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第17,18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西兰猫
个人主页:http://xilanmao
2021年4月8日,发表于sis001
字数:21116

  下一章大结局,先送上一首曲子,就当是片尾曲吧。留言是对我最大的激励,
谢谢。

             第17章-巴拉巴拉

  两个中年男人继续嘀咕着,小伙子听后感觉很是为难,翻译给我们听。

  「我爸爸说,他们经常上汉人的当,所以不相信汉人,不好意思了。」

  「求求你们了,和你爸爸说,救救我们吧。」,张芸拉着小伙子的手说道,
都快要哭出来了。

  小伙子看着这个美女伤心成这样,也很是纠结,和他父亲嘀咕了几句后,被
他父亲大骂。

  小伙子也低下了头,无语,看来做主的,还是他父亲啊。

  无奈之下,我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对小伙子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留
下,你们送她去拉萨。到了后,她去银行取钱,给你们钱。如果没有钱,那你们
杀了我也好,让我做奴隶也好,都可以,反正我在你们手里。如果有钱,那你们
再送我一次去萨拉,一共付2000元。」

  「不要,别!我不要离开你,一秒钟都不行!我要和你在一起。」,张芸紧
紧的抱着我,眼泪喷了出来,哭了。

  「别哭,我不会有事的。」,我紧紧的搂着她。

  「不,不要。」,眼泪哗啦啦的喷着。

  他们三人看到这场景,似乎也被深深感动了。但是,规矩就是规矩。

  小伙子认真的听懂后,给他的父亲翻译着。

  两个中年男人坐下,点起一只烟,思考着,神态很严肃。

  看来,这个事情对他们来说,也许真的有点为难。

  深思了一会儿后,他们三个人又开始巴拉巴拉的说起来,说了很多,感觉很
复杂。只见小伙子一边认真的听,一边认真的点头。

  好久之后,小伙子才转过身来,开始给我们翻译。

  「我爸爸说,看你们的样子,不太像坏人,也不太像骗子,很想帮你们。但
是,从这里去拉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路上危险很多,也可能送命。收你
们一千元,已经是非常非常少的酬劳了。」,小伙子喘了口气,继续说,「虽然
这个路我们开过好几次,但是因为天气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很大,所以路面会热涨
冷缩,每一天的路况都是不一样的,开车很危险。如果一不小心,路上出了事故,
那只能是等死,不会有人来救的。而且这一路开去,要15个小时。」

  我和张芸听后,感觉有点绝望了。

  「我爸爸说,愿意帮你们。但是有几个条件先要说清楚。」,小伙子说道。

  「嗯,你说,什么条件。」,张芸睁大了眼睛。

  「第一,我们尽量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如果真的出了意外,我们会先自
保,就不能管你们了。这个你们同意吗?」,小伙子认真的翻译道。

  「好吧。」,张芸坚定的说道。

  「第二,如果路途中,你们高原反映突发,是没有任何的救援的,你们会死
在车上。如果那样,我们会把你们放到路边,天葬。这个你们同意吗?」

  「什么是天葬?」,张芸问道。

  「天葬,就是把你们的尸体放在大自然中,让动物吃掉你们的尸体,留下骨
头。这是我们藏族的一种葬礼方式。」,小伙子认真的科普着。

  「好吧,反正死都死了,随便吧。」,张芸点点头。

  「第三,如果一切顺利,到达了拉萨。你和我爸爸留在车上,我和你弟弟去
银行取钱。如果有钱,那你才可以下车。如果没有,我们直接把你带回来,做我
爸爸的妻子。如果你要乱喊,在车上就杀了你。」,小伙子翻译的似乎有点无奈。

  「这个没问题,我们有钱,真的。」,张芸很快的点头同意。

  我心里摇摇头,好吧,我们又成了姐弟了。

  小伙子转身,认真的翻译给他们听。他们听后,点点头,简短了说了几句。

  「我爸爸说,我们准备一下,马上出发。我开车,我爸爸和叔叔护车。」,
小伙子很开心的说道。

  来看小伙子还真是一个热心的好人,只不过世道不好,逼的他们都很小心。
不过小伙子,才16岁,会不会开车啊?我都不会开呢?

  「这是我的驾照。」,小伙子递给我们一张小纸片。

  我们皱眉一看,小纸片上全是藏文,一个都看不懂。好吧,这就是你的驾照
了。

  两个中年男人开始忙碌的准备起来,我看他们搬出了毛毯,水和食物。还有
长长的藏刀,挂在腰间,还给这个白色的金杯面包车,加满油。

  我和张芸手拉着手,紧张的看着他们准备。

  这两个中年男人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笑容,说了几句。

  「我爸爸说,你们放轻松一点,既然决定帮你们了,会尽量保证你们的安全
的。」,小伙子笑着对我们说道。

  大家坐上车,气氛似乎稍微好了一点点。

  小伙子似乎很喜欢张芸,对她笑着说道,「姐,别担心,这条路我从小就跟
爸爸开,走了有20多次了。」

  「是吗?那你小心一点开啊,谢谢。」,张芸勉强微笑着说道。

  小伙子熟练的坐上车,发动车子,检查了一下仪表都正常,便一脚油门,出
发了。

  村子里的村民都向车子挥手,不知道是送别我们,还是送别他们。

  「现在是下午四点,如果都顺利的话,开到拉萨应该是早上七点左右。」,
小伙子对张芸说道。

  「哦,小心一点开,不要赶时间。」,张芸就怕路上出点事故,完蛋了。

  坐上当地人的车,感觉就是不一样啊,这崎岖的山路,小伙子开的飞快,一
路上都是一百码的速度,几个弯道,都转的非常的熟练。

  简直就是那个什么,秋名山车神,一样。

  很快,车就开出了山脉,进入了平原。草原上的气候我们早就领教过了,一
会儿下雨,一会儿冰雹,一会儿狂风,轮流着来,一刻不停息。

  整个车里好安静,小伙子开着车,两个大叔坐在车后,认真的观察着窗外的
情况。

  我也向窗外看了看,除了茫茫的草原,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在看什么呢?

  「你们无聊吗?我给你们放歌听。」,小伙子微笑的说道,打开了一个车载
小电视屏幕,开始放起各样奇怪的MTV歌曲。

  好多都是藏文,听不懂。不过就听听音乐,还是不错的,让大家沉重的心情,
都舒缓了一些。

  大叔拿出了他的藏刀,吓我一跳,我以为他们要动手杀了我们。

  大叔对我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小伙子在前头翻译道,「我爸爸说,这把藏
刀是我们家里主传的,传了有4代人了,是吉祥物,会保佑我们大家的。」

  我笑笑向大叔点点头,好吧,靠你们了。?一路上聊着天,小伙子一边熟练
的开着车,一边给我们翻译交流。

  慢慢的,几个人熟了,话开始多了。

  「我爸爸问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老师,教画画的。他是做电脑工作的。」,张芸笑着说道,似乎也没
有那么的紧张了。

  两个大叔不停的和我们聊着天,我们似乎有点烦了。

  「我爸爸说,时不时的和你们聊天,是为了确定你们脑子清醒,不要缺氧昏
过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吧。不过我是开始感觉有点昏昏沉沉的了,已经有点
缺氧了吗?

