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格(9-1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九章 何事秋风
回到家里,莫海甚是惊讶老婆居然这么早就下班了,对于夏语冰的提早下班,显然让莫海有点慌张。夏语冰明白自己老公现在心里藏着太多的秘密,心里有点懊悔应该先提前打个电话给老公,让他做好心理準备,至少将自己的隐私的事情先收好。虽然这些在夏语冰眼里其实已经不算什么隐私,手机监控都控制在自己手里了,老公还能有什么秘密可言。
夏语冰努力装做也很惊讶的高兴的样子,过去搂住莫海的脖子,撒娇的说道;“亲爱的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人家还想着偷偷早点回来,偷偷给你做个饭,给你个惊喜呢。”
莫海将一只手放在背后,一只手去搂着夏语冰水蛇腰,宠爱的说道:“亲爱的老婆,现在做也不迟呀,我可以装作不知道。”
“那多没意思呀,你现在知道了,那就不是惊喜了,还是不做了吧。”夏语冰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刚才夏语冰早就发觉莫海有点不对劲,见莫海的手似乎抓着什么,如果是以前,夏语冰早就开始盘问老公了,现在夏语冰知道莫海现在表面看起来像个没事人和自己开着玩笑,其实早就是一只惊弓之鸟。现在能让莫海瞒着自己的还有什么事呢?夏语冰突然眼睛瞥到了桌子上的一杯水。
无色无味,应该是水吧。但莫海一向都是喝茶或者饮料,几乎不喝这种无色无味的白开水的。夏语冰突然想起何师道和自己说的话,莫海再吃何师道开的药。
看着夏语冰的眼神落在桌子上的水杯,莫海心里紧张极了,赶紧拿起水杯準备喝掉。
夏语冰心疼的看着莫海,就算到这种情况,老公还是选择瞒着自己。夏语冰幽怨的看着莫海,假装打趣的说道:“你不是都喝饮料的吗?”
水杯刚起来,就被夏语冰一句话弄得心神不灵。本来只是一句很平常的玩笑话,心里有鬼的莫海好像被一个做贼被当场抓做,一脸的窘态,喝也不是,放下去也不是。
夏语冰本来还有点哀怨,看到莫海的窘态,一下就被逗乐了,甚至有点后悔不该问那句话,心想:都怪自己多嘴,本来老公心里压力就大,自己还去拆穿他。哎,这个笨贼不仅蠢得可爱,还是个新手来着。世界上哪有什么催眠药,都是骗人的。这个何医生看起来蛮正经,居然开这种药骗老公。
想到这里,夏语冰莞尔一笑,说:“老公,我给你泡茶喝吧。难得君王不早朝,就让臣妾好好伺候一下,皇上。”
说完居然顺手接过莫海的水杯,一口喝了,“这杯就赏给臣妾吧。”
莫海见夏语冰直接拿起自己水杯,急着说话道:“别喝,这水是……”夏语冰居然已经喝完了,喝完还舔了舔舌头,问莫海手:“这水是什么?”
“这水是我的。”莫海无奈的说道。
“老公,你都是我的,这水算啥事呀。”夏语冰不屑的说道,虽然何师道和她说药是假的,她隐隐还是有点担心,万一莫海喝了之后,在自己的心里暗示之下,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激发陈亮的人格出来。
夏语冰现在就想好好陪着老公。
夏语冰温柔的伸过手,去牵着莫海的手说:“老公,我知道你最喜欢泡茶,我今天泡给你喝,好不好呀。”
虽然很担心药的问题,但想过去自己可以吃,夏语冰吃了应该也没事。现在听到夏语冰这些温馨的话语,心理感到一阵阵的暖意,搂着夏语冰,来到茶几面前坐定。
夏语冰温柔的和莫海亲吻了下,然后离开莫海的怀抱,让莫海坐好,自己去烧水,给莫海泡茶。
莫海看着忙碌的老婆的身影,暗暗发誓自己一定好好宠爱夏语冰。
夏语冰泡好了茶,用纤细的手指捧了一杯茶,到莫海的嘴边,请莫海品尝。
“好喝吗?”
