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初媚月】第五日下篇 膝枕小憩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13093

上一篇网页:thread-10643413-1-1.html

  最近实在是不是好年头,自从上次我自闭后,神官也自闭了。我要推荐一波
神官的存在无视振兴委员会的翻译文,以及他的所有的翻译,喜欢一个作者的作
品就要说出来,不说自己喜欢,作者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呢。

  这就好比是一句话,砸XX下去,连水花都没漂一朵。

  和喜欢最遥远的距离,是冷漠无视。

  我这篇写催眠纯爱的,是心知肚明肯定成绩不会如肉文的了。我在某次的打
击后,已经接受了事实。会回我的都是老面孔了。

  我是无所谓了,但是神官大大还有UZI 大大这么优秀的作者是不能自闭的,
如果大家喜欢就要多多关爱神官和U 大佬,要和他们多多交流,沟通感情。作者
写出作品也是有所期待的。

  某种程度上说,回应就是价值的体现了。

  当然,也是在情感容许的范围内,交流也是相互的。不是说非要如此,把这
当成任务,那就是负累了。

  好了,闲话到此,下面是正文。

……………………………………………………………………………………………

  那应该做什么来加强感情比较好呢?

  这个问题,突然变得有些难了。

  在品尝过曦月的美好之后,就像是食髓知味起来般,如果说以前只要能和明
坂委员长这样的女孩子说上话,都已经是最大的荣幸了。

  然后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境遇,和曦月结成了对抗神奇的怪异的伙伴关系,于
是可以顺理成章的触碰少女那光洁莹白的身体,再接着是可以用嘴巴做爱的朋友
关系,然后甚至昨天还进行了屁股里的爱爱……

  在这样深入的交流之下,普通的「交流」似乎很容易变得不够刺激和满足了。

  曦月打了个哈欠,看上去脸上有些倦意。说起来,好像是因为这几天都在忙
于结界和学生会的事情,而且之前几个晚上,曦月几乎都是从放学开始,一直呆
到大凌晨,恐怕回去之后也没有好好休息。

  「你还好吧?」

  「不碍事的,可能是疲劳积累太多了吧?」曦月用手捂住嘴,又打了个哈欠,
总觉得她已经无法好好集中精神了。

  这样子也不能进行太激烈的活动了。而且虽然有一种明坂应该已经不会拒绝
绝大多数请求的感觉了,但是,太过鬼畜和奇怪的play,还是会对少女的纯真造
成不良影响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曦月,大家今天都比较累了,要不
就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嗯?」明坂同学歪了歪脑袋,用像是无辜的小鹿一样的清亮眼睛望向我,
看上去有点因为我今天没有提出色色的要求而稍感诧异的样子。

  然后舒了口气,一脸的放下心来的样子。

  喂喂,这就过分了啊!听到可以休息后就露出那种好像刚从教导主任的训诫
后走出来的松懈表情,我到底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啊!

  大概是看到我的脸上表情的变化,曦月立马嘿嘿地傻傻的笑了笑,扬起手像
是丢手帕那样的摆了摆:「我……我只是觉得,以河君的个性,一定会又要做什
么很色色的事情呢。」

  我有些不高兴起来,一番的好意被这样对待,赌气道:「不!」

  曦月尴尬起来,在没有别人的路上左顾右盼:「如果……如果河君想的话,
接着做一些爱爱的事情,也是没关系的……」

  总感觉这个时候接受的话,会被认为是果然是好色的男生而被轻视,我斩钉
截铁道:「不!」

  曦月的样子变得有些小心翼翼,「没有生气吧…………」

  看着少女可爱的柔和脸蛋,我也心软了,于是多回答了几个字:「不,没有
……」

  总之……在一番事后想想就觉得没什么营养好像小学生斗气一样的问答后,
我和曦月走到一个可以供休憩的地方——因为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地方,于是就
几乎是习惯性地走到了教室里面。

  因为屁股上的关系,据曦月说坐着实在不舒服。

  然后,在犹豫和调整了很久后,就演变成一种把教室的凳子并排起来,作出
可以供一人侧躺的简单小床一样的结构。

  我坐在椅子上,而曦月的脑袋靠在我的大腿上。

  换句话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膝枕了!

  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经典的场景再现!