  「你感觉怎么样?」,我转头问张芸。

  她直接打了一个哈气,好吧,这就是回答,看来真的有一点缺氧啊。

  深呼吸,深呼吸。

  小伙子的车,一路上飞机一样,快速的飞驰着。

  「小心点开,不要太快了。」,张芸看这种开车法,还真有的怕。

  「姐,放心。现在天还亮着,我看的清楚,所以开快一点。一会儿晚上了,
就要慢慢开了。」,小伙子很有自信的说道。

  我们头靠着头,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草原,再加上车子摇摇晃晃的,渐渐的,
我们睡过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们被大叔摇醒过来。

  「你们不要睡着啊,睡着就可以醒不来了,这里是高海拔区。」,小伙子喊
道。

  「好的好的,我们知道了,刚才一不小心,就这么睡着了。」,我们傻笑道。

  「我爸爸说,如果你们再睡着,就杀了你们,扔出车外。」,小伙子说道。

  「啊!?什么?!」,张芸吓了一跳。

  「我爸爸开玩笑的,为了让你们提起精神来,不要再睡着了啊。」,小伙子
笑着说道。

  好吧,你们藏人的幽默,我们理解不了。

  这,怎么可能不睡着呢。好吧,坚持,我搂着我的茉莉花,花香味让我提神。

  几个小时的颠簸后,我们俩人都已经快散架了,终于看到路的两边,开始有
一些蒙古包出现。

  然后是开始有一些小破房子,有一个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安多县」。

  车子在一家饭店门口停好,这一开就是几个小时,走下车的那一时刻,真的
是太舒服了。

  「我爸爸说,休息十分钟,你们要上厕所或是吃点什么就快点。」,小伙子
微笑的说道,似乎对这里真的是熟门熟路的。

  「你想吃什么?请你吃饭。」,张芸伸了伸懒腰对小伙子说道。

  「不,在小地方,我们吃自己带的东西,怕在外头被人下药。」,小伙子似
乎很有江湖经验啊。

  「啊?那我们要吃吗?」,张芸看看我说道。

  我们抬头看了看这家小破饭店,算了,里面会有什么呢,最多是面吧。

  「这是安多县最大的饭店了,这里没多少人口。」,小伙子似乎像个导游。

  「好吧。」,我们进去上了一个厕所,果然里面除了面,还真没吃的了。

  好吧,我们休息完了,继续上路。

  两个大叔把烟头一丢,淡定的上车。

  小伙子可是蹦蹦跳跳的上了车,好像很喜欢开车,和玩一样,发动车子,继
续耍了起来。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已经降临了。

  接下来,都是山路,颠跛的山路,崎岖的山路,高高低低的山路。

  车子开着大的远光灯,在月光的照料下,小心的行驶着。

  突然,我们又看到一个翻倒的车,几个人在边上求救。

  小伙子很淡定的,加速从他们边上开过,好像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有个车翻了。」,张芸随口说道。

  「是啊,看到了。但是我们帮不了他们。而且很有可能是假的,这一带有山
贼出没。」,小伙子很肯定的说道。

  好吧,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残酷。只能自保,不能救人。

  这崎岖颠簸的山路能见度很低,车在夜色中缓缓地挺近着。

  突然发现身边的张芸睡着了,「醒醒,醒醒!」。

  我不停的摇着她,但她睡的好像很死,很深沉。

  大叔见此情况,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从车后面拿出一个小氧气瓶。

  「我爸爸说,她严重的高原反应,是属于昏迷状态。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下
到低海拔区。不知道她挺不挺得住,如果挺不住,你不要太伤心。」,小伙子翻
译道,口吻有些惋惜。

  大叔给张芸带上氧气面罩,打开氧气,自言自语了几句。

  「我爸爸说,你尝试把她叫醒,不要放弃。」

  我的天呐,我的心跳好快,我好紧张。不行!我的茉莉花不能就这么完了。
醒醒,快醒来!看着她微弱的呼吸,我似乎有点绝望。

  我拿起她的手腕,狠狠咬了一口。本以为她会大叫一声醒来,可她却没有反
应。怎么办?

  「快醒醒,快醒醒,我爱你!你不能死,我不能没有你。」,我在她耳边喊
道。

  可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不停地摇晃着她,想把她摇醒,可好像没有什
么用处。

  大叔伸出手,把了一下她的脉搏,查看了一下她的呼吸,巴拉巴拉的说了几
句。

  「我爸爸说,她现在是重度昏迷,如果一直这样的状态,她可能会因为脑缺
氧而脑瘫,成为植物人。」

  小伙子说完后,突然加快了车速。在夜色中,崎岖的山路里快速的飞驰着下
山去。

  也许是因为太紧张,我心跳太快。所以我的呼吸量也增大,在颠簸中,我迷
迷糊糊起来,也失去了知觉。

  死亡的感觉其实一点都不难受,我还感觉很舒服,整个人飘飘然的。我最后
一点意识我还记得,那就是我知道,我醒不来了。我,要死了。

  好冷!怎么这么冷?我的脸好冷。是谁把我从甜美的梦中叫醒?天呐,太冷
了,冷的我全身哆嗦,谁在向我的脸上泼冷水,我猛地睁开眼睛一看。

  迷迷糊糊中,大叔拿着一块冰,在我的脸部涂抹着,冻得我全身哆嗦,醒了
过来。

  我们在一条冰冷的小溪边,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刚才不是要死了吗?张芸呢,
我转头一看,张芸已经醒了,也同样迷迷糊糊的看着我,目光呆子,一言不语。

  完了,她已经脑瘫了,她已经成为植物人了,她已经不认识我了,我的最爱,
我的茉莉花,我的眼泪流了出来,紧紧的抱着她。

  「你还认得我吗?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我喷着眼泪对她喊道。

  「宝贝,我没事。我刚刚醒了,就是感觉全身无力。」,她虚弱的靠在我怀
里。

  「我们要赶紧走!再下去1000海拔,你们就会恢复正常了,估计还要半
小时,坚持住。」,小伙子紧张的对我们说道。

  「听到了吗?再坚持半小时。」,我对张芸喊道。

  张芸向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勉强的露出了一次微笑。

  「你说话轻点,不要喊,等一下你又要因为缺氧而昏倒了。恐怕就救不醒你
了。」,小伙子在边上焦急的说道。

  两个大叔帮忙把张芸抬回了车里,我们继续赶路,看来他们也真的不希望我
们死,毕竟我们死了,他们这趟就白跑了。

  我和她头靠着头,坚持着不闭上眼睛。时刻提醒着对方,别睡过去,别睡!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差点要把那台电脑给砸了,我告诉你
一个秘密。」,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

  「什么秘密?」,她无力的回复道。

  「那台电脑的硬件是我配置的,用的都是旧零件,所以特别特别的慢。」

  「你是不是故意那样的?」

  「对,因为主任让我随便配一台电脑,根本不想让你认真工作。」

  她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那天,要不是你路过走进来,我就回家不再来上班了。」,她轻轻在我耳
边说道。

  「是吗?原来你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工作。」

  「对的,但看到你后我改变了主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在单位每天
看到你。」

  我对她微微一笑,「我也是,也许我们前世真的是亲姐弟。」

  「不过今世,我不想和你做姐弟,我想和你做夫妻。」,她微笑着在我耳边
轻轻说道。

  「嗯,当然了。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我紧紧的搂着她。

  「我,我一定会坚持住的,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可没多久后,我们又失去了知觉。

  「喂,醒醒,宝贝,你醒醒!醒醒宝贝!」。

  「啊!」,谁打了我一个耳光?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张芸冲着我微笑,「宝贝,我们下山了。」

