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44长风破浪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7935

               44长风破浪

  悬挂在门楼两侧的灯笼睁大了眼睛,在鞭炮响起来时,把它心中的喜悦分享
出来,如此红火又如此白净,缩变成元宵之后摆在了老杨家的饭桌上。

  杨书香特意爬到了炕里头,在热气腾腾中他挤在陈云丽的身边,把大衣往隔
断上一靠,人朝后倚了过去。元宵在雾气中从碗里飘到了院子里,成了灯笼,又
冉冉升到了半空之上,一下子砸落到众人眼里,然后窗里窗外衍生出许许多多圆
圆的月亮。

  「七点体委放花,后面还有马戏呢。」陈云丽捞起个元宵,轻巧巧地张开了
红唇,送入嘴里。看着娘娘鼓动的唇腮,杨书香把大衣从身后抽了过来。眼下一
片炫黑,他喜欢这种紧绷的感觉,但同时又极为厌恶它在这个环境下的出现,就
把大衣盖在了陈云丽的腿上。陈云丽把腿一盘,扫视过后当着众人(杨刚)的面
把杨书香搂在了怀里,月亮便呈月牙状显在了她的脸上:「咱家三儿都腻好几天
了,小妹你可别拦驳回儿。」

  「快开学了还不让他收心?」柴灵秀挨在李萍身边,她扫了一眼大嫂子,便
和婆婆笑了起来,「瞅她说的,至于吗我!」「那得问三儿。」大衣底下被杨书
香动着手脚,陈云丽就一边说一边笑,甚至还扭了扭腰。见众人的目光云集在自
己身上,杨书香嘴角一扬,嘻笑起来:「这题太难了吧,我啥都不知道。」大衣
底下,他一压手腕,顺着陈云丽的大腿内侧滑到了她的裤裆深处,摸到鼓凸凸的
地界儿时脸难免有些发烫:「我妈叫我的话,就是跑到月亮上也得飞回来。娘娘
嘛,是亲娘娘,不也是妈吗,不都是我杨家媳妇儿吗!」这小大人儿把话说出口
来,立时招得满屋子人哄堂大笑起来,这样的氛围下,他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嬉笑时目光流转,他先是扫了一眼柴灵秀,见她和奶奶笑着私语着什么,就把目
光错到了杨廷松的脸上,这样不漏痕迹的扫视于他而言已经不止一次,环顾中,
又看了眼杨刚,最后才把目光锁定在陈云丽的脸上。

  眼神碰撞着,杨书香觉察到手心里的肉在蠕动,脚丫也被一只软滑的物事搓
动着,崩女人的想法就从心底漾了出来,于是他在塞进嘴里一个元宵后,拢起手
来贴到了陈云丽的脸庞,咬起了耳朵:「倍儿想崩你。」

  自打从陆家营回来,确实如柴灵秀所说的那样——杨书香老实了好几天。那
个下午,他没戴避孕套,像电影里看到的武林高手在对决时摆的poss,只一撩衬
衣下摆,就一把扛起了陈云丽的大腿。身子倾斜过去,在小腹触碰到一团肉乎乎
的火热时,长驱直入把鸡巴捅进了她湿漉漉的穴腔里。刹那间热浪席卷,整个人
坠入到云团之中,这就是肏屄,这就是肏女人的快乐。在快乐中他不停地呼唤、
不停地耸动着屁股,频频叫着「娘娘」俩字,那股凶急仿若球场上的单刀赴会,
狭路相逢直杀得对方哀叫不停:「慢点,儿子你慢点。」越这样说杨书香就越凶
猛,他「咬牙切齿」大汗淋漓地朝着陈云丽的销魂窟里使劲挺抖着屁股。手被抓
住了,头发被抓住了,耳边凌乱的呼唤像极儿时他在外面奔跑被喊回家吃饭的声
音,熟悉而又亲切,把他全身的动脉和静脉都包裹了起来,他便拿出了吃奶的劲
儿,趟起碎步频繁去做八步赶蝉的真动作。

