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巅之上】(0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云巅之上】(04)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苍山雪海
2020/8/1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485

  (04)

  学校下午是四点五十下课,自从妈妈和我说她要每天接我,我多少有些不习

  惯。因为她以前算是对我比较放心的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转了个性子,是
把我

  当成几岁小毛孩了?对于她的过度关心我也不好去指责什么,毕竟我知道她
是为

  我好,但是心里总是有点郁闷,给我就这么草率的结了婚应该是想让人成熟
点吧

  ,当然可能还有她最近迷信或者还有我那个病故岳父的原因,但是处处怕我
受到

  伤害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玩泥巴的几岁小孩?

  她现在有些忙了,早上要到公司去,下午要去餐厅,还要去管她种的啥啥菜

  ,至于那个以前磨时间的小小化妆品店,开学没多久就转给人管了。妈妈到
学校

  的时候差不多接近下午6点,经过第一次等待的教训,我下午等人打扫卫生
后就

  待教室里写作业,背单词诗词之类的。

  看我连续好多天下午都留在教室,另一个经常蹲教室的人也忍不住问我:「

  黎大班长,你这个学期怎么这么勤快了,转性子了?」我心里想吐槽,转性
子的

  不是我,是我的妈妈,不然谁愿意啊?「怎么了?教室是你家开的周大学委
,我

  心里记着呢你上学期甩我的那两分,我要在月考中找回面子不行?」想起居
然就

  被她超了两分,一个选择题就拉回来了,在这方面争强好胜的我还是有些不
甘心

  。她头也没抬地对我说「那你继续努力,下次争取被我甩二十分。」这死丫
头说

  话怎么那么气人呢?「我说咱俩是一个班的吧?用得着这么损人?如果你拉
梁道

  芸二十分我是挺高兴的。」提起这个小魔女,周淑娴就有些兴趣了,她让我
凑过

  去坐她前面的那一桌,向我问道:「黎朝羽,你说她到底是怎么学的啊?我
每天

  都来得早回去又那么晚,要说天分也不笨,而她就是个非主流,看起来也不
是好

  好学的,怎么好几次都被她超了?你们都住校外的知不知道?」这种事问我
当然

  是不知道。我如实回答:「你住学校你知道我们班几个人的情况?查户口啊
?而

  且她那种女的谁想去了解啊,说不定人家天生厉害呢?」「切,什么天生的
脑袋

  这么好使,算了不说了,你来帮我看看这道题。」得,我就知道这个学习狂
叫我

  过去不安「好心」。「这个题不就力的分析……」从这个学期开始,牛顿,
牛爵

  爷这个猛人就要一路伴随我们到大学了。

  「好了,我要走了,我妈要来接我了。」做了些物理题,看了下时间确实该

  走了,「切,这么大了还要你妈接,你是还没有断奶啊?」我承认周淑娴开
的只

  是平常的一些玩笑,但是却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印下来了,妈妈这不就是真的
把我