  我转头一看,车停在一家饭店边上。夜深人静,只有这一家饭店还开着,小
伙子坐在里面吃面,两个大叔坐在里面抽烟。饭店边上一个很大的牌子,上面写
着两个字,「那曲」。

  我灿灿悠悠的下了车,环视了一下四周,好多高的建筑和楼房,原来这是一
个比较大的城市。

  张芸扶着我进去坐下,我面前放了一碗牛肉面。

  两个大叔抽着烟,对我们笑道,巴拉巴拉的说着。

  「我爸爸说,恭喜你们,你们挺过来了,好几次认为你们都要死了。我们已
经走了一半的路了,再走一半路就到拉萨了。」,小伙子大口的吃着面。

  「快点吃吧,吃好我们要赶路呢。」,张芸搂着我,微笑的对我说道。

  「你呢,你不吃吗?」,我奇怪的看着她。

  「你刚刚在车上睡的时候,我已经吃好啦。怎么叫都叫不醒你,算了,就让
你去死吧。」,她微笑着调皮的对我说道。

  看着她这么活泼可爱的样子,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心里很高兴。大口
大口的吃着面,不过这面真的好难吃。

  这个饭店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都是赶夜路吃饭的,看来这条路真的是
没有几个人走呀。

  渐渐的,我的味觉终于恢复了。看来我刚才已经失去了味觉。这碗面其实还
是挺好吃的,也许我饿了吧。

  吃完后,张芸起身买单。可这两位大叔硬是要分的清清楚楚,他们付他们的,
我们付我们的。互不相干,看来他们真的是很守规矩。

  这弄得我们也很尴尬,我们本想请他们吃饭,以表对我们的救命之恩。

  我们继续上车赶路,小伙子真的很精神,一点睡意都没有。

  行驶在城市里的道路上,特别的平稳,坐了这么久的山路,真的是人都要散
架了。但很快车就开出了这个小城市,出现在眼前的又是茫茫的草原和崎岖的山
路。

  野外的天气依然是那么的恶劣,时不时的来一场暴雨,时不时的来一阵冰雹,
狂风呼呼的吹,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野外的动物,从马路上穿过。

  海拔没有之前那么高了,现在舒服多了,我们人也清醒多了。感觉前途一片
光明,我们就要成功的到达了。

  「你们如果困的话可以睡觉,没事了。」,小伙子笑着对我们说道。

  这路这么颠簸,怎么可能睡得着觉?我觉得我的骨架早就散了,我们两个头
靠着头,相互搂着身体,这样子才保持着坐姿,要不然我们早就躺下了。

  别把我们当俩个人,把我们当俩坨泥就对了。

  突然,车子发出尖叫声!一个急刹车!全车人都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环视一下四周,发现我们是在一个山路上。正前方,一棵倒下的树,拦住
了我们的去路。

  其实这棵树也并不大,我们下车,四个男人就可以把它搬开。

  「我们几个下车,把树搬开吧。」,我对小伙子说道。

  而小伙子却紧张地回头,对我做了一个手势,叫我不要发出声音。

  我们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了?

  只见小伙子和两个大叔,紧张的向四周观察着状况。

  大叔低声的巴拉巴拉说了一些话。

  「这棵树明显不是自然倒下压在马路上的。是有人砍倒放在马路上的,所以
这一定是个陷阱。如果我们现在下车去,周围埋伏的人肯定会冲上来,我们应该
马上就要被打劫了。」,小伙子对我们严肃的说道。

  几个人很镇定的坐在车里,观察着四周。

  除了呼啸的风声和小溪流水的声音,好像没有其它什么异常。周围有几棵树
随风摆动着,还有很多的大大小小的石头。

  天色似乎已经有一点开始微微亮起,小伙子已经挂好了车的倒挡,随时准备
一踩油门倒车。

  两位大叔紧握着藏刀,低沉的说这些听不懂的话。

  「时间和地点都符合打劫的条件,很多山贼就是在这个时段打劫行驶了一晚
上疲惫的车辆。所以我们现在下车肯定会被打劫,他们一定就埋伏在边上。」,
小伙子对我们翻译道。

  我们就这样一直紧张的,静静的等待着。周围安静的可怕,这也许就是暴风
雨前的宁静吧。

  我和张芸的手紧紧的拉着,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有一丝颤抖,可能是吓的。

  天色又亮了一点点,大叔突然紧张的看着后面,巴拉巴拉说起话来。

  我们转头一看,这才发现,车的后面不远处已经被人放置了一棵树,挡住了
回去的路。

  看来真的有人埋伏在周围,已经切断了退路,这下完蛋了。

  大叔赶紧从车后面,拿出来几把刀。好大,可以砍死人的那种西瓜刀。

  一把递给小伙子,一把递给我。严肃的看着我们巴拉巴拉说着听不懂的话。

  「我爸爸说,我们可能会有一场火拼,大家尽力吧。如果你们被活捉,他们
会把你们带去山里面做奴隶。」,小伙子严肃的对我们翻译道。

  我紧紧地握着这把大刀,坚定的眼神看着张芸,「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要
死我先死。」

  张芸热泪盈眶,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瑟瑟发抖,说道,「我,我不怕。」

  大叔猛地拉开车窗,对着外面大喊起来,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爸爸对他们喊,让他们出来,我们是藏族人,同族不相残。」,小伙子
翻译道。

  果然,从路的周围,陆陆续续走出来四五个人。我仔细一数,有六个人,手
里都拿着刀,蒙着面,靠近了我们的面包车。

  一个大块头拿着刀,跟大叔交谈着,似乎是他们的带头大哥。

  我们焦急的看着他们,我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感觉随时可能动手,我
紧紧地握着刀。

  那个大块头看了一下车里面,看了看我们,指着我们两个对大叔巴拉巴拉说
了一大堆。

  只见大叔听完后,对他们摇摇头。

  「他们说可以让我们通过,但是要把你们两个留下。我爸爸不同意,说你们
两个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在做生意。」,小伙子对我们翻译道。

  「我爸爸跟他们说,大家都是同族人,不要相残,帮帮忙。但如果硬要来的
话,我们也会跟他死拼到底的,没有意义。」

  「他们要我爸爸拿一半的钱出来。就是从你们身上赚的钱,我爸爸告诉他们
没有,到了拉萨你们的亲戚才会付钱。」

  大块头又绕车走了两圈,注视着我们,上上下下观察了一番,巴拉巴拉对大
叔说起话来。

  「他们说,让我们把你们两个人留下,不然就开始动手了。」,小伙子紧张
的翻译道。

  只见大叔抽出藏刀,指着车窗外的那个大块头,开始巴拉巴拉大哄起来。

  「我爸爸说,我们已经准备好拼死一搏了,来吧。同时告诉他们,没有意义,
大家两败俱伤。」,小伙子握紧大刀,准备开车门下车。

  同时周围的几个人,都上来围住了车。一触即发,就要开打了。

  大块头也抽出了刀,指着大叔巴拉巴拉的说着。

  「他们说,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护着你们两个汉人。」,小伙子
翻译道。

  「我爸爸说,因为诚信,藏族同胞都是讲诚信的。我们答应过,要把他们两
个人安全的送到拉萨。」

  大块头收起了刀,巴拉巴拉对大叔说了一堆。

  「他们说,把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和钱都扔到车外。」,小伙子向我们
翻译道。

  同时,两个大叔看了看我们,对我们点点头,意思好像这个条件可以接受。

  于是,我和张芸马上掏出身上所有的值钱东西。扔出了两个手机,还有皮夹,
皮夹里唯一的两百多元现金,和张芸耳朵上的两个耳环。我们真的没有其他什么
东西了。

  大块头捡起地上的这些东西看了看,感觉很奇怪。似乎很不满意。巴拉巴拉
的说道。

  「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只有这么点东西,就连行李都没有。」,小伙子紧张
的翻译着。

