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五章(重要说明)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时间:2020/4/30
字数:10613

               第二十五章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人了,存稿一下全被泄了,点赞更新似乎也没必要
了,毕竟也被传开了,现在,就是一两天更新一章吧,可能大家有都看过的,不
过我毕竟是在会所开始更的,所以还是想在会所发完吧,接着倚天有多少更多少
吧,后续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希望有始有终吧!!毕竟倚天泪才算是我写的第一
本文,病栋跟魔法天使都完本了,这本却废了,哎!)

    ——————————————————

  惊见杨不悔,西华子一时也是不敢相信,虽说他之前有过预想,但是,这天
仙人儿真的出现在眼前时,仍有一种惊喜之感。

  「哈哈,咳咳,哈哈哈,没想到,咳咳,老道还能再见到杨姑娘,真是,让
人心生欢喜啊!」

  心中雀喜,西华子开口大笑一声,却是不禁牵扯体内伤势,话语出口,却是
就变成了连声咳嗽,声音交错,分外怪异!

  杨不悔惊见西华子,看着他那丑陋不堪面容,衣衫散乱,血迹斑驳,却是已
觉心中一颤,之前被丁敏君所掳时,她所说之话语,说要将自己当成礼物,这却
也是让杨不悔心惊不已。

  杨夜昔当初与丁敏君同行,此刻又与这丑陋老道同至,这其中包含之深意,
不用多言,杨不悔也是可以想到其中一二。

  心神慌乱,杨不悔胸口不禁起伏,胸前那本就柔美丰润的双乳,随着进入孕
期,美乳更是鼓胀不少,呼吸间,胸部晃动起伏,划出一条诱人曲线。

  西华子本就是色中恶鬼,对于美色之欲不需多言,刚才开口一声,却是他更
多想要对杨不悔进行一次试探,看其是否真的无气力挣扎!

  眼见杨不悔面容愠怒,美目狠视,却是只能鼓起小巧的脸颊,暗做气愤,西
华子心中已经确定,这位佳人现在是真的无力挣扎反抗。

  由不得西华子不小心,此刻他身受重伤,功体被废,内力十不存一,如果杨
不悔真有力抵抗,只消一掌,就是可要了自己老命。

  试探之下,心中有了结果,西华子却是再不担心,丑陋上横肉一跳,拖着矮
胖的身子,慢慢接近着杨不悔。

  在杨不悔惊恐眼神中,西华子手掌一抬,肥大手掌直接按在了她胸前美乳之
上,毫不掩饰,手掌磨动,掌心还对着那突起乳尖一点,狠狠揉搓!

  「啊,这个老淫道,无耻,他想要,想要干什么?莫非,不,不可以,我不
能对不起六哥,不可以!」

  杨不悔嘴中闷叫一声,知道西华子淫邪念头,心中越慌,看着西华子那丑陋
老脸,如能移动,她一定是会立刻抬手抽上西华子一耳光。

  但是杨不悔此刻身躯穴位被点,不要说是武功,却是挣扎出身都无法办到,
只能任由西华子施为,双乳被其紧紧的按动,用力的捏住。

  剧烈的疼痛感从胸口处传来,尤其是他那粗糙掌心压住了乳尖,几下磨动,
更让杨不悔嘴里轻哼,磨动下,乳尖两点,却是不由硬起。

  「呵呵呵,杨女侠,不,不,殷夫人,哈哈,看你刚才那凶狠,老道还以为
你是不喜欢这一套呢,看来,这是老道多虑了!」

  西华子故意的羞辱一声,手上却是暗暗用力再一捏,抓住着那一点凸起之处,
用力的再捏了两下。

  乳尖处,本就是女子身上敏感之处,杨不悔也不例外,被西华子如此用力把
玩,她也是身躯不禁动情,身体酸麻,全身只觉恶心,泛起疙瘩,嘴里同时不禁
发出了一声声轻柔好听的魅声。

