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格(11-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说是两章,其实就一章,说的都是一回事。本来想等下一章一起发,因为下一章关联性很强。不过确实时间有限,先发吧。下一章可能要久一点。至少下一章之前,不会太监吧
=======================================
第十一章 冰山一角(上)
想着莫海随时都监听着自己的手机微信,夏语冰虽然很想知道老公和何师道聊了什么内容,但此时也不能直接让何师道将微信的聊天资讯发送过来。现在想知道莫海和何师道聊了什么,只能给何师道打电话了,因为莫海只能监听微信,自己手机的其他软体他监听不了。想起昨日被何师道全程监听了自己被陈亮性格的莫海强姦的事情,夏语冰就羞得恨不得这辈子不要和何师道见面,但此时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也只能给老师打电话了。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夏语冰背靠着墙,看着来处的通道,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打通和何师道的电话,阿话一接通,夏语冰就先声夺人的说道:“莫海刚才将我的手机收走了,他和你聊了什么?长话短说,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挑重点的说。”
夏语冰怀疑老公会在自己手机微信上套话陈亮,套话自己和陈亮的关係,但是从当时莫海的表现来看又不像是这样的。夏语冰又想到出行前,莫海给自己挑衣服的情形,隐约觉得莫海就是根据对方的喜好来选择自己的出行服装,只是在没看到确切的聊天记录,心里也不大愿意承认。夏语冰不想让何师道去重複讲述细节,除了确实没时间,更重要的夏语冰怕细节会让自己难堪。所以,让何师道挑重点说,细节自己回去可以去看聊天记录就好了。
“刚才聊的是他……可是……”何师道听到夏语冰说刚才和自己聊天的是不是夏语冰,而是莫海,心里也是很惊讶,不过这一发现,却马上坚定了他原本还在犹豫的问题:莫海身上陈亮性格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何师道就像突然解决一个世界数学难题一样,又像刚刚找到破案线索的侦探,兴奋的继续说道:“我明白了,莫海的陈亮人格到底想保护什么?就是想要保护你。”
“啊?”夏语冰懵了,怎么可能。莫海身上出现的陈亮人格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找到之前在莫海的手机上发现的那篇文章【NTR心理治疗实录】,莫海应该也有类似的NTR心理,那边文章的女主角和你也有相似,而女主出轨的其中一个男人也正好就叫陈亮。太多的巧合,让莫海产生强大的代入感,让莫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还记得第一次催眠莫海,他的自述吗?”
夏语冰回忆着莫海第一次催眠的记录,有一些很现实有出入的地方,之前夏语冰只是以为何师道口述的时候口误,没记清楚。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而是莫海自己的幻想意向。比如说其实自己和陈亮并不熟,自己连陈亮的女友都没多少印象,而在莫海的幻像中,自己却是和陈亮的女友是闺蜜,他在刻意的伪造两家的关係。
何师道的话,让夏语冰犹如醍醐灌顶,脑中的思路也逐渐明朗起来了。第一次催眠,莫海述说的是陈亮来家里吃饭的情形,似乎和今天的情形有点相似,那天莫海是怎么描述自己的?突然夏语冰脑海浮现出催眠中莫海的描述中的一句话:“墨绿色的超短裙,丝袜都没了,裙子里面的小内裤是不是也没了?”夏语冰脸火辣辣的,自己怎么会记住了这种话。和今天的情形好像,不同的是今天自己穿的是黑色短裙,也是没穿丝袜,但穿着的是莫海亲自选的黑色蕾丝内裤。
“现在你明白了陈亮性格存在的意义了吧?”何师道等了一会,让夏语冰消化下,然后继续说道:“莫海人格的出现就是莫海为了抑制自己的NTR心理而製造出来的幻像,我认为只有莫海才能消灭他这种人格。陈亮的人格可以代替陈亮,莫海对你和陈亮之间的所有幻想,都可以让陈亮的人格出马代替陈亮,而不必去伤害你。一切都在莫海自己製作的幻境中解决就行,但也是因此,莫海的人格越来越分裂,事情早晚会超出他所能控制的範围。”
“我想,已经超出了。”夏语冰怀疑今天给自己选衣服的,很可能不是莫海,而是陈亮人格。但是奇怪的是,今天并没有发现陈亮人格的迹象。
“怎么说?”