  「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啊。」「娘娘不走。」「不让你走,我给你当我大。」
温润的春风抚慰之下,杨书香的声音攸忽湍急,沟头堡开闸放水也比不过这种迫
切。彼时他搏击在乱流之中,心底涌现的却是一股豪情,啥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会游泳的),几百米远的窑坑况且都敢独自横渡,弹丸之地岂能怯了胆气?所
以在他心里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个屁泥,展开经络,嘴里叫着号,从喉管里弹射出
来的声音就显得沉重了许多,仿佛这样去做便是一诺千金许了宏愿,吐出去的唾
液都变成了钉子,所以叫起来的声音不免来回变换,时而娘娘时而云丽,时而又
一通长篇大论,喀秋莎火炮般啪啪啪的发出来,掷地有声……

  「吃完饭都去体委看焰火,我和你妈照看颜颜。」就在杨书香琢磨着属于自
己的快乐时光时,一道颇为「慈祥」的声音打断了他,然不等跪起身子他的话就
脱口而出:「大,把酒给我。」杨刚「嗯」了声,转头看看杨伟,又把目光定在
了柴灵秀的脸上。

  「咋想喝酒呢?」见大伯子眼神满是询问之色,又见儿子起身来够他的酒杯,
柴灵秀轻巧地问了一句。跪在八仙桌子前,杨书香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儿:「一人
不喝酒,二人不耍钱,这不掂着陪陪我大吗!」眼珠子来回秋着,很快便撇起了
嘴——他实在是懒得看杨伟那吹毛求疵的嘴脸,哼唧着就又坐回到陈云丽的身边:
「喝不喝先放一边,我就一说,不就掂着凑凑热闹吗!」

  「来口就得,」从小妹的脸上没看到愠怒之色,而且听其说话也没有责怪的
意思,杨刚就有些按耐不住,「可说好了,过了今儿就不能再喝了,听到没?」
见侄儿点了点头,杨刚便端起了「药酒」给杯子里倒了二两,「这酒不多,喝完
了正精神。」递过去之后便下了炕,取来一个新杯子,那边老父亲的酒杯见了底,
杨刚就先给他斟了过去:「也给我爸再续点儿。」

  「这酒确实不错,」见酒杯蓄满了酒,杨廷松朝着老伴儿笑说道,转而又对
大儿子说,「来去的路上让云丽开车,你就别开了。」直到饭毕二儿子两口子去
了前院,孙子们都不在身边,就又把饭桌上的话强调了一遍:「云丽在家里穿高
跟鞋没事,开车可别穿了。」眼神在大儿媳妇颀长泛着光晕的大腿上秋来秋去,
馋得这心痒痒,对他来说,十多天没过夫妻生活又有些忍耐不住。点了根烟,最
终杨廷松把目光定格在陈云丽小腹之下鼓隆隆的三角区上:黑色虽说不如肉色的
显眼,可穿起高跟鞋来她下半身跟光屁股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品评着陈云丽的
大长腿,脑海中便渐渐浮现出年三十晚上的一幕幕。他先是和陈云丽在套间里过
了一次非常愉悦非常激情的夫妻生活,而后在下半夜又跑到隔断里再次体验了一
把极度刺激的人伦享受——在睡熟家人的面前肏陈云丽,尤其是最后扯掉避孕套
的那一刻,强行把鸡巴插入儿媳妇湿滑紧窄的肉屄里,整个龟头经过腔体褶肉摩
挲的那种被死死夹裹住的感觉,嘿,射精时的快感简直太舒服了。

  「鞋跟儿高吗?」借着这句俏皮话,陈云丽不露痕迹地剜了杨廷松一眼,随
后她把身子转向杨刚:「车里预备了电褥子,就算从西屋睡也没问题。」目不转
睛地盯着丈夫,她虚微扬起了脚后跟,刻意把颀长的大腿绷紧,落地之后发出了
笃笃之声。看着陈云丽娇艳的脸,杨刚点头会意,若非是父母就在身边,他早就
把媳妇儿抱起来啃了。悬浮的心,难以言表的情,让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年轻了
许多。周一晚上听媳妇儿口述时,杨刚心里热火滔天却硬生生地把情欲憋在心里
头,就等时机来临亲自操刀上阵了,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最终等来了今
天。那晚虽说模拟着做了一遍侄子所用的动作,但却并未真个去行夫妻房事,在
他看来,次数终究只是个虚晃的东西,这岁数看重的是啥?质量!没错,就是质
量!唯有高质量的性生活才能让彼此彻底敞开心扉把情欲释放出来,所以贵精不
贵多,要过就要过一个彻彻底底的高质量生活——让侄子把媳妇儿送上高潮,自
己再行收尾。

