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第三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为妈妈梳头】(第三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taolee52
2020/9/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188

***********************************

  感觉这一章的肉戏非常棒,禁不住尽快译出来以飨读者。

***********************************

                 3

  妈妈现在全身心投入了,现在妈妈是属于我的,我什么时候想要妈妈,妈妈
都会给我。这是我虚荣的大男子主义的想法,或者至少是涉世不深的青春男孩的
逻辑。当然,最后事情发展的结果远比我设想的复杂。

  接下来是星期天。我期盼着,只要瞄到妈妈没在爸爸身边,我就凑到妈妈那
儿。外面天气很好,初阳明媚,这样的天气妈妈穿着白色的短裤,上装是面料弹
性很好、色彩斑斓的那种编织衫,穿在身上的感觉像一条带在横在胸前,但是双
肩和下腹是裸露的。衣服的款式特别适合乳房不大的女人穿。因为衣服可以托起
乳房,让乳房显得大一点、挺一点,而且可以凸显线条,更多彰显女性的性魅力。

  我在去厨房和父母一起吃早餐时,我并没有迷失在这样的景色里。爸爸一只
手端着咖啡,读着早报,妈妈正在把爸爸的早饭放在他面前。我一进门就看见妈
妈晒得黝黑的躯体,我的眼神立刻开不开妈妈曲线优美的上身了。妈妈问我早餐
吃什么,给了我好几个选项。我有些笨拙的坐在椅子上,因为脑筋都在妈妈身上,
心不在焉的,结果连做出选择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了。

  妈妈又重复了一遍早餐都有什么,这时我又注意到另外一个情况。虽然妈妈
属于身材苗条的女人,但妈妈的肚脐却是非常圆润、性感的橄榄型,而不是那种
平板的小纽扣型。等我终于抬起头,妈妈意味深长的微笑,显然是被我这么欣赏
她的……哦是夏装,给逗乐了。

  我的实现离开依旧很漠然的爸爸时,脸有些羞红了。“想好了?”妈妈问。

  我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妈妈伸手把我的下颏托在掌心。

  “你看起来有点疲倦,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这话我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对妈妈映射昨晚我们俩的活动有点意外。

  妈妈笑的更开心了,“我认为下午你应该小睡一下,如果你还想晚上和我们
一起去戏院的话,克里夫,你说是不是?”

  “什么?”爸爸抬起头,实际上根本不知道刚才说了什么。

  “我是说米切尔看起来太疲劳了,在我们晚上一起去戏院之前,他应该找个
时间小睡一下。”

  “戏院?”爸爸重复道。

  妈妈刚刚假装关心的微笑现在换成了愠怒的表情。“是啊,戏院,我们要去
戏院。你俩下午都要睡一下,我可不能你俩在戏院打瞌睡,那样会让我很尴尬。”

  “好的,亲爱的。”爸爸又开始低头看报。我表示抗议,可是爸爸连头都没
抬起,说:“别争了,麦克,照妈妈说的做。”

  “好吧,爸爸。”我屈服了。

  妈妈转回身,回到吧台边。我的注意力立刻被妈妈紧贴美臀白短裤带走了。
妈妈她裸露的腹部和晒黑的双腿使她纤腰下的臀部更加突出。昨晚我曾骑在妈妈
身上,肉棒插在这双腿间,可是昨晚光线太暗了,我无法欣赏到妈妈美妙丰满的
翘臀。我现在太喜欢这美臀了,但是当妈妈回头看桌子的时候,又逮住我在偷偷
欣赏她的身体。看着我的视线直勾勾盯着她的短裤,妈妈微微一笑,一点都没有
不开心。

  “今天天气会很热,我自己最好也休息一下。”妈妈说。微微停顿一下,妈
妈接着调戏我说:“我都不知道我今晚穿什么衣服好了。”

  妈妈把胳膊往后拉,弯着胳膊肘,把手放在右臀上,弯曲膝盖翘起臀部,把
翘臀慢吧抓在手里。她的腰向内扭动,让右边的乳房紧贴上装,让乳房的形状清
晰的呈现出来。操,我的鸡巴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硬着,刚刚有点变软,这情景让
我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我猜妈妈还真没有决定穿什么,因为她又回去做摆出那个性感姿势之前的做
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她把两碗酸奶和水果端到桌上,一碗给我,一碗给自己。
她坐下来,把椅子转过来,这样她就可以朝着我坐的桌子那头伸直双腿,并一条
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我吃着我的水果,但我的眼睛盯着她的腿,尤其是上面那只
脚,因为这只美足在另一只美足上方上下跳动。