  在众多的GALGAME 和动漫中,可谓是关系融洽的表现,以及推进更深一步关
系的必杀技!——一向是由恬静可爱的女生授予给非常亚萨西的温柔男主角,而
且考虑到无论是什么样性格的女生,在摆出可以膝枕的姿势的时候,那种很像是
跪坐的很不方便移动的姿势,还能平添几分恬静和优雅的传统大和抚子的感觉。

  我也很想靠着曦月睡觉啊……

  不过如今她是因为我而屁股受伤的「病患」,优待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当时的情况就演变成明坂委员长和我共同摆好椅子后,明坂表示要躺着暂时
休息一下,然后我突发奇想,做出了这个提议,曦月听完后张了张嘴一脸轻微错
愕的样子,不过看来也很好奇这种所谓膝枕的感觉,于是,就是这样了……

  只是动漫中的「女」主角变成了我!而动漫中被温柔对待的「男」主角是明
坂曦月!

  说起来,真实的膝枕,恐怕并没有动漫里看上去的那么舒服。

  在曦月靠上来之后,小脸一开始反反复复地在我的大腿上蹭着挪动,像是在
找一处不错的平坦位置。幸亏下身已经换上是轻薄柔软的运动裤,如果还是硬实
的其他材质裤子的话,用娇嫩的小脸平贴的话就更不方便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想,大腿上的脂肪想必也不如塞满毛茸茸的绒毛和羽毛
的真正枕头要松软舒服。

  很快,曦月就找好了位置,少女螓首的重量就这样压在了大腿之上。

  是一种一开始并不觉得多重,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有存在感的重
量感。

  曦月一侧躺下来,就立马阖上眼。

  为了隐蔽,教室内没有开灯,距离满月越来越近了,月光愈发的圆亮,窗外
的银色的月光照在曦月的睡容上。

  说起来曦月自己的名字中也有一个「月」字呢,天上清冷的淡色调像是给地
球上的曦月用清辉勾勒出一道银边的轮廓,配上曦月那奶白色的莹白肤色,竟然
恍惚间让我产生了种高贵得不可方物的圣洁感。

  如果是用在文章里,下一句话大概是「这样如仙子般的清丽少女凌然神圣不
可亵渎」之类的话语吧。

  不过,就算是真正的仙女,趴在才一秒钟就睡着了,也未免太怪异了。

  而且我就是要撩撩她!

  我戳了她的小脸一下,试探性地问道:「曦月,睡了吗?」

  曦月双眼微闭,一点都没有睁开的意思,不过樱唇一开一阖,回应着我,
「没呢,哪有这么快啊!」

  我沉默了几秒钟,随着曦月的小脑袋在大腿上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忍不住说
道:「那要不在睡前,我们聊聊天吧。」

  「哦,河君又是想要加深」互相的理解「吗,好啊,随你啊。」曦月回答的
语气比起白天的凌然清冷,多了几分懒洋洋的调子。

  这样子随性的曦月,也是从未见过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无比注重仪容,哪怕是在盛暑或者寒冬,都时刻保持着端庄秀丽
的姿态的曦月,也是有这样趴侧在男人大腿上的时候啊。

  此刻是夏秋之交,暑气未却,空气里还是带着足以裹满身体的炎热空气团,
就好像白天阳光直射地面的热量也不曾消退一样。

  但是清亮的月色洒在曦月那姣好细白的脸蛋上,眉目如画,勾勒出的清辉描
边又让我萌生出好像气温降低了不少的奇妙感觉。

  我几乎有点看呆了,就这样侧开身子靠在墙上,尽量让窗外的皎洁月色照在
少女那修长纤细的娇躯上,低着头看着曦月的睡姿。

  或许,这不仅仅是在「注视,」这很有可能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欣
赏」的感觉。

  曦月的身体的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无论是被制服包裹的身体还是裸
露在外面的肌肤,每一处都散发出别具一格的女性魅力。就算是只有微微隆起的
坦荡胸前,也是那么的有「令人期待成长」的魅力!而当它们完美的融汇到一起,
就更是令我几乎要屏住呼吸,就好像呼吸的停滞,就能将这幕景象永远定格在记
忆里一样。

  等了许久,像是奇怪我为什么还沉默着一样,曦月调整了一下睡姿,小嘴一
动一动的,「嗯,河君怎么不问了?」

  这样一调整姿势,先前好似艺术品那样的「静」转为「动」,多了几分灵动
感的少女宛若靠在身旁的可爱小动物一样,用小脑袋亲昵地擦蹭着我的大腿!—
—虽然精准来说,只要排除掉自我倾向的感情用词,事实上也相差不远就是。

  我究竟想问什么呢?