  儿媳妇在儿子面前卿卿我我,杨廷松朝老伴儿努嘴笑笑。后路被大儿媳妇提
前给切断了,脸上带笑他心里这不痛快:交配前儿明明叫得挺欢,也把大长腿盘
在我腰上了,现在咋不搭理我了?难道说从此以后真的跟我断了?杨廷松一口一
口抽着闷烟,表面上看不出啥不好的心情,实则坐在一旁始终在咂摸着:你想断
就断?没门!过河拆桥用完了就一脚踢?我可还没肏够呢!等啥时让我吃到人奶
再说,我还就不信摆楞不了你这肉欲的妖精,你就给我等着瞧吧!这样胡乱琢磨
着,不禁又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何况她又不是没法生……这样想着,脸上终
于露出了微笑:暗地里帮老大一把有什么不好?就算给我弄出孩子……杨廷松的
身子冷不丁打了个颤,这让他想起了摘掉避孕套的那一刻,偷扫了一眼陈云丽紧
绷的屁股,他脸上的笑变得更浓了:种出来不也是我杨家的后吗!

  回到前院,杨书香三下五除二就把工字裤换在了身上,又从被窝里把藏起来
的那丝织物掏了出来揣进裤兜里,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晃悠悠走向堂屋。对着镜
子正拢着自己的中分,听到东屋传来妈妈的说话声,杨书香便撩帘走了进去,他
看着妈妈换了条棉麻长裤正系着裤带,父亲那边正打理着白衬衫,他就把她拉到
了屋外:「你真跟他去一中?」

  柴灵秀乜着儿子的脸,笑道:「咋啦?咋又嘟起脸来?」杨书香撇着嘴:
「切,他开学又不是你开学。我赵大不说了十五之后要动工吗,你还去?」之所
以这么说,两个意思,其一是心里踏实了,其二是心里不踏实。总而言之,龙潭
虎穴都是坑,他是打心眼里不乐意妈妈和自己分开,然而面对现实又能怎样?怎
样也怎样不了!不过好在去一中在他心里还算是名正言顺,在紧跑慢跑赶到后院
前,甩了一句「你是我妈妈,我哪管得了你?」风风火火来到后院,见到杨刚和
陈云丽时,那气势刻不容缓早就等不及了:「还愣着啥呢?啊,一会儿我哥就把
车开来了,赶紧的吧!」拉住陈云丽的胳膊就往外拽,走到堂屋门口时又一把摔
了出去,一个人朝前闯闯地走。

  陈云丽趟起小步子追上前挽起了杨书香的胳膊,在迈出大门口时,她嗔笑起
来:「忘了那天下午娘娘跟你说的话了?」「我就一农村人儿,脑瓜子迟钝还没
啥见识。」「也不知是谁搂着我身子一个劲儿地叫我名字。」「不许你笑话我。」
「我说的可是那个压在我身上的儿子呢。」「咋的?我就压了,以后还要压,直
到把你压服了为止!」在这股滔天气焰熊熊燃烧而起时,陈云丽把红唇凑到杨书
香的脸上,蜻蜓点水地来了那么一下:「云丽是你的。」在空旷的胡同里,细弱
蚊呐的声音穿墙破壁发出了回音,似敲打心灵的乐章,霎时间,门楼之上硕大的
乳房呼和着一起拥上前来给这对年龄相差悬殊的人披上了嫁妆,于是新郎官脸上
激动起来:「你就是我的!」星目也像红唇那样透亮,然后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来
捧住她的脸,嘴里兀自喃喃「你就是我的」,在一汪春水的映照下,他对着女人
红艳艳的嘴唇吻了过去。

