带着跳蛋来上班?

  所以,乐欢天是故意如此,故意做出勃然大怒,要狠狠惩戒李妮的样子,他
就是要在她面前树立威信,要让她再也不敢不拿自己的话当一回事。

  不过,当乐欢天将自己的阴茎完全没入身下女人的阴穴里时他才发现竟然是
如此的刺激,李妮也不知是紧张害怕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阴穴是无比的紧凑,而
且温度奇高,烫的他仿佛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而女人的哀吟,还有身边庄
重严肃的环境,也让他产生一种征服的快感。

  唯一稍觉缺憾的是李妮的花腔实在是有点干燥,乐欢天感觉每抽插一下都是
那么艰难,这也让他不由自主的加大了抽插的力道,每一次肉棒都直入花腔最深
处。

  这样毫无前戏的性交都乐欢天来说都有一股隐隐的生痛,何况对李妮?她那
一双眉毛紧紧皱成一团,以至于面部都有些扭曲了,牙齿更是死死咬住嘴唇,无
助的摇着头,泪流满面,她直觉下体像是被捅进了一根烧红的铁棍,痛不可当!

  「呼……让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今天我就让你明白违抗我命令的后果,非
操烂你这骚穴不可!」

  「呜呜……不要……」

  乐欢天喘着粗气,额头开始冒出汗珠,赤红的肉棒大幅度的来回抽送,每一
次都是直入直出,全根而没,直插的李妮那娇嫩的媚肉倏而翻转,倏而卷入……

  数十次抽插之后乐欢天终于不再感觉紧箍艰涩,顺畅了许多,再低头一看,
只见肉棒表面闪烁着丝丝晶莹之色,李妮的花腔里已然开始分泌出淫液。

  做为一个成熟女人,李妮身体的适应能力很强,在乐欢天这般近乎暴虐的强
奸之下她也渐渐痛感减少,身体变化明显,原始的快感开始不受控制的在体内一
点点的滋长,她那僵直的身体开始软化,紧捏的拳头也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面
色缓和,晕红之色一点点爬上她的脸颊,显得娇艳欲滴。

  然而李妮心底的屈辱却是有增无减,乐欢天那粗鄙的话语,还有那强势命令
的口吻,无一不让她感到自己的无力和软弱,另外她对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
产生快感也感到极度的震惊和不适,甚至感到了一丝恐惧!

  「不……不要……放,放了我……呜呜……」李妮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放了你?那你还敢不敢不听话了?」乐欢天喘着粗气低声喝道。

  「呜呜……」李妮只是哭泣摇头,却不言语。

  「不说话是吧?那我就继续操!」

  乐欢天咬着牙,又一次将肉棒深深挺入湿热的花腔,这一次他没有再像刚才
那样大开大合,而是将肉棒顶在花腔深处不动,然后以肉棒根部为圆点,不住的
旋转和厮磨,深陷在肉腔深处的龟头和龟棱像是活物般的在那娇嫩的肉壁一一趟
过,那炽热的温度熨烫的她舒服无比,仿佛身处云端。

  少了一份粗暴和剧烈,多了一份温柔的动作令李妮一下有些迷醉了,不过就
在这时,一股强烈的酸麻令她眼睛蓦然瞪大,接着一股似尿意又非尿意的感觉席
卷心头,她心底里几乎是在嘶喊:「啊……不要……」

  差不多同时,花腔深处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淫水喷涌而出,那感觉就像是
失禁了一般,羞得她无以复加,身体更像是被抛上岸的鱼,不时一阵阵抽搐。

  看到李妮这般强烈反应,乐欢天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传说中女
人的G点,之前在网上搜索关于SM的一些信息时他无意中看到一篇介绍女人G点的
文章,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连什么是女人的 G点都毫无所知,更别提去寻找,所以
之前在和方姨欢好的时候从没有这方面的尝试。

  在那篇文章中乐欢天得知女人的 G点是女人身体上最敏感的一个部位,甚至
可以说是命门,哪怕是再贞烈,再冷感的女人,只要被掌握了 G点,那么她们也
会变成淫娃荡妇,乖乖的对你俯首称臣,任你予取予夺!