  说起来,哪怕是和明坂都已经这么熟悉了,哪怕是都已经进入了可以用嘴巴
来做爱的超级亲密的好朋友关系,哪怕是曦月似乎并没有对我有所隐瞒的企图,
但是她是个我一直未曾了解的神秘女孩。

  每次和曦月的聊天,都像是揭开一层糖果的包装纸一样,每次聊天,都是再
一次地认识曦月的过程。

  她的过去是怎么样的,究竟是怎么长大的,平时在想什么,喜欢什么,讨厌
什么……

  这些我似乎都听过曦月对我提及的只言片语,但是就好像是藏在云团里的潜
龙一样,只能看到只鳞片爪,从来不曾完整地搞清楚。

  问题其实有很多,但是不可能像是寻根究底一样的问出口,我也是有常识的,
那样太不礼貌了。而且,某些问题让我有点害怕。

  想来想去,我说出口的问题不咸不淡,「曦月如果解决完了这次的问题,一
切恢复正常的话,第一个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哦,那当然是把这次的问题上报给家里,然后再提交给国家的阴阳寮来善
后啦。只有两个人对付这种超大型结界肯定做不到尽善尽美,必要的事后检查和
收尾还是要让专业的人士来做啦。」曦月像是听到了什么很简单的问题,理所当
然的回答道。

  我愣了愣后,发觉我们的理解似乎出现的误解,我比较想搞清楚的是,当明
坂回归正常生活后,她想要做什么,而不是所谓的国家阴阳寮或者明坂大家族的
对灵异处理的规章制度。「不,我是想问……曦月等到回复正常之后,自己最想
做什么事情?是你自己本人,而不是说公务上的事情。」

  「啊?」曦月的眉头动了动,声音中带来了些许的疑惑,「想做什么吗?」

  顿了顿后,她像是觉得莫名其妙起来:「如果结界解除的话,那么也就自然
而然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和以前一样的过就好啊。」

  然后,曦月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起来,马上就是学园祭了,如果可以在
那之前解决掉事件的话就不会耽误了,我应该要进行学生会的保障工作。不过有
空的话说不定也会下场加入女仆咖啡厅的工作,河君也要来看看么。」

  我伸手揉了揉少女的脑袋,整整齐齐的刘海夹在指缝间有种蓬松顺柔的感觉。
有点感兴趣的问道:「曦月也想要穿女仆装下场吗?」

  说起来,去年的学园祭我也去看过,那个时候,大家都特意换上了学校制服
以外的服装,男生们还好,女生们看上去一个个花枝招展的样子,比平日里又新
添了几分不一样的色彩。

  大多数的学园祭活动都是学生们贩售一些有特色的小产品,不过咖啡厅那种
一听就很浮华的地方倒是真的没去过。

  「女仆装啊?」

  明坂侧着头趴在大腿上,安安静静的任由我抚弄着脑袋,小嘴里嘟囔着,
「那种姑且好像也算是女仆装吧,不过河君想的肯定是那种奇怪的色色的女仆服
吧。安心吧,这里是学校,不可能会有那种奇怪的东西。咖啡厅的女仆装,就是
很普通的加上了白色花边围裙的那种短袖长裙啦。」

  「哦,明坂还喜欢喝咖啡吗?」

  「没,家里头都是喝茶的。除非是招待外面的客人,很少喝咖啡。而且我其
实也不怎么喝茶,这个年龄段摄入太多的咖啡碱对成长没太多好处的。」

  「哦,这样子啊。那就真想看到曦月穿着女仆装倒咖啡的样子啊,一定很可
爱的,让人期待。」我的手从少女的刘海上转成摩挲头顶,顺着发旋转动着曦月
那打理滑顺的发丝一点点深入,摸上去就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曦月微微地挪了挪头,让自己更加舒服一点,表情纹丝不变。并没有什么小
猫咪很享受被摸头的意思,不过倒也没有讨厌的表示。

  她打了个哈欠,柔软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说到底啦,女仆装也只是很普
通的工作服啦,都是大家对它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才会让人觉得奇奇怪怪的。」

  奇奇怪怪的女仆装啊……

  这让我浮想联翩起来,明坂曦月穿着一身好像是COSPLAYER 的深邃神秘哥特
服一样的女仆装,短袖顶端的肩头的上下故意地开口,将女孩那奶白色的肩头和
腋下特意地展现出来。

  而贴在胸前和后背上好像是蝴蝶结一样的扎带打法,将身形娇小的曦月变得
看上去好像是绑好了礼品带的精致的人形洋娃娃一样。然后这样子的精巧少女端
着亮晶晶的银色盘子,对比少女的体型显得硕大的盘子上,只有着小小的咖啡,
然后曦月提着裙角,用娇羞的声音喊着「主人……」

  哇!!!