  妈妈没说话。只是自娱自乐的看着我欣赏她的美腿。当我抬起头来,她微笑
着把一勺酸奶和水果放进嘴里,然后把勺子翻过来,但并没从嘴里拿出勺子,而
是慢慢地把里面的东西吸出来,再从嘴里拔出勺子。这可绝对是一个明目张胆的
勾引动作,我忍不住盯着她看,我的眼神跟随着妈妈放下勺子的纤手,然后在她
上装的另一边与另一只手会合。她的躯干扭动着,手指拉着自己的上装,显然是
调整下让自己乳房更舒服些。即使透过上装厚厚的衣服面料,我也能辨出妈妈的
乳头。等我终于抬起眼睛,发现妈妈一直在看着我呢,我的脸又一次羞红了。

  之后妈妈让自己的动作不再那么诱惑了。此时我这才能站起来,不用再担心
看到我下身搭起的帐篷,吃完早餐离开餐桌。我本想多停留一会儿,但爸爸似乎
不急着离开,妈妈也呆在厨房里没出来。当爸爸说要出去给妈妈拿些东西时,我
的心和鸡巴高兴的同时跳了起来。可妈妈高兴地说她要和爸爸一起去,我立刻就
感觉有些失望。我实在想不通,如果妈妈不想要和我单独相处差不多一小时的机
会,为什么还要那么挑逗我呢?我可是非常想和她在一起,但她笑着跟爸爸走了。
他们几个小时没回来,直到午饭以后很久才到家。

  妈妈说他和爸爸在外面吃午饭了,所以耽搁一些时间。

  “你吃午饭了么?”妈妈问。我摇头作答

  “你能把其他的袋子拿进来吗?”她对爸爸说,“我给这个熊孩子做个三明
治。”

  当爸爸把剩下的东西拿来时,我已经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三明治。爸爸正要坐
下来和我们一起,妈妈叫他在晚饭前上楼小睡一会儿,并说等她确认我也去睡了
后,她也会上楼去睡一小会儿。然后妈妈开始忙着把东西放在橱柜里,不一样的
是没有再像早上那样摆出诱惑的姿势,而是一起如常,匆匆忙忙干着活。

  放完东西,妈妈走近过道,面朝我靠在吧台一头。我刚吃完三明治,妈妈倾
身帮我擦去嘴角留下的芥末。我抓住妈妈的手,想把妈妈拉近我。

  “不行,我真希望你休息一会。”妈妈用力挣扎,我只好放开手。

  正要争辩,当妈妈把又摆出早上那个诱惑的姿势,她那奇怪而又难以捉摸的
笑容也回来了。

  “你能听话吗?”

  “嗯。”我赶紧答道。

  “那么跟我来。”

  妈妈起身,我则跟着她上楼,非常享受她带路时短裤随着美臀的活动的美景。
她转身走进他们的房间,拉着我的手,让我跟在身后。除了没脱衣服,床上爸爸
还是往常一样的睡姿。

  “谢谢你帮忙,米切尔。你不知道你爸爸做这种事有多没用。”妈妈悄声说。

  我不知道妈妈想表达什么。结果她把我进步入式衣柜,我转过身去看了一眼
爸爸,然后又凄凉地看着化妆台。那个梳妆台在现在像我自己的一个器官,在我
心中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幸亏有你帮我挑选晚上要穿的衣服。”妈妈用那种一般如常,又压低了一
点的声音说。

  爸爸的呼吸很平稳,不过没有发出鼾声。虽然窗帘是打开的,可屋子里还是
很昏暗。

  妈妈也进入衣柜,开始挪动衣服。很显然并没担心衣架撞击发出的声音。我
在门口站着,欣赏着妈妈娇柔的躯体。

  “这一件怎么样?”妈妈连同一加一起递出一件衣服。不过她马上把这件丢
在一边,又拿起一件比在身上。“或者这件,哪一件更好?”