  当然,如此堪称终极武器的杀招也不是谁都能掌握的,因为女人的 G点非常
难寻,甚至有的女人身上不一定有,或者说没有办法让其显现,因此有的女人终
极一生都不会被发掘出来。

  女人的 G点一般来说只能靠男人来发掘,自己用手指或者是器具是绝难寻觅
得到的,而且男人还得有相当的性技巧以及足够的本钱,因为大部分女人身上的
G 点并不是固定的,平时隐藏的极深,以至于大部分女人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只
要在兴奋到一定程度之后或者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及气氛的影响下才会显露出来。

  当看完了这篇文章后乐欢天顿时对这个兴趣大增,这也是他马上就要登机还
要过来找李妮的原因之一,现在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刚才他
的龟头以及龟棱在花腔内壁一点点的剐蹭时忽然碰到一个软中带硬的肉核,一开
始他还没太在意,但李妮蓦然表现出的强烈反应一下让他回过味来,他找到了李
妮的G点。

  「操!那篇文章果然没有胡编乱造,女人的 G点的确有趣,有趣极了,哈哈
……」

  乐欢天心中大笑,然后立刻将龟头按压在那个软中带硬的肉核上,也不见他
有什么动作,就这么静静的保持交合样子,可身下的李妮仿佛像是触了电似的身
体颤抖个不停,嘴里发出极度压抑的娇吟,至于下体,更是像打开了的水龙头,
乐欢天能清晰的感受到一汩接着一汩的滚烫淫液浇在自己的龟头上,然后从彼此
性器的结合处缝隙溢出。

  「呜呜……不行,真的不行了……」李妮只觉脑袋一片空白,眼神空洞,仿
佛都没了焦点。

  「嘿嘿……还能说话,我看你还没到不行的时候。」

  说着,乐欢天挺动着腰部,肉棒又一次高速而又大幅度的抽插起来,但不同
的是,这一次他插入有了目标,那就是深藏在花腔深处的那枚肉核,也就是传说
中的G点。

  「我操!好……好像还咬人呢……好玩……」

  龟头一番连续撞击那枚肉核后乐欢天突然感觉马眼那里是又痒又酸,稍一品
味他才恍然察觉竟然就是那枚小肉核在作怪,这个肉核在被一番狠狠撞击后像是
分泌出了一种胶质,很有粘性,因此当龟头每一次撞击再抽出时这枚小肉核像是
吸住了他的马眼,从而给他一种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似的。

  如此一来,乐欢天顿觉快感倍增,泄精之意瞬间袭上心头,而对李妮来说,
她只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死了,眼前是一片模糊,不但聚不起一丝力气,就连话都
说不出来,甚至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

  在这样的环境下乐欢天也不再刻意强忍了,他粗喘着一手抓住绑在李妮手腕
上的腰带,一手按在她的腰上,腰部急速耸动,宛如是骑着一匹马在纵横驰骋。

  乐欢天龇牙咧嘴,心里充满了征服的快感,他一下接着一下,次次尽根而入,
每一次都准确的捣在那枚小小的肉核上,直插的李妮两眼翻白,身瘫如泥。

  蓦然,就如同高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来了一个刹车,乐欢天那狂耸不止的小腹
一下停住了,他的小腹紧贴着李妮那白腻的丰臀,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声,随后上
半身慢慢俯趴下去,趴在了她的背上。

  至于身下的李妮,在乐欢天精液喷出的瞬间就宛如灵魂出窍般的昏死过去,
直到感觉身子被抱了起来她才恍恍惚惚的醒转过来,这时她发现自己已经仰躺在
办公桌后面的大班椅上。

