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黑玫瑰】(百合调教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绝色黑玫瑰】(百合调教文)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绝色黑玫瑰】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0/23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0142

            第一章、觉醒的黑色女王

  夜渐深,点点疏朗的寒星随意的散布在墨色的天空上,在那星辰之间更有一
弯如钩的残月高悬,仿佛与秦淮河畔这个繁华的十三朝古都的街道上那一盏盏明
亮的路灯,与一栋栋建筑上那闪烁的霓虹遥相辉映着。

  如果有人的目光,可以在这深沉的夜色下望向宇宙深处,更是可以发现,在
亿万光年外的宇宙星辰深处,一片散发着迷蒙的黑色光晕,宛如绽放玫瑰般巨大
星云正在最中间那巨大的宇宙黑洞吞噬着。

  无数星辰不断在那巨大的引力下崩碎,投入黑洞中,其中更是不乏一些有着
高度繁荣文明的星球中,无数身穿着华服的女人摒弃了曾经所有的高傲围在一座
座散发着神圣古老气息的巨型雕塑前,虔诚的跪拜祈祷着,仿佛在寻求着亡族灭
种地绝境前最后一丝心安与平静。

  而在远离这人类无法想象的灾难的秦淮河畔,那历经数千载繁荣与衰败交替,
又在这现代社会展示出它的繁华与勃勃生机的城市中,临江家园别墅区内,一座
欧式古典别墅的三楼,一名少女此时正静静地站在那巨大的落地窗前。

  少女身高大约一米六八,稍稍宽大的骨架,还有那微显丰腴的身材,让她没
有令很多女人最渴望的那种纤细修长,但是却也并不会让人感到丝毫的臃肿,反
而在那恰到好处的尺寸间,展示着一种在那刻意追求纤细的女人身上少有的别样
韵味。

  缀着些许鹅黄苏绣花纹的莹白色抹胸,束在她那34D 的豪乳上,勾勒出一道
带着夸张隆起的弧度,却又让上面那大片白皙细腻的隆起与那峰峦之间深深地沟
壑暴露出了几分,显出越发性感的诱惑。

  外面敞开着的黑色长袖收腰紧身皮衣上,那简洁中又仿佛带着诡异特质的深
紫色暗纹,还有香肩附近与袖口位置上一粒粒乌亮的金属钉,还有白皙柔嫩的左
手上那嵌着暗色金属的黑色皮质断指手套,又让她那带着几分青涩妩媚的妖娆娇
躯,染上了一层邪异的张扬与狂野。

  越过那暴露在外面的平滑嫩白小腹,还有那在长期锻炼中虽然不算纤细,却
也带着紧致弹性的腰肢。

  一件左右各有五条银白色细锁链,从两侧直到腰间正前方的黑色皮质热裤,
被带着丰满隆起的翘臀撑出了浑圆动人的美感,便仿佛与上身那对丰挺白嫩的豪
乳,彼此辉映一般,轻易地便在她身上勾勒出诱人的S 形曲线。

  再下面,过膝约三公分的黑色高筒厚底皮靴包裹下,那双诱人的小腿显得越
发笔直修长。

  而在高筒皮靴与皮质热裤之间,那两节恍若白玉雕琢的大腿,在有着细密网
眼的黑色丝袜缠绕下,却显得越发白嫩浑圆,又似乎在不经意间透着一种随时会
爆发的惊人力量感。

  这便是姜十三,一个年仅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一个自由学过古典诗书礼乐,
也学过现代芭蕾与钢琴,却又在后来对于散打格斗、重机车越野展示出过人天赋
的少女。

  凡是认识她的人,对她的印象无不是,在一种不输于任何男人的狂野张扬下,
又随时可以展示出那令无数女人为之羡慕嫉妒的优雅与妩媚的妖女。

  以至于无论是在学校中,还是学校附近的街区上,凭借着她的魅力与家庭,
都有一批视她为偶像的小迷妹,虽然其中大多盲目跟风,真正对她为首适从的人
数不多,却也让她俨然如同一个小女王。