  对于杨书香来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感觉就像是七夕晚上躺倒在妈
妈的腿上听她给自己讲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朦胧而又神秘,每每这个时候,他总
会问,鹊桥相会就只有这一天吗?妈妈说,一年就只有这么一天。彼时他分辨不
清妈妈心里在想什么,其时他看到半空冉冉升起的月亮,像妈妈的眼睛一样深邃
透亮,而最重要的是,他在妈妈的怀里听到了脉搏颤抖的呼唤,抬头望月间,令
人心驰向往的还有妈妈皙白的脖颈以及精致的脸颊,永恒地镌刻在他的脑海中。

  政府路上人流涌动,汽车从省道上拐下弯来,在熙熙攘攘奔来看花的人群里
慢如蜗牛,于是陈云丽把车朝右一拐,驶进了师大分校的院内,停了下来。

  下了车,众人溜溜达达走出院外,听见娘娘跟妈妈念叨了一句「咋不去呢」,
杨书香便从后面捅了一下柴灵秀的腰。柴灵秀回头看了看儿子,笑道:「可不许
磨你娘娘。」嘱托着,正要去追杨伟,就被杨书香拉住了胳膊:「他不去你也不
去吗?」脸拧到一处,就差央求柴灵秀了。「这开学你爸不得备课,我跟着过介
看看吧,」知道这样说难以睡服儿子,柴灵秀就捏了捏他的脸,边说边笑:「好
啦,这么大还老拴妈身上?」明眸善睐,杏眼折射出水一样的亮光,一层层荡漾
起来,夜空都被收纳其内。灯火阑珊下的蓦然回首,柴灵秀的背影已消逝在文娱
路往来的人群里,徒留下杨书香一人独自咏叹:隔路子,我都新鲜了,年节还备
课?在被陈云丽拍了一巴掌之后,杨书香心里的另一股新鲜劲就把原来的那股
「新鲜劲」给冲淡了,其时他看到娘娘仍旧窈窕的身姿,对着月亮把嘴一张,心
口就膨胀起来,呼喊着「看烟花去」,赶了几步蹿起身子跳到了杨刚的背上:
「大你说过要墙着我的!」

  体委旁边就是县招待所大院,杨刚带着妻子和侄儿从正门走进去,到了招待
所里小憩片刻,时间到了这才溜达着一起从西侧门来到了体委的运动场上。总感
觉有谁在喊自己的小名儿,杨书香在人群里四顾着张望了会儿,礼花弹一响,注
意力又给拉扯回来,他迅速从杨刚兜口袋摸出了香烟,点着之后一拢自己的中分
头,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他跃跃欲试终于忍不住朝前迈了几步。

  人群里确实有人在喊杨书香,他喊了几声之后不见回应,跟一旁的女人摆起
手来:「秀琴,离得远香儿听不见啊。」嗓门再大也架不住周遭环境的干扰——
里三层外三层乱哄哄的都是人,错非是拿着话筒喊话,要不然哪听得见哼哼。
「早来会儿多好。」马秀琴扫视着左右,看到贾景林的那一刻,她急忙错开了目
光。「一开始我就说早点过来,」赵伯起捋了捋胡子,又把脸转到另一侧,冲着
贾景林比划起来:「都知道香儿爱热闹,就你嫂子嘀嘀咕咕,总怕香儿来晚了看
不到。」从陆家营回来又好几天没看到杨书香的影儿,忙叨叨归置搬家的物事媳
妇儿不知嘀咕了多少遍,吃完饭之后开车去拉贾景林时还念叨呢,结果跑去一看,
人家香儿已经先一步去了体委。

  听着大哥们言说着,贾景林只呵呵憨笑。来时他曾问过大哥们怎没带着焕章,
车子驶出胡同时又念叨起书香和保国的名字。他是打心眼里喜欢男孩,一直在苦
等着,好在苦尽甘来再熬个俩月也就开花结果——自己的儿子就能落生了。这般
想着,当焰火在半空中绘画出五颜六色的图案时,贾景林已经多次把目光注视在
马秀琴的侧脸上,烟袋锅他没带却拿出了香烟,自己点了一根又递给赵伯起一根,
冉冉而起的青烟中,他的眼前变得模糊起来…