“嗯,好喝。”
“真的呀?”夏语冰开心的笑了,莫海也笑了。夏语冰和莫海又对视了一眼,又都笑了。
“傻瓜,你笑啥呀。”夏语冰一边捧过莫海刚喝完的茶,一边笑着说。看着莫海现在开心的样子,要不是夏语冰看到那些治疗资料,她怎么会相信自己的老公会有多重人格的心理疾病。夏语冰心想:如果莫海能一直处于现在的状态该有多好。但夏语冰知道,莫海这一切都是强撑着,只是不想给连累自己罢了。
莫海没有马上回答夏语冰的话,而是伸手轻轻抚摸着夏语冰的脸庞,怜悯宠爱的看着夏语冰说道:“看你好美呀,忍不住就偷笑了。”
夏语冰轻轻的笑了,她也回望着莫海的眼睛,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火辣,都老夫老妻,居然还有点难为情了。夏语冰娇羞,轻轻的推开莫海笑着说:“讨厌,人家都老了,不是小姑娘了,还这么挑逗人家。”
“老了,不是应该自称老娘吗?张口闭口说人家,明显你先装嫩的呀。”
“你……”夏语冰杏眉一竖,拿起茶杯假装就要泼过去,吓得莫海赶紧拱手求饶道:“开玩笑的,老婆在我心里永远十八岁。为了赔罪,晚上我们出去下馆子吧,尊敬夏语冰女士,想去吃点什么呀。”
“随便……以后再也不给泡茶喝了。哼~”夏语冰熟练的拿起茶壶,轻轻在眼前的杯子上倒了一杯茶。
“那去吃日本料理怎么样。”说完,莫海将自己的空杯放到夏语冰面前,顺手就拿过夏语冰刚倒的那杯茶,拿了过来,继续说道:“夏美女要不要勉为其难答应下呢?位置很难定的哦。”
夏语冰对莫海的小动作假装没看到,将莫海的空杯杯泡上,端起来一边喝,一边想确实那家店很难预约,现在订肯定来不及了,莫海是怎么定到的呀,就好奇的问道说:“对哦,那你怎么定到的呀?”
“哦,本来以为你没那么早回来的,最近工作有点不顺,就想找个朋友一起谈谈散散心,就定了那家料理,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小包间。是不是很巧?然后你又很巧的那么早下班,有那么巧很喜欢吃日本料理,而我又那么巧的最贱得罪天下最美丽的老婆。看来你就是有福气。福星。”
“那是当然的了。”
“不过,最有福气的还是我。”
“额?”夏语冰好奇的问道。
“因为这么有福气的美女是我老婆呀。”
“油嘴滑舌,对了,你朋友是谁呀。”夏语冰好奇的问道,脑子里面不禁条件的反射出一个人的名字。
“我还能有几个朋友,陈亮呀。来家里吃过一次饭。”莫海平静的说道。
果然是陈亮,听到陈亮的名字,夏语冰就感到浑身燥热,脑海不断地浮现着昨天的画面。虽然那个时候,本体是自己的老公莫海。夏语冰有点恨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呀。奇怪,自己的身体怎么会感觉燥热呢。突然,夏语冰想起了何师道的话,想起刚才在莫海前面的白开水,应该是何师道的药被自己吃掉了,何师道说过这个药只是强身健体的药,吃完会让身体发热。想到这里,夏语冰也释然了,自己为什么感到燥热的原因了。不过也证实了,莫海确实想吃药,自我催眠的计画。现在莫海又提到陈亮,难道是……夏语冰不敢继续想下去,小心翼翼的努力控制自己的语调,表情甚至小动作,儘量看起来很自然的,很随口的问莫海道:“昨晚……昨晚……你欺负我了,记得吗?”
莫海一脸茫然,说:“昨晚,我10点睡着了呀,一直睡到第二天,醒来,你就已经走了。”
夏语冰仔细看着莫海的眼睛,莫海的眼睛很深邃,一付莫名其妙的表情,似乎真的完全不记得昨天的事情。难道莫海完全不记得,陈亮的人格完全控制住了莫海?夏语冰深深吸了口气,暗暗的调整了情绪,娇嗔的说道:“昨晚你弄得人家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咋了。”
“打呼噜呀。不然我怎么那么早去上班呀。”夏语冰终于找到了一个藉口。
“我没说梦话吧。”莫海紧张的问道
“好像……没有……”话一出口,夏语冰就有点后悔,如果此时用梦话试探下莫海,也许可以试探出点什么。现在的莫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夏语冰心里没底。如果说是就是平时所认识的莫海,但反问是否说了梦话,明显是心虚的表现。莫海在掩饰什么?夏语冰试探的反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怕说梦话叫出什么人的名字?”
说完,夏语冰的脑海又浮起了陈亮的名字。
“你觉得像我这样的渣男,除了帅一点,有钱一点,脾气好一点之外,还有哪个傻姑娘会喜欢我呢?”莫海也有点后悔,不该口无遮拦的去挑起梦话的话题,自己并没有会说梦话的前科,但现在病情的恶化,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感觉草木皆兵。说完赶紧叉开话题问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去吃料理了。”
见莫海插科打诨的狡辩,夏语冰没在追问,有没追问的必要,因为自己内心早就清楚莫海如此问的缘故,过于逼迫莫海反而适得其反。
夏语冰答应着,走进了卧室,然后直接躺在了床上。此时陈亮的名字在夏语冰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浑身有点蚂蚁在爬的难受,血液好像被点燃一般的燥热,或许是何师道药的作药效吧。夏语冰不知道是要不要去。本来想进卧室偷偷和何师道说下情况,但拿起手机后又犹豫了。现在手上只有一把手机,另外一把手机,知道莫海在家,就以防万一的先放在了车里了。想着此时莫海随时可能监控自己这把手机的微信。打电话吧,一来怕莫海听到什么,二来现在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和何老师打电话。
夏语冰为难的时候,莫海也不好受。莫海开始对夏语冰去卧室不以为意,想着妻子回卧室干嘛,不就吃顿便饭嘛?还需要準备啥呀?突然脑子想起隐约残存的记忆,想起了夏语冰和陈亮的那些暧昧资讯,原本相对缓和的情绪,随着夏语冰的离开也消失得无影无蹤了,取而代之的是最近几天一直烦恼着自己的烦躁的心情,耳边是一阵又一阵耳鸣和人音嘈杂的杂讯。
不可能的。夏语冰和陈亮是不可能有暧昧资讯的。夏语冰爱的是我,喜欢也是我。
不可能?夏语冰和陈亮的资讯也是你亲眼所见,难道是假的?这些不都是你内心所期待的吗?