  不过此时,这位在外面算得上呼风唤雨的小女王,在自己的屋中却显示出了
一种与外面截然不同的神情。

  那一头堪堪过肩,中间夹杂着几缕深紫色长发的乌黑中长发,虽然一如之前
随意的披散在了脑后。

  可是,那涂着深紫色釉彩而显得微厚的朱唇,那玷染在澄澈双眸上,同样深
紫色又带着点点星芒的眼影,还有那纤细又微微上挑的柳眉,与那白皙精致仿佛
羊脂白玉又晕着少许健康红霞的双颊,却无不透着一种绝不会在外面显示出来的
落寞、孤寂还有一种深深地仿佛会让看到的人为之心痛的疲惫与茫然。

  而这,分明不该是一个花季少女应有的表情,或者说这个年纪的少女最该出
现的便是,怀揣着最美好的梦想而绽放的青涩娇艳,偶尔的愁思也应该是那些小
儿女的浅唱低吟。

  不过,之所以姜十三现在会有如此表情,自然也不是什么矫情,或者表演。

  「你这个赔钱货,要不是因为生了你,他也不会疏远我。」

  「都是因为有了你让我身材走样,他才不喜欢我的。」

  ………………

  「你还小,不懂事,不许跟其他的男人走的太近。」

  ………………

  「今天跟你说话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说过了,不许跟其他男人走的太近,你没听到吗?」

  ………………

  「臭丫头,你还敢顶嘴,你是我生的就该听我的,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命都
是我的。」

  「说了,不许你跟其他男人走得太近,你没听到吗?」

  「他喜欢小姑娘,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他有老婆又怎么样,他有情人又怎
么样,……你给我听好了,不许跟任何男人亲近,再有三个月他过生日,我要用
你做我给他的礼物,他一定会喜欢。」

  「女儿,女儿又怎么样,是女人早晚要挨肏的,我早就注意过他看你的眼神
不对,等你身子给了他之后,你即使他女儿也是他情人,他一定会加倍宠你,我
也能留住他的心,让他把心思更多放在我们母女身上。」

  ………………

  「你……」「他……」「我……,他们……」

  今天之前在客厅时她母亲对她说的话,还有之前母亲跟她说过的一些话不断
地在她脑海中回荡着,到了后来的那甚至因为心底的愤怒与暴躁已经无法听清了。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那些话,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她那个身为一家名品服
装设计公司总裁秘书,在外人面前素来优雅端庄,业务能力也极其出色的女人会
有如此偏执的一面。

  就连姜十三本人也只是认为自己这个即是天域集团总裁秘书,又是总裁众多
地下情人之一的母亲不喜欢自己,没想过母亲会有如此偏执变态的一面。

  身为一个母亲,竟然会说出那么一番话,自己这个女儿对于她到底是什么,
只是让她继续取悦那个让她痴迷沉沦,甚至已经欲罢不能的男人的一个玩偶或者
工具吗?

  心中反复想着这些,姜十三只感到自己大脑一片混乱。

  「休想,……不要说那个男人,我姜十三,这一辈子都不会跟任何男人亲热,
不会向你那样,为了攀附他们,极尽谄媚,去看他们那恶心的嘴脸,永远……也
……不会,我姜十三,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面对着不远处化妆镜中自己那清晰可见的半身像,姜十三双手紧紧地握着,
以至于那一根根指甲有的已经刺入了自己的掌心,语气低沉缓慢却带着一种常人
无法想象的执着与坚定。

  没人知道,因为母亲的原因,她虽然表面上,跟一些男人关系处的还不错,
但是也只是维持在同学与朋友这个层次,在她内心中对于和男人亲近或者说谈恋
爱,早就有了本能的抵触和厌恶,今天母亲暴露出的那种丑态,更是让她打消了
心底最深处的那丝对男人亲近的可能,让她的性取向彻底扭转了。