  西华子心里兴奋,想起自己刚刚还是被那张无忌等人教训,现在却是就能够
如此惬意的把玩着这位跟他们关系相近美女的美乳,心中却是更不禁的升出一种
报复之快感。

  喘着粗气,西华子几下快揉,指尖暗暗用力,突然间,却感觉着杨不悔这身
上轻衫外裳有些湿润。

  心中稍异,西华子突然的一动,双手抓住着杨不悔这对襟衣领,狠狠一拉,
将她的外裳整个往外扯开。

  杨不悔嘴里轻哼一声,虽然心知此举无法避免,但是心中却是仍然不禁羞涩
痛苦,闭上美目,不忍再看,但是两滴轻泪却是不由顺着美丽的脸颊留下。

  心中懊悔,却又无奈,没有想到,自己从武当上离开,这一决定,就是让自
己陷入了如此之境,杨不悔却是不知,这是否就是自己为当时任性所付出代价。

  衣裳被拉来,胸口大片白嫩乳肉和精致美丽的锁骨当即一起露出,衣裳内,
红色的肚兜也是被拉的一晃,那两团包裹的乳肉藏在其中,乳尖一点,却是将肚
兜隐隐沾湿。

  西华子嘴里冷笑一声,伸手摸着那两点,继续揉动,引的杨不悔嘴中继续轻
哼,当即大手再一拉,却连这最后肚兜一起拉下。

  圆润丰满雪白的一对美乳从中弹出,弹性十足,西华子肥厚手掌一捏下,美
乳登时往上弹起,犹如一个水球,手感极佳,西华子大掌,却还是竟然一手无法
掌握。

  至少那水汁湿润,原来,这却是因为杨不悔身怀有孕,双乳却是分外敏感,
被西华子这简单把玩几下,却是就已经情动,乳尖处却是就分泌出了乳汁。

  想到这其中来由,西华子嘴角冷冷一笑,猥琐说道:「却是这么回事,杨女
侠,这母乳孕育,乃是女子天性,你又是何必害羞呢!」

  「怎样,乳汁是不是涨的你双乳发疼,哈哈,老道我最喜欢就是助人为乐,
不然,就让老道来帮帮你!」

  猥琐开口一声,西华子手掌用力一捏一按,抓住杨不悔双乳,再次压下,淡
白色乳汁被压出,杨不悔身不能动,面对胸口剧痛,却是只能疼的秀眉皱起,嘴
里不停呻吟。

  看着真挤出了乳汁,西华子眼神狠狠蹬视一眼,大嘴张开,突然埋头到杨不
悔双乳之间,用力的咬住了左乳尖,开始深吸,嘴里发出啧啧声响。

  胸口异样,杨不悔嘴里再次呻吟,随着西华子这样的吸纳之举,一阵疼痛中,
她却是真的感觉到,胸脯内那种膨胀感,似乎正在稍稍减弱。

  但是这一念头,却是又让杨不悔心中感觉更为羞愧,这本是女子身体私人之
处,只能是交给着丈夫一人观看。

  现在,她却是任由这个猥琐淫道,趴在自己的双乳之间,尽情的玩弄自己的
双乳,甚至,跟着殷六哥夫妻之事间,也没有做过如此之事,此时,却是由此人
进行。

  心中羞愧难当,虽然是因为杨不悔此时身体受制,无法阻挡,但是心中却是
仍然升起失贞羞愧之感。

  被这淫道玩弄身体,自己已是不洁之妇,以后还有何面目能够再见六哥,但
是,再这懊悔中,胸口那被吸弄,涨痛渐消之感,却是又让杨不悔,隐隐觉得满
足!