不对,那为什么我现在看不到这些资讯呢?一定是你骗我的。
我骗你的?那是因为夏语冰怕被你发现,特地删除的。你以为你的老婆有多清纯吗?女人也是人,你有欲望,女人也有欲望。夏语冰的欲望不是正好能满足你的欲望吗?你们何苦彼此压制自己的欲望,互相期满呢?
我有什么欲望?夏语冰又有什么欲望?
那给夏语冰的手机装监控是什么目的?我的存在,又是什么?难道我的存在不是为了满足你那点无耻自私的男人欲望吗?女人没欲望?女人的欲望你接不住,你可知道昨天晚上她有多快活?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信吗?你不信的话,现在去卧室看看,夏语冰这个骚娘们肯定在为了去见陈亮而梳妆打扮呢。
你……闭嘴。

第十章 人生初见
        莫海良久没看到妻子出来,心神不宁的迟疑的走到卧室门口,轻轻额推开门,见夏语冰居然躺在了床上了,根本没出发的意思。莫海长长舒了一口气,隐隐似乎有点失落。他轻轻的走到床沿,坐下,抚摸着夏语冰的肩膀说:“怎么了?宝贝,不舒服?”
        “嗯,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有点困,浑身有点发热。”夏语冰眯着眼睛,假装好像有点困,想睡睡觉的样子,对莫海说道,“老公,日本料理我就不去了,你和……你朋友去吃就好了。”夏语冰实在嘴巴里面说不出陈亮二字。
        “是不是发烧了?没有呀,”莫海摸着夏语冰的额头,疑惑的问道。刚才妻子还不是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躺下了。
        “没事。”夏语冰任由莫海摸着自己的额头,享受着的丈夫的抚摸。经过这几天,夏语冰尤为珍惜丈夫的肢体接触,此时抚摸自己的是自己老公,下一刻抚摸自己的可能就是陈亮,甚至是其他人格。想到这里,夏语冰脸微微一红。
        “你有没有吃错什么东西呀?”莫海关心的问道。
        “没有呀。回来就只是和你喝茶呀。”
        “那好吧,那我自己去吃了,回来我给你带点。”
        莫海明白了,不再要求夏语冰同去。莫海想起刚才自己刚泡好何师道开的药,夏语冰回家阴错阳差的把它喝了。这药效的作用,莫海是清楚的,辅助催眠的,吃了犯困也是情理之中。本来今天自己约陈亮吃饭,就是瞅准了夏语冰没下班的时候,夏语冰的突然回来反而打乱了自己的计画。
陈亮其实对莫海的邀约也颇有微词,莫海总是笑着说:“只是朋友吃顿饭,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无非就是找你打发点时间。”
陈亮一般就会立马反驳的调侃道说:“你是有钱了,有车有房,又结婚了,老婆漂亮,身材又好。老子现在没钱,没车,没房,还挂着一个随时可能分手的女友,老子陪你来打发时间,你下次能不能换个人来陪你呀。”
“换做其他人,我没感觉呀。和你聊,我才有心情聊。别怪老哥,老哥要给你钱,让你买车买房,你非要自己努力的哈。”
“我呸,我就看不惯你这种有钱人的嘴脸,房车你能搞定,我要是女朋友吹了,你包我一个呀。不能随便凑数哦,品质也不能太差哦,起码也要有嫂子一般姿色。”
“可以呀。保质保量,绝不比夏语冰差。只要兄弟你开口。”莫海认真的说道。
陈亮当然不信莫海这些鬼话呀,特别是喝过酒的莫海。经过几年的折腾,还在原地踏步的陈亮,其实也有好几次鬆动想对莫海开口借钱,都怪自己年轻时候夸下海口。现在不想努力了,却拉不下这张脸。莫海是开玩笑的,自己却不是开玩笑的,再赚不到钱,自己真的要和女朋友吹了。和莫海出来吃饭,多少也有意思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没想到莫海总是先将自己捧得高高的,好了,想不努力都不行了。
莫海自然不知道陈亮这些心思,陈亮也不明白莫海和他吃饭的意思。但毕竟是多年的兄弟,聚下也很开心的。也许正是陈亮和莫海这种相对纯粹的朋友关係,没有太多的利益纠结,在别人眼里,陈亮和莫海的关係显得一般。