“莫海带我吃日本料理,同行的还有……陈亮。”
“我有点感觉,今天你发的消息很怪,你给我发了几套你平时穿着的衣服,问我喜欢哪套,要穿着那么这套去见我。我是说去见陈亮。我开始以为是你故意发这样的消息,来刺激莫海,我当时没想到是莫海发的,现在你告诉我是莫海发的,我就想通了。我想起来其中有一套就很像催眠中的描述中那样穿着,可惜我当时没想到是莫海发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不然就选择和莫海催眠描述中很像的那套服装。我认为莫海在重现自己幻境中的情形,这是一个突破口,至少莫海愿意面对现实了。”
“啊,我现在穿的衣服是你……选的呀?”夏语冰想到原来是何师道选的衣服,不是莫海,也不是陈亮的人格选的,想着现在穿的老师选的连衣短裙,莫海一定是将自己以前穿着的照片通过微信发了过去,然后何师道从中选了这套黑色连衣裙,顿时心里又羞又恼,颇有点怨怒老公的行为。又想起现在穿的黑色蕾丝丝袜内裤,莫海不会也将自己穿内衣的照片发了过去了吧。夏语冰发颤的声音问道:“那我……你……怎么选的我的黑色……那个……莫海是不是给你发什么了……”
“那个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我说我想让你穿黑色内裤。也就那个时候我确定和我发消息的人不是你,而是别人,我当时就怀疑是莫海了。莫海怎么会拿你的手机发资讯呢?”何师道侃侃而谈,似乎只是在叙述普通的一件事,而在于夏语冰却已经听得面红耳赤的,还好是隔着电话,何师道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夏语冰借着何师道最后一句话的问题,将误吃何师道开给莫海的药,然后莫海给自己催眠,自己将计就计的事情大概说了下,当然掐头去尾,只说了简略内容,说完顺便问了下:“你那个药真的只是强身健体的保健品而已吗?我吃了之后,总感觉身体怪怪的。”
“额……”何师道在给莫海开药的时候,隐隐就感觉莫海有什么目的,没表面说的给自己催眠那么简单,之前打电话就已经暗示过夏语冰了,当时也在想,自己没说怀疑莫海可能利用药给夏语冰催眠的猜测,但他觉得夏语冰可以领悟到他的暗示。现在看来,夏语冰不仅领悟到他的暗示,还将计就计的让莫海催眠。其实何师道高估了夏语冰,夏语冰并没有领悟到何师道的暗示,被莫海纯粹误打误撞。但何师道现在心里只是觉得夏语冰领悟力如此之强,想起莫海发资讯让选择夏语冰的衣服的时候,以夏语冰的领悟力不可能没发觉的,她还是穿了,难道她是故意的?或者是顺水推舟?想到这里,何师道试探的说道:“你现在真的是穿的我选的那套黑色连衣裙?”
“是……”
“哦……那个药些许有点使人致幻的成分在里面。”
致幻?想到是辅助莫海催眠,要让莫海相信这个药有效果,有点致幻的成分也是可以理解。夏语冰想到今天脑海里面想的都是些什么呀,感觉自己好像和平时确实不大一样。看来都是这个药的致幻效果。现在没有时间深究,关键怎么处理现况,继续问道:“那现在我该怎么做呢?”
“现在你,莫海和陈亮在一起吃饭是吗?或许你可以帮莫海重现下催眠中的幻境,明天我们见面下,从后台取下资料,一起分析下。”
“好吧,我试试看。”说完,夏语冰挂断了电话,自己出来也不能太久,不然莫海该怀疑自己偷偷溜走了吧。先去上个洗手间,洗把脸,然后在回去吧,现在自己的脸应该很红吧。
夏语冰找到洗手间,先在洗手台上用洗手间轻轻的用水扑了点在自己脸面上,儘量不弄花自己的妆容,但滚烫的脸颊确实很需要一点点冰冷的水。
重现莫海的幻境?刚才夏语冰已经有回忆过莫海的第一次催眠,现在基本上都已经想起了。而何师道此时的再次提起,大脑就像反射一般的出现莫海在催眠中的一句话:“墨绿色的超短裙,丝袜都没了,裙子里面的小内裤是不是也没了?”