  杨不悔怀孕数月,身躯也是变得敏感,这是女子正常表现,加上殷梨亭恪守
礼法,于夫妻之事上也是中规中矩,从不越矩,所以床笫之事,杨不悔经验却是
更少。

  再加上,这段时日,杨不悔孕期,身体敏感,又加上西华子暗中所下之药,
早已经是让她全身敏感,春情萌发,几到难以自持地步。

  当时在武当山上,出于形式,西华子没有采撷了杨不悔这朵娇花,虽然可惜,
但是他却是知道,只要杨不悔还在庄内,他就定有机会得手。

  现在,西华子终于是一偿心愿,头部就那么的按在胸口中,对着杨不悔一双
美乳不停的吸允轻咬,牙齿磕碰着那乳尖处,时不时的就是轻咬一下。

  如针如电般感觉不停袭来,杨不悔身体异样,只觉一阵刺激,虽然是名知事
被这淫道玩弄,但是身躯却是渐渐的有了反应。

  杨不悔并不知道这是她孕期以及着被下药所导致的身体敏感,容易动情,只
觉身体变得越加火热,而下身羞人之处,也是有所反应。

  杨不悔自小与母亲纪晓芙相处不多,后跟随杨逍,再到她嫁给了殷梨亭,这
其中,对于这闺房之事,所知也是不多,殷六于这些事情,所知也是不深,就是
更不会与其细说。

  故此,杨不悔虽是成婚,但于这房中之事,却仍是知之不多,犹如白纸一张,
心中只以为,是自己身体放荡,竟然对这年纪可当爷辈的老淫道产生感觉。

  羞愧之下,美目禁闭,不敢睁开,雪白的胸口上乳肉却是不禁泛红,不知是
身体兴奋,还是因为西华子的大手揉动。

  为什么?这个淫道,会是,会对自己这胸脯,这么的,这么感星期,难道,
真的,有这么好吗?

  可是,六哥,他却也是从来都不碰这些,还是,只是这个淫道,特别喜欢这
样。

  杨不悔贝齿轻咬红唇,努力不让自己因为身体敏感痛快而发出声音,只是,
沉重的鼻音,却是在出卖着她的心思。

  西华子埋头在杨不悔的美乳之间,又吸又咬,将着着一刻钟时间,才是恋恋
不舍的移开,嘴里还是滋滋响着,却就是在品味嘴里的浓郁乳香。

  「哈哈,杨女侠,你这母乳,还真是鲜美,让老道我真是不忍离口啊,不过,
今天,我们有更重要之事要做!」

  在杨不悔沉重妩媚喘息时,西华子右手慢慢顺着她裙摆下伸去,却是朝着双
腿之间的位置探去,手指轻轻刺入,穴内,温暖湿润。

  杨不悔嘴里轻哼一声,脸上红晕更盛,精致的眼睫毛连跳,闭目不敢看着西
华子得意嘴脸,脸红如血,羞愧异常。

  原来,这段时间,自进山庄之后,杨不悔总是感觉身躯敏感,下身羞人处,
不自觉的就是会流出着丝丝爱液,此时,随着西华子这抚弄,下身却是更为兴奋,
爱液不禁流出。

  手上把握到了这一点的湿润,西华子手指轻轻的掏弄两下,手指上沾出着黏
糊的液体,他故意的用手指搓动几下,然后放到了杨不悔的面前。

  看着杨不悔还仍自强行挣扎倔强模样,西华子眼中仿佛看到了昔日那面对自
己羞辱,却是毅然不屈的那个女侠身影。

  心中突有感触,西华子看着杨不悔那强忍的绝美面容,比起纪晓芙,少了几
分坚毅英气,却是又多了一些柔美可人。

  比较起来,同是绝色,但杨不悔这怀春动情的绝美少妇,却是气质更为引人,
虽然怀有几月身孕,却丝毫不减其魅力,反而更凭添一种温婉之母性之感。

  西华子动作稍停,看着杨不悔这动情模样,娇躯躺地,上身袒露,雪白双乳,
傲然直立,在如此平躺姿势之下,也是不见下垂,乳峰上那诱人一点,更是因为
身体刺激而充血顶立。