每次和陈亮吃完饭,莫海的心理压力就会减轻不少,但同时自己的病症又越严重,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另外一个形象就越来越丰满,似乎它正在不断学习的陈亮的一举一动。陈亮对自己就是一剂毒品,明知道继续吸食下去,肯定死路一条,但是吸食之后的片刻欢愉却让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莫海觉得一切的问题来源都是陈海,只要斩断了和陈亮的关係,也许梦魇也会随之消失。但斩断谈何容易,这与戒毒无益。单凭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几天,自己就会想邀约陈亮见面了吧。除非陈亮和自己绝交,就算自己邀约,陈亮也不答应。莫海想催眠自己,这次邀约陈亮出来,好好羞辱下陈亮就可以了。羞辱陈亮难度并不高,陈亮是一个如此有自尊的男人,只要自己放纵自我,肆意的炫耀下自己拥有的一切,足以让陈年羞愧恼怒然后和自己绝交。莫海在羞辱陈亮和自己内心道德标準之间还差那么一丁点的自我催眠。但人算不如天算,夏语冰的突然早下班回家,让莫海停下本来就不是很坚决的决心顺势下坡。现在夏语冰又突然不去了,那不坚决的决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莫海离开卧室之后,掏出口袋的药,心想:要不要再弄一杯水吃个药试试。也不知道药效怎么样?算了,妻子意外的提前回家,也许就是天意,天意在告诉自己不可行。
莫海放弃了,準备和陈亮吃个便饭就回来,也许现在不是时机。莫海知道自己只是故意给自己找了两个藉口罢了:一个是不知道药效如何,一个是天意。
天意不可测,药效可测。测完再行动。莫海内心嘲讽着自己的拖延症,但却欣然接受。突然脑海浮过一个念头:妻子不是刚喝了吗?
想到这里,正準备出门的莫海,又折返到了卧室门口,踌躇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推开卧室的房门。
夏语冰躺在床上,感觉胸口就像火一样烧,很闷,想出去透透气。夏语冰对陈亮的印象也只是偶尔来家里吃过饭的朋友罢了。好在莫海很少请朋友来吃饭,夏语冰对陈亮还有那么一点印象。也是最近因为莫海的事情,陈亮的形象才有意无意的在自己脑海里面浮现。现在的夏语冰一方面不想去见陈亮,夏语冰怕脑海中陈亮形象越来越清晰,见到了陈亮,不管自己怎么想的,脑子都会不由自主的刻意去留意陈亮,但另一方面自己也有点想去陈亮,也许见到本尊,莫海的病症会有所突破。自己正躺在床上犹豫不决,突然瞥见莫海推门进来,索性闭上眼睛装睡,莫海见自己睡着了,应该就会自己走了吧。
        莫海这次轻轻的走到床头,只是注视着夏语冰的脸蛋。夏语冰右手托着自己的脑袋,侧着谈着,脸正好对着莫海。夏语冰回来还没来及卸妆,还是上班时候淡妆。眉毛很细很长,弯弯的,似乎偶尔还会抖动一下。鲜活的红唇,随着呼吸微微翕动。
        夏语冰心跳突然加快,想起了昨晚的情形,为什么莫海站在自己面前不说话,难道他的潜在人格陈亮又出来了?
        莫海看着美豔的妻子,终于开始说道:“夏语冰。”
        “嗯”夏语冰闭着眼睛答道。本来想装睡的,但此时的莫海让自己有点紧张,不知道他现在是莫海还是陈亮,听到莫海叫自己名字,心里更加怀疑此时莫海是陈亮的人格了,因为莫海平时不叫自己名字。先答应下,且看此时的人格想做什么。
        “你是夏语冰,那我是谁?”
        听到这话,夏语冰心里一惊,更加坚定自己内心的猜测,此时莫海是陈亮人格。但自己不明白的陈亮的人格为什么此时会出现。夏语冰轻声的试探着回答说:“你是谁呀?”
        “我是莫海呀……”莫海心里暗暗佩服何师道,原来这个药这么有效,现在妻子连自己都忘记了,内心深处欲望的魔鬼又开始啃噬残存的灵魂,“你不是不想吃日料,而是不想见陈亮,是吗?”
“……”夏语冰不知道眼前的莫海到底怎么回事,本来心里已经确定眼前的莫海是陈亮人格,但听到莫海说自己是莫海时,自己又犹豫了,难道自己的判断错了,眼前的莫海还是莫海人格?莫海的问题一个比一个让夏语冰难以回答,犹豫了片刻,夏语冰试探性的说道:“可能……是吧。”
夏语冰越来越迷糊,莫海的心里却越来越明了,在莫海看来,夏语冰的回答似乎就好像被催眠了一般,莫海回忆着最近偷偷自学而来的那些浅陋的催眠手法,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堪比準备要和客户签订几千万的订单一般。莫海舔了舔舌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是你老公,你会听我的话,是吗?”