  张芸摸遍了衣服里的口袋,拿出了身上最后一件东西,那封信,全是藏文的
那个,蒙古包里小姑娘写的。交给了车窗外的那个大块头。

  大块头随手拿出一个手电筒,照着信认真的看了起来。

  看完后,点了点头。将这封信还给了张芸,并且让他的手下把前面的树挪开,
放行了我们。

  小伙子马上踩油门,快速的离开。

  我们几个转头看着背后那伙人,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没有动静,好像也没有
追上来,一直到消失,我们才放心地转过身来。

  大家的表情都放轻松了下来,真的是太惊险了。

  转头一看,张芸已经被吓哭了,眼睛里,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手里握着这封
信。我很好奇,这封信上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小伙子看过这封信,所以我就好奇的问他。

  小伙子微微一笑,「信上说:这两位是被山神庇护的善良使者,在唐古拉山
上九死一生,就连狼群都帮助他们脱离险境。他们也是我的朋友,相约在大城市
里再次相见。请所有的藏族同胞们帮帮他们去拉萨。我是唐古拉山,曲古平原的
扎西多吉。」

  听小伙子翻译完后,我们两个人都热泪盈眶,太感动了。就这么一封信,救
了我们的命,这个小姑娘才是被神庇护的使者。

  转头看看两位大叔,他们看着我微笑着,第一次发现这两位大叔的微笑也是
那么的慈祥。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可以看到太阳渐渐的升起。车里也没有那么寒冷了,
温暖阳光和茉莉花香围绕着我,我仿佛又回到了真正的人间。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山路颠簸,别问我屁股痛不痛,我已经没有屁股了。把
它当做摇篮吧,我们相拥的入睡了。

  也许这一路真的是太累了,我们精疲力尽,睡得死死的。

  我们身上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存折,两个身份证,无所畏惧了。

  为什么我感觉我在飞翔?车子平衡的行驶着,已经不在山区和平原了吗?

  我睁开眼睛一看,周围已经不再是高山平原了,有人类的建筑,路边还有一
些人骑着摩托车。

  还有一些店面,店面上清楚的看到几个字「萨拉毛皮土产店」,天啊!已经
在拉萨了!

  「宝贝!到萨拉了!」,我推了推熟睡的张芸。

  她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哈!终于到萨拉了,终于活着到萨拉了。」

  我们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激动的眼泪鼻涕一起下来。

  真的是九死一生啊!这是对我们感情的考验?还是对反抗命运牢笼的惩罚?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我们永远不要分开。

  小伙子依然精神饱满的开着车,从后视镜里向我们点头微笑。

  两位大叔终于也放松了警惕,露出了淡定的笑容。

  「哇!你看!布达拉宫!」,张芸指着远方的山头喊道。

  「哇!真的是啊!好远,好壮观啊!」,我们开心的欢呼着。

  车子来到拉萨市中心的一家银行门口停下,小伙子倒车停好车位,打开车门。

  我和张芸对视了一眼,她向我点点头。我们心里明白,按之前说好的,我下
车去取钱。

  我下车,站在城市的路面上,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感觉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
好久好久没有踩到城市里的路面了。

  环视了一下四周,已经是中午了,路上行人不多,银行门大大的敞开着。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伙子和两位大叔,他们都微笑着,「去吧,我们相信你的。」

  他们并没有和之前说的那样恐怖,让小伙子陪我去取钱。

  也许是这一路上建立起的信任吧,也许他们本来就是好人,只是被坏人骗过
多次,心冷了。

  我走进银行,拿出了身份证和存折,顺利的取出了所有的钱,心里一下子就
安稳下来了,深吸一口气,终于。

  我拿着一堆钱,走出银行,上了车,数了1500元给大叔,感谢他们的救
命之恩。

  大叔却严肃的退还了500元给我们,向我微笑着巴拉巴拉。

  「我爸爸说,我们藏族人是最有信用的,说好一千,就是一千,一分都不多
收。」,小伙子笑着翻译道。

  大叔满意的点了点钱,收好钱后,小伙子继续开车,「我送你们到一家便宜
点的青年旅馆吧。」

  「太好了,谢谢啦。」,张芸开心的看着车外,一片新奇的景象。

  「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回头我们好好来逛逛吧。」,我搂着她说道。

  「嗯。」,张芸眉开眼笑。

  车在一家青年旅行社门口停下。

  「到啦,那么,祝你们一切顺利。」,小伙子笑着对我们说道。

  看着旅馆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我们激动的下了车,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了。

  两位大叔也笑着向我们挥手。

  「你们开了这么久的车,也幸苦了。我请你们吃个饭吧?」,我诚意的对他
们说道。

  「谢谢,不用了。我们找个地方睡觉,然后买点生活用品就回去了。你们保
重啊。」,小伙子向我们微笑着挥了挥手,开着车离开了。

  我们站在青年旅馆门口,看着他们远去的车子,似乎有点一舍不得,多好的
人啊,可惜后会无期。

  祝福你们,永远开心快乐健康。

  一辈子都感激你们。

  (文章中所有场景都是本人亲身经历,不夸张,不虚构。)

              第18章-拉萨            

  我们俩似乎已经不会走路了。是啊,太长的时间没有走路了,一瘸一拐的挪
了进去。

  我们去地狱走了一回,幸运的捡了一条命回来。现在身上只有1500元钱,
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发现进进出出的人都干干净净的,再相互看看对方,不禁笑出了声音。

  张芸脸上黑不溜秋的,眼泪已经哭花了她的脸,风沙已经把她吹成了黑人,
再加上一头被狂风吹乱的头发,简直和一个要饭的乞丐一样。

  挪进青年旅行社,来到前台,一个小伙子亲切的对我们说道,「俩位,你们
应该是刚刚徒步旅游回来吧?好厉害,佩服。你们要房间吧?」

  「对,要一个房间,要能洗澡。」,张芸说道。

  小伙子认真的敲着电脑键盘,研究了一会儿,说道,「不好意思啊,有浴室
的房间都已经满了,没有了。」

  「什么?!怎么可能?」,张芸睁大了眼睛问道。

  是啊,怎么可能。在我们的想像中,拉萨应该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城市,和格
尔木差不多吧。怎么这么繁忙?