  两件衣服我都点头表示可以。看着妈妈随意丢在地板上的衣物,我有些不解。
这可不是妈妈的风格啊。此时妈妈又拿起两件衣服。

  “这一件呢?”妈妈问,手里是一家绿色的衣服,这件衣服让妈妈赤褐色长
长的秀发看起来特别漂亮。

  “或者这件?”妈妈拿起一件意见颜色接近,但是是丝质面料的衣服。

  “嗯,都很好。”我点着头说。

  妈妈确定不穿的衣服丢到地上,然后把可能要穿的衣服衣架上取下来。她把
衣服递给我。“帮我拿着这个。”

  我走近衣柜里残能拿到妈妈递过来的衣服。

  妈妈脱下平底鞋,说:“把头转过去一分钟。”

  我把头转过去,但妈妈的手伸了出来,把我的脸又转了回来。就这样静静停
留了几秒。我焕然大悟,意识到妈妈说这些只是给爸爸听的。妈妈直视着我的眼
睛,然后突然交叉双臂,抓住抓着上装脱了下来,丢到地板上。妈妈咧嘴笑着,
但没有笑出声,与此同时,乳房在胸前跳动,随着热情的逐渐平复下来,妈妈欢
笑的表情逐渐变为微笑。妈妈的乳房可能没有年轻时那么翘挺了,不过但现在奶
头肯定更大了,也更显得更加成熟。见我的眼神贪婪的上上下下欣赏那对美丽的
乳房,似乎让妈妈很开心。我朝妈妈走过去,可妈妈又伸手阻止我靠近,我猛然
停下来的当儿,妈妈又拿起一件衣服。

  妈妈把衣服穿好。身前的前襟下垂,留下一个很大的缝隙,透过这个缝隙可
以看到她乳房的侧面。在我的注视中,妈妈把衣服的两摆拉到一起,手指把一个
结一样的东西扭一下,这样衣服的两摆就连在一起了。可是一瞥衣服下面的乳房,
还是让人心猿意马。妈妈的样子既美丽又性感。

  “好了,你可以看了,感觉怎么样?”妈妈满脸笑容,表明妈妈真的很开心。

  妈妈明显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妈妈似乎突然对裙子夹在臀部的方式感觉不
满意,她把裙子的下摆拉起来,摆弄了几秒钟,然后弯腰把短裤脱下来,丢在那
一堆前面扔在地上的衣服上。她把衣服在她几乎是裸体的身体上展平——不对,
实在她完全裸体赤裸的身体展平。因为我现在注意到妈妈的内裤夹杂在刚刚丢到
地上的短裤中——这样让我无法不在下体搭起高高帐篷了。

  “怎么样?”

  “太棒了,妈妈,你看起来好美,爸爸一定会很高兴。”

  妈妈微笑着悄声问:“那你也感觉高兴吗?”

  我不住地点点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又开始朝妈妈走过去。妈妈示意我
停下,可是来不及了。我拉住妈妈的手臂把她搂进怀里,妈妈的身体和我的身体
压在一起,我的嘴埋在妈妈的脖子上开始呻吟。不能阻止我把她抱进怀里,把她
的身体压在我的怀里。我把嘴埋进她的脖子上呻吟着,一只手滑过她的屁股,另
一只手向上抱住包住了妈妈的乳房。

  “别,米切尔,别!”妈妈在我耳边喘着说。“现在别这样。”妈妈的声音
很急切,用力推开我。

  我站在那儿,微微弓着身子,还抱着妈妈,喘着粗气,感觉很失落。

  妈妈靠近我,在我耳边轻声说:“白天是给你爸爸的,晚上才是给你的。”
她安慰我说。妈妈抽身离我稍远一点,接着说:“去回房间躺一会儿,想想我,
就像我会想你一样,一直想到晚上”。妈妈吻了吻我的耳朵,擦着我的身体走出
了衣帽间。

  我宁了宁神,跟着妈妈出来。妈妈已经上床躺在爸爸身边,我朝门口走去,
可是没到门边妈妈又叫我。说:“米切尔,别睡过头耽误了吃晚饭。”

  我转过身来看着妈妈。妈妈仰卧着,靠在几个枕头上,两腿伸直。但当我的
目光转向她时,妈妈把一个膝盖向上撇向一边,张开双腿,让裙子滑到臀部。一
只胳膊懒洋洋地伸出来,手懒洋洋地蜷缩着,慢慢地垂下,直到它停在她乳白色
的大腿之间。她的手指压了进去,动了动。