  当成了没断奶的孩子?不过还是找了个借口驳斥她,反正斗嘴也习惯了「那
是…

  …是我自行车拿去修了,她顺路带我回去你有意见?」周淑娴可能也没意识
到有

  什么不妥,继续道:「没意见,早点Get Out吧。」

  在走出校园的路上,我不禁念叨着周淑娴的话:没断奶的孩子。也许真的该

  和她说一说了,妈妈最近的样子让我很不适应。

  「小羽,等这么久饿了没?今天咱们到自家店里吃饭去。」看着妈妈的脸上

  的笑容,算了,暂时我就不扫兴了。

  说起来倒是很少来到自己家的餐厅吃饭,灯光柔和,布局典雅,工作人员服

  务很周到。在包厢等待的时间,我想了想还是应该委婉地和妈妈提一下:「
妈,

  以后上学这种小事就不用麻烦你了吧,你现在这么累还要多跑这么一趟不麻
烦吗

  ?」妈妈的露出了轻微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道:「不觉得,多和小羽待一
会妈

  妈觉得踏实,而且你上次不是坐公交车钱被偷了吗?这个社会的人太复杂了
,看

  到那么多绑架案让妈妈有点害怕。」得了,算我没说吧,这都什么发散式思
维啊

  ?「妈妈,我以前走了那么久都没问题,现在说不定人家天天看到我上你的
小天

  马才有了心思呢?」「哎呀,这倒是没想到,那妈妈以后就更应该接你了。
」没

  想到妈妈还有这一招,算了算了。

  回到家里,我洗了个澡,看到妈妈这久这么忙打算给她按按肩,捶捶背啥的

  。家里又回归到两个人的状态,我完全没有结婚了的自觉,废话我要是有了
才是

  真的怪人一个,因为仿佛一切都和过去差不多。

  妈妈今天就穿了一件宽大的睡衣,头发洗了披散下来,穿着一双毛拖鞋。有

  点遗憾,她以前那浴衣盘头的样子我觉得非常好看。「妈,这久你这么累我
给你

  捶捶背吧。」说着我就绕到她身后想给她锤一锤。不料妈妈却拉住了我的胳
膊,

  微笑着对我说:「我家小羽真贴心,不过你啊,妈妈不怎么累的,你这点手
艺还

  是留着讨好你媳妇吧。」说着还拍了一下我的手掌,然后起身走到自己的卧
室,

  留下了我一个人在那发愣。

  这么快就进入婆婆状态了?可是陆凝月女士你才32岁啊,我真是有点后悔

  了,干嘛那么快答应她,要说现在沐烟姐和我就一有点关系的陌生人,她如
果现

  在站我面前我还真没办法像这样去讨好她。

  学校的日子依旧那么没有波澜,无非就是上课,做题讲题,月考我比周淑娴

  多了五分重新拿回第一宝座,不过这次考试并不怎么重视,学校发奖的是期
中考

  试和期末考试,只有在这两次拿到名次,才能感觉得到学习的光荣,这么说
有点

  可能有些虚荣,但是我那个年龄段,想的更多还是母亲,她虽然应该见怪不
怪了

  。

  那封奇怪的情书又出现了,真奇怪,在我上完体育课后,我的校服衣兜里多

  了一张纸条,但是这破东西依旧不给个名字,好几个班上课呢,到底谁这么
无聊

  ?难道真的是某个大老爷们在整我?稍微看了下就扔垃圾桶了,不然被别人
看到

  了指不定起什么哄。

  期中考试我们两个班按学校要求要用答题卡作答了,老师说是要现在开始就

  按中考模式来作答,灭绝告诉我们去买那种木制铅笔,涂答题卡的时候直接
一笔

  拉过去,比用自动铅笔快多了节省时间,按她的要求我去买了小刀和铅笔,
不料

  在某一天拿刀把铅笔削了准备画图的时候,妈妈看见了那刀却像是见了鬼一
样。

  「小,小……小羽,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买的这东西?」她的语气中充

  满了惊恐不安,神色非常紧张,我摸不着头脑了,家里的水果刀不比这玩意
大了

  多少,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我和妈妈解释了是老师要求的,这样方便一些。
「小

  羽,不是……不是有卷笔刀吗?你用那个吧,这个东西太不详了,妈妈怕这
东西

  以后伤害到你。」又是哪来的迷信说法?妈妈的呵护真的是过度了,但是她
这个

  样子让我也不是太好受,我只得宽慰她:「妈,这么多人用呢那来的不详呢
?你

  要相信我,我不是乱玩泥巴的小孩子了,知道怎么护住自己,再说了用卷笔
刀也

  是搞得尖尖的根本达不到目的啊。」但是我妈的神色还是没有一点缓和「小
羽,

  只有这件事,算是妈妈求你了行不行?别的别问了。」妈妈居然用到「求你
了」

  这几字,难道真的有这么严重?算了算了算了,卷笔刀就卷笔刀吧,大不了
事先

  把尖的给弄平就是了。「嗯,妈,好了,至于对你的儿子用求的吗?你不喜
欢我

  就扔了吧。」说完妈妈的神色才缓和了些,「对不起小羽,妈妈任性了点,
如果

  以后有机会妈妈会和你说的,那这东西,妈妈拿起扔了。」说着她用手指把
小刀

  捻起,像是接触到某个脏东西一样,随后我听到了马桶抽水的声音。

  从开学以来妈妈就没有一天停止过送我上学回家,这段时间周淑娴的那句调

  侃:你是不是没断奶?一直出现在我的心头。言者无意而听者有心,大概就
是这

  样吧。

  期中考试我这次是卯足了劲,要和周淑娴决一胜负,她那句话真的是一直在

  我脑子里飘来飘去,我在做梦也能给我钻进去,我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才