  因为是在孕期,所以杨不悔乳峰两点颜色稍暗,并不如一般女子粉嫩,但是
这稍深的颜色,却是无损着这双峰之美。

  双乳饱满圆润,有着少女所没有的硕大,娇艳欲滴,乳尖轻动,似乎正在引
诱着来人,尽快采撷一般。

  如果西华子此时想要提枪上马,却是非常容易,杨不悔身躯穴道被制,只能
认人鱼肉,但此时,西华子心中却是又突然的闪过一个念头,却是觉得可行。

  西华子目光望向一旁移开目光,不忍再看的杨夜昔,开口另其解开杨不悔身
上哑穴。

  听的西华子此言,杨夜昔目光诧异回望,似乎不敢相信西华子竟然会是如此
要求,直到他再次催促,才是伸出手臂,在杨不悔胸口上点上两指,解开哑穴。

  穴道突解,杨不悔嘴里轻声咳嗽两声,虽然能够开口,但是此时,她正袒露
上身的呈现在西华子面前,任由着这个淫道,将身躯看的彻底。

  心中又羞又恼,身体却是偏又无力反抗,杨不悔所说做的,就是开口进行辱
骂,娇声喝道:「无耻淫道,你少,少装好人,你无耻,下流!」

  又气又怒,但是一时间,杨不悔呼吸急促,却是只能骂出如此的几句话语,
重口起伏,却是让胸口双乳更加耸起。

  话语之间,不说威胁,反而是挑逗意味显得更重!

  西华子心中也不气恼,反而是故意的将手指放到杨不悔面前,一手搓动着指
尖爱液,另外一手却是再次的抓上了杨不悔的胸前右乳,指尖就是绕着那乳头处
转动着「嘴硬的丫头,小不悔,你现在,变得很不老实哦,一点,也没有以前乖
了!」

  故意说着一声,西华子手指轻捏,抓住着乳尖,用力的往上一拉,跟着稍微
加力,用力的转动一下。

  胸口处刺激登时惊的杨不悔嘴里魅叫一声,身体也是跟着不由的用力绷紧,
出声之后,意识到自己出声,她当即就是樱唇闭紧,忍住不再出声。

  「小不悔,别装了,你还真是跟你娘很像,明明身体已经是那么敏感想要了,
却是一直的要装着不在意,你骗的了我,你骗的了你自己吗?」

  猥琐说着,西华子将手伸到了杨不悔的面前,手指上的爱液明显,故意搓着,
还趁机在她的樱唇上轻轻抹动,而西华子这一句话,也是让杨不悔心中剧震,眼
神一下望来,满是不敢相信。

  会称呼着她这个小不悔名字,并没有几人,就算母亲当年在世时,也是没有
如此的叫过她,只有着那次,那一次,在蝴蝶谷。

  尘封的往事,就好像浓雾消散一般,在眼前慢慢的展开,杨不悔终于想起来,
当年,在那蝴蝶谷所发生的事情。

  当年蝴蝶谷时,西华子淫辱强占纪晓芙,杨不悔还是懵懂女童,对男女之事,
全然不知。

  但是随着年岁渐长,后与殷梨亭成婚,她自然知道了那些事情是代表为何,
知道母亲当年是受到了何等羞辱。

  在杨不悔心中,母亲纪晓芙就是全天下最好之女子,当初,母亲丧命在峨眉
之手,杨不悔心中永远不会忘记。

  而关于母亲在破庙内之事,之后慢慢回想,杨不悔却也是猜出一二,那就是
母亲为了保全自己,所做出的牺牲。

  而那个淫辱母亲的恶贼,就是杨不悔心中最恨之人,只是,时间久远,加上
西华子近年来遭受折磨,面容大变,所以,这虽然数次见面,她却是都没有认出
来。

  此刻,听着西华子这称呼,杨不悔心中终于是响起,当年,在那庙中,那淫
贼,就是对自己如此称呼,这西华子,就是当初侮辱母亲的淫贼!