  我们看到好多旅游的人,背着包进进出出,还有好多洋人,说着英语从身边
走过。看来,我们搞错了,拉萨是一个大的旅游城市。

  「住宿一直都非常的繁忙,主要是旅游的人太多了。」,小伙子无奈的对我
们说道。

  我和张芸无奈的相互看看,要不,我们换一家问问看吧。可我们已经一点点
力气都没有了,走不动了。就像长跑到达了终点一样,全身都泄气了,起不来了。

  「我们还有一个单人间,没有浴室和厕所。要不你们先住下?洗澡可以去公
共浴室,厕所也有公共厕所,我看你们好像很累。」,小伙子对我们说道。

  「好吧,好吧。」,我点点头。

  「好的,麻烦给我身份证,登记一下。」,小伙子看着张芸说道。

  为什么对她说?难道又把她当姐姐,我是弟弟?

  「给。」,张芸递过身份证。

  小伙子认真的在电脑上敲上身份证信息,微笑的抬头,「一天一百元,你们
要住几天?」

  什么?!!这么贵!!只不过是一个单间,还没有浴室和厕所的!

  「为什么这么贵呀?」,张芸纠结的问道。

  「不贵,这是我们的价格表。拉萨是个高消费的城市,住宿都很贵,旅游的
人多嘛。你们懂的。」,小伙子指着后面墙上的价格表。

  我的天啊!一百一天居然是最最便宜的!疯了!

  要不是看我的茉莉花已经弯了腰,我立马转头就走。

  「好吧,先住一晚。」,我马上付了钱。

  「这是你们的钥匙,二楼走到底,就是了。你们有行李吧?在外头吧?我叫
人帮你们搬上去。」,小伙子收下钱后,给了我们钥匙。

  「不,谢谢了,我们没有行李。」,张芸接过钥匙,无奈的笑了笑。

  小伙子奇怪的看着我们,真的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游客,行李都没有,
长的也不像是本地人,一口外地口音。

  我们慢慢的挪上了二楼,挪到了最后一间,对应着钥匙上的号码,打开了门。

  我的天啊,目测不到20个平方米,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小的写字台,什
么都没有了。

  我和张芸相互看看,不管了,进门,衣服都没有脱,一起在小床上躺下。

  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切都结束了。

  但为什么,我们静静的躺在床上,感觉地还在震动?不但在震动,还在晃动。

  奇怪,窗户都是关上的,为什么耳边还有阵阵的狂风声?

  我们的肉体已经在床上了,为什么我们的灵魂还在车上,在平原山脉里颠簸
着,一直都停不下来。

  这就是精神崩溃的边缘,如果再多一点煎熬,我们俩个一定会疯掉的,这就
是疯掉的前兆。

  我们相互搂着,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我们已经渡过了难关,已经安全了,
现在睡在旅馆里的床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房间里有一个钟,一看时间,才早上六点,为什么早上六点,太阳都已经高
高升起了?这太奇怪了,这不是拉萨,这不是地球。

  我们拉上窗帘,摇摇晃晃的走回床上,继续倒下。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三
点了。

  这次好像是真的睡醒了,肚子也咕咕的叫了。地已经不再晃动了,耳边也不
再有狂风呼啸了。

  房间里弥漫着茉莉花香味,看来精神和肉体已经正常回归融合了。

  「天啊,我们睡了整整一天。」,我突然发现!

  「啊!我们只住一天的,已经过了退房时间了!」,张芸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们还真是方便,俩人直接起床,就去了前台。不用穿衣服,衣服没有脱过。
也不用整理东西,一件行李都没有。只不过借别人的床,躺了一天,还是一张单
人床,却付了一百元,太可笑了。

  前台的小伙子看到我们急着跑了过来,微笑着说,「我知道,你们过了退房
的时间了,看你们也蛮累的样子,就再住一晚吧,不要吝啬自己,可以给你们九
折,90元一天。」

  我和张芸无奈的相互看看,又拿出一张一百元,找回了十元。既然这样,那
就好好的再住一晚吧,整理整理,明天去找李老师的战友。

  我们向小伙子咨询了一些生活指南,详细那里是浴室,那里是厕所,那里买
一些生活用品和内衣内裤。

  我们准备先出去买一件换洗的内衣和内裤,当我们走出旅馆时,被眼前的景
色吓到了。

  拉萨的天,好蓝好蓝,是那种深蓝色,和深蓝的墨水一样。

  拉萨的云,好白好白,是那种纯白色,和纯白的棉花一样。

  蓝天白云和地平线连接在一起,云雾就缭绕在城市的建筑上,如仙境一般,
我们真的到了天堂。

  我们手拉着手,在天堂里漫步着。空气是那么的干净,不带一点点的灰尘,
阳光是那么的温暖,给人暖和的感觉又不热的出汗。

  路上好多洋人,感觉拉萨好像是一个国际化的商业旅游中心一样。

  整个拉萨,充满了浓浓的商业气息,旅游业很发达。我们发现,当地的人,
都经营着自己的店,生意真的是太好了。

  物价也真的是贵,比我们的家乡都要贵一倍,有的东西还要贵二倍以上。看
来,物资在拉萨,真的是很紧缺的,所以才贵。

  找了一个小超市,买了一些内衣内裤,准备回来洗澡换洗用。还有毛巾和肥
皂,牙膏牙刷。

  我们饿着肚子,路过好几家餐厅,在门口看了看价格表,都不敢进去。随便
吃一吨,最少都要一百元。

  想想我们现在只有这一千元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还是节约一点吧。

  我们最后买了两桶方便面,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失落,反而感觉很开心,我们
准备再次开始新的生活了。

  回到青年旅行社,泡了这两桶泡面。这香味真的是太令人馋涎欲滴了,真的
好久好久,没有闻到这些正常食物的味道了。

  虽然只是两桶泡面,但是吃出了满汉全席的味道。就连泡面的汤都喝的干干
净净,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样的人是从牢里放出来的?就是我们这样的人。

  随后来到了公共浴室,温暖的水冲在我的身上,太舒服了。回想起来,真的
是好久好久没有洗澡了。整个人已经发臭,像一个臭虫一样。

  其他洗澡的人,看到我背后这条长长的刀疤,似乎才刚刚愈合不久,很是好
奇。

  真的是一言难尽,据说人身上每一个伤疤,都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

  认认真真的,舒舒服服的把自己上上下下从头到尾洗了两遍,用了大半块肥
皂洗的干干净净。

  洗完澡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了不少,感觉有些轻飘飘的。仿佛洗去了我所
有的尘土和悲哀。

  站在公共浴室门口,吹着温暖的风,欣赏着蓝天白云,等我的茉莉花出来。

  这种场景似曾相识。对啊,上一次是在小学门口的澡堂里,等她出来以后就
碰到了魔鬼,开始了逃亡。

  命运总是让人琢磨不透,难以预料。从一个实习生在中国的最东边,跑到了
中国的最西边。

  为的是什么呢?我沉思了一会儿。为了和自己的爱人逃离命运的牢笼,不当
命运的囚犯。

  对,就这么简单。面对命运的牢笼,我们不屈服。

  我知道她洗完澡出来了,因为我可以闻到浓浓的茉莉花香味。转头一看,她
在我后面整理着头发,闪闪发亮。

  雨中茉莉花挂蕾,雨后茉莉花展放。

  百里茉莉花飘香,万里茉莉花相随。

  牵着我的茉莉花,慢慢的逛回青年旅社。

  这时候,我们才感觉到好像真的恢复了正常,成为了一个正常人,我们开始
对周围的一切,慢慢的产生了兴趣。

  拉萨的网吧真的好贵,上网要20元一小时,居然还支持美元支付。

  出租车上写着,打车十元一次。无论开到拉萨什么地方都只要是十元。

  一路上走来好多高档的酒吧,路边坐着好多老外。看来这个地方的神秘气息
比较吸引老外来旅游。

  还有好多的小店,小摊,他们看到我们长得不像是本地人,便上来向我们兜
售。各种小商品,特别是藏刀,一些工艺制作很差的批发货,30元一把,一看就
知道是骗骗那些旅游的人。