  与此同时,遥远宇宙深处,那仿佛绽放的黑色玫瑰般的星云,在已经被黑洞
吞噬了大半后,突然荡漾起了一丝时空的涟漪。

  于是,就在无数女人跪伏祈祷中,一点莫名的亮光从一座用万米高山雕刻出
的雕塑中飞出,瞬间便跨越了无数时空的距离。

  于是,正站在梳妆镜前神情复杂的姜十三,在说完那句话后,眼前骤然一黑,
身子直接朝后倒在了卧室中那张白色的欧式大床上。

  梦,一场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的梦。

  在这场梦中,只有无数身材长相各异,却无不是世人眼中万里挑一,甚至倾
城倾国的美女。

  可是在大量造型各异大小不一的假鸡巴,各式的跳蛋、拉珠、以及各种淫具
辅助下,这些或者身披着各种颜色的薄纱,或者穿着各样性感蕾丝内衣,甚至干
脆除了各式丝袜外便再无任何遮掩的美女,一个个脸上带着淫糜放荡的表情,在
豪华的宫殿内,在花园内,在山野间,肆意的展示着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夸张淫
乱,甚至变态的淫贱。

  以至于,在大约半小时后姜十三恍惚中回过神来时,想起之前那蜂拥近自己
大脑中的种种画面,依然感到一阵难以置信,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下身淫穴中,传
来一阵粘腻空虚的骚痒感。

  目光再次转到前面的梳妆镜前,姜十三清晰的看到自己那本就白皙细腻的肌
肤变得更加白嫩了,那一双澄澈如同泉水的动人双眸内的瞳仁上,清晰地浮现着
一对正在缓慢旋转中,不断重复着收拢绽放动作的黑色玫瑰。

  「黑色玫瑰绽,无边淫欲开。」

  深吸一口气,姜十三口中低吟一声,然后那素白柔嫩的右手轻扬间,五指一
曲,一朵虚幻曚昽的黑色玫瑰虚影便出现在了手心上,目光投向玫瑰的花心处,
姜十三清楚地看到,这个大小至多不过三公分的花心内部赫然是一个底面一平米,
高半尺,由无数繁奥花纹交织出的内空间。

  在这个空间中,只有一样东西。

  那就是一根长达五十公分的特殊橡胶棍。

  整个橡胶棍成一种接近于黑色的暗红色,一圈一公分宽的圆形隆起将它分成
两部分。

  长的一半整体粗细宽窄不均,有二十八公分,成人手腕粗,最前端是一个足
有自己拳头大小,上面布满了不规则沟壑与棱角的类球形,后面的部分则密密麻
麻的分布着一个个黄豆大小的疙瘩。

  短的部分长二十一公分,也更细一些,形状也比较规则,只是上面刻画着一
道道高矮起伏又盘旋前进的螺纹,前端则是一个足有鸡蛋大小的椭球形,椭球形
的最前端还有一个一公分左右的裂缝。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让两个女人一起感受被肏快感的双头龙,尽管它的尺寸似
乎有些大,可是如果与之前梦里出现的场景作比较,那么这个不过五十公分的双
头龙却算不上最大的,最多只能算是中号。

  心念一动,这个巨大的双头龙便出现在了姜十三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了这个
微微有些发烫,坚挺涨硬中竟然还带着些许弹性与柔软质感的双头龙,这一刻姜
十三彻底确认了之前的一切都不仅仅是一场梦。

  她,姜十三竟然意外的获得了,一个远超地球文明的星际文明毁灭前发出的
传承,幸运的成为了地球上唯一一位黑色玫瑰女王。

  其他的一切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从此以后她的路可以
由她自己选,她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可以不必依靠于任何男人,甚至未来会成
为众多女人的依靠和信仰,达到比任何男人更优秀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么或许该让我那只知道讨好自己情人,看似优雅高贵,实际
上完全没有底线的母亲,第一个见证我的未来。」