能消

  除那个梦魇。考试的时候我是查了又查,慎之又慎,细心再细心,然后我比
她多

  了6分。哎,真是舒服,还拉我二十分,做梦吧,期间周老太还表扬了我们
,说

  什么人家成绩好不是没原因的,我就经常看见她们俩放学了还在教室学习,
要号

  召全班同学像我们学习巴拉巴拉的,我们能感觉全班同学看着我们的那一副
幽怨

  的样子。

  「喂,梨子,你不会和周淑娴谈恋爱了吧」我这同桌咋就那么八卦呢?「我

  谈个屁,都和你说了你嫂子管得严,你怎么就不听呢?我说你不是凯子吗?
怎么

  没见人来吊你?」「嘁,越说越离谱了,说得像是真的一样,我这」凯子「
还不

  是你起的?」看来他是无论如何也觉得我是开玩笑的。

  一个周六的早上,我同桌叫我和他去宿舍收拾东西。我进宿舍的瞬间,一股

  稀奇古怪的味道就飘进了鼻子里,脚臭味搭着泡面味,我去,这就是宿舍生
活?

  不是,这就是男生的宿舍生活?也太「刺激」了点吧。我问他为什么不搬回
去,

  他家也不是太远吧。「还不是我老爸,他说我一个初中生应该学会独立了,
不然

  你以为我愿意啊?」

  独立,独立,我反复咀嚼着这词。

  沐烟姐她们还有不久就要放假了,但是于我而言我还真没什么所谓,现在的

  我还很难将她当做妻子一样去对待,但是,显然的,妈妈不这样想。有一天
,我

  看妈妈她居然买了报纸,穿着那件白衬衫和淡紫色牵牛花纹长裙,头发扎成
个马

  尾,翘着个二郎腿在那看得出神。随即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来,像是发现了什
么好

  笑的东西,我走过去两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妈,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和我分
享分

  享不?」妈妈见我这样急忙用手拍了拍我的手腕,「去去去,和你说不通,
大人

  的世界你小孩子看不懂。」

  「你不是都给我结婚了我还小孩子啊?」

  「在妈妈眼里你八十岁也是小孩子,还有啊,既然知道你自己结婚了以后就

  少这样知道不?

  」哪样啊?「说着我想去挠她的胳肢窝,不料妈妈却抓住我的双手又放开,

  对我叹了口气说道:

  」就是这样,妈妈有些不放心,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我们母子打打闹闹的,她

  会感觉自己像个外人一样,你沐烟姐她也要回来了吧,你应该想一想怎么在
你沐

  烟姐身上花些心思,或者咋们娘俩都应该好好想想怎么让她感到不陌生好吧
?「

  说完她就轻轻地在我脸上揉了揉,给了我一个微笑后就起身前往自己的卧室
了,

  完全不管自己的儿子心里是怎样的复杂状态。

  我明白,什么都明白。但是,应该应该,现在人还没来,心却在那边去了,

  这是几次了,叫我把心思放那边?就像是赶鸭子一样把人赶一边去,一边是
对我

  的过度关心,一边又急着把我赶另一个人那去,妈妈这是精神分裂了吧。我
完全

  后悔了,当初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我他妈这么闲管人家的事干什
么,

  还照顾人,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现在叫啥来着?作法自毙?作茧自缚?
我妈

  当初还完全说对了,死道友不死贫道,道友的死活真不应该去管。

  过几天又和妈妈说说笑笑的,仿佛我是真的理解了她,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我的心里一直堵着一根刺。

  春雷乍响,万物复苏。在这五月底春天的尾巴,大雨开始倾泻,我却显得非

  常兴奋,因为这个时候旁边的公园里基本没了人的影子。在一个周末的早上
,我

  早早的撑起伞来到公园,先是走过一段幽静的树林,雨刷刷地拍打着叶片。
这片

  常绿阔叶林,绿色的叶子衬托着黄色的嫩枝,象徵着生的气息,雨又一滴滴
的从

  叶片上滑落,滴打着已经干枯的叶片,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如一首自然交
响曲

  。

  来到的湖边的凉亭,准备收了伞,看一看那些鱼和水鸭子在雨天的姿态,看

  湖边那些树的枝叶与它们的倒影,或者单纯的发个呆。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愿风雨来,能留君于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吾亦留此地

  留谁呢,以前的快乐吧。现在想起来颇有些像《言叶之庭》里的秋月孝雄面

  对雨天的那种状态,可惜啊当时我是不能雨天逃课,也不会做鞋,更没有一
个雪

  野百香里那样的老师陪你像个憨憨一样看雨听雨,嗯,还有看足。

  」小羽,你怎么在这?这风这么大,要是吹感冒了怎么办?快和我回去。「

  还真来人了,不过却是我的妈妈,她是怎么找来这的?