        “是呀。”莫海的行为让夏语冰完全摸不到头脑,只是觉得莫海很不对劲,老公说话的语气很温柔,这种说话的语气似乎哪里见过。夏语冰突然想起自己的求学经验,难道莫海正在催眠自己?是了,何师道开的药虽然不是催眠药,但在莫海的眼里就是催眠药,被自己误吃了,现在莫海的种种行为就是在催眠自己。可是他这种拙劣的催眠技巧从哪里学来的?夏语冰脑海突然想到了何师道,心想会不会何师道教莫海的。可是何师道在之前电话里面一点都没说呀。
        “你是不是和陈亮有……私下联繫?”没等夏语冰想清楚,莫海就继续问道。
        听到莫海的这句问话,夏语冰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莫海居然利用催眠突然对这件事情发难,喜的是,莫海终于正视自己监听自己手机发现的资讯了,或许自己可以借由被催眠激起莫海的被羞辱的应激自我保护的反射,治疗可能就会有突破。想到这里,夏语冰紧闭着双眼,微微皱着眉头,假装很为难的说道:“……是的。”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联繫的?”
        “前几天,因为莫海的事情,我去找他了。”此时的“他”,在夏语冰心里已经变成了何师道,夏语冰觉得自己也没说谎。
“因为莫海的什么事情?”莫海当听到夏语冰因为自己的事情去找陈亮,心里总觉得妻子是发现了什么,难道是那份心理报告的事情。
夏语冰也感觉到莫海话里的紧张情绪,但却没有感到莫海的愤怒,莫海关注自己回答的重点,在于自己知道莫海的什么事情,而不是自己找陈亮是为了什么事情。夏语冰只能选择先缓和下莫海的情绪:“不知道,只是担心莫海,想着他是莫海最好的朋友,就想去问下他,莫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什么也不知道。”
“你和他有……上过床吗?”
夏语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準备,没想到莫海直接的发问,自己的心脏好像被击中一番,夏语冰还不想太过度刺激莫海,她自想激起莫海的醋意,激起莫海因为耻辱而应激产生的自我保护反射,就可以和老公坦白一切。既然莫海的期待是自己出轨,自己就出轨一下让莫海知道下,妻子出轨对于老公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情,至少目前的夏语冰认为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莫海是接受不了的。莫海只是被网路文章所蛊惑,一旦很难受就会迷途知返了。但此时让夏语冰直接回到和“他”上过床,夏语冰说不出口。夏语冰一边低垂着眼睛,迷离的偷偷看着丈夫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老公的一些细节,一边回答道:“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莫海激动的问道。
“但是……”夏语冰窃喜,老公果然是在乎的,继续说道:“那天他说我身上很香,想闻闻看,我就答应了。”夏语冰脑海搜索着最近的经历,要编造一个故事,而要没有破绽,最好的方式那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然后修改部分的细节。夏语冰知道自己编造故事的目的,要让老公追问下去,而要自己的回答却毫无破绽,这是唯一也是最好的说谎方式。目前自己最合适的经历就是在何师道的办公室,何师道假装陈亮和自己微信调情的事情。只是当时两个人是分开坐着,微信聊天。在夏语冰的脑海里面却要将这件事情想像成何师道和自己在一起,说着情话。要连自己都要相信是事实,才能让谎言无懈可击。
“是你主动答应的吗?”
“嗯……好像 是。”
“你那天穿的什么衣服?”
“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套裙,就是那条一边高一边矮一点的短裙。”夏语冰很轻易的说出那天所穿的衣服,因为这些都是事实。夏语冰回忆着那天何师道在微信上和自己说的情话,将微信的对话转成了脑海里面的画面,“我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他慢慢的靠近了我。我的心跳很快,我感觉到他就在我身后嗅着我的长髮,我感觉我的身体无法动弹,就好像他想闻闻我身上香不香,我就答应了。”夏语冰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火热了,不知道是因为药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脑子里现在想着何师道的原因?此时脑子中的何师道,正站在自己身后,弯着腰,不是指导自己使用后台,而是一脸淫笑看着自己,眼睛顺着自己的脖颈,沿着衣领的领口望下去,自己雪白半个乳房就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难道陈亮也会催眠?莫海听着夏语冰的谎言,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并没有顺着夏语冰的思路问下去,而是问道:“那你为什么删除你和陈亮的聊天记录?”
“我怕莫海看到了会生气。莫海看到我和陈亮那个样子,莫海会生气的吧?”
“会吧……”莫海模棱两可的回答道,“你想要和陈亮继续下去吗?”
“……”夏语冰有点为难,为什么莫海到现在还不生气,刚才自己说得还是太少,本来脑海里面构思很多细节等着莫海来追问,没想到莫海居然都没问,而是问自己是否想要和陈亮继续下去,“要吧。”只要莫海的病情还没控制住,自己和假陈亮的戏码估计还是得继续下去。
“那和陈亮见个面吧,好吗?”
“不行吧……莫海在的。”夏语冰再次拒绝。
“你很信任我,对我言听计从,是吗?”