  本来就已经开始排斥男人的姜十三,在获得传承的同时受到了大量淫糜画面
的影响,思想不知不觉中又有了一次蜕变,让她完全没有排斥这份突如其来的传
承,反而升起了一种另类的渴望期待。

  心中如是想着,又想起了真正获得传承前还要做的一件事,姜十三将手中微
微发烫的双头龙放到床上。

  然后,姜十三先是将自己上身的皮衣脱掉,接着双手缓缓地将自己那黑色的
皮质热裤,还有里面保守的白色三角内裤脱下来。

  下一刻,姜十三重新拿起了床上的双头龙,伸手握住了较细的部分,先是用
粗的部分那足有自己拳头大的部分,慢慢的在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些湿润的淫
穴口摩擦了几下;接着便带着某种紧张、恐惧,与在被传承勾起的内心黑暗欲望
激发下生出的隐约期待与渴望情绪下,一对好看的秀眉微微一皱,双手猛的用力,
这条双头龙粗的部分便直接挤开了姜十三两片阴唇的守护,硬生生肏进了姜十三
那坚守了十六年的处女淫穴中。

  更是因为姜十三手上爆发的力道很大,前端那足有她拳头大的部分在破开了
她处女膜的同时,毫不停留的继续挤开那紧窄淫穴内的嫩肉,直接撞在了她子宫
口,然后径直撑开了从未被人侵犯的子宫口挤进了姜十三的子宫内,并重重的撞
在姜十三子宫壁上。

  以至于在姜十三平滑白皙又带着紧致弹性的小腹上,都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隆
起。

  「嗯……」

  一声闷哼从姜十三那紫色的朱唇中溢出,不知道是姜十三本来的身体承受能
力就很强,还是接受了玫瑰女王传承后初步的改造效果起了作用,承受了这种刺
激的姜十三,那一声闷哼中虽然带着明显的痛苦,却带着些许无法掩饰的愉悦快
感,就连姜十三那动人美眸中黑色的玫瑰花旋转的速度都在一刹那间快了几分。

  几滴鲜血缓慢从那被破开处女身的淫穴中溢出,却又慢慢的渗入到了那大半
已经插在姜十三被撑出夸张尺寸的淫穴中的巨大双头龙内,然后这条暗红色的双
头龙上诡异的浮现出一道道鲜红的纹路,让它看上去在淫糜中多了一种邪异感。

  而做完了这一切的姜十三,深吸几口气后,黑玫瑰传承终于完全融入到了自
己的脑海中,一时间姜十三感觉自己浑身都仿佛浸泡在温泉中一样无比的舒爽。

  几分钟后当这种感觉渐渐退去,姜十三感觉自己本就长期锻炼的身体更加灵
活了,而且充满了一种以前无法想象的力量感,与此同时下身淫穴中也变得更加
敏感了,一滴滴淫水缓慢从淫穴内的嫩肉中析出,却又因为两片有着惊人弹性的
阴唇守护,无法泄露出来。

  与此同时,她也获得了传承中属于玫瑰女王征服无数女人的最重要一向能力
催眠术,一种比人类心理学催眠要强悍不知道多少倍,已经可以归纳为超能力的
催眠术。

  虽然因为身为地球上的人类,精神力比没有玫瑰女王原始种族那样强的精神
力,但是现在的姜十三也可以很容易的永久催眠一个人,这个人与她关系越亲密,
有过越深的肢体接触,便越容易,而且现在的她还可以每周强制瞬间催眠一个人,
并且传承中得到的这项超能力会随着她征服越来越多女人而不断地进化。

  与此同时,为了保证这个传承可以被发扬光大,在她获得这项传承的时候,
也受到了一种诅咒,她的身体敏感度与性欲大幅度提升,而且要征服更多女人,
否则诅咒便会爆发。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走上这条路,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是你应该陪我
走下去,是吧,我的母亲?」