  她身着一件白色外套,黑色打底裤和中跟白色凉鞋,头发没有扎起来也没有

  盘着,在风的吹拂下随风摇曳,难道是刚洗完头发就出来了?她说着想要拉
着我

  的手回家。妈妈知道我喜欢下雨天出去,很早就知道,她以前基本都是默许
我的

  ,现在却为了她的保护欲连我的兴趣爱好都要干涉,有些话我一直不愿意说
出口

  ,但是今天心里却没办法就这样」算了「就过去了。

  在她错愕的眼神里,我将她抓着我的小手重重甩开了,向后退了一步,带着

  疑问的语气问她,又或者是问我自己吧。」我一直在想,那个我初中后就那
么放

  心我的妈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面急着把我推给别人,另一方面却又对我
太过

  于关心,连上学这种小事都要亲力亲为,我觉得我同学说得很对,她说我就
是个

  没断奶的,真没说错,拿温水洗个脸怕我感冒了,上个学怕我遇到坏人,用
个小

  刀怕我伤着自己,甚至为了我不要死那么快,这么荒唐的给我整了婚事。我
知道

  妈妈不想我说死字,可你就当是我叛逆期到了吧,今天我有一肚子的疑问想
要问

  。「

  」小羽,不是那样……不是,先和妈妈回去好不好?我们回家去再说好吧?

  「妈妈的语气有些慌乱,手也在那不停的摆着,眼角开始泛红了。她也许从
来没

  有见过我这个样子吧,被吓到了。

  我没管那些继续说道:」或者是我真的太嫩了吧,不知道这种婚姻的沉重,

  妈妈什么都要我朝人家那边想想,可是这才几次见面啊你叫我怎么想?人家
人还

  没来呢就这样疏远我,人家来了是不是妈妈打算和我成陌生人?小舅妈说怕
我有

  了媳妇忘了娘,说的不是我是你啊妈,你就这么着急要和我划清界限吗?早
知道

  这样,我当初死都不应该答应。而在生活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又处处关心,妈
你不

  觉得你不像是我初中的妈妈而是我七八岁的,五六岁甚至是婴儿时期的妈妈
?我

  觉得我同学说得非常对,没断奶,我同桌说他爸爸让他要独立,妈你以前也
是说

  我是个初中生长大了要独立,可是你最近这又是怎么了?我明年的八月就是
一个

  高中生了,人家那边是全封闭式的学校到时候你能放心吗?妈,你以前不是
这样

  的!「我将我最近所有烂在肚子里的话统统倒了出来,仿佛一切都宣泄完毕
了。

  听到我的这些话,妈妈有些呆住了,眼皮红红的,两滴清泪滑落了下来,随

  即她又自嘲式地笑了笑,用袖子擦了擦泪珠。看着妈妈这个样子我立马惊慌
了起

  来,我真是猪,一点没错,怎么今天说话这么不经脑子?