“是……”夏语冰疑惑了。
“你现在给陈亮发条资讯。”
“好的。”夏语冰不知道莫海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只能假装被莫海催眠,听从他的吩咐,夏语冰缓慢的用迟钝的动作,拿起手机,目前自己的通讯录上陈亮只有那个假陈亮了,真陈亮早就被改成其他备注了。莫海似乎等不住被“催眠”的夏语冰缓慢的动作,等夏语冰解锁掉 手机之后,就直接从夏语冰手里拿过手机,在通讯录找到陈亮,一边输入资讯,一边偷眼看着夏语冰。夏语冰眼睛癡癡的,手机被抢,也没有什么反应。
“你喜欢我穿什么去见你。”
莫海本来以为很快就能收到回信,没想到等了好几分钟才收到回复:“穿什么都行。”
夏语冰心里虽然知道是何师道在回复资讯,但不知道老公和何师道说了些什么,心里突然有点说不出来的焦虑感。
莫海很想从里面套出点什么来,但此时就好像被员警抓做的小弟在员警的控制之下给咯老大发消息一样的紧张,心里想着套出老大的交货地点,又有一种出卖老公的那种胆战心惊,他颤抖的手指在手指不知道在手机上输入什么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条资讯:“要不,你发给我看看。”
莫海血液有点沸腾,好像老大给小弟说出交货地点一样的兴奋。莫海有点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然后打开自己的衣柜,拍了一些自己比较喜欢的衣服给对方:“你喜欢我穿哪一件呢?”
“就这件吧。”对方选择的一件黑色的连衣短裙,除了裙子短一点,也算是很普通的,但夏语冰的衣柜里面恐怕其他的衣服也差不多,这件算是比较少有的超短裙了。莫海能给对方选择的也就那么几套衣服。书到用时方恨少,莫海有点哀怨妻子为什么不买几套衣服吗?此时的莫海非但没有吃醋,反而感受到从所未有的刺激,以前在脑海幻想过的场景,这次是最接近的现实的一次。陈亮在帮妻子选衣服的时候,莫海似乎就好像妻子已经是陈亮的女人是的。那种刺激让莫海感到兴奋的同时,也在一点点的吞噬莫海的理性。如果能亲眼看到妻子和陈亮当场暧昧的情形那会是如何?以前这些都只是在莫海的幻想之中而已,而今天妻子被自己“催眠”了,或许也不是不可能。

夏语冰看着老公不知道开心还是兴奋的来回走动着,又是拍照,又是发资讯,也不知道和何师道说了些什么,脸火辣辣的发烫,好想抢过手机看一下老公和何师道到底在发什么内容。但不用想,肯定是和自己有关。
这件虽然裙子短一点,但也有很多女孩这么穿。在陈亮面前怎么穿也很正常,何况是陈亮选的。莫海里面这么想的,反复的暗暗在下一个决定,如果妻子自愿一起吃日本料理,自己就不会阻拦,但也不会强求妻子。
        莫海将选好的黑色连衣短裙拿出来,放在床上,对夏语冰说道:“换上这件衣服。”
        夏语冰虽然不知道莫海刚才做了什么,但可以感觉得出莫海比之前那种表面开朗但内心压抑要好很多,夏语冰感觉自己又离莫海的内心更近一步了。对老公这个要求,自然也很轻快的答应了。条件反射想背身过去换衣服,突然想到此时的自己应该是催眠状态,不应该做出害羞的举动,再说都老夫老妻了,也有什么好害羞。于是就在床沿站了起来,面对着莫海轻轻的将自己的衣服纽扣,慢慢的将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只留着胸罩和内裤。
        夏语冰一边脱,一边偷眼看着老公,夏语冰脱衣服的动作很慢,本以为莫海会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而莫海的注意力却在手机和衣柜上。夏语冰有点气恼的拿起床上的衣服正準备穿的时候,莫海又拿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过来说:“内裤换上这条。”
        夏语冰将内裤用手指轻轻的挑了过来,用小拇指勾着这条黑色蕾丝内裤,然后双手抱着自己的腰,轻轻的拉着自己现在穿的内裤边缘,拉满内裤,扭着水蛇腰慢慢的将内裤脱了下来。莫海终于将眼睛离开了手机,全神贯注的看着夏语冰的每一个动作。夏语冰心里有点得意:看老娘收拾不了你。
        多年的夫妻生活,如果从恋爱就开始算的话,莫海和夏语冰早就过了七年之痒,无论夏语冰还是莫海都早就习惯了对方的身体。就算夏语冰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莫海也早已经波澜不惊了。刚才陈亮的微信又发来一个过分的资讯,陈亮居然在微信上里面问道:有没有黑色内裤,想要你穿黑色。
        相比夏语冰的动作,莫海波澜不惊的情绪却完全的被陈亮的这条资讯扼住了喉咙,瞬间无法呼吸:妻子已经和陈亮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莫海反复过了好几遍消息,短短十来个字,居然让莫海凝神注意了几分钟,生怕错过了一个标点符号,漏过了其中一个细节。莫海想回复陈亮问下:什么样黑色内裤,但心里激动得无法附加了,颤抖的手指最后也只能发出“好的。”回复对方。然后鬼使神差了选了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给夏语冰。夏语冰用小拇指勾着这条黑色蕾丝内裤的时候,黑色蕾丝内裤因为是陈亮要求的,在莫海的眼里看来,它就代表了陈亮。夏语冰勾着黑色蕾丝内裤脱掉的自己内裤的时候,这条黑色内裤沿着夏语冰的玉脂般的大腿沿着细长的腿型,经过膝盖,摸过小腿直到脚踝,莫海看来那就像陈亮的手在上面抚过一般。莫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语冰的每一个动作,仿佛眼睛一眨,那条内裤就会突然变成陈亮站在那里似的。