  对着前面的梳妆镜,姜十三再次低吟一声,只是这一次之前的落寞伤感与无
助完全消失了,换上的是一种妖冶放荡的野性与无法掩饰的淫糜,这一刻玫瑰女
王正式在地球上觉醒了。

  伸手打开房门,上身穿着白色抹胸,赤裸的下身上插着一根巨大的双头龙,
姜十三就那么一边感受着自己湿润粘腻的淫穴中传来的那种胀满与陌生的舒爽愉
悦感,毫无顾忌的迈着优雅从容的脚步朝着自己母亲的卧房走去。

  「咚……咚……咚……」

  姜十三轻轻抬起自己那带着黑色断指搏击手套的左手,在房门上敲了几下,
然后开口道,「妈你睡了吗,我有事想跟你说说,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你……,你等一下。」

  屋中的声音开始有些诧异又有些犹豫,不过站在门口的姜十三还是很快便听
到了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大约十几秒后房门打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姜十三面
前。

  这个女人就是姜十三的母亲,天域服装设计公司的总裁秘书,也是那个总裁
众多情人中的一个,名叫姜玉容。

  今年三十三岁的她还未高中毕业便已经成为了姜十三心中那个不愿意起的男
人的禁脔并有了姜十三,但是因为保养的好,所以现在看上去也恍如一个二十六
七的少妇一般,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

  那纤细的柳眉,灵动的双眸,高挺的琼鼻,虽然清秀却并不算多么出色,但
是伴随着那洁白的玉颊,与那似开似闭的纤薄朱唇,却又在轻易间拼凑出一张,
似乎天生就为了挑逗所有男人欲望而生的妖媚妖冶容颜。

  一件挂颈的连衣裙穿在她的身上,连衣裙上面部分的背后完全没有任何遮掩,
轻易地便暴露出了她那平滑细腻的雪白玉背,与那一对宛如蝶翼般舒展的蝴蝶骨。

  而在前面,一条狭长的开口从那紧锁在修长性感粉颈的领口处,一直蔓延到
了小腹肚脐上缘,让那被性感的黑色蕾丝胸罩包裹住的那比姜十三那对巨乳,还
要丰挺饱满的白嫩豪乳之间那深深的沟壑,以及沟壑两边少许白嫩的隆起展露了
出来,使人能够稍稍窥视到那一对宛如高耸雪山般的豪乳上,一抹动人风情。

  腰身上那骤然收紧的设计,让她那纤细仿佛只堪盈盈一握的柳腰,显得越发
纤细,却也同时衬托出了那同样包裹在黑色蕾丝包臀短裙内,若隐若现的饱满圆
润翘臀,那性感妖娆的弧度,轻易地勾勒出了一种无比夸张的曲线。

  而只是勉强到达臀线边缘的短裙下摆,更有一条条长短不一,仿若波浪般的
黑丝流苏自然垂落,最长的甚至漫过了她的膝盖。

  让那一双包裹在轻薄裸色丝袜内,又因为秀美玉足上足有十五公分高的黑色
细高跟小凉鞋的拉伸,而显得越发修长笔直,又带着紧致弹性的纤细玉腿,显出
越发动人的旖旎风情。

  「即使已经洗漱完了要休息了,当我敲门依然会认真穿戴整齐吗?」

  姜十三看着自己母亲那分明才洗过并吹干,似乎还带着淡淡湿润气息与洗发
水清香的深褐色长发,心中低吟一声,曾经的她为了有一个生活如此精致的母亲
感到骄傲,后来知道他这一切完全是为了随时取悦逢迎一个男人养成的习惯感到
愤怒不满。

  而此时,她看着自己母亲那带着优雅表情的精致面容,却只是感到一阵悲哀,
一个女人竟然能够卑微到如此地步,只为了取悦一个已经结婚,还有很多情人,
只是拿她当成泄欲工具的男人。