  虽然心里面知道这十有八九只是一种幻想,毕竟,曦月自己也提醒过了,这
里可是学校,被用在学校里公开场合的女仆装肯定不可能会是多么贴心会给观众
老爷们附赠「杀必死」的露点走光福利。

  可能就真的如曦月所说,只是短袖长裙的裙装外面,加装了一条白边围裙以
避免衣服弄脏、便于清洗这样的,大概真的很接近女仆装的本来用途吧。

  现实总是没有幻想中的那么美好。

  「曦月亲手调制的咖啡,一定味道很好,也是一个重大的卖点,能让咖啡屋
里大卖吧。」我有些兴致的说道。

  其实说起来,我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有许多的重要性,都远远排在喝
咖啡这种事情之前的,比如说这次事件结束后关于我本人的处理,再比如说,明
坂自身的想法之类的。

  趁着她现在迷迷糊糊,看上去失去了绝大部分防备的脑袋里说不定随口一问
就真的能问出真正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没能问出口,只是好像是很无聊的痴汉那
样子的纠缠着女仆咖啡的问题。

  想来,大概是我也胆怯了,因为甚至有些害怕听到不利的答案,所以连询问
问题的这个事都在心里面刻意地排斥了。

  至少,如果有些答案注定是阴暗灰沉的,那么我也不想要是明坂曦月这个少
女来告诉我。印象中,她本该是站在阳光底下永远带着可爱恬淡的微笑的。

  曦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了,哪怕是聊着满是咖啡因的话题也没让她提起神
来,「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咖啡屋里的学生咖啡都是外面买的速溶型的,加上
水直接调制的。不可能是从原装咖啡豆开始研磨调制的。河君看多了漫画,不切
实际的幻想太多了啦。如果真的只是想喝咖啡,我是可以帮你调的,不过河君这
么好色,肯定不是只想喝咖啡的……」

  像是终于忍不住倦意,明坂的声音变得迷迷糊糊,她小声的嘀嘀咕咕着:
「不要和我说话了,我要睡了……就休息一小会儿,十分钟就好了,十分钟后我
就起来。」

  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就这样「无情」地把她的合伙人晾在了一边。一直到了
按计划的十分钟,她都没有醒来。

  等过了半个小时,我的大腿都已经麻木不堪,快感觉要失去了知觉,她之后
也没有醒来……

  我有必要澄清一下,这种说法实在是有些歧义,就好像是曦月这短暂的一生
就这样在我的大腿上结束了一样,但其实是她只是没睡醒。

  产生了不吉利的误会可就不好了。按照她临睡前的意思,应该也有含蓄地表
达出让我到时间就喊她起来的意愿。

  只是我这可爱的明坂同学实在是睡得太香了,酣睡的小脸恬静而松弛,呼吸
均匀和缓。纤细的小手搁在肚子旁边,一副睡得很舒服的样子,像是在睡梦中终
于抛却了在现实中压在心头沉甸甸的压力,身体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和白天那种一看就强抑着压力和疲累的样子比起来,这种可爱的睡颜看上去
反而让我安心了不少。

  适当的睡眠对年轻人的身体很有利,所以我也不太好意思叫她起来。

  只不过,在曦月躺着之后,没有了说话对象,空无外人的教室就变得无聊起
来。至于手机,当一个可爱靓丽的美少女就躺在身边,滑手机屏幕看没营养的讯
息才是一件更加提醒自己「很无聊」的事情了。