        随着夏语冰脱掉内裤,终于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慢慢的爬上了夏语冰的双腿,就像一股封印一般将夏语冰的三角区遮得严严实实的。夏语冰突然也有点期待,老公也给选一套内衣,但莫海却没有任何表示,夏语冰只好将黑色的连衣裙穿上。       
夏语冰看着莫海如此着迷的看着自己,内心心满意足的笑了:有点奇怪莫海今天的行为,但总算似乎莫海的情况有所好转。
脱掉衣服时是自己的妻子,穿上衣服时却是别人的女人了。莫海心想,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然后牵着夏语冰的手说:“跟我走。”
有点冒险,但此时激动的莫海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内心的渴望,让他想亲眼看看下陈亮和夏语冰的暧昧。夏语冰则是稀里糊涂被莫海带出门了,因为又要假装自己被莫海催眠的状态,一路上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也只能憋在心里。莫海不是约了陈亮吗?现在还带自己出门,想去哪里?算了,终究是自己老公,带自己出门还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到了地点,是一家装潢还不错的日本料理店,夏语冰和莫海来过几次,装修採用日本和风,基本上都是包厢,榻榻米,无论是异域风情还是装潢档次,都挺适合商务会谈情人约会的。也是因为这样,包厢房间本来就不多,而且来这里吃饭的,很多都是带着客户或者女友来的,交流的目的远比吃饭的目的,所以房间很难定。莫海和客户经常来吃,偶尔也会带着夏语冰来吃,不过实在太贵了,来了几次,夏语冰就捨不得来了。
陈亮站在店门口,看着手机资讯,似乎在等什么人。
夏语冰心想:这不是今天莫海说要和陈亮一起吃饭的日本料理店吗?难道……
果然,陈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蹦跶了出来,从背后拍了莫海肩膀一下,骂道:“好家伙,等你半天,约这种地方,娘的,你要是不来,我还不敢进。迟到这么久,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情。”骂完,见莫海的身边站着的夏语冰,陈亮礼貌的向着夏语冰微笑并问候了下夏语冰。
夏语冰已然进入被催眠的状态,完全无视了陈亮问好的动作,她故意偏着头不去接触陈亮的眼神,此时的夏语冰已经明白了,莫海就是带着自己来见陈亮?莫非莫海想利用催眠自己,逼着自己和陈亮摊牌吗?可是自己和陈亮是亲白的呀。可是又不能向陈亮解释,如果老公的朋友,陈亮知道来龙去脉,不是成了最大的笑话?不行,在莫海行动之前,自己就要先动手为强。突然一阵风吹过,本身穿着超短裙,光着两条大腿的夏语冰不禁浑身哆嗦了下,打了个喷嚏。
陈亮刚问好夏语冰,见夏语冰并没有搭理自己,他哪里知道夏语冰是假装被莫海催眠,而只好无视了陈亮的问好。此时猝不及防的喷嚏,陈亮就坡滚驴,化解夏语冰不搭理自己的尴尬,就推了莫海一把,说道:“赶紧先进去吧,看把嫂子冻的。”陈亮此时才注意到夏语冰今天穿的是超短裙,一双修长白嫩的大白腿尤其惹人注目。虽然自己和莫海称兄道弟的,但毕竟和夏语冰不熟,陈亮自嘲的想着:身材不错,又有几分姿色,老公又有钱,确实有资本无视像我这种穷鬼,可以理解。
自嘲归自嘲,内心那种被漠视的歧视错觉还是像刀子一样插入陈亮的心里:一定要努力赚钱。
男人赚钱的动力,最有效的动力就是女人。
莫海一路上很忐忑,心想着这样催眠夏语冰来和陈亮不知道好不好,陈亮的突然从后面出现,莫海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妻子听到陈亮的招呼,居然全身哆嗦了下。莫海深深感到自己玩大了,而哆嗦之后的夏语冰似乎恢复意识似的,居然开口说话了:“我们怎么来这里了?”
原来夏语冰被寒风一吹,哆嗦了下,脑子一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清醒了过来,同时说了那句话,其实是想告诉莫海:我已经清醒了,你可不要在陈亮面前乱来哦。
莫海几乎同时接收到陈亮和夏语冰的话,不知道先回答谁的,正想先对夏语冰解释下,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夏语冰就偎依靠在莫海身上,挽着莫海的臂膀往里面走,直接将陈亮抛在了身后。夏语冰心里不想和陈亮多接触,越多看陈亮一眼,感觉心里就越乱一点。
“不是说,你和陈亮聚餐,我不来吗?怎么又把我拉来了?”夏语冰将头靠在莫海的肩膀上,撒娇的说道。
“……你是说不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某人突然就换了一身衣服,然后说这里的刺身说很想某人,要来看看。”
“是这样的吗?”