  「你……」

  伸手拢了一下额前一缕微显凌乱的发丝,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动作其实
也是为了诱惑男人,而刻意养成的习惯。

  姜玉容玉容才说了一个字,目光便看到了自己女儿,那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赫然已经光洁无毛的淫穴,还有那将淫穴撑出夸张尺寸,露在外面二十公分左右
的硕大狰狞双头龙。

  一瞬间,那之前看上去优雅中带着几许妩媚的表情,立刻在剧烈的变化中,
显出了一种外人无法置信的暴怒与歇斯底里的疯狂。

  「你,……你怎么敢……,你这个……」

  口中发出一声低吼,右手已经猛的抬起来照着姜十三抽了过去。

  「够了。」

  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姜十三,不等自己母亲说完,毫不在意母亲那抽过来
的手掌,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吼。

  声音并不大,也没有用上催眠,但是继承了玫瑰女王传承的姜十三,哪怕是
平时的说话中也多出了一种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尤其是此时含怒说出的两个字。

  于是,那堪堪抽在姜十三脸上的手掌,在距离姜十三脸上不足一公分的位置
骤然停了下来,而姜十三的母亲姜玉容也随着这一声低吼愣在了原地。

  「既然你那么离不开男人,非要依靠谁才能活,那么以后那个男人的角色便
由我来承担。」

  姜十三望着自己的母亲,心中这样想着,却也知道这毕竟不是催眠,自己的
母亲很快会回过神来,所以已经有了决定的她,丝毫没有再犹豫,只是一顿便继
续沉声道,「看着我的眼。」

  「嗯……」

  大脑稍有些迟钝的姜玉容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后,下意识将目光从姜十三淫穴
上插着的巨大双头龙那里上移到了姜十三的双眼。

  然后,姜十三那以现在的精神力一周只能使用一次的强制催眠瞬间发动,双
眼中那黑色的玫瑰在不断合拢与绽放中快速的旋转了起来。

  在这强制催眠效果下,姜玉容那之前还带着极端愤怒的双眼立刻闪过一缕茫
然,随后两朵绽放的黑色玫瑰便印在了她的双眸中,随后又快速的消散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几乎贴到了姜十三脸上的手掌也垂了下去。

  「现在,你……该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吗?我最亲爱的……骚屄妈妈」

  姜十三眼中闪过一抹戏谑,嘴角轻轻的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缓慢而低沉
的说道。

  「女……,女儿主人。」

  随着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黑色玫瑰消散,姜玉容的眼神已经重新恢复了澄澈,
只是之前的愤怒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虔诚的恭顺与仰慕。

  同时,就在声音落下后,姜玉容双膝一曲,便径直跪在了自己女儿的面前。

  「啪。」

  突然,姜十三一甩手,第一次给了这个从小就很厌恶她,其实除了要求严苛
却也没有真的怎么虐待过她的母亲,一个响亮的耳光,以至于姜玉容的左脸上都
露出一片明显的潮红。

  「以后,没有外人时,叫我姑奶奶,或者……,女王……大人。」

  姜十三毫不客气的迈着优雅从容的步子,越过了自己母亲跪着的性感娇躯,
一面径直朝着里面走去,一面继续道,「你这个下贱的骚屄婊子,既然你好好的
人不愿意做,非要依附于谁才能活,那么以后我就是你唯一的主子,你的一切都
属于我,至于这个男人……」

  说道这里,已经走到了姜玉容卧室书柜前的姜十三,随手拿起了书柜上的一
张属于她父亲,属于她母亲姜玉容最珍惜,却又是她最陌生的男人的照片,然后
那皓白的手腕随手一抖,那张照片便被抛进了垃圾桶里。

  如果是之前,无论是任何人敢乱碰这张照片,都会让姜玉容很愤怒,更不用
说是给她扔了,这绝对是她无法接受的事情,不过此时看着姜十三这样,姜玉容
却没有生出任何反感,反而生出了被姜十三占有的愉悦与幸福感。