  看着曦月的睡脸,我一度心想要不要像是过新年时候,孩子们喜欢的游戏那
样在脸上涂鸦,在她的脸上写字,不过果然还是算了吧。

  百无聊赖之下,我本来就放在曦月脑袋边轻抚着秀长直柔发丝的手掌,托起
扎在后脑勺整整齐齐的马尾辫,把它提了起来,然后将脸俯下蘸着辫子的后尾端,
吸了口气。

  柔软的发丝带着好闻的清香,大概就是曦月常用的洗发水混着少女体香的味
道,香味并不浓重,清清淡淡的。就和明坂本人一样带着明晰干净的气息。

  我试着抓着曦月的辫子,在脸上像是羽毛刷一样的轻轻的扫拨着。

  发梢划过脸颊有种痒痒的感觉,在角度适宜的情况下甚至就好像是手捧着丝
绸那样。

  就是有一点不好,玩了几分钟就觉得重复单调,没有太多花样了。

  我于是将目光放在了少女的身上,曦月现在还穿着的是白天的学生水手服,
浅色的校服配上月下的少女酣睡的面容,看上去是那么的素雅。

  水手服也整整齐齐的,衣服的下摆已经收进了裙装的里面,所以不存在会把
肚皮、腰肢露出来着凉的情况。

  而曦月的胸脯盈盈一握,算得上轻盈的乳鸽并没有到可以撑大衣领的地步,
完好的贴在锁骨上的衣襟,也完全没有任何可供窥视的可能。

  视线重新回到脸上,曦月侧着脸,侧躺在我的大腿上,双眼微闭,显然是彻
底的睡着了。

  白净的脸上干干净净,正处在发育期的脸颊上还有着像是水蜜桃那样的细小
的绒毛,我的心里砰然直跳。

  突然没由来的萌生了一种冲动,我将食指的手指头抬了起来,尽力地伸直,
用着内侧的指腹,在不惊醒曦月的前提下小心翼翼地滑过她的脸颊。

  肉眼里可以看得到的细细绒毛并不能在指腹的触感上有所体现,入手之处一
片顺柔,如凝脂美玉般的俏脸在我的指压下微微变形,然后随着指头的离开很快
地回复到完美的形状。

  很快,我就不仅仅满足于抚摸着脸蛋了。

  指头开始抚过曦月那柔软得好像花瓣般的嘴唇,这个时代的很多女生已经很
会化妆了,不过曦月一般是并不做什么修饰。

  未经修饰的唇色淡淡的,就像是初绽的玫瑰那般的纤嫩色彩。不是并非是那
种成熟艳丽的红色,健康自然的粉红色泽在更显白滑的皮肤边互相印称。

  轻轻地擦过了明坂的樱唇,软软的,家教良好的她哪怕是在睡梦中也保持着
优雅的仪容,微闭的小嘴并没有流下口水什么的。

  突然,曦月轻哼了一声,娇躯不安的扭动了几下,小脸在我的大腿上摩擦起
来,仿佛快要醒来的样子。

  我一惊,条件反射的抽回手,曦月只动了几下,又睡熟了。

  我看着划过少女唇边的手指,指侧上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干燥。

  不过我还是萌生出一股冲动,将手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上去。

  干燥的指侧上清清淡淡的,尝不出什么味道。但是我一边看着曦月的睡脸,
一边亲嗅着指头,心里砰砰乱跳,好像有种借着这个指头的纽带联系,就间接性
质的和她接上吻一样。

  不过我很快就哑然失笑,明明和明坂都已经深入到可以用唇舌做爱的地步了,
怎么做这种事情还要这么的小心翼翼,就好像唯恐失败的偷窥的紧张感。

  她能够躺在我的身上毫无戒心地睡着,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信任。

  明明……至少是我认为,亲吻的这种程度的小事情,和曦月直接提出来的话,
应该有很高的概率会直接答应的才对。

  反正怎么说,也不可能超过做爱的程度了。但是,明明都觉得如此笃定了,
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紧张忐忑。

  等到我的大腿都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曦月才姗姗地醒来了。

  睡醒后,还是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不过在脑袋反应过来前,身子已经是非
常自律地坐正了,不过从迷茫的眼神来看,她的脑袋里还是迷糊着呢。看来,今
晚是不可能再继续做什么调查活动了。

  说起来,在和曦月的合作后,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出现如此纤弱的一面,这
样一来,曦月看上去就好像真的像是一个睡眠不足亟需补眠的好学生,而不是什
么破魔的少女这样好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角色。

  那么,她今天应该继续好好休息才对,无论是什么事情,都等到明天再说。
横竖已经把「人偶形态」的怪异解决了九成,剩余的一成之后再想办法也不迟。

  当我把我的观点对她说起来后,曦月很老实的没有逞强反驳。

  于是我俩就好像只是因为有了社团活动而很晚回家的学生那样正常的拎起书
包,在临走到教室门前,在月光都照耀不到的地方,站在黑暗中似乎反倒有种安
下心来的静谧,我突然想到之前的犹豫忐忑,叫住了她,「曦月,在临走前,可
以亲一下吗?」

  「哦,河君想亲亲啊……」曦月的声音还是睡醒后特有的有气无力,不过随
后反应过来,音调就提高了几度,「要亲哪里?」

  就好像是感觉到什么打从心里来的急剧的压迫感一般,曦月突然紧张起来,
甚至站在她身边有种呼吸都紧迫起来的感觉。

  这样一来,搞得我都有点紧张起来,虽然是一开始就预料了曦月不太可能拒
绝,但是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心里面果然还是忐忑起来。

  都让人从精神上感到压力了,并非是恐惧或者讨厌那样的负面情绪招致的压
迫力,恰恰相反,这是某种特别独特而奇妙的感觉——这是因为期待和期许。

  亲吻这种行为,无论是看动漫还是言情剧……不,因为在学校,所以很多
「好朋友」们经常拿这种亲亲的行为当成是卿卿我我的前奏。但是我和曦月在这
种事情上,还是第一次。

  亲吻应该是很简单的行为,因为实在是很简单,所以几乎可以到了只要闭上
眼睛用大脑都可以全部想象到每一个步骤的程度。再用对曦月身体的熟悉来补充
细节,我大概可以想象出后面会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虽然似乎没有用身体来爱爱这样的官能刺激,但是我隐约的觉得亲亲的这种
行为应该会非常地合口味的舒服。