  「感觉咋样老哥们?得不得?」

  「得!」

  「没想到换个个儿更刺激,哦,把屁股撅高点,啊,啊,我比景林如何?」

  「啊大哥们,这水儿真多。」

  「哦,老哥们你行啊,啊,肏得比我还狠,哦,弟妹这浪货夹得真紧。」

  「得劲儿,得劲儿!」

  「一会儿完事咱哥俩,哦,尝尝玩一个女人的滋味……」

  「哦啊,好,啊哦。」

  「你嫂子味儿不错吧!」

  「啊,我,啊,嫂子不错,啊,啊,啊,啊,我肏死你。」

  …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贾景林的美梦便在燃烧殆尽的烟屁下宣告破产。甩着
烟屁,冒冒失失来这么一下差一点甩到别人的衣服上,弄得他赶忙收心,不敢再
去琢磨自己在国外的那段生活了。他是不敢琢磨了,可赵伯起却一直在暗中鼓动
着,不停使唤着暗劲儿。一次不成就来第二次,两次不成就来第三次,为此赵伯
起私底下动员贾景林一年的时间了,在赵伯起看来,家里的环境和条件尽管不够,
却也未必不能成就好事儿,正好借着今年开春盖房、儿子又搬去姥家这大好时光,
把彼此的心愿了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这一眨眼回国都一年有余了吧?」赵伯起仍旧在侃侃而
谈着,提到一年时还特意拍了拍贾景林的肩膀,颇为感慨:「艳艳如今也快生了,
三月份吧!」咋一听也说不好他这话到底是在问贾景林还是在询问马秀琴。而此
时此刻,贾景林仍旧呵呵憨笑。马秀琴倒是嘀咕了一句,由于声音太小,注意力
又都放在杨书香的身上,差点连她人都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陪在马秀琴身边说了会儿话,又跟贾景林聊了两句,赵伯起就拿上厕所当了
借口——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媳妇儿和老哥们,一个人从人群之中溜了出去。赵
伯起借故这么一走,贾景林心知肚明,本来人就口闷,紧张之下一张枣红色的重
脸变得更紫了,就算是此时给他换个熟悉的地界儿——搬到菜市场上,多半也还
是这幅吭吭哧哧的劲儿。

  早在饭后丈夫开车去接贾景林时,马秀琴的心里就隐隐猜到了一些情况,她
阻止不了丈夫,也不解丈夫从国外带回来的那些开放性的东西都是什么玩意,彼
时她掐起赵伯起的大腿,嗫嚅地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此时更是诚惶诚恐,不知该
怎么去面对贾景林。正犯愁呢,贾景林那边念叨了句「我买烟去」便钻进了人群
里,这让马秀琴稍稍觉得安稳一些,就把目光盯向了前方。看着杨书香的背影,
马秀琴在心里一遍遍地呼唤着他的小名儿,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孩子给自己带来
的快乐——再不用担心公爹的魔爪骚扰自己了,虽则时光短暂。

  叹息了一声,马秀琴的脸上显出了忧愁,因为她知道,那这个事儿早晚都要
面对。就在马秀琴暗自神伤之时,腰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呼喊了一
声,「秀琴姑奶也来啦!」见许加刚从人群里冒出来正咧开嘴巴跟自己笑,回应
的同时她也跟着笑了起来:「跟谁来的?」

  「我叔开的车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挤了一下,惯性使然,许加刚的身
体朝前一拥,躲闪不及之下就撞在了马秀琴的身上。前后左右都是人,踉跄着,
马秀琴下意识抓在了许加刚的胳膊上,这才稳住身子。「你冷不冷?」眼前的小
伙子挺有眼力见,这让马秀琴暂时忘却了烦心事,她摇了摇头,却被许加刚抓住
了小手:「还说不冷?」搓了几搓,手套就给戴在了手上。马秀琴冲着许加刚报
以微笑,又把手套摘下来递送过去。许加刚把手一背:「我运动员不冷,这还出
汗呢。」看焰火时他用身子拱了拱马秀琴,摸索着把她的手抓了手里,在乱哄哄
的人群里含含糊糊喊了起来:「秀琴乖,快看。」半空之上,霞光万丈瑞彩千条,
整个夜空都被五颜六色的光网笼罩起来,其时一轮明月正当头,简直美不胜收。