  “亲爱的,记住了吗?”妈妈问。

  我点了点头,眼神被妈妈忙碌的手指勾住了。这样取悦了她的观众一会儿后,
妈妈用那只下闲着的都示意我离开。我很不情愿的走了。

  我在卫生间差点把鸡巴揪掉,我的脑子里除了妈妈之外在没有其它的了。

  我们匆匆吃了顿晚饭,穿好衣服去看戏。妈妈下楼时穿着的衣服并不是先前
下午试穿的很性感那件。这件连衣裙差不多垂到膝盖,胸口剪裁的方形开口很大,
露出小巧美乳的上缘。让我瞩目的是妈妈的美腿。脚上穿着高跟鞋,所以每当妈
妈迈步,她小腿肌肉就拉紧,仪态非常优美。爸爸在门边穿外套,妈妈从包里掏
出一条披巾,让我帮忙围好。我站在妈妈身后,帮妈妈整理着带有时尚磨损边缘
的丝质披肩时,我忍不住越过妈妈的肩膀往下看,因为妈妈没有穿胸罩,所以能
看到衣服松松包裹着的俏乳,完全没有顾忌到爸爸现在我和妈妈的右侧。

  来到车前,我帮妈妈拉着车门,虽然妈妈这件衣服偏保守,但我还是能欣赏
妈妈美丽的小腿。妈妈好像逗我似的,慢慢把腿收起来。我们来到的剧院不是很
花哨,而是一个社区小剧院。妈妈摘下披肩,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膝盖上。她和
爸爸闲谈时,披肩掉在她的两腿之间,差不多快要落到地板上了,幸亏妈妈抓住
了,并把披肩拉上来。妈妈在和我父亲说话时,又检查了好几次披肩的状况,每
次调查都把披肩从座位向上拉起一点。我对披肩并不是很感兴趣,除了它从妈妈
的肩膀上取下露出了开领的裙装时。但每次妈妈把它从座位边缘拉开,确保安全。
后来碰巧妈妈的手把裙子下摆撩到了腿上,现在可有值得一看的了。

  有一次,为了给叠好的披肩腾出一点空间,妈妈抬起并打开双腿,把裙摆拉
到了大腿上方。就在演出开始前,她把披肩拉出来,铺在膝盖上,但我注意到妈
妈并没有同时也把裙子拉下来。我们的座位靠后,差不多在露台的下方,所以当
演出开始,灯光变暗,我们周围则变得更加灰昏暗。过了一会儿,我的眼睛渐渐
适应了黑暗,我注意到当妈妈前倾身体以便看得更清楚时,借助舞台上的灯光,
我能看见妈妈的衣服从胸部滑落。我也像妈妈一样前倾身体,以便可以更久看见
妈妈的动态。

  妈妈双手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一只手在我椅子扶手上,另一只手在爸爸椅
子的扶手上。我仔细地看妈妈的身前,妈妈向后向后靠的时候,我又看了爸爸一
眼,确人爸爸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越界行为。我相信妈妈我贪婪的看着她,我看到
爸爸平时前方,显然是睁着眼睛打起了瞌睡,我松了一口气。

  我的手挣脱了妈妈抓着我的手,把手从妈妈那一侧的椅子扶手上拿开。虽然
我没有任何动作,不过我想妈妈已经感觉到我在轻轻触碰她的大腿了。随后,我
知相信妈妈一定感觉我的手在披肩下摸索。妈妈没有反抗,我想可能是因为爸爸
就坐在身边,或者恰恰是因为爸爸坐在身边,妈妈已经决定放任我在手在黑暗的
的掩护下抚摸她。我就这么静静的抚摸了一会儿,然后手在披肩的掩护下放在妈
妈的大腿上。

  妈妈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演出的喜剧上,不时地跟随剧情前倾身体。在妈
妈一个这样动作的掩护下,我用手指轻轻地把手指伸进妈妈大腿的中间,妈妈的
眼角抽搐了一下,我明白妈妈一定感觉到了我在摸她,但妈妈还是默许了。很快,
我又这样做了抚摸了一次,随后我的手从妈妈的大腿外侧移到了大腿上方,让我
的手指垂在里面,轻轻地挤压着她的肌肤,持续不断地爱抚妈妈。虽然这与我同
其她女生约会时做的没什么两样,但对妈妈这样做让我格外兴奋。我现在鸡巴硬
的不得了,因为爸爸坐在身边,我没法用空闲的那只手把鸡巴摆正而又不让爸爸
觉察到。