  「是,呃,是你,你个,你个恶贼,当年就是你,羞辱母亲,我,我绝不会
放过你,我不会原谅你!」杨不悔怒喝说道。

  身体用力想要挣起,但是穴道被制,杨不悔此言,听在西华子耳中,威胁意
味不重,反倒是更像调情一般。

  「呵呵,小不悔还是记得爷爷啊,你还记得吗?当初,你不是该问爷爷,对
你母亲做什么,是在做什么好玩的游戏吗?现在,爷爷来告诉你啊!」

  面容丑陋,声音淫荡,西华子一边猥琐说着,一边就是伸手慢慢的去解开着
杨不悔下身的衣衫。

  这一个动作,其实并不难,面对无力挣扎的佳人,只要西华子有心,直接就
是可以将其弊体衣衫扯下,但是,西华子却是故意的放慢着这个动作。

  粗糙的手掌顺着杨不悔那柔软腹部滑下,小腹因为有孕而凸起,但是因为杨
不悔腰身本就纤细柔美,这稍微突起,却是丝毫不影响其身躯美感。

  纤细的腰肢下,就是那挺翘丰臀,西华子手掌抚摸,故意的磨蹭几下,手掌
轻轻一按,杨不悔翘臀嫩肉却是随之一荡,将手掌给弹回。

  柔嫩手感,软滑细腻,西华子忍不住的抚摸把玩了一会,一直听到杨不悔口
中压抑不住的一声轻吟,然后才是继续手掌往下,将她身上的外衫从小腿上褪下。

  白嫩光滑的肌肤随着衣衫褪去,展露在西华子面前,杨不悔双腿修长纤细,
而且着练武,双腿紧致,不会显得特别细瘦,健康有力,手感抚摸上去,既嫩而
又有着弹性。

  西华子仿佛是故意的要慢慢把玩一般,手掌从杨不悔臀部往下移去,就是一
直的顺着腿部往下,小腿处,脚踝处,然后再是抓起她白嫩小巧的玉足。

  粗糙的手掌抚摸而过,带来一种摩擦的异样热度,西瓜子手掌故意婆娑,不
停抚摸着她的双腿,一阵阵热气传来,杨不悔火热身躯,不禁更有感触。

  如此把玩了将近有一刻钟,西华子却是才停下此动作,然后双手分开着杨不
悔白嫩双腿,将其下身处露出。

  虽然之前在武当山上时,西华子就是已经的查看过杨不悔这下身美景,但是
此时再看,却是仍旧不禁有惊讶之感。

  小巧精致的花穴,虽然因为身怀有孕,导致花穴外阴处颜色稍淡,但却也是
仍然粉嫩,穴口形状优美,嫩肉紧闭,宛如一只小巧蝴蝶一般,罕见,美丽。

  西华子也是见过不少美女,品尝过众多风情,可于他而言,这些美女之妙,
就是在于独一无二,每个美女都是有其特有之风情。

  而杨不悔身上,这种清丽少女与温婉少妇之间的完美结合,却是更为让西华
子新动,这紧致的少妇美穴,也是勾的其心痒痒,禁不住想要一尝其美。

  然而,虽然心中渴望,西华子却是忍下胸腹欲火,还有时间,不急一时,他
确实想到了另外一个对付杨不悔的方式!

  双腿被分开,杨不悔随后感觉着一双粗糙大手,正在慢慢摸向下阴处,精致
花穴不禁颤抖,心知是西华子的淫荡玩弄。

  杨不悔本以为,接下来,自身可能就是会被这淫道羞辱,正自怨恨,却是突
然感觉到着下体一松,双腿处又被放开。

  心中一愣,杨不悔接着却是就听到了西华子长叹一声,用着鄙夷口气说道:
「呵,什么啊,就这一身烂肉,小不悔,看来是道爷我对你期望太高了!」

  「本以为你母亲如此美丽诱人,你身为着她的女儿,也是会遗传到她几分美
貌和身姿,现在这一看,确实是差的太多。」

  西华子故意讥讽说道:「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像你母亲那般的绝代佳人,
确实是少见,虽然你的姿容身姿,勉强也是属于中上之资,但是相比起来,却还
是差了许多!」

  字字句句,传入杨不悔耳中,这羞辱之话语,却是让她心中分外难受,而接
着西华子一句话,却更如刀般锐利,直刺入心。

  「也是难怪,现在,我倒是有些明白殷六侠了,难怪他会说是对你没有感情,
确实,你比起你母亲,还是差的太远!」

  「曾经沧海难为水,既事见识你母亲之绝色,再看你,却终究逊色不少,不
过,小不悔,你也别失望,虽然你不如你母亲,但是,这也是正常之事,毕竟,
她那种女子,世间确实少有,殷六侠不能忘怀,也是正常!」