  此情此景之下,马秀琴又把目光寻梭出去,在人群中不停找寻着,她心道一
声,若是香儿在我身边,肯定也会给我捂手的。此言非虚,如她所讲,换做是杨
书香的话自然会把她的小手拢在一处,不过此时她的香儿正搂着陈云丽的腰在灯
火阑珊下须尽欢呢,哪会料到马秀琴身边多了个许加刚,而那逼钻着空子正在偷
吃着琴娘的豆腐。

  半个小时之后,焰火终于消停下来,而聚集在周围的人——不管是在广场的
南面还是在东面招待所的西侧门、溜冰场的西侧门处,大部分人仍旧留在了现场。
体委四个把脚的大探照灯点亮时,就看招待所和溜冰场的侧门先后涌出了几十号
工作人员,推着车子、手里提溜着一应家伙飞扑到操场上,走马灯一样转悠起来,
又半个小时,墨绿色的大毡子就被高高支了起来,像金字塔一般伫立在人群面前,
随之一群披着绿大衣的外国人推着笼子陆陆续续出现众人的视线里。

  油锤灌顶的把式杨书香在沟头堡小学的操场上曾亲眼目睹过,当时他还有幸
见识到海灯法师徒孙的二指禅功夫,以及单掌劈石头的绝活,可谓是开了眼界,
至于鹰钩鼻子们要表演个啥他还不太清楚。走到毡棚里,见铁笼子里头圈着大狗
熊——正蔫头耷脑的被穿着比基尼的女人轮皮鞭子,霎时间恍然大悟。还以为要
干啥呢,这和逗狗有区别吗?无非也就是逗狗不用在着装上穿得暴露罢了,剩下
也没太大新鲜了。

  「觉得咋样?」耳畔传来陈云丽的声音,杨书香撇了撇嘴,要说点什么又恐
却了娘娘的心意,便以同样的方式靠近了她的耳畔,嬉笑着低语起来:「大妞腿
上穿得真亮,你给的袜子我拿来了。」旁若无人地嗅着陈云丽的脖颈,又找补了
一句:「我要红包。」把个陈云丽弄了个大红脸,伸手偷偷掐着杨书香的胳膊,
嗔怪起来:「嫌娘娘了?」杨书香抿起嘴来,干脆从后面抱住了陈云丽的腰,双
手搭了个扣,默不作声。陈云丽用脖子蹭了蹭杨书香的脸,笑问道:「生气了?」
杨书香撅起嘴:「不生气,」他深深吸了口漩涡里的香气,在别人一脸羡慕中倾
吐出来:「你相片我留下了,将来要是被我妈看到,」脑子里一团混乱,说是喜
忧参半又不具体,他还真没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心底里的感觉到底是个怎样的思
想感情:「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傻儿子,都知道咱娘俩好,留也就留了,又不是没一起照过。」说完,陈
云丽也喘了口大气,她把手放在小腹上——很自然地抓住杨书香的手轻轻摩挲起
来,入手处由凉变热又被反抓了过去,这且不说,脖颈、耳垂在青春气息的撩拨
下变得越加麻痒难当,心怦怦跳在一起时,就探寻着问了句:「还看吗?」杨书
香眨巴眨巴眼:「我大呢?问问他吧!」怀里抱着女人,他一颗心不上不下的,
怎也没法平静下来。

  「进来前儿看他跟许建国待一块呢。」说着话,陈云丽就给杨书香拉住了胳
膊,娘俩牵着手一前一后朝外挤去,不知哪个半生不熟的货嚷嚷了句「超级丝袜」,
杨书香觉得声音耳熟,挤出门时,他就学着那个夯货的劲儿跟陈云丽念叨了一句:
「你也给我穿超级丝袜吧。」

  「喜欢吗?」月牙深处波光流转,陈云丽这妩媚天成舔起嘴唇的样儿令杨书
香一时看得呆了:「喜,喜欢,把高跟鞋也给我穿上,回去就穿!」至于说回哪
里,其时中天之上的月亮又大又圆,不啻于中秋佳节,嘴里断断续续哈出白烟,
这月下花前他又哪里分说得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