  毫不客气的坐在姜玉容的大床上,甚至还顺手拿起姜玉容那只有在偶尔应酬
时,才会点上一支抽两口的细只女士香烟。

  有些生涩的从里面抽出一支放在口中,又拿起旁边的打火机点着后,姜十三
才吸了一口,便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接着姜十三又再次吸了一口手上的香烟,然
后便双腿大开着,让她那插着巨大双头龙的湿润淫穴暴露在空气中,随口道,
「过来。」

  「是,姑奶奶。」

  已经随着姜十三的脚步移动而转过身的姜玉容应了一声便想站起来,只是迎
着姜十三那清冷澄澈的美眸,还有恍如只是第一次吸烟而有些不适应的微微皱眉,
明明眼前这个女人只是她女儿,明明之前她还可以随意的职责辱骂她,可是现在
姜玉容却本能的不敢站起来。

  于是,姜玉容就那么手脚并用的摇曳着自己那挺翘的后臀,朝着姜十三爬去,
一对足有F 杯的丰挺豪乳即使被衣服包裹着,依然在这动作间,摇曳出一阵淫糜
荡漾的波澜。

  「这对奶子,真他妈肥。」

  看着姜玉容爬到了自己身边,姜十三微微俯身隔着姜玉容的衣服在那带着夸
张曲线的豪乳上拍了一巴掌,口中吐出淡淡的烟雾,她的嘴角又勾勒出一抹带着
青涩妩媚的弧度。

  「唔……」

  姜玉容口中发出一声低吟,因为被姜十三用手指挑起那精致的下巴,而抬起
头来望向姜十三的脸上,带着明显的谄媚表情。

  「贱货。」

  望着自己母亲这副样子,再次骂了一句后,姜十三又吸了一口香烟,这才继
续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伺候人,那么先用你那张狗嘴和你的大奶子,给姑奶奶
我按摩一下脚。」

  「唔,是……」

  一种深深的羞耻感,涌入姜玉容的脑海,却又让她升起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口中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姜玉容便在姜十三的注视下,缓缓的将自己那挂颈的
连衣裙上面部分脱下来,让它自然地垂在了腰际,接着又将自己那黑色的蕾丝胸
罩脱了下来。

  然后,姜玉容这才认真的捧着姜十三那比她稍粗,却在笔直中带着惊人力量
感的美腿,认真的将她那双过膝的厚底长筒靴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

  正当姜玉容要继续为姜十三脱下她那双带着细密网眼的黑色渔网袜时,姜十
三突然开口制止道,「好了,就这样。」

  「是……,姑奶奶。」

  听到了姜十三的话,姜玉容恭顺的应了一声,然后再次捧起了那双被从足底
到大腿上网眼越来越大的黑色丝袜,缠绕束缚着的精致秀美玉足。

  小心的将它们放到了自己那一对带着夸张尺寸的豪乳上,然后很认真的用双
手捧起了,姜十三其中一只还包裹在黑色丝袜中的玉足。

  深吸一口气,姜玉容清晰地嗅到了,一种因为长时间包裹在高筒皮靴内而发
出的淡淡酸臭味。

  这让姜玉容那一对秀美的柳眉下意识的微微一皱,可是紧接着她又因为那种
淡淡的酸臭味与这种越来越强烈的羞辱感,而生出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那灵活粉嫩的舌头,在姜十三带着戏谑表情的注视下缓缓伸出,然后姜玉容
的舌尖便抵在了姜十三足心位置,接着姜玉容就仿佛一只淫荡的母狗一样,用她
那灵活的粉嫩的丁香舌,缓慢而认真的在姜十三那包裹在黑色丝袜内的足底。

  「唔……,舒服………我最下贱淫荡的妈妈……,你真会伺候人。」

  姜十三口中发出一声长吟,一手撑着自己的身子,让自己性感的娇躯朝后仰
着,另一手握住了那肏入自己下身淫穴中的双头龙,缓慢的在自己淫穴内抽插着,
同时用另一只脚不紧不慢的在姜玉容,那一对丰挺肥腻的白嫩豪乳上拨弄着。