  在打从心底里的感到期待的同时,心脏却有些紊乱地跳动着,在性奋的同时
感受到那种莫名而来的无处压迫感。

  说不定,正是因为对明坂太过期待了,所以在她的「认可」之前,在这件事
情尘埃落地之前,都会有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和忐忑。

  这种忐忑的情绪,以秒钟为单位飞速成指数的攀升着,在曦月停顿思考的几
秒钟内快速达到了临值——接近了恐惧的成分。

  但是与此同时,在恐慌的搅拌之余,让鼻翼都要停止呼吸的兴奋感油然而生。
甚至可以说,这种恐惧感,本来就是伴随着强烈的兴奋的同时,交相出现,同源
孪生的本质就好像是伴生矿物的那类的关系。

  看到我没反应,曦月又轻轻地问了句,也是声音失去了从容,略带颤抖的问
声,「河君……想亲我的哪里呢……不要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啊……呜……」

  嗯?

  希望曦月不会是想到了什么奇怪的本子剧情而产生了不应有的想法。

  「别怕……只是出门前做一个告别的拥抱和亲吻而已。」不过说到本子的话,
那么剧情的进展应该更加简单直接,简明扼要。

  仿佛回应她的期待,我抓起了明坂的手,从手上本能的一颤中可以感觉到她
的不知所措,但是,她并没有抽回手。

  这个无言的反应让我很放心,于是我挪了半步,再加上又把她朝着我的方向
拉了半步,于是两个人在物理空间的层面上靠拢紧贴起来。

  我趁机亲了一下曦月的脸颊,唇间传来比我的体温还要高上一些的感觉,委
员长烫烫的脸蛋一动不动,显然是因为没有完全克制住羞耻感的关系。

  在首次的亲吻后,我没有立即放开她,双臂绕过她的腋下,平贴在她的背后。

  她也没有抵抗的意思,只是默默地站得笔直,在身高上拉近了我俩的高度差。
大概在刚才脱口而出后,说不定曦月也产生了和我类似的遐想——既然如此,是
不是说明她的精神上也做好了准备呢?!

  隐隐约约透进来的一丝光亮在两人呼出的雾气中慢慢的消散开来,折射成氤
氲暧昧的微妙色彩。

  教室的门被好好地关闭上了,明明不可能会被看见,但是还是会因为依稀的
光亮而产生了紧张感,但是那种紧张感在心里面发酵,就变成了另类的刺激感。
紧张和刺激在脑海里交汇着,搅拌到最后,已经很难分辨清楚,脑子里就好像是
饮下了入口清冽却回味绵长的烈酒而微醺着,害怕、畏缩的感情都被这种虚幻的
酣醉麻痹起来,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冲动,我拉住了明坂的手,然后看到她并没
有逃开的意思,接着得寸进尺的搂抱了上去。

  再看到明坂颤了一下后,还是没有推开我。我的胆量就更大起来了,心里面
的冲动满溢不住,嘴唇不由自主地再一次贴上了她的脸颊。

  只是用嘴唇贴上另一边的脸颊而已,仅此而已。

  用手指头无数次确认过的脸蛋,温度和形状都无比的熟悉,只是,换成了神
经敏感的嘴唇,好像又有种不一样的触感。

  「呜唔……」明坂从喉咙间发出小鹿一样的悲鸣,还是一动不动的任由着我
的动作。

  相吻的时候,实在是靠得太近了,那一点点的微光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我睁
着眼,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嘴唇和脸颊的连接,和用手抚摸着明坂的脸蛋,
通过手心的触觉来在心里面重新描出那绝美轮廓,然后再想象着对方那害羞的表
情。

  她的脸是烫烫的,是让唇间觉得温暖和兴奋的温度。于是我顺便张开嘴巴,
用露出的舌尖舔弄着接触的脸蛋,透过唇舌的接触,幸福的感觉好像从舌尖萌发,
然后这种美好的感觉直接被吞到脑海里,和这柔软的触感和气味一同铭记。

  唇舌就这样好像蜗牛一样的在少女白皙的脸蛋上挪动,就好像是川河终究会
奔到海里一样,我的嘴唇,最后冲脸颊接触的地方划过一条直线,碰到了曦月柔
软的唇部。

  然后,舌尖舔了舔曦月的嘴巴,她毫无抵抗地微微张开一条小缝,于是就可
以伸到里面去了。然后就发现,曦月的小舌也就在那唇边一点点的位置,仿佛是
早就在那前方等待着,两个人的舌尖就这样碰到了一起。