“……不然呢……”莫海额头冒着冷汗。
“呼呼呼……”夏语冰突然放开右手,伸展开右手,嘴巴嘟成可爱的样子,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小女孩说道:“金枪鱼,北极贝,我来了……”
莫海见夏语冰有装嫩,提醒道:“喂喂喂,你不是小女孩了,后面陈亮还看着呢,收敛点。”
夏语冰假装不屑的将头别到一边,趁机偷偷回头对着陈亮吐了吐舌头,做了鬼脸报以友好的微笑。夏语冰对刚才的无礼内心是有点愧疚,多年的工作经历,夏语冰明白以陈亮目前的状态,和老公在一起,心底难免会有一定的心里落差,外界礼节的不周,都会像绵针一般插入对方脆弱的灵魂,而你却不知道对方伤得有多重。夏语冰对陈亮友好的微笑,希望陈亮能对刚才自己无心的礼数不周不要太在意。
正如夏语冰所料想的一般,跟在莫海和夏语冰的后面,感觉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夏语冰对自己态度,自己内心虽然告诉自己,不用去在意那个女人的态度,不能因为她影响自己和莫海的兄弟之情,但是显然自己说不在意已经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跟在夏语冰和莫海的后面,陈亮的眼睛不得不放在夏语冰的身上,那窈窕的身材,修长的大白腿,卓群的气质,不知道比自己的女朋友好多少倍。陈亮心想:这种不是自己能够养得起的车,自己今天要是再不起色,恐怕跑了几年的车也要易主了。
正胡乱的想着,突然瞥见夏语冰回头一笑,甜甜的笑容,友好又充满善意,纯净的眼神里面没有那种高傲的鄙夷,而是朋友般的友善。陈亮的心像阳光下的冰块,被夏语冰一个甜美的微笑,就化得无影无蹤。陈亮不仅原谅了夏语冰,反而觉得刚才的行为有点幼稚,也许被轻视只是自己想多了吧。陈亮咧开嘴,也对这夏语冰笑了下。夏语冰脸一红,羞赧的笑了笑,就转头看着前面的路,夏语冰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有点心虚的偷眼了看了下老公莫海。
莫海早就清楚自己的妻子和陈亮有亲密的交流,对于夏语冰这种小动作,心里充满了欲望的期待,理性的思维现在只能靠边站,睁一眼闭一眼罢了。
随着服务员的引导,不一会儿,莫海一行人很快就进了原先预定的包厢。莫海先坐了背对着门口的位置,夏语冰顺势坐在了莫海的下边的位置,陈亮就坐到了莫海的对面。料理店是和风风格,需要席地而坐。
夏语冰脱了鞋子,曲着腿弯向了莫海这边,坐了下来,然后顺手从背后拿了一个抱枕,放自己的腰上,挡住了自己裸露的大腿。莫海看到了,心想:腿是朝着我这边的,又有桌子遮挡,陈亮未必看得见,何必拿东西遮挡呢。
妻子的动作,也让莫海意识到夏语冰真的“清醒”了,一边点着料理,一边有点惋惜,要是今天不是出来吃饭,而是叫陈亮到家里吃饭,妻子也不会因为吹风而清醒过来。
看装潢,就知道来这里吃不便宜,默认是莫海买单,自然是让莫海点单的。陈亮觉得自己只是个穷人,还不是女人,没什么资格点餐。同时内心的自卑让陈亮无法主动和夏语冰找话题聊天,只好百无聊赖拿起手机刷刷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打发下。
夏语冰现在夹在莫海和陈亮的中间,现在的她只是想离开是非之地,一切从长计议。
“老公,我好像将手机落在车里了,我去拿下,你们先去吃吧。”夏语冰嗲嗲的说道,自己还没有做好心里準备应付这样的场面,还是找了理由溜了吧。夏语冰知道自己的手机被莫海拿走了,正好抓住这个藉口溜走。
“你不是说不带包包,将手机先放在我嘛?你又忘记了?”莫海信口胡诌了下,第一次用这个药,老实说,莫海心里还真对这个药效有点忐忑,说完将夏语冰的手机递给了她。莫海想试探下夏语冰。
“哦,是吗?我是不是饿晕了呀,咋什么都不记得了呀。”
“你到你的小章鱼在向你招手,你还记得什么呀?吃货。”莫海疼爱的轻声抱怨道,见夏语冰丝毫没有怀疑,心里那份忐忑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那你们先吃,我去下洗手间。”见不能溜走,夏语冰找了藉口,径直站了起来,拿着手机,穿上鞋走出了包厢。出来之后,夏语冰长长舒了一口气,快步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下,包厢,然后赶紧解开手机,果然微信上和陈亮的聊天被删除了,也不知道老公之前和何师道聊了些什么。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