  「唔……」

  姜玉容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更加努力的用自己
的舌头在姜十三的玉足上舔舐着。

  尽管,姜十三那精美的玉足,还严密的包裹在了黑色的丝袜中;尽管姜十三
那秀美的玉足,还因为高筒靴长时间的包裹,而散发出淡淡的酸臭味。

  但是,姜玉容那已经泛着潮红的脸上,却带着深深的淫糜,还有某种混合着
虔诚与喜悦的表情。

  先是缓慢而认真的在姜十三的足底上舔舐着,然后姜玉容又慢慢的越过了姜
十三那本来柔软,又因为丝袜包裹,而显出一种粗糙丝滑的足底,一路舔过了她
那恍若带着完美形状的玉趾与足弓上慢慢的舔着。

  那种动作很生涩,有时候甚至因此显得有些毛躁,可是那种动作却又显得十
分认真而虔诚。

  好一阵后,姜玉容才终于将姜十三的一只玉足,完完整整的仔细舔了一遍,
又如法炮制的为姜十三舔过另一只脚后,姜玉容脸上带着一种谄媚的讨好表情。

  随后,姜玉容便在姜十三那含着鄙夷、戏谑与鼓励等,复杂表情的注视下,
双手托着自己那丰挺肥腻的白嫩豪乳,更加认真为姜十三的双脚按摩着。

  「骚屄妈妈……,你真是条天生下贱的母狗。」

  姜十三身子坐直了一些,一手继续用自己淫穴中,插着的那巨大的双头龙,
在自己淫穴中快速抽插着,喘息着说了一声后,便又用另一手挑起了姜玉容那精
致秀美的下巴,然后手掌微微用力捏开了姜玉容的下巴,直接一口痰吐进了自己
母亲的嘴里。

  「唔……」

  已经被渐渐挑起了情欲与内心某种黑暗沉沦渴望的姜玉容,喉头一动便将姜
十三吐进了她口中的那口痰,径直吞咽了下去。

  一双动人的美眸中,已经荡漾起了带着曚昽情欲的水雾,双手更加努力的托
着自己那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为姜十三按摩着那包裹在黑色丝袜中的性感玉足,
淫穴内的淫水不断地渗透了,她下身那条性感的蕾丝内裤,滴滴落在了地面上,
散发出来一种越发淫糜的气息。

  「唔……,好爽……,好爽………」

  大约四十分钟后,第一次经历这一切的姜十三,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声越发激
烈的呻吟,那白嫩柔软的右手也握着那巨大的双头龙,越发快速的在自己那粘腻
湿润的淫穴中抽插着。

  「张嘴。」

  很快,姜十三便猛的用双腿在姜玉容那一对有着夸张比例的豪乳上用力一踩,
让跪在地上的姜玉容那性感的娇躯往旁边一歪倒在了地上,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有
些沙哑的低吼。

  「唔……」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姜玉容口中发出一声低呼,但还是在姜十三的命令下,
本能的张开了自己那两片纤薄的朱唇。

  而看到这一切的姜十三,那同样泛着情欲潮红的俏脸上,露出了越发淫糜的
表情。

  接着,姜十三双腿跨立在了姜玉容身体两侧,握住了她淫穴中插着的那条巨
大双头龙的手猛的向外一拉。

  不等姜玉容因为姜十三手上那条巨大双头龙的尺寸感到震惊,随着姜十三那
带着紧致力量感的腰肢向前一探,大股的淫水混合着因为激动而失禁的尿液,一
起涌向姜玉容那显得无比淫糜的脸,还有大张着的口腔。

  「咕……咕……咕……」

  躺在地上的姜玉容,毫不犹豫的大口吞咽了起来,脸上却带着一种强烈屈辱
引起的另类兴奋快感。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