  好软!——这就是唯一的感觉了。

  就好像是回味着少女脸颊的味道一样,我的舌尖再度向前了一点点,舔到了
少女的软舌。

  这种感觉一触即收,就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的,曦月在我俩的舌尖互相轻触后
立即缩回了舌头,不过舌尖感觉得到的是一种温温暖暖的感觉还宛若残像般停留
在神经上。

  舌头收回来的时候,还带回来一丝少女的津液。由于我们今天吃的都是很正
常的食物,唾液都属于相当清淡的那类型,所以也不存在粘稠到足以拉丝的地步。

  曦月的唾液也是非常平凡平淡的无味的感觉,并没有像是很多剧作里所描述
的夸张的「清甜」或者「奇异的芬香」之类的听上去很像是带着荷尔蒙的奇妙饮
料的感觉。

  总之,就是这么一下简单的亲舔,等到收回舌头来后,我才恍然地意识到,
我大概是已经将明坂曦月的「初吻」给拿到手了。

  说起来,从脸颊亲吻的动作开始或者更早一些的时候,曦月就好像是整个人
变成了之前封印好的人形傀儡那样傻傻的僵立着,一动不动地完全被动的任由着
我为所欲为的样子——如果有人从外面观测的话,大概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吧。

  不是这样的,在拥抱上去后,哪怕是隔着一层衣服,也能感觉到曦月在那柔
滑干净的肌肤下,呼吸和心跳都陡然加速。

  这种表面平静,内里简直好像封闭在火山表面岩层下里的无声岩浆运动的波
形透过我俩的肌肤互相传达着自己的情绪。

  虽然有些不太礼貌,但是某些动物的呼吸和心跳频率好像确实是远超过人类
的。比如说抚摸一只刚剧烈运动完、身体健康的小狗的话,在那柔软的毛皮下面,
也能用触感直接察觉到那「怦怦直跳」的心跳和呼吸,总之就是那样的感觉。

  不过我大概也没好到哪里去。

  只是就这样几乎不消耗卡路里的行为,几分钟里就好像是做了半个小时的剧
烈运动一样,不过拜此所赐,脑子里对于「未来」啊、「事后处理」啊、「个人
前途」啊之类的一想想字眼就觉得患得患失的纠结感宛若肥皂泡一样的淡化了。

  曦月不是就这样简单的握着我的手吗!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至少现在,我们就好像是从天上投下的月光,或者
吱吱叫的蝉鸣一样,做着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也许,会有个不错的未来。

  不,是必须要有一个不错的未来才行。

  假如过程中铺垫的欢笑而微不足道的忧虑,那么它的结局,就应该和所有的
故事里一样,以「最后大家都过上的幸福的生活」这样童话书里最烂俗的结局作
为尾声。

  一个跌宕起伏的优秀故事需要曲折,但是如果作为一个人来说,也许是「大
家都不需要做出牺牲、没有人会因此流血」的大团圆要来得快乐吧。

             努力需要有回报~

  否则,拼命的努力却以颓然告终,岂非回头看过去,变得好像是可笑一样。

  曦月温柔而坚强,温柔的心需要被鼓励,否则只是单方向且没有回应的温柔
只会变成施舍,甚至会令施给的一方的心灵觉得是负累。而坚强则需要共同分担,
解决学校中的问题理应是所有人的问题,而不是应该由一个女孩子像是「老鹰抓
小鸡」的儿童游戏那样,由一只扮演「母鸡」的明坂来对付不知道多么强大的
「鹰」并且还得负责守住背后的几千只「小鸡」,或许她愿意欣然接受,但我认
为这样不公义。

  「明坂,爱你哟!」心里不知怎么地,就萌生出一股这样的冲动,脱口而出。

  我怀里的女孩似乎平静下来,僵立的身体变得柔软,不过好像并没有特别激
动的意思,只是用轻轻的语气说道:「哦,谢谢!」

  我的心脏还在砰砰地猛跳,但是心情就异常的放松,大概之前的人际关系难
以处理好,是很难读懂别人的心情和群体的氛围,对于自己说出口的话,总是觉
得忐忑不安。但是这种担忧在曦月面前已经变得很淡很淡,似乎我无论说什么,
都不会担心会让曦月多想,或者生气这样的。

  「曦月你已经很努力,可以再多接受一些关心也没关系的。」

  曦月的脸颊还是红扑扑的,低垂的眉目也在无声无息的展露她的内心,但是
她似乎还是婉拒着的样子:「河君对我的关心,我是很感谢啦,我相信河君的话。
但是」爱「这种话,不是什么可以轻易说出口的东西呢。太过轻易毫无代价的东
西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它真正需要的是……,不,算了,河君只是一时冲动的
话,恕我不能接受……」

  「哦。」我低下头,用额头贴着曦月的额头,我们用来思考感情的区域,距
离对方不到十厘米。

  该说是失落吗?还是意料之中?