  如果说之前西华子所说之言,杨不悔还未信,但是提及到殷梨亭,再说起母
亲纪晓芙之事,却就让她心中不禁动容。

  当初武当山上殷杨两人之误会,之后,也是一直没有机会解释清楚,将其说
开。

  这误会,就成了横在杨不悔心中一根倒刺,此刻,西华子不给其拔出机会,
却是就要将这刺,刺入更深,刺的更狠。

  其实,单论美貌,杨不悔与纪晓芙却是各有优势,虽然容貌相近,但是风情
各异,均是难得之绝代佳人。

  甚至,于美貌气质上而言,杨不悔却还要胜过其母纪晓芙一筹,只是,这评
价,西华子心中知道,杨不悔却是不知。

  方面纪晓芙早逝,于杨不悔幼小心灵之中留下巨大印象,对于母亲,她就是
认为是最美好之女子,所以,在知道着殷六心中一直记挂纪晓芙时,她也是只能
选择默认。

  虽然嘴上不言,但是杨不悔却也是颇有几分默认,心中自觉自己不足,而在
殷梨亭心中,更是如此。

  不管杨不悔多么温柔体贴,多么容貌倾城,也是无法相比着那一个死去,在
心中已经神化一般的女子,偏偏,这个人,又是她的母亲,她不能去争,不能去
比。

  西华子鄙夷几声,假装叹气失望道:「原本我还不信,殷老六上次跟我说起,
对你全无感觉,只是在思念你母亲之时,才会与你欢好,我还是诧异,原来看来,
你也只是空有奇表而已!」

  「长着一张相似纪晓芙的面貌,却是不及她风情之十一,难怪殷老六看不上
你,你这身体,就连老道我,看了都是觉得有些倒胃口,我本以为是殷老六爆谴
天物,不知珍惜,今日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老道我看走了眼!」

  「错把陈货当成宝!」西华子脚步退开,做着总结说道:「算了,小不悔,
看在你母亲的面上,老道却是不动你了,看看你,实在是下不了手,不过,这其
实并不怪你!」

  「是老道我期望太高,那位峨眉女侠,还是跟我说是找来了一位大美女,可
她却是不知,找来的却是如此烂穴,老道我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阴阳怪气一番,西华子却是就将杨不悔给讽的一文不值,低贱不堪,其中却
是又不断提及纪晓芙与殷梨亭之事,一褒一贬,不断打击。

  从之前殷梨亭武当山一会时,西华子与其相谈,就是知道了他与杨不悔爱事
不多,纪晓芙早逝,杨逍也是不会跟其去教导这闺中之事。

  杨不悔知道自己貌美,但是于私密之处如何,那却是全然不知,殷梨亭不会
行如此孟浪之言,而西华子作为唯二看过这私秘之处者,所言,反而是成了杨不
悔第一印象。

  「你,你无耻,下贱!没想到,你竟然还跟峨眉派那些贱尼有勾结,当真无
耻,男盗女娼!」

  被西华子这样一个老丑淫道如此品头论足,已经是分外羞耻,却还是要被他
说的如此一文不值,却是又更让杨不悔羞愧气愤。

  心中怒火汹涌,只是,这火,她不能对母亲发,也不愿对殷六发,却是只能
对西华子发,同时,对于峨眉派之旧怨再被挑起,新仇旧恨,萦绕心头。

  知道杨不悔此时需要一个发泄怒火之人,西华子也不介意,这个引子,他已
经点上了,就是看,可以烧到什么程度。

  直接占有杨不悔,固然是可以满足一时,但是这其中,却是又有许多难以固
全之处,要是之前,西华子确实是会不顾一切的扑身而上。

  但是经过此事,西华子却是思虑更多,今日所受种种屈辱,只要着他还有一
口气在,那么,就绝不会罢休,定要将这羞辱给讨回。

  现在,杨不悔既然心中有隙,正好可以利用,西华子却是就不禁想要一试,
就算不成,于他也是无损,而要是成了,将会受益匪浅。

  不理会杨不悔此刻口中之谩骂,西华子将心思暂时放在了旁边,那另外一位
昏迷的美人身上。

  苦尽甘来,之前西华子还有着丧命之虞,现在,却是就有着两位绝美佳人,
等待自己享用,而且,更让西华子为之兴奋,这两女,还都与那刻天下无敌的张
教主有所关系。

  纵使张无忌神功无敌那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算计,当初,西华子就是偷偷
的给着张翠山送上了一份大礼,而现在,他也是不能厚此薄彼,怎么都要给张无
忌也再送上一份礼。