  好久以后,我忽然发现已经幕间休息了,这让我大吃一惊。不过当灯光亮起
时,我还是及时把手撤了出来。爸爸睁开眼睛,努力表现出自己一直在看表演的
样子。也许是感到有点儿内疚,所以当妈妈拒绝和他一起活动一下双腿时,爸爸
迫切的想给妈妈买点什么补偿一下。爸爸离开后,妈妈并没有提及我刚刚的举动,
而是对我聊了聊这出戏,然后问我是不是很喜欢这出戏。这时希望得到我肯定回
答的问题,所以我很明确的表示我很喜欢。然后爸爸回来了,喜剧的第二幕也随
之开始了。

  剧情刚开始的几分钟,妈妈在座位坐立不安,不过她最终妈妈还是安静下来。
我观察了一下爸爸,想看看经过刚才的小睡现在他是不是能精神饱满的看戏,不
过爸爸还是很快就像看第一幕那样,睁着眼睛打起了瞌睡。一旦观潮到这一点,
我就不失时机的把手放在妈妈的大腿的一侧,在披肩的掩护下开始爱抚妈妈的大
腿。

  我的手掌下能感觉到妈妈的裙摆,不过手指碰到一种新的衣料时还是让我吃
了一惊。原来是妈妈的尼龙袜,不过不是包裹多数女人大腿的那种粗糙的面料,
而是大腿上部有柔软的弹性环的那种款式,面料很柔软。这时观众们爆出轻笑,
而是柔软的带子在顶部缠绕在大腿上部。我转过身去看着她,我转过头看妈妈,
这时观众们爆发出温柔的笑声,妈妈也身体前倾,似乎和其它观众一样响应舞台
上的表演。不过我感觉到妈妈的开心并不是全部因为舞台上的表演。妈妈没有看
我,不过我感觉妈妈一定因为我发现妈妈的裙子快向上移到内裤那里而开心不已。

  妈妈身体再次前倾时,我和妈妈同步前倾一起靠着,把我的手放在妈妈两腿
之间,朝着她的膝盖方向滑动。妈妈后撤时,我也跟随,把我的手撤回到裙摆上
方。我的手指停在妈妈的尼龙袜上面裸露的肌肤上。操,成熟女人大腿真的柔好
软。我已经到了知道年轻女孩们的皮肤可能会更紧致的年龄,不过年轻女孩的肌
肤缺乏成熟女性身上肌肤的那种柔嫩。我不知道这是为何如此,但事实就是这样。

  不管了,我的手指第一次触摸到妈妈大腿柔软的内侧时,我把手更深的插入
妈妈双腿间,一直到碰到坐垫,然后我弯转我的手,这样我的手指接触到妈妈的
内裤了。妈妈手上的动作也很快,不过让我惊喜的是,妈妈并没有隔住我的手或
者抓住我的手,而是整理了一下上推建的披肩,以便更好地遮住我放在妈妈膝部
上方的手。

  当我意识到妈妈做了什么后,我就上下移动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就在妈妈大
腿根部性感的V字交叉的附近爱抚妈妈双腿的内侧。手感如此柔软,从妈妈V型
交叉的中心部位散发出的热量让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当我的眼睛盯着舞台上的道
具时,我的手指抚摸着妈妈身上敏感的嫩肉,兴奋极了。我在妈妈的大腿内侧爱
抚了很久,所以我无法关注舞台上演员在表演什么。我知道妈妈很喜欢我这样做,
因为妈妈好几次试图更靠近我逗弄的手指,有一次甚至试图把我的手拉过来。

  你可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我没把手指压在妈妈的内裤上,甚至是放在妈
妈等待我爱抚的小穴上?担心被抓?当然不是,这种担忧根本没在我念头里出现
过。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期待着回报,这才是真实的原因。

  就在我要把手指伸进妈妈潮湿的内裤里,或者有更大胆一点的动作时,我想
起了妈妈下午调戏我时的样子。妈妈说:“今天不行。”哼,我现在就让看看,
体会一下如此接近却被拒绝的滋味。我可不能放任自己,否者我不借妈妈的披巾
遮盖我裤子上的湿了的一大块,简直没法走出剧院了。

  我手指不管不顾的在妈妈的小穴附近摆动,可是不直接触摸妈妈的小穴。我
冒着风险这么干,妈妈可能会有一个明显的高潮,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我没有
停止逗弄妈妈,把手指撤的很远之后,再把突然把指尖滑近。就这样一直重复,
我的手指一直在妈妈的大腿内侧爱抚着。