难道这真的就是莫海的期待吗?那一点点的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夏语冰的脸依然是火辣辣的,自己现在已经穿的是短裙了,也没有丝袜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裙子内那条小小的内裤。可是就算自己真像莫海期待的那样,脱掉小内裤,莫海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因为自己丝袜没了,才联想到自己的裙内的,今天自己本来就没穿丝袜。怎么给莫海暗示呢。夏语冰有了主意,只是有点难堪,这件事情现在只有何师道能帮忙了。不过又想到自己连他选的衣服内裤都穿了,好像也没什么好害羞的。想到这里,夏语冰下定决心,给何师道再打个电话。
洗手间是男女混用的,夏语冰心想:日本文化确实是亚洲文化的一朵奇葩。
仔细检查了每个厕所确定都没人,夏语冰这才又打了个电话给何师道:“我试试重现下莫海催眠中的幻境,我儘量……不过,需要给莫海一点提示,如果莫海不知道的话……那就没有意义……所以,等下你能够帮个忙?”
“怎么帮?”
“你用那个陈亮的微信号,给我发条资讯……要我在洗手间脱掉……内裤。”夏语冰觉得一定是那个药的问题,现在的自己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而且似乎自己在勾引何师道一般。因为不能给何师道发资讯,只能通过电话说出自己的请求,那话语之间,仿佛是请求何师道脱掉自己裙下的内裤一般。
何师道会心一笑,他心里想的夏语冰差不多,他觉得夏语冰是在故意的挑逗,不动声色的说道:“OK。”
夏语冰挂掉电话,长长舒了一口气,想着何师道这个什么药,确实有点厉害,找了厕所间,躲了进去,将手深入裙子内,手指放在内裤边缘,正準备脱掉,心想:是不是等到何师道的资讯之后再脱。
心里突然有一种期待,好像在何师道命令之下,自己不由自主的服从似的。夏语冰感觉自己的下面一阵泥泞。
等待,就是一种欲望。
何师道的资讯比夏语冰预期还要迟一些,而且并不是预期中的资讯。
“将内裤脱到膝盖位置,然后拍照给我。”
老师,加戏了。夏语冰在微信中无法和何师道争辩,因为莫海随时都可能监视着自己的手机。何师道的话让夏语冰有一种难以拒绝的兴奋,夏语冰照着何师道的话照做了,将自己湿漉漉的内裤拉到自己的膝盖上面,刚换的内裤,三角地带已经是一片水渍,夏语冰此时内心有难以叙说的兴奋,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一般。夏语冰拍了一张照片微信发给连络人“陈亮”。
何师道又已读不回,夏语冰看到自己膝盖上的内裤,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羞辱,这种羞辱却没有让自己恼怒,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此时的夏语冰不知道是先穿好,还是直接先脱掉的好。在没等到何师道的资讯,夏语冰不敢做出任何举动,仿佛身体已经不是属于自己,而是何师道一般。
“回到位置上,我不希望你的裙子下还有内裤。你明白的。”
终于等到了这条资讯了,夏语冰癡癡的将腿上挂着内裤按照何师道的吩咐脱掉了。现在问题又来了,自己出来也没有带包,这种连衣裙更没有口袋,脱掉内裤怎么办,难道拿在手上拿回去吗?显然不行,夏语冰突然有点期待何师道的资讯,也许他会要求自己怎么做。等了一会,手机再也没收到何师道的信息,夏语冰差点再打何师道一个电话,终于还是没打,将自己脱掉的内裤扔到了厕所里面的垃圾桶内,然后推开厕所门走了出来,突然发现陈亮正背对着自己,在洗手台上洗手,顿时吓了一跳,同时心中也暗暗庆倖,还好电话没打,不然被陈亮听到什么就不好了。赶紧装作没看到陈亮,招呼也不敢打,快步的走出洗手间,返回包厢。
        包厢内,现在只有莫海一个人,夏语冰到门口的时候,故意将假装拿着电话说话:“嗯,我知道了,那个病人安排到明天吧,现在我没时间去公司了。”
夏语冰故意说话,是想让莫海知道自己回来,夏语冰不知道包厢内只有一人的莫海会不会趁机偷偷监听下自己的微信聊天记录,她不想撞破。
不知道莫海看到这些资讯会怎样?儘管有过前面的事情,夏语冰理性上可以肯定莫海不会有所行动,甚至可能符合莫海的期待,但感性上夏语冰还是有一阵忐忑,也许进来包厢会看到莫海铁青的脸。如果莫海是铁青的脸,自己就和莫海坦白这一切。
        推门进来之后,刺身拼盘已经摆在桌上了,夏语冰一边脱掉自己的高跟鞋,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莫海的神色。
莫海见夏语冰进来,神情自若,甚至都没有问下她去洗手间这么久的原因,抬头看着夏语冰的动作,说道:“我先点了一些,等下不够再点,你最喜欢的刺身拼盘已经上来了。”
难道莫海没去偷看自己的微信记录,一点异常表现都没有吗?莫海冷静的神情让夏语冰有点失落,心想:自己的精心準备只是自己是傻瓜的写照。不对,莫海的筷子还没有动,莫海的眼神……原来,夏语冰因为心虚不敢直视老公的眼神,此时才发现莫海的眼神充满了火焰,欲望的火焰,他在盯着自己,在看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他正在将眼前的事实融入他幻想中的情境。在莫海自己幻境中,期待着自己什么样的动作呢?