  我急忙向前,准备拉住她的手向她道歉」妈,不是……不是,我错了,我不

  该和你这么说话的……你别这样,我这就回去,我听你话,我什么都听你的
好不

  好?「

  也许是对我刚刚的回敬吧,她甩开了我的手,低着头细声道:」不是你的错

  ,是妈妈错了,妈妈总是那么自以为是,没想到重新来过以后也还是这样,
还是

  那么极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妈妈本来以为这样是救了几个人,一
直想

  着小羽是那么听话也是会明白的。不过妈妈却忽略了,你才十四岁,有自己
的兴

  趣爱好,有自己想做的事。也忽略了你已经十四了,不是那个什么时候都需
要在

  妈妈的呵护下成长的小孩了,是妈妈没有把握好度,妈妈错了,小羽,你能
原谅

  妈妈吗?「妈妈抬起头望着我,灵动的眼睛还泛着泪花。我哪敢说什么原谅
不原

  谅的,这个时候只能说好话来来把她哄开心。」妈,不是,我不应该的,我
不该

  和妈妈这么说话的,妈,要不你打我,我给你消消气好不好。「妈妈却摇了
摇头

  ,抓住我的胳膊,水灵灵的,楚楚动人的眼睛直视着我,」原谅妈妈好吗?
「但

  是我哪敢说啊。

  」哪有妈妈要我原谅的道理,是我不会说话。「

  」妈妈也有错的时候啊,小羽你原不原谅啊?「她说着还用手指戳了戳我。

  」那以后你要相信我,也别那么疏远我,可以不?我最最漂亮的妈妈。「

  」嗯,那你以后不论有什么事都要和妈妈讲,不要憋在心里好不好?「

  」嗯,那妈我有个请求,你能不能答应?「

  」你说吧,妈妈都答应。「

  」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沐烟姐以后有了喜欢的男朋友,妈妈和我都不要

  管了,随她去吧。「

  」噗,行吧,不过小羽你怎么那么不当回事啊?你沐烟姐不漂亮吗?你舍得

  啊?「

  」因为妈妈更漂亮啊,而且妈妈是怎么都不会离开我的。「

  」又来逗妈妈了……「

  和妈妈怎么你一言我一语总算是消弭了这些日子的隔阂,我觉得今天应该听

  她的话回去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看雨。」妈,我们回去吧,你的头发也
没扎

  都吹乱了。「妈妈摇了摇头」不了,今天妈妈就陪小羽看雨吧。「

  亭子外的雨还在刷刷地下,妈妈和我并排靠在栏边,双手撑在护栏上。」小

  羽,你看有鱼跳出来了,你看,你看那边是不是鸳鸯?「妈妈兴奋地指着。

  」那就一对水鸭子什么鸳鸯啊?「

  」你就这么破坏妈妈的心情啊?「

  」明明就不是,如果说是那不是指鹿为马吗?「

  」哎呀你又套成语,看妈妈不捏你。「

  」妈,我错了,那是鸳鸯,不过妈你知道不?鸳鸯真相是一年换一个伴侣,

  不是别人说的那么美好。「

  」都说了不要破坏妈妈的心情了,你这孩子「说着她又对我的脸捏了捏……

  搂着她的肩膀回到家里,因为吹着风的原因,妈妈和我身上都有些被雨打湿

  了,我和妈妈都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妈妈随即下楼做饭去了。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熟悉的铃声,妈妈的手机没拿下去

  ,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哥。我小舅舅?把屏幕划了一下准备慢点传达给
妈妈

  。

  」小妹,大好事啊,有内部消息说新政府大楼要迁到城西去了,你买那地要

  涨了!你这是捡了什么狗屎运?「舅舅的语气非常激动,不过这话真难听,
什么

  叫狗屎运啊。那地?我第一反应就是我妈买的那块地种不了菜了?」小舅舅
,是

  我,妈妈她在下面做菜。「电话的人似乎也是意识到刚刚的话不妥」哦,小
羽啊

  ,把电话拿给你妈妈,我和你妈妈说。「

  我极速下了楼把电话给了妈妈,」妈,小舅舅给你的电话,说你捡了狗屎运

  。「」去去,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啊那么难听?「妈妈从我手中接过手机,
把我

  叫上去。冤啊,这明明是小舅舅说的。

  吃饭的时候我问妈妈:」妈,你给我留着那地卖菜的计划是不是破产了。「

  妈妈的脸上显得十分高兴」你这孩子还想着卖菜呢?以后就逍遥自在的收租
子不

  更好?瞧你那点出息。「难道我以后真可以收租子就行了?那肯定不行。

  沐烟姐放假来这待了两天就回她原来的家去了,那个时候我忙于期末考试哪

  有功夫管她那么多,也好,丈母娘在那边一个人也有些孤独吧,这个学期结
束了

  我就要踏入初三,妈妈她对我还是那么关心,不过她已经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了,

  而且也基本不提什么想媳妇之类的破坏气氛的话,我的自行车又终于重见天
日,

  老伙计,你吃灰辛苦了。而沐烟姐她也要大四了,按计划她要先回学校两个
月然

  后出来和妈妈实习,而按学校的要求我们两个班的假期更是提前两个星期结
束。

  毕竟初三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吧?确实不一样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