  嗯,这就是明坂,正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会喜欢上她。

  不仅仅是那张精致的脸蛋,不光光是喉咙间发出的夜莺般好听的嗓音,更重
要的是那颗隐藏在胸腔中,却始终火热、能够被我感受得到的内心。

  我想握住这双手……握住,然后记住。

  像是担心我情绪低落,曦月主动开口安慰我,「呜……我们接着保持这种关
系就很好啊!大家都是可以随便做任何事的」好朋友「了,河君想要用我来满足
什么欲望的话,也可以直接说出来的啊。」

  这让我不禁好奇,我在明坂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曦月面对我,有时候都好像到达了委曲求全的地步。

  明明自己也心里时不时的不安,却还是各种尽力地想法设法的奖励着我。

  这个样子的明坂,更有着种令人,忍不住想要抱住她,亲吻她的欲望。

  那圆润的脸蛋,配上那不含杂质的清澈大眼睛透着迷茫。简直就像是小动物
一样的惹人爱怜。

  面对着这样清澈的目光,纯洁的肉体,和温柔外表下那隐藏的强大的力量,
似乎一切的花招,都没有意义的感觉。

  什么都不如单刀直入、直奔主题的感觉。

  我再一次地凑近她,用嘴亲吻她的粉唇,这一次,她的舌头笨拙地卷了过来。

  两个人的舌尖,像是独立出身体之外的活物那样自主地移动着,每一下的触
碰都好像是直击神经一样带来酥酥麻麻的电流…………

  等到忘情的拥抱结束后,好像身体已经太过习惯于和曦月的拥抱了,我退后
了几步,还是不想放开。

  手捧着少女的脸蛋,像是把玩珍贵的艺术品那样仔细的凝视着。

  曦月一脸不习惯的样子,露出了一个稍微有些害羞的表情,尴尬地想找话题
转移注意力:「看来今天的」加强感情「的效果也很不错呢。总感觉和河君更有
默契了一点,明天还要请继续多多关注了呢。」

  不过因为是都做完后,似乎是觉得我不会再做其他的事情,她的脸色也平静
了不少。

  「嗯!」

  等到终于重新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后,结果时间又过去了太久,几乎和往
日回家的时间一样。

  在即将走到校门前的林荫小道上,曦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让我帮她
拎着书包,然后俯下身,在我莫名其妙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递到
我的手中,「给你,这个……因为某件事情非常在意,所以我决定确定一下……
总之,河君不要问了,只需要收下就好了。这条内裤,拿回去想怎么处理都无所
谓啦……」

  做完这件事后,少女本来恢复了的俏脸瞬间转红,偏过脸不好意思看我,但
是拿着亵裤前伸的小手非常坚决地举到我的面前。

  对此,我只是「哦」的一声,就收下了。

  一个女孩子把自己的内裤交给一个男性,市面上一般会有好几种通用的解释
吧——一般来说都是充满着桃色意味的暧昧联想。

  不过从曦月那好像是做出了某种决断的坚毅样子来看,我并不觉得这是某种
性意味的许可,那就真的是什么测试吧。

  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不过我确实和她有言在先过,如果曦月觉得有必要的
话,那么可以不必事先告诉我,大可直接测试就好。

  何况我实在不认为我在聪明才智的方面可以比得过曦月,既然她判断某种测
试需要我收下她的内裤是有必要的话,那么我就应该照办,仅此而已。

  话虽如此,不过当那还带着少女体温的洁白小内裤拿到手里后,还是让我不
由得心神一荡,这温热顺柔的绝佳手感混着少女的体香,再联想着它在几分钟前,
还好端端地贴在曦月那可爱的耻丘上。

  这种东西简直就是承载着虚无缥缈的性幻想的最好的承载物,无论是形状、
温度、气味还是手感,都是一等一的,甚至握在手里,还隐隐然有种偷窥和暗地
里支配的膨胀感,难怪……难怪有的变态大叔们喜欢出巨资购买女生的原味内裤
或者丝袜了,大概能够一定程度上理解那种感觉了。

  曦月的小裤裤在手中既像是烫手的山芋,又好像是惹人犯罪的魅惑,让我忍
不住多吞了两口唾液。

  大概是这样的模样引发了曦月不太好的联想,她一脸表情复杂的看着我手里
的小内裤,然后眼睁睁低看着我把它收藏在书包里、

  不过至少最后还是很有礼貌地抬起手来摆了摆,「嗯,河君请拿好,那么明
早再见了!」

  然后就不等我答复,急匆匆地走掉了……

  我只希望这不会破坏掉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