  灯光突然亮起来,我几乎来不及把手抽出来。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妈妈赶
紧把衣服拉下来,尤其值得庆幸的是爸爸没有注意到。爸爸一直昏昏欲睡,其他
人更没有注意我们。离开剧院时,好几次我不得不扶稳妈妈。在车里,妈妈抬腿
上车时并没有小心别让裙子滑道大腿上方。让我奇怪的是爸爸进入后排座位,坐
在了妈妈的座椅后方。

  “幕间休息时我喝了一点红酒,你开车吧,麦克。”

  其实爸爸时是一个多小时前喝一杯红酒,我确信他现在开车没问题。显然,
他想在后面打个盹,这样就不用冒和我们一起讨论剧情的风险了,免得暴露自己
其实是一直在打瞌睡,根本没有看戏。我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从停车位开始
倒车时,爸爸已经闭上眼睛,伸直双腿,一副打盹的姿势了。前转后我开始驾车,
我看到妈妈的裙子高到快要到臀部了,大腿当然差不多全在外面了。我甚至能看
到妈妈尼龙袜上端裸露的皮肤。妈妈费力系着安全带的时候,身体向我一侧倾斜,
坐在座椅上更靠近我这边,是不是更靠近车门,并且身体稍微转朝着我方向。

  我把车驶入车道,和其他人一起慢慢驶出停车场。我检查了一下镜子,确认
爸爸是否仍然闭着眼睛,结果很高兴看到爸爸的头歪在后座上。虽然还没出停车
场,我们的车上已经被其它车的灯光和附近商店的灯光照的很亮。但我还是伸出
手,霸道的把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手指垂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妈妈的眼睛一直
看着前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感觉受到了鼓励,就把手更深地插入妈妈的两腿
之间,然后手向妈妈的身体方向滑动,在戏院里我就是这么干的。

  车开的很慢。我用手指包着妈妈的内裤,然后轻轻把手指向里面挤了一点。
我们的车行驶在靠近人行道一侧,旁边路过的一对夫妇肯定注意到了我的手在向
上推妈妈的裙子,但妈妈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虽说这对夫妻经过时,谈笑并注视
着我和妈妈。但妈妈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人。等我们离开停车场转到街上
时,我一边热切的摩擦妈妈的内裤,一边还要分散出一部分精力开车,同时还要
从后视镜观察爸爸,还不忘看着我的手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滑动。

  我们从街上转弯加速驶入匝道时,妈妈来了她的第一次高潮。等我们安全的
驶入慢车道再并线进入中间道路后,我抬起手,让我的手指能钻进妈妈的内裤。
我把手指插入妈妈湿湿的肉缝,于此同时我加速,然后驶入快车道。我继续上上
下下轻轻的爱抚妈妈,慢慢的,妈妈的小穴变得越来越润滑,所以我的手指插入
越来越轻松。我这样玩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把两根手指插入妈妈的美穴。一边驾
车,我一边轻轻抖动手指。看见妈妈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让我感到好笑。妈妈知
道爸爸在闭着眼睛打盹吗?毕竟他没有打鼾,妈妈也无法像我那样能够从后视镜
中看到爸爸。我们差不多刚刚走过一半路程的时,妈妈突然抓住我的胳膊,下体
轻轻向我的手挺动。虽然妈妈发出的声音不大,但如果爸爸是醒着的话,肯定会
明白在发生着什么事。

  “噢,太舒服了,哦,受不了了!,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

  妈妈气喘吁吁地喘完粗气,就不再抓着我的手摩擦她的小穴了。妈妈把我的
手从内裤里拉起来,推开,就好像扔掉了一个弄脏了的器皿。我把手放回方向盘,
妈妈则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的把裙子拉下来,再整理了一下头发。我则又向前开了
几英里。

  “你感觉刚才的戏怎么样?”我打破沉寂问道?(这里羽带双冠,因为pl
ay的含义也意味着刚才的玩弄。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译者注))

  然后我和妈妈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讨论起刚才看的戏了。哪一步比较精彩,我
们喜欢哪个演员或不喜欢哪个演员。哪一幕很好,还有哪些剧情怎样设计可以更
精彩等等……不过主要是妈妈在说,我们就这么一直聊到家。直到车子停下来,
我们把爸爸叫醒,他一直在那儿打瞌睡。所有人都进到屋里,都想马上上床睡觉,
我也一样。这个夜晚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了。

