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第四章:美人投怀 信手驱邪)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余香】(第四章:美人投怀 信手驱邪)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余香】

作者: Tinúviel
2020/09/29发表于: 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8,346 字

           第四章:美人投怀 信手驱邪

  「我挺喜欢周星驰的。」穆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他撕开筷衣,开始吃了起
来。

  倪欣艳露出一排贝齿,「欣姨小时候家里很穷,没什么吃的,当时呢,我家
住在一个小村子里,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每个人都有手机和电视嘛,吃完
晚饭我们都不知道干嘛,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有一天晚上村里突然来了个老爷爷,
他拖着个三轮车,在我们村的露天广场上支起一个大屏幕,前面有一个投影机,
后面是那种很老式的胶片,当时村里的小朋友到我家来叫我,说是有电影看,当
时我哪懂什么电影,就懵懵懂懂的跟他们村里的广场上了,其实那就是个旱地,
只不过地方大点儿,到那儿之后我们几个小朋友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前面,大人都
站在后面,当时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了,密密麻麻的,那场电影放的就是《食神》,
电影结束的时候我感觉看了好久,当时是夏天嘛,我坐的腿都麻了,外面还有好
多蚊子,腿上被咬的到处都是包,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回家,
晚上的时候睡在床上,不知道怎么了那天晚上就一直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脑子里全是电影,印象最深的就是莫文蔚的那碗饭了,油闪闪的,搅的我嘴巴都
不听使唤,自己不停的流口水,后来到大城市了,心心念念的想吃那碗饭,当时
还都用大哥大呢,也没有网络,没有图片我就只知道那叫黯然销魂饭,我一直找
也没找到,有一次还闹了个笑话,我问一个饭店老板有没有黯然销魂饭卖,他大
声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当时店里好多人,他们听到老板说的话了,笑的特别高
兴,都团团的看着我,当时我脸都红了,现在想想当时周围的人的笑可能是善意,
那会儿敏感,觉得全世界都是陌生的。」她也开了筷子开始吃饭。

  「没想到这么美的欣姐在以前还有害羞的时候。」穆宁戳破溏心蛋,咬了一
口,里面汁水不停地流。「哇,口感黏滞厚重,还有奶香在嘴里发散溢撞,确实
很好吃。」他脸上露出惊喜的笑。

  倪欣艳嘴里不停,抬头看着穆宁,「真的好吃?小嘴真甜,可别骗姨。」她
笑着说。

  「真的,我发誓。」穆宁把剩下的半抹溏心蛋塞进嘴里,筷子放下把手一举,
「我对天发誓,今天与欣姐…」他作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头看着隔间斜上方的壁
板。

  「好啦好啦,把手放下,姨相信你。」她伸手把穆宁指天的双指按了下去,
「尝尝这个。」她夹了一块鸭脯到穆宁的碗里,而后笑着看他。

  穆宁咬了半口,眉头微蹙,又将手中的半块放进嘴里,倪欣艳见他的表情面
上神情也被吊了起来,空气中泛着股紧张的气氛,穆宁这时注意到了她的神情,
不由一笑,「欣姨,你也吃啊。」

  「觉得味道怎么样?」她拾起筷子,夹起一块鸭脯咀嚼着说。

  「好吃的我都顾不上说话了,要不是姐你盯着我,我能一气吃光碗里的肉。」
穆宁手中不停,眼见碗里的配菜快不够用了。

  「姐,公司最近的经营状况怎么样?」穆宁顿了顿,而后慢声说道。

  倪欣艳展开的眉头瞬间收了回去,她放下筷子,把嘴擦了擦,「都挺好的,
今年研发部新推出一款护肤露在市场上卖的特别好,前段时间我在的人事部门都
快忙死了,好多应届的小姑娘都削尖了头往公司挤。」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
的紧张,被穆宁看在眼里。

  「那就好。」他微微笑道。

  饭毕。

  「嗯。」一道带着娇软的声音在穆宁耳边响起,他与倪欣艳正准备推门离去,
不想她起身的刹那身子突然软了下去瘫坐在沙发上。

  「姨腿有些软,歇息会儿就好了,要不你先走吧。」倪欣艳语中带些轻微的
喘,面上浮着一抹飞红,双手撑着座似是有些吃力。

  穆宁抽了抽鼻子,起身坐到与她一边,他坐在外沿,倪欣艳见状身子往里腾
了腾,靠在里层的墙壁上,单腿半拖着放在上面,小腿悬空,裙摆被臀部托着迫
不得已只得往上方挪了挪,睡在了大腿中间。