  殷离被点中昏穴,正在沉沉昏睡,西华子手掌抚摸,掌心摸着她粉嫩光滑的
脸颊,皮肤如缎,之前脸上的伤疤,几乎已经是要完全的退去不见。

  面容精致,五官秀丽,气质婉约,凭心而论,殷离并非是那倾城绝美的样貌,
比之黄衫女,比之赵敏,都是有所不足。

  但是她的相貌端正秀气,却是有种温婉之美,虽不是大家闺秀,但是此中气
质却是更有胜之。

  于西华子而言,各种美女,却均是有其魅力诱人之处,殷离这温婉端庄的相
貌,此时闭眼昏迷,口中轻喃,于他的诱惑却是更大。

  「美人,之前我们的好事被打扰了,但是这次,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快活快活吧!」

  西华子粗糙的手掌摩擦着殷离的柔软脸颊,动作小心轻盈,仿佛是在摸弄着
一件完美的雕刻艺术品一般,嘴里则还是不时的发出声声轻叹。

  「美,好美,少女身体柔软,且带有着这淡淡异香,这才是真正的清香佳人,
今晚,却是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

  故意的说出这一句猥亵话语来,西华子用意,就是有意的要说给杨不悔听,
好继续的打击她的信心,为了要弥补当年对于纪晓芙的亏欠,杨逍将杨不悔保护
的太好了。

  而既然杨逍不教,那西华子只能是为其代劳,帮着杨左使进行一定的管教,
让杨不悔知道着这江湖险恶,人心更险。

  没有回头,不过西华子大致可以猜到,杨不悔此时目光肯定也是不由的集中
在自己的身上,不管是怀恨还是好奇,甚至于是不甘。

  西华子伸手慢慢的解开了殷离白布衣衫,右手顺着精致白皙的锁骨处往下摸
去,也不等衣衫完全解开,手掌就是抓向了殷离胸前的那一团美肉。

  这不是西华子第一次与殷离亲昵,可惜之前他却是被黄衫女摄魂之法所控,
虽有隐隐知觉,却是并不强。

  所以,虽然西华子心中知道,是有与殷离进行了那一些亲密之事,但是无感
封绝,却也是体会不到这各中美妙,好在,现在西华子却是终可以弥补这遗憾。

  大手探入到殷离胸前,隔着那一件轻薄肚兜,开始揉动殷离那圆润双峰,殷
离这一队美乳,虽然并不算丰满,可是胜在圆润柔软,少女双峰,弹性十足,也
是属于难得的上品。

  皮肤爽滑细腻,西华子手掌一抓下,掌心直接的印在了乳肉之中,柔嫩的乳
肉当即将西华子的手指吸住,跟着轻轻一捏,柔软的乳肉却就将其手掌顶回,说
不出的柔嫩。

  西华子当时手掌这么的按在双峰之上,慢慢把玩,掌心揉动殷离左右双乳,
将其变化成各种形象,隔着衣衫,不停捏着。

  殷离被点穴昏迷程度似乎并不深,西华子这粗鲁举动,纵使是睡梦之中,殷
离也是感觉出一二,嘴里轻吟,身躯却是开始轻微颤抖,却是又有所动作。

  而这动作,却并非是抗拒,反而是身体捏动,往上贴紧,对着西华子手掌进
行迎合,似在渴求一般!