  我们看到一些很熟悉的建筑,在我们那里叫做KFC,也就是肯德基,而这
里却变成了另一个名字叫「德克士」。向里面望去,一些放牛放马的人,在里面
吃着炸鸡和饮料,感觉好不和谐,真的很奇怪。

  已经是晚上9点了,拉萨的天空才慢慢暗下来,太阳才开始慢慢的下山,这
时差真的是好奇怪。

  再次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完全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特别的轻松,特别的惬意,
仿佛一切都只是个梦。

  我们相拥着,亲吻着,热泪盈眶。这个亲吻来之不易,这份温存死里逃生。

  夜幕降临,窗外的星空璀璨吸引了我们。

  很奇怪,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星空,是那么的清澈,是那么的清晰,
天上繁星闪烁,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夜空。

  月亮真的特别的大,肉眼都可以看到月亮上的山川,拉萨这真的是一个纯净
的天堂。

  回想起当时被困在唐古拉山上时,夜晚也是如此景象,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惬
意,只有恐惧和绝望。

  「我喜欢这个地方,感觉真的好纯洁。而且还很繁华,挺热闹的。我想在这
里留下来找份工作,安居乐。」,茉莉花靠在我的身上,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点点头,我也喜欢这里。其实只要和茉莉花在一起,无论哪里都是天堂。

  迷人的夜色,香甜的茉莉花,我们相拥在一起,抚摸着对方,亲吻着对方。

  甜蜜的夜晚,静静的夜晚。

  早晨六点,太阳又高高的升起了,刺眼的阳光把我们叫醒。

  站在窗户口一看,繁忙的早晨,街道上大家都忙碌着。还看到好几个卖早点
的摊位。我们穿好的衣服,蹦蹦跳跳的下去。

  买了一份便宜的早餐,两个卷饼,香喷喷的咬着。相互看看,相互笑笑,满
脸都是食物。

  张芸拿出了那张抄写下来的联系方式,李老师的那个老战友。一个一个,认
真的按着电话键。

  「喂,你好!是陆先生吗?」,张芸对着电话筒里讲道。

  「我是李老师的同事,张芸,张老师。」

  「对,我们到了,前天到的。太累了,休息了两天。」

  「好的,我们就在,青年旅行社。」

  「好的,那辛苦你了。」

  张芸微笑着挂了电话,似乎都很顺利。

  「他说让我们退了房,在门口等他,详细的到了再谈。听口气好像挺热心的,
跟李老师一样。果然是人民解放军,感觉人很好。」,张芸笑着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我们稍微整理了一下东西,退了房。到青年旅社门口,站着等。

  没多久后,一辆白色面包车,在我们面前停下。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微
笑着向我们招手,并下车向我们走来。

  「你们好,是张老师吧。」,他微笑着向我们招手。

  「对,是的,你是陆先生吧。你好,你好。」,张芸微笑着。

  「我一看就知道是你们,老李已经跟我通过电话了,跟我说了一些你们的情
况,我都知道了。」,这位陆先生一边说一边邀我们上车。

  这辆面包车好大,有二十个座位。我很好奇的问道,「陆大哥,你怎么开这
么大的车呀?」

  「哦,我现在是在做野导。没事情经常拉客人去边上旅游。」,陆大哥笑着
回答。

  「什么是野导?」,张芸好奇的问道。

  「哈哈,野导就是没有导游证的,兼职导游。在野地里,找关系拉点客人带
他们到周边玩玩。」,路大哥发动车子,边开边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生意好吗?」,我傻傻的问道。

  「你看看着拉萨街头,都是旅游的人。就这么几家旅游公司根本忙不过来,
要是没有我们这样的人帮忙,那还不乱了套啊,生意当然好的不得了了。」,陆
大哥大笑着。

  很快,车子在一家大饭店门口停下。他娴熟的掉头,倒车,停好车位。

  「走,吃饭,先敬地主之谊。」,陆大哥邀我们进饭店吃饭。

  「啊,不必了,陆大哥,真的。这样太麻烦你了。」,张芸拒绝道。

  「开玩笑,老李知道了,非劈了我不可。走,走,赶紧走,我们随便吃一点。」,
陆大哥笑着说道。

  「那,谢谢陆大哥了。」

  「什么话,客气什么。」

  陆大哥坐下以后点了几个菜和饮料,没有点酒,说道,「下午我接了一个团,
要去布达拉宫,我先带你们去玩玩。」

  「陆大哥,您真是对我们太好了,谢谢了。会不会太麻烦啊?」,张芸微笑
的说道。

  「什么话!你们别太客气了,老李都跟我说了,你们一起出生入死。怎么样,
小伙子身上的刀伤好了没有啊?」,陆大哥看着我说道。

  「嗯,嗯,好了。」,我一边吃着一边点点头。

  「你们放心,我相信这帮黑社会是不可能找到这里来了,有我照顾你们。我
可比老李能打,一个打十个不在话下。」,陆大哥夹起一块红烧肉嘴里一塞。

  我和张芸微笑着相互看了看,心里明白,这位陆大哥好能吹牛啊。

  「那个,住处我已经给你们找好了,等一会儿我拉完团之后就带你们过去。
你们先看看喜不喜欢,地方不大,一室一厅,一个卫生间。像你们这样两个人住
刚好。租金也不算太贵,八百元一个月。离市中心很近,以后找工作上班都方便。」

  「真的太谢谢你了,陆大哥。」

  「别这么客气了,真的,再这么客气,我都要难为情了。」

  我们开心的闲聊着,用着餐,好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佳肴了,我们吃的好
饱。

  「你们没有行李吗?为什么这么久才联系我?我以为你们不来了。」,陆大
哥好奇的问道。

  我们把一路上的遭遇,详细的经过告诉了陆大哥。他一脸冷汗,严肃的表情,
就像在听恐怖片一样。

  「真的没想到你们一路上受尽了磨难,太可怕了。不过现在好了,你们终于
是风雨过后见彩虹,以后一定会非常顺利的。」,陆大哥安慰我们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不然带团要迟到了。」,陆大哥起身付了钱,
带着我们出门上了面包车。

  拉萨市区看来是个不大的地方,五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另一头,在一个旅馆门
口停下,旅馆门口已经有一队人等着陆大哥。

  陆大哥下车,微笑的跟他们交谈了几句,接上头了后。这队人便陆续的一个
个上车了,正好把车给坐满。

  我们坐在这群大伯大妈里,叽叽喳喳的听着家长里短,很快就融入了旅游的
团队。

  车子来到布达拉宫脚下,陆大哥停好车,带着整车人进去,在门口交出一张
团票,好像是什么旅游公司的。

  我们便这样混了进去,在旅游团队中免费参观了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的入口,很是夸张,就像机场安保检查一样。每个人过去全身x光
检查,我看到了我全身的骨头。