  「我会一点按摩,欣姐如若信得过,可以让我试试。」穆宁正坐在倪欣艳刚
刚吃饭的位置,微笑着说。

  倪欣艳没有犹豫,将双腿齐齐放到穆宁的腿上,两脚悬在半空,穆宁一言不
发,托着她的脚腕,将她的腿往内屈了屈,他把倪欣艳两脚上的鞋子卸掉放在地
上,看着面前不时轻微晃动的玉足,他四指托底轻轻捏住她靠近腰部的那只脚,
将其固定在自己的腿上双手和缓揉捏,手中的美脚有些微凉,滑嫩细腻的脚底经
过半天的奔走已经有些了汗渍,丹红色蔻趾在暖黄色灯光的映射下衬的无比妖冶,
脚趾并拢让缝隙间的白皙皮肤看起来带了些如女人般娇饶涩佯。穆宁只闻耳边传
来一阵「咯咯」的轻笑,扭头望去,倪欣艳双颊的飞红较刚才加深了些,她的瞳
光四下散射,无目的的在狭小空间里四处飘游,唯独漏掉了穆宁。

  「姐,舒服么?」与其说他是在按摩,不如说他是在揉捏把玩着手中的那对
如新月般的足趾。

  倪欣艳看起来没什么力气,比先前瘫软时的精神不知差了多少,可面色是不
会骗人的,她似苹果般的双颊越发的红,如玉般晶莹的鼻翼微微翕动,似樱桃般
妩媚的小嘴微微张开,唇上光华流转,端的无比勾人,澎湃的胸口因身形的瘫软
而显得格外汹涌,如暴风雨来临前时短暂平静蛰伏的浪涛,微微起伏。倪欣艳口
中淡淡的哼出一声「嗯」,一个字不知含了几个音,转了几个调,里面带着恐怕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撒娇的语气。

  穆宁见她此时的状态,自是清楚她是发了情,这半真半假的局面与自己的身
份也不无关系,他摇头微微地笑,穆宁之前便知道自己气海中的真气有治疗的效
果,只是他不确信这份效果在普通人身上是否能够施用,所以就有了按摩之名,
他双指并起对着她足底的涌泉穴渡了股真气。

  倪欣艳双脚的足趾渐渐的收缩,变得愈发的紧,足趾之间夹缝搓磨在不经意
间碰蹭着穆宁正缓缓抬头的阳具,穆宁把双肘分开挂在身后两边的座椅上,面上
挂着淡淡笑容,没有什么表示。倪欣艳一对丹凤眼眼波流转,如水的双眸此刻半
睁半醒,迷离的眼神里挂着三分清明,「我好热。」她玉口轻吐,脖颈无意识转
动,耳垂如火烧似的通红,她左手抚着颈不安分的乱磨,右手刮着自己的高耸酥
胸,腰肢轻扭带着硕臀与沙发不停摩擦发出窸窣碎响,裙子往上褪了些,如玉般
凝脂的嫩白肌肤像意外暴露在空气里的果冻不安的抖晃。

  穆宁起身把包厢门的保险打开,随着保险栓在门沿撞击发出「啪」的一声,
倪欣艳目光一闪随即又复转原样,穆宁拎着她的双腿重新放到自己腿上,随着他
的默不作声与起身的动作,倪欣艳双脚更加肆无忌惮从不经意间的拨弄到现在正
大光明的摩挲着他的肉棒,她的头发越发的散乱,手掌与双乳的抚弄因为隔着两
层布料让她看起来有些急切不耐的揉捏着自己身体裸露在外的各处肌肤,穆宁的
阳具早已一柱擎天,他单手拉开自己运动裤的裤带,随即把手抽开放到身后似笑
非笑的望着面前急不可耐的娇媚阿姨。

  倪欣艳唇际浮起一丝笑意,穆宁只觉自己滚烫的阳具被她柔嫩细腻的双脚包
裹着前后搓磨,熟练且细致,她口中吐着淡淡呻吟,似是没了阻碍,她腰肢轻摆,
裙摆已褪至臀中,腿心一条高叉绑带黑色丁字裤遮无可遮,一点