“俯下身子,然后轻轻的将左腿勾起,慢慢去脱自己系带的高跟鞋。”
现在陈亮也不在,似乎自己不需要这么的表演吧。夏语冰心理想着,莫海火热的眼神似乎已经看穿自己裙子下的秘密似的,裙子下的真空多少让夏语冰有一点不习惯,她站着像往常一样的脱掉丝袜,而不是像莫海催眠中形容的那样。夏语冰脱掉高跟鞋,慢慢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一边坐下来,一边看着莫海说:“陈亮呢?”
莫海的眼睛微微闪过一丝失望,见夏语冰问起陈亮,答道:“他也去洗手间了吗?你路上没遇到吗?”
夏语冰想起在洗手间遇到陈亮背对着自己洗脸的情形,再次庆倖后面没给何师道打电话,想到这里,脸微微一红,说道:“没有看见他呀。”又看见莫海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心想:何师道很可能是对的,莫海正在自己身上寻找他的那种期待。
夏语冰坐下来,原本习惯性的把腿曲到莫海这边,此时看着莫海期待的眼神,夏语冰突然左腿一弯,将腿曲向陈亮的位置坐了下来,自己的右腿压着左腿,右腿半伸直,小腿部分直接升到了陈亮那边。这么明显的动作,莫海一定能察觉到吧。夏语冰偷眼看了莫海一眼,莫海的眼神充满了欣喜,显然这个就是莫海期待的。
夏语冰的右腿只能压着左腿,以为只有这边自己的裸露的屁股才能稍微离地板一点距离,虽然地板是有地暖的,屁股贴上去也不会凉,但如果自己屁股贴近了地板,双腿之间的蜜穴似乎也能碰到地板似的,因为夏语冰自己的蜜穴感到一阵阵的凉意,仿佛自己小便失禁了一般,却不知道原来是自己小穴的水流了出来,导致地板那块区域比其他地方凉而已。
“你怎么不吃呀。”夏语冰见莫海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準确的说是自己腰部以下的身体。夏语冰明白莫海想在自己身上找到自己真如微信记录那样已经脱掉内裤了。
“哦,等下陈亮吧,先动筷子有点不够礼貌。”莫海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夏语冰的身上转到刺身上。
“我不管了,我先开动了。”夏语冰双手合十,合掌拍了一下,然后拿起筷子,就开动了起来。

第十二章 冰山一角(下)
次日下午,在夏语冰的办公室,此时她正对着笔记本上显示的莫海后台资料,她想着在见何师道之前先自己分析下数。现在想想昨天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这么做呢?不过何师道的分析没错,莫海昨天的资料确实和前几天的不同。在家里那段时间表现还不是很明显的,但去了料理店之后开始,曲线就有着明显的不同。
陈亮的人格出现的意义是什么?夏语冰仔细想着这个问题,心想:何师道的解释是陈亮的人格是为了压抑自己的NTR的思想,而分裂出来的人格来保护自己。所以当昨天夏语冰放开自我,顺着莫海期待的方式去行动,莫海的陈亮人格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解释,后台资料看起来就能和莫海的行为对得上。
夏语冰一边对着每一分钟的资料,一边回想着那天的每处细节,并一一做了记录:
———————————————————————————-
19点01分:莫海打开手机监控,开始查看记录。估计陈亮此时已经离开房间。
19点05分:夏语冰已经脱掉内裤,刚回到门口的时候,莫海的心跳是很快,兴奋度1级。
19点06分:莫海心跳回落,夏语冰没有按照他预期的那样脱掉高跟鞋。
19点08分:莫海心跳又再次加快,兴奋度3级,夏语冰坐下来,将腿放到了陈亮的那边。显然莫海已经注意到夏语冰的动作,他虽然也知道夏语冰裙子下是完全真空的,但还是不够确定,注意力一直在夏语冰身上,想在细节上找出确切的证据。未果。兴奋度降低到2级。
19点11分:陈亮回来了。莫海心跳很快,兴奋度3级。莫海的注意力开始在陈亮身上。
———————————————————————————-