  进去后再进入第二关,身上全部东西都拿下来进行检查,有没有危险物品。

  第三关是最夸张的,强行搜身,他们会在我们身上,上上下下全部都摸一遍,
无论男女。

  全部检查通过以后,才拿回自己的东西,让我们进去参观,这也太夸张了吧。

  后来才知道,如果按正规途径参观布达拉宫,是要提前三天预约的,而且1
00元一张门票只能在里面参观一小时。整个布达拉宫每天只限500人参观。

  布达拉宫真的是宏伟壮观,整个宫殿依山而建,建立在山上。所以看上去非
常高大。

  「布达拉宫外面可以拍照,到了里面是不允许拍照的,各位游客注意。」,
陆大哥高声喊道。

  我们惊奇的发现,这么大的布达拉宫,城墙是用草和泥土做的。

  跟着陆大哥带的团,好不容易爬到了布达拉宫顶,这才是宫殿入口。眼望四
周真的是一览众山小,整个拉萨市尽收眼底。

  进入到宫殿里后,发现里面都是些木头和土建筑,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布达拉宫里面,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因为里面黄金真的是太多了,里面
什么东西都是用黄金和玛瑙做的。」,陆大哥一边参观一边给大家讲解。看来这
就叫野导,一个没有证的导游。

  其实布达拉宫里面的路很窄很小,有的地方同时只能通过一个人,感觉整个
都像日本式的建筑风格。

  走过几个房间,金碧辉煌。听陆大哥说这是班禅的墓地,每一世班禅过世后
就会放在里面。上面还有详细的记载,用了多少吨黄金,多少颗宝石,价值连城。
参观的人路过这里,就像里面投钱,跪拜。

  一个半小时就逛完了整个布达拉宫,其实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进去看,是不允
许游客参观的。看来这个地方还很是神秘。

  陆大哥把这一对游客拉回了原来的旅馆门口后。便带着我们两个去了一处住
宅区。

  这里的住宅区好有民族特色,都是两层楼,墙上五颜六色,还挂着各种飘带
和风铃,一片藏族文化的气息。

  陆大哥找来了房东,带着我们上到二楼,房东打开房间门,邀我们进去先看
看是否满意。

  房间不错,不大不小。一个卧室,一个很小的客厅,还有厕所里面可以洗澡,
只不过没有地方做饭。马马虎虎吧,窗外是一条繁忙的街道。

  因为我们手头不宽裕,所以跟房东商量了一下,先付一个月的房钱。

  房东和陆大哥似乎挺熟的,看在陆大哥的面子上便一口答应了。收下了80
0元,交给我们钥匙便忙去了。

  「那么,你们先安顿下来,休息两天吧。回头我带团时候有空位,就带你们
去玩玩。」,陆大哥笑着对我们说道。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陆大哥。」,张芸激动的说道。

  「别客气,那你们先收拾收拾,整理整理。对了,你们在找工作吧?我有个
朋友开的旅行社在招前台客服咨询。我后天有空,带你们过去看看。」,他一边
说一边准备离开。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陆大哥。」

  「别客气,我就住在你们对面的一条街。改天请你们过来坐坐,今天我还有
事情先走了,有事打我手机。」

  「再见,陆大哥,您走好!」

  送走了陆大哥,我们站在这个房间里,相互看看,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我们
终于可以在一起开始自己幸福的生活了。

  可是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怎么办呢?我们如果花钱买的被单和
被子,那我们就没钱吃饭了。这样吧,我们先穿着衣服睡觉,节约点钱,以后再
买。

  今天中午陆大哥请我们吃饭,我们吃的好饱,晚上就暂时不吃了吧,节约一
顿饭钱。我们洗刷刷完,躺在床上休息了。

  「我要尽快找个工作赚钱才行。」,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别太有压力,你有技术,一定没有问题的。你是高科技人才,哈哈。」,
张芸抚摸着我的脸说道。

  「嗯,明天开始找工作,晚安。」,亲吻了她的额头。

  「晚安,宝贝。」

  拉萨不是一个大城市,第二天我们就逛完了市中心一带,可是真找不到什么
工作。没有电脑市场,没有IT相关的工作,看到最多的是招聘服务员。毕竟是
一个旅游城市嘛,要的当然是服务员了。

  俩人灰溜溜的回来了,有点失望,吃着泡面,看着自己皮夹里还有四百多元,
心里真的有点着急呀。

  呆呆的在窗口看着楼下的街道,总不能和他们一样,去摆地摊吧。这不是长
久之计呀,看来身在异乡,生存真的是不容易啊。

  第二天,一大早,陆大哥就过来敲门了。

  「准备好了吗?走。」,他淡定的说道。

  「去那里呀?」,我们奇怪的问。

  「不是和你们说了嘛,去我一个朋友那里,旅行社。看看行不行,要是行就
临时做份工作吧,回头再换。」,陆大哥很自信的说道。

  「哦,真的啊!我以为你开玩笑的。」,张芸开心的说道。

  「我从来不开玩笑,认真的。走,走,走。」

  我们上了陆大哥的车,到了不远处的一家旅行社,看门面好像还蛮大的。

  陆大哥一下车,就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喊道,「老丁啊!人呢?」

  「老陆啊,你来的正好,明天下午有一个团,正找人带呢。有时间的吧?」,
办公室里走出一个胖大叔,应该就是那个丁老板吧。

  「行,没问题。对了,那个,你之前说要招聘一个美女前台,我给你带来了。」,
陆大哥指着张芸说道。

  丁老板看到大美女,眼睛都直了,「哇靠,你那里找来这么漂亮的姑娘?!」

  「我战友的同事,之前是当老师的,刚到这里,你看行不?」,陆大哥拍着
丁老板的肩膀说道。

  「你好,我叫张芸。」,张芸露出迷人的微笑。

  「好,好,叫我老丁就可以了。」,丁老板激动的说道,「这么漂亮的姑娘,
我怕留不住她多久,她就要跳槽了。」

  「那你工作开的高一点嘛,你旅行社,生意这么好,对吧。」,陆大哥邀大
家都坐下谈。

  有熟人介绍,真的是方便。再加上张芸人本来就长的漂亮,所以对于这份工
作,真的没有什么难度。站在前台,咨询一点问题,卖个笑脸罢了。

  「工资2500元一个月,包吃中饭,和员工免费旅行。毕竟我们是旅行社
嘛。」,丁老板笑着对张芸说道。

  「真不错,先谢谢了,丁老板。」,张芸开心的笑着。

  「叫我老丁就可以了。那就这么定了啊,我们这里急着用人,你就是我们旅
行社的招牌和门面,明天开始就上班好吗?」,丁老板急切的问道。

  「嗯,没问题。」,张芸开心的点头答应了。

  「那个谁,小娟,你过来一下。你带张芸熟悉一下工作的环境,她明天就开
始上班,你安排一下她的制服和工作。」,丁老板对着门外喊着。

  门口出现一位穿着工作制服的美女,「哦,好的。没问题。」

  看来这个旅行社只招收美女啊。

  「张芸是吧?那你跟我来一下,我给你介绍一下情况,还有工作制服。」,
她微笑着向张芸说道。

  「来了,麻烦你了。」,张芸礼貌的说道。

  「不客气,大家都是同事了。」

  俩人有说有笑的出去了。

  「这位,这位是张芸的弟弟吧?」,丁老板指着我说道。

  我的天呐,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我不再沉默了,「不,我是张芸的男朋友。」

  「啊!?」,丁老板一脸惊奇,不过马上就假装淡定起来,「哦,这样啊,
你好年轻啊。」

  「对,他是搞电脑工作的,技术人员。也在找工作。」,陆大哥指着我说道。

  「电脑工作?对了,我们边上的一家网吧,正在找一个网管。你要不过去看
看?」,丁老板严肃的说道。

  「是吗?真的啊?那我马上过去看看,太谢谢了。」,我顿时开心起来。

  「嗯,记得和他们说,是边上旅行社丁老板推荐的。」,丁老板得意的说道。

  「好的,哈哈。」,我开心的起身。

  丁老板和陆大哥,继续讨论着明天带团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也不是我能
做的工作。