  (妈妈故意理会我的双关语,一方面是因为路程过半,担心爸爸听到,另外
也符合妈妈一会儿很淫荡,一会儿又表现很正经的性格。这也是我喜欢这篇文章
的地方,其实心里、场景、对话等设计的都非常用心,可以细细玩味。译者注)

  不过一切并没有这样结束。

  我在房间里等了大约15分钟,然后来到爸爸妈妈卧房的门口,身上什么也
没穿。

  只有走廊里的灯亮着,爸妈的房间则一片漆黑。我悄悄地溜了进去。房间里
只有爸爸那特有的鼾声。我脸上带着微笑,等待着自己的眼睛适应黑暗。我想妈
妈应该没有睡着,也应该听到我溜进了房间。妈妈知道我肯定会来找她。

  几分钟过去了,爸爸的鼾声还单调而平稳,而妈妈依然沉默着。现在我能分
辨出房间里较大家具模糊的轮廓了,于是我来到妈妈一侧的床头。低头看着妈妈
静止的躺在那,知道妈妈尽管装的很像睡着了,但其实一定没睡。我俯身轻轻的
把被子拉起来,让妈妈赤裸着的美丽的身躯展现出来。我又会心笑了,妈妈连睡
衣都没穿!

  我抓住妈妈的手想拉起妈妈,可妈妈在反抗,这说明妈妈确实醒着。我增加
了拉妈妈起来的力量,妈妈也同样增加力气保持躺在那儿不动。我只能赌一赌了,
反正妈妈不敢叫,所以妈妈慢慢被我拉着滑下了床垫,妈妈赶紧把脚伸出来,以
免自己直接跌落到地板上。

  我赶紧扶妈妈站起来,用胳膊搂着妈妈的后背,并把手环抱住妈妈的腰部。
我用空着那只手理顺妈妈的头发,让头发向后披在肩上,不让头发遮住妈妈的脸,
然后我就搂住妈妈的头和脖子,开始吻妈妈。一开始时妈妈还反抗,渐渐的妈妈
开始同样热切的回吻我。我和妈妈的舌头纠缠着,身体也同样纠缠着、紧绷着、
挤压着。我坚硬的鸡巴夹在我和妈妈肚子中间。周围除了爸爸轻轻的鼾声以外什
么都没有。

  我的腿开始颤抖,我把妈妈拉向门口。妈妈顺从的跟着我,大概以为我要带
她去我的房间。其实如果妈妈反抗,我也还是会拉妈妈。我原本是打算带妈妈去
我的房间,可来到床尾时,我又改变了主意。我让妈妈转过身来面对着床,然后
在她肩膀上微微用力,示意妈妈矮下身体。妈妈立刻就明白了,于是跪下,身体
前倾,把头靠在床垫上,两手抬起抓住床垫的边缘,屁股往后撅,分开双腿,做
好了准备。

  尽管早上我非常喜欢妈妈穿着那条白短裤的样子,不过那景色和妈妈光着屁
股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我也跪在妈妈身后,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欣赏妈妈那
匀称的脸颊,伸手去摸,把妈妈因为丰满而更加柔软的面颊捧在手上。身体上抬,
打开,让妈妈为我的大鸡巴打开她的美穴。我把龟头挤入妈妈的肉缝,慢慢向前
压,妈妈的阴道内壁感觉如丝绸一般,我克服全部阻力,大鸡巴完完全全的插入
到妈妈的小屄中。然后我停在那儿一动不动,体会着这无比美妙感觉,就这样插
在母亲的美穴中是多么祥和宁静而又无比神奇的时刻啊。