夏语冰儘量以第三者的身份来记录当天发生的一切,但是当记录到陈亮出现的时候,自己的内心还是忍不住悸动了下,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那天那时,陈亮上完洗手间,走了进来,和他们打完招呼坐了下来,显然也注意到了夏语冰将腿伸到了他那边,夏语冰有点心虚,想将腿伸回来,可是不知道是这个姿势坐久了还是怎么了,自己居然不敢动了。陈亮一边拿起来筷子,将筷子伸到自己的前面的刺身,夹了一块北极贝,这个过程,夏语冰觉得陈亮的眼睛的余光一直都是在盯着自己裙子上看的,好像他也知道自己裙子下没穿内裤似的。夏语冰下意识的用手压了压裙子,可是这个小动作在陈亮看来似乎是一种暗示,陈亮似乎更加确定自己裙子下完全真空似的。夏语冰心想:难道陈亮也真的知道自己脱掉内裤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的?夏语冰此时突然想起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情,那洗手间是男女混用,难道陈亮当时进入的洗手间就是自己脱掉内裤扔在垃圾桶里面的那间?不,陈亮并不知道自己穿的内裤款式,他不敢肯定那条内裤就是我的。他只是在意淫我,他也在幻想那条内裤是我脱的。
想到这里,夏语冰感觉到似乎下面有点潮湿,让自己清醒点,继续记录着下一个节点记录。
———————————————————————————-
19点25分:莫海有点坐立不安,失落,无兴奋度。
19点32分:莫海藉故离开。
19点40分:莫海买了日本清酒回来。
———————————————————————————–
夏语冰站了起来,让屁股透透气,慢慢走到窗前,看着落地窗外面人来人往的人流,心想:莫海坐立不安应该是耐心开始受到挑战的表现,因为他所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自己和陈亮本来就是清白的,微信上的资讯本来就是自己和何师道演戏给莫海看的。在那天的场合,自己和陈亮除了寒暄也不可能有太多的互动,儘管自己将腿伸到陈亮那边,这样明显的勾引还不够吗?只能怪陈亮胆子太小,不能有太多过分的动作。如果陈亮往自己这边靠一点,或者他就有机会摸到自己的小腿,他会借什么藉口呢?假装筷子掉了,还是怎样?他的手会先抚摸自己的小脚丫还是直接就抚摸自己的小腿呢,然后顺着小腿往上摸,直接摸进自己的黑色裙子里面,去验证陈亮内心深处意淫的猜想?不可能,天呀,莫海在场的,陈亮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胆呢。可是中途莫海为什么要离开,难道莫海也意识到自己在场,陈亮不可能那么大胆的,所以才中途离场?
莫海的突然离场,让夏语冰和陈亮都感到尴尬,不知道找什么话题聊。夏语冰心想:如果这个时候,陈亮对自己做什么,自己一定不会拒绝的。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吧,被陈亮骚扰不正是莫海所期待的吗?可惜陈亮没有这个胆量。今天早上她一口气将何师道传给他的【NTR心理治疗实录】简单的阅读一遍。何师道目前找到只有21章,何师道建议夏语冰仔细阅读下有关陈亮的情节,这个也许就是莫海心魔的关键。莫海的兄弟可没小说中同名陈亮那么有气魄,反而更像个老实人。
莫海带着酒回来,是觉得气氛不够吗?
夏语冰仔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莫海亲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显然是希望自己也喝的。夏语冰心照不宣拿起酒杯,轻轻了抿了一口。喝点酒之后,莫海就急不可耐的挑起话题,莫海问陈亮最近的工作怎么样。
夏语冰在场,反而让陈亮有点拘束,可能是夏语冰今天的行为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又不好直接说出来,看似简单的问候,却像是无形的炫耀,无论事业还是爱情,恐怕莫海都要胜过陈亮很多吧。
“还能怎么样,哪有莫哥你事业有成呀,找不到投资方吧,不然早就成了。”陈亮此行的目的就是想来拉莫海入股,既然莫海问起自己的工作,默默的暗示着。早在几年前,陈亮就愿意投资自己这个项目,可惜当时自己太高傲,觉得公司的经营权要掌握在自己手上,隐隐也有点私心,想要和莫海一较高下。
“还是那个项目吗?”