  出门一看,在边上真的有一家网吧,便直接走了进去。

  网吧里好多的人,都在上网联络或是玩游戏,而前台真的空着,没有人。

  「老板在吗?」,我喊了一声。

  「在!」,从边上一台电脑桌下钻出一个大叔,正满头大汉的在修电脑,好
像是机箱里什么问题。

  「你要上网吗?满了,剩下的都是坏的电脑,在修。」,说完他又钻进电脑
桌下忙了起来。

  「不,不上网。边上旅行社的丁老板推荐我过来看看,说是有工作。」,我
向电脑桌下的大叔说道。

  「什么?!真的啊!」,大叔马上爬了出来,激动的说道,「你会什么?」

  「我,我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之前是组装电脑,也做相关的工作,比较设
置网络什么的,都干。」,我淡定的说道。

  「真的假的?全能啊?」,大叔怀疑的看着我,「那你先帮我看看,这台电
脑什么问题。」

  「好,好,你不要急。」,我爬到电脑桌下,打开电脑一看,没反映。电都
没有,估计是电源问题,「有其它电源吗?」

  「有。」,大叔从后面拿出一个新的电源出来。

  这种装机的工作,对我来说,真的和小孩子玩积木一样,我三两下就安装好
了新电源,开机。

  一切正常,进入系统。

  「好了,电源有问题。可能电源坏了,你看这个电源,出厂日期到现在已经
有3年了,理论上是不会坏的,但是也有一些就是那么短命。」,我淡定的对大叔
说道。

  「不错啊,看来你真的是很有经验的人才啊。我前天才和丁老板说,要找个
懂电脑的人帮忙,这么快就推荐你过来了啊,太好了。」,大叔似乎对我很是满
意。

  「哪里哪里,我只是吃这碗饭的,其它的我都不会呀。嗯,那个我正在找工
作。」,我诚恳的向这位大叔说道。

  「好,好,不错,你不是找到工作了吗?就我这里呀。」,大叔拍拍我的肩
膀,对我点点头。

  「真的啊?那你要试用我一下吗?」,我惊喜地问道。

  「嗯,我就试用你一个月吧,看你都蛮熟练的,看得出是个熟练工。我也是
搞这一行的,只不过专攻软件。」,大叔谦虚的对我说的。

  「哦,那太好了,那我明天过来开始工作吗?」,我开心的问到。

  「明什么天啊,现在就开始。还有那么多台电脑在那边坏着呢,修好一台,
我就能开始运营一台,赶紧,赶紧。」,大叔指着后面四台坏了的电脑。

  「哦,那好吧。」,我痛快的答应了。

  于是,我便一台一台检查起来这些电脑的问题。有的是内存坏了,有的是主
板坏了,问题都不大,就是要更换新的硬件。

  「你放心,我看你这么熟练,是熟练工,不会亏待你的,试用期间我给你2000
一个月。等试用期过了后,你如果愿意正式的留下工作,我就给你3000一个月。」,
大叔一边看着我工作,一边对我闲聊。

  「我姓王,你就叫我老王好了。但是这里的工作很辛苦,不光要管理电脑硬
件,还要在前台收钱,所以经常是忙到通宵。我不打算请其他人,这网吧就四个
工员。如果你们白天那我就是晚上,如果你们晚上那我就是白天。」,老王指了
指边上另一个员工,对我说道。

  「好,没有问题。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步行过来只要半小时。还有,我
女朋友就在边上的旅行社工作,她是做前台的。」,我一边忙着一边对老王说道。

  「不错,太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是缘分啊,小伙子。」,老王拍着我的
肩膀笑着说。

  「这几台坏的电脑要换内存跟主板。这里有电脑市场或者电子市场之类的地
方吗?」,我拿着块烧焦的主板对老王说道。

  「有,很小一家店面,东西很贵。」,大叔为难的对我说道。

  「这样好了,我先把旧的能用的主板换上去,把这台电脑先开起来。然后让
朋友邮寄过来,把一些要用的硬件,会便宜很多。」,我向老王解释道。

  「好主意,来,来,过来,在仓库里全是旧的硬件,你看看哪些能用?」,
老王招呼着我到后面仓库去。

  「原来你在这里呀,找了你半天。那个丁老板说你在隔壁网吧找工作。怎么
就忙上了呢?」,张芸出现在网吧门口,看着我微笑的说道。

  「他已经找到工作了,他现在已经开始上班了。」,老王笑着对她说道。

  「哈,这么能干宝贝。你居然比我先上班了。」,张芸开心的笑着。

  「是啊,这老板这里好像特别忙,你看我这就忙上了已经。你要不先坐一下,
等我一会儿吧。」,我无奈的对张芸说道。

  「没事,你忙吧,我喜欢看你忙碌的样子,特别帅气。」,张芸向我抛了个
媚眼。

  「哈哈,真的吗?」,我傻笑着到仓库去找硬件了。

  结果一忙就忙到晚上,我认真数了一下,这个网吧里居然有六十多台电脑,
看来工作量真的挺大的。

  「王大哥,你能不能给我的工资日结呀?因为我们身上已经没多少钱了。坚
持过一个月就好了。」,我无奈的对老王说道。

  老王看了看我,摸了摸脑袋说道,「日结给你当然没有问题,我就是怕像你
这么能干的人第二天不来了,跳槽了,那我可怎么办呀?要不你跟我签个工作合
同?」

  「行呀,求之不得。」,我开心的答应了。

  老王马上打印了一份合同出来,详细的也没多看。就是填了工资和工作时间。
我爽快的就签了这个合同。

  「这是你今天的工资,拿好了,70元。」,老王笑着把钱给了我。

  「谢谢了,谢谢王老板。」,我开心的收下的钱。

  「叫我老王就可以了,别这么认真,明天早点来啊,那先这样了,我去忙了。」,
老王转身回到收银台收钱去了。

  虽然是70元,但我们心里都非常开心。因为今天双喜临门,我们都找到了工
作。就和上次一样,我们也是在同一天找到了工作,这也许都是命运的安排。

  我们终于敢花一点钱了,我们来到一家茶餐厅,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慢慢
品尝起来。

  好久没有这种惬意的生活了,正如陆大哥说的一样,风雨过后见彩虹。

  「你知道吗,那个制服好夸张的,穿着跟个模特一样站在前台。」,她一边
吃一边笑着对我说。

  我倒很想看看明天她穿制服的样子,应该和个模特一样吧?

  对,毫无疑问,因为她是我的茉莉花。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