  「唔……」

  李妮像是回过气似的发出一声轻吟,不过声音刚一出口她自己都惊呆了,她
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声音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这个充满了娇慵,魅惑以及无
限的满足,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能发出这样让人听了简直脸红心跳的声音,若不
是此时屋里只有自己和那个混蛋两人,她真的不相信。

  「嘿嘿……醒了?这是爽晕了吧?」

  乐欢天的声音在李妮听起来是那么的飘飘忽忽,此时她也无暇顾及乐欢天话
语里的揶揄和轻薄,她吃力的略为抬起头,只见那家伙正蹲在自己身前不知在搞
什么,她想起身看看,可浑身上下根本提不起一丝气力,再加上双手仍旧被反绑
在后面,找不到一点着力点,无奈只能放弃。

  李妮知道自己下体此时一定是狼藉不堪,完全展露在乐欢天的眼前,不过现
在她已经没有了羞愤和窘迫,有的只有自暴自弃式的麻木,眼神空洞的看着上面
的天花板。

  过了一小会,李妮感到下体略胀,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又被塞入她的下体了,
一开始她以为是乐欢天的手指,但很快感觉并不是,这个像棍状物的东西有点凉,
有点硬,比手指要粗不少,不过似乎并不长,起码比乐欢天胯下那根肉棒短了许
多。

  「这……这个混蛋又在搞什么花样?」

  李妮心里有点惊慌,但随即又释然了,在心底凄然一笑道:「管他呢,都已
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在意的?权当他不是一个人,是一条狗,一条恶狗。」

  心如死灰的李妮任由乐欢天在自己身下折腾,不一会她感觉自己下体像是被
什么东西束缚住了,接着内裤连同外面的西裤一同被提了起来,随后只见乐欢天
从她身前站了起来,俯身到她背后将她那被反绑的双手解开了。

  「嘿嘿……你女儿刚才还发微信来问我为什么没有去上学?」乐欢天抚摸着
李妮的脸颊笑嘻嘻道,「她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我正操着她妈妈呢。」

  李妮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她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就算是再怎么羞辱
也不会让她的心湖泛起多少波澜了,可当乐欢天提起她的女儿时她的是不能再保
持无动于衷的样子了,哪怕是装作无动于衷都做不到,她羞耻的转过头,不敢再
看乐欢天那戏谑的眼神以及无耻的表情。

  乐欢天收回手,抬腕看了一下时间,然后道:「好了,我要去机场了,下午
两点的飞机,去北京,这几天就不能再操你,你可不要太想我的大鸡巴哦。」

  李妮不由略为一怔,随即心中感到一丝莫名的轻松,她不想知道乐欢天要去
北京干什么,对此毫不关心,心里巴不得这个家伙离自己越远越好,因此她并没
有表现出什么,没有说话,亦没有转过头,一副恍若未闻的样子。

  对于李妮这般冷淡的模样乐欢天似乎显得并不在意,他直起身道:「那我走
了,你好好感受感受我送你的这个礼物,嘻嘻……拜拜!」说罢,他在李妮小腹
下摸了一把,随即转身走开了。

  李妮立马意识到乐欢天口中所说的礼物就是塞到自己下体里的东西了,她以
为又是跳蛋之类的下流玩意,因此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只等这个家伙离开
了就马上把那东西取出来。

  很快,李妮就听到门口传来门被轻轻拉开接着又合上的声音,她随即将头转
了回来,屋里果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于是立刻挣扎着坐起身,同时将手伸到
胯下。

  这时,李妮身子不由一震,她的手没有摸到自己的下体,而是被一块硬邦邦
的东西阻挡住了,低头一看,她只觉脑袋一懵,她看到自己的下体竟然套上了一
个形似内裤的金属壳,简单说,就是下面被穿上了一条金属内裤,将自己下体紧
紧包裹住了,其严丝合缝如量身打造一般。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