“是呀”
“不是兄弟我说你,那个项目都跑几年还撑着的呢,早先我就和你说过,那个专案不行。兄弟你想试试,我投个一两百万玩玩就好了。这都几年过来了,还在玩那个破专案呀。来我公司,重新立个项目,新项目你来带,我也可以帮你出点主意。”
“再说吧,你知道我的,我们兄弟之前单纯点比较好。项目做了这么久,说放就放,不甘心?”陈亮拒绝是去莫海公司,去就意味着自己认输了,虽然事实也是如此。但自己辛辛苦苦挣扎的好几年的项目就让莫海这么说得不值,到底心有所不甘。本来有点放弃,不想努力的心又突然又不想那么甘心认输。陈亮虽然觉得莫海是对的,这个项目也许是自己做错了,但如果莫海在资金上投入点,或许还能在拼一把。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己的自尊心希望莫海主动提投资的事情,然后自己就顺手推舟接受莫海的投资。
“要不,这个项目我来入股吧,这样算我投资,这样不伤害你们兄弟之前的情谊。”莫海果然就想顺着,陈亮那些心思早就被夏语冰敏锐的职业敏感给看来,夏语冰将将腿收了起来,既然陈亮没有这个胆量欣赏自己的美腿,自己也不需要自作多情。夏语冰知道莫海的心思,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和陈亮接触下,也许可以更加深入了解陈亮人格的本质。
夏语冰继续说道:“但是我有条件:第一,老公你不能过问投资的细节,事情需要对你保密,这个算我个人投资行为,不管项目成不成,我就当做交学费吧。”夏语冰早就看破陈亮的破自尊心,这么要脸,那个专案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之所以不想让莫海过问,是给陈亮一点他在乎的尊严,也只有维护了陈亮的自尊心。对于老公莫海,夏语冰心里是清楚的,莫海巴不得自己和陈亮有些交集呢,没等莫海同意,就接着问陈亮道:“第二,投入资金以1百万为限且一年内专案需要自负盈亏;否则的话,专案就停止,陈亮也要去我老公公司上班。陈亮,有问题吗?”
陈亮听完顿时心花怒放,没想到莫海的老婆也这么有魄力,一百万说得像玩玩似的。可是毕竟是莫海的老婆,又是个女人,心里委实有点犹豫,心想莫海应该不会同意吧。
“也好,省得我习惯不好,又对你项目指手画脚的,惹得你不开心了。陈亮,你可得好好指导下冰冰呀。”莫海轻描淡写的说道。
夏语冰之前也有听莫海说过陈亮的项目,以前以为只是莫海看中兄弟情,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也许那时莫海就在对自己潜移默化的洗脑陈亮的形象。可惜没记住陈亮,倒是对陈亮的专案有点印象,好像是什么视觉技术相关的。见陈亮还在犹豫,夏语冰又补充下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公司要有我的位置,我需要有正是的任职。但我不参与公司事务决策,公司的规章不能限制我,来去自由,说白我就可能是来学习的,但也可能是来玩玩的。陈老闆,想清楚了再答应哦,可得罩得住哦,可不要因为我破坏了你公司的风气哦,我可不背这个锅哦。”夏语冰眉头一挑,直勾勾看着陈亮,嗲嗲的说道。这是夏语冰第一次向陈亮撒娇,而且是当着莫海的面向陈亮撒娇。
莫海却装做没看见的样子。
陈亮此时还能再说什么:“只要莫海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莫海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太没问题了。
———————————————————————————–
20点15分:酒饱饭足,莫海提议去KTV。陈亮拒绝了。这个陈亮太自卑了吧。
20点20分:离开时,夏语冰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
———————————————————————————–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药的作用,也许仅仅只是要给老公莫海一个礼物吧,夏语冰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动作,将双腿併拢起来,抱在胸前蹲坐着,短短的超短裙一下被滑到到腰间,从左右侧无论是莫海还是陈亮都可以看见自己雪白的大腿,浑圆的屁股。夏语冰用眼角的余光偷看了莫海和陈亮一眼,两个男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夏语冰脸红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将白玉般的手指扶助自己的膝盖,双腿叉开,站了起来。虽然这个动作很短,夏语冰确定莫海和陈亮都看到自己裙子的风光,也许看不清自己的毛毛的阴户,但肯定是找不到黑色蕾丝内裤的蹤迹。
莫海满足了。
陈亮错愕了。
夏语冰相信陈亮一定后悔拒绝去KTV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