  接下来发生了更美妙的事——妈妈开始操我的大鸡巴。一开始只是轻轻的抬
起来,然后再轻轻的压下去,似乎像是因为姿势不舒服而稍微调整一下。随后身
体抬得更高一点,向下压的也更用力一些,让我的鸡巴插入的更深一些。妈妈的
小穴紧紧夹着并刮擦我的男根。几分钟后,妈妈又开始做先前那样的浅操的动作。
很快,我跪在地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脚跟向后伸直腰,而妈妈这一直这样操着我。
在我短暂的性经历中,我从来没有和遇到过性欲如妈妈这样旺盛的女人。现在妈
妈主导着我,现在是妈妈在操我,我非常喜欢妈妈这样。妈妈现在好投入,妈妈
发出的显示妈妈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我也需要行动,把妈妈从床上拉起来,让妈妈的身体弯成90度,并推着妈
妈的背,直到妈妈的头放在地板上。妈妈的小穴夹着我的鸡巴上上下下运动着,
我则配合着妈妈,让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妈妈撅起的美尻,使妈妈能轻松一点。
然后又时不时出乎妈妈意外用力把我的鸡巴深深的插入妈妈屄里,此时我的大腿
就会撞上妈妈的大腿。我次我这样做时妈妈都会大声呻吟,所以很快我就又来了
一下。不久以后,我前倾身体,开始更用力的插入妈妈的小屄儿,这样冲刺几次
后,我的越来越快的插入妈妈,因为我忍不住要射了,操,撞、我要射了,噢,
我真的要射了,噢,我真的射了!

  我一股一股的喷出种子,当我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妈妈也颓然趴下。我是已
经射完精,不过还趴在那儿喘着粗气。妈妈则在我身下趴在地板上,随后妈妈翻
过身体面对着我,打开双腿伸出脚盘住我的腰,把自己的身体拉起来,直到我和
妈妈的肚子贴在一起。妈妈的小屄儿在搜寻,四处搜寻我的大鸡巴,找到后用力
一推,小屄儿就把我的大鸡巴全吞了。因为妈妈的腿用力的盘住我,整个身体都
离开了地板,挂在我的身体下面。

  然后妈妈又开始了,妈妈的脸在我脸的下方,妈妈的小屄儿研磨我的大鸡巴
时,眼中都是渴望。

  一个女人怎么会如此让人难以置信的欲望呢?四肢支撑着,这个性感的女人,
我自己的母亲,在我的身体下扭来扭去,每一次向下拉我,小屄儿都用力挤压我
的大鸡巴。我的大鸡巴每次后退一点会空出一点空间,妈妈的阴道内的嫩肉就把
这些空间塞得满满的。现在妈妈每个美妙的上冲,都自己的小屄儿打得更开,用
我的大鸡巴挤开这些嫩肉。妈妈的嘴在我脖子上忙活着,舔、吮吸、贴在我的嘴
上、吻、掉下去、头挂在那儿笑着、扭过头在我的耳边低语操屄的情话,告诉我
她需要我,要我给她,问她是否喜欢,在我耳边低语紧急的该死的声音,告诉我
她需要,要我给她,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很舒服。

  如果不是刚刚我已经把所有的种子播撒在妈妈的身体,我现在一分都挺不到
就会又射了。事实上,这样也仅仅过了三分钟,我的鸡巴有开始汩汩的喷射了。
妈妈的双腿像台钳一样紧紧夹住我,好像觉得浪费了我的一滴精液都是一种犯罪。

  妈妈终于松开了双腿,跌落在地板上,我跟着妈妈一起,跌落在妈妈的双腿
中间,虽然都喘不过气来,我还是向妈妈表白我的爱。几分钟之后,我的呼吸终
于平复,我刚刚平静下来时,妈妈有些沙哑的笑声就又传如我的耳朵。

  “喜欢吗?米切尔。”妈妈问我,然后有发出嘶哑的笑声。“喜欢我逗你吗?
嗯?”

  我抬头看妈妈含笑的的双目。

  “放开我,你这个大坏蛋。”妈妈说,用她的小手推着我的胸膛。

  我惊呆了,跪直身体然后站起来,握住妈妈伸出的手,要扶妈妈站起来。我
想把妈妈抱进怀里,但她的小手推着我的胸口,把我往后推。

  “现在赶紧上床睡觉,明天还是我们的好日子。”

  说完,妈妈转身走开了,但她在床角半转过身来,回头看着我,或许是我脸
上那迷惘的表情,或许是我盯着妈妈翘挺屁股的视线,也可能我欣赏妈妈转身面
对我时扭着腿塑出的娇美腰线的视线,让妈妈的眼睛露出开心的眼神。

  (又开始调皮了,译者)

  “你想学怎么给我编辫子吗?”

  妈妈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灵动的眼睛盯着我,诱惑地走到床边,掀开被
子,因为我俩的汗水闪着光的赤裸的身体滑到我父亲身边,“晚安!”妈妈轻声
说。闭眼时示意我可以走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