  「哈哈,小美女,你想要了是吧,是不是在回味,当时道爷给你的安慰啊,
放心,这次,不会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了,这次,道爷一定让你满足!」

  身中烈女咤,虽然张无忌有法可解,但是在回到山庄之后,却是因为之后连
续之事,导致张无忌难以分身,再加上此毒并非朝夕可除,所以当时众人却是要
先以西华子之事为先。

  之后,白芨却是不等张无忌为其解毒,就先一步的将殷离再次绑出,所以,
这一番周转间,殷离身上之毒不仅未解,此时反而是越加渴望。

  嘴里发出声声呢喃,殷离昏睡中,身体却也是分外敏感,西华子揉动双峰之
时,殷离却是在恍惚之中,手臂抬起,也是不禁的按在了胸口位置上。

  手掌揉动之间,殷离此时衣衫半解,大片雪白肌肤露出,双乳被西华子手掌
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而殷离手掌这一按,却是又将西华子的手掌给紧紧的按
在双峰上。

  西华子这还是没有开始行动,反而却是殷离身体先有所反应,身体轻晃,水
蛇细腰扭动,双腿轻抬,在西华子的大腿上轻柔的擦动着。

  本是想要自己采取主动,西华子却没想到殷离身躯会是如此敏感,才刚只是
数下的抚摸,却已经是让其动情,倒是省下了他不少事情,如此,反倒还是要感
激她了。

  双手托着殷离这正好一手掌握的美乳,仔细把玩一阵,西华子手掌轻揉,手
指顺着乳沟处往下轻滑,然后去到了那小巧的肚脐处。

  此处,西华子通过之前被摄魂时的记忆,记得就是殷离身上的一处敏感点,
稍微碰触,就是会引得殷离身体兴奋,这次也是如此。

  粗糙的手指滑下,西华子手指绕着脐眼处轻轻的转着圈,轻微摩擦,殷离身
躯随之颤抖,嘴里呻吟声更急,下裳随双腿的轻踏,轻易的被拉下。

  同样是白细笔直,不过殷离小腿却是更加修长,小腿纤细,杨不悔身姿已属
修长,但是殷离双腿却是要更长,双腿紧紧并起,只有着中间一点黑影,在大腿
根部,若隐若现。

  身躯内的渴望,让殷离已经没了矜持,身中烈女咤多日,加上她又与西华子
有过接触,或许已经习惯了这一气息,在西华子伸手掰开双腿时,殷离口中呻吟
一声,却就是顺从的分开了白嫩双腿。

  已经是忍到了此时,西华子欲望早已经汹涌如潮,右手一拉裤带,露出下身
阳物,狰狞抬头,粗长的棒身上,青筋凸起,红黑相间的阳头往前轻轻一顶,对
在了殷离下身娇嫩花穴。

  「嗯,啊!阿牛,阿牛哥!」察觉到下身异样,昏迷中殷离仿佛福至心灵一
般,突然双眼轻启,缓缓张开,似乎是清醒了过来,眼神茫然看向西华子。

  视线对视,西华子心中却是丝毫不惊,反而是一阵惊喜,比起要在殷离全无
所觉时进入,西华子却更想要,在殷离清醒时,对其进行占有。

  丑陋面容上,眼神一凝,西华子心中突然闪过了赵敏绝美倾城的面容以及张
无忌威武身姿,这金童玉女般的一队璧人,更增他心中怒火,手掌猛然间加大力
道,在殷离的双乳上狠狠捏下,仿佛要将这双乳捏爆。

  想起自己在庄内所受种种痛苦,西华子狠声咒念道:「今日之仇,我西华子
发誓,定不会忘,你们要将我当成弃子,当成地上的烂泥,我也定要将你们拉下,
让你们这高高在上之人,跌到地下,比我还要污秽!」

  狞声一笑,西华子眼神望着那还不知何事的殷离,猥琐道:「丫头,看清楚
了,现在你身上的人,可不是你的那位阿牛哥,不是那位英勇无敌的明教教主,
是我,记住了,是我,西华子!」

  「不,不,你,不要,不,不要!」惊慌间,殷离无助一声呼喊,但此时,
这声音,如何能够阻住西华子之恶行。

  那宣誓一声中,西华子下身发力,阳物往内一顶,坚硬的阳物前端顶开了阴
唇,缓慢而又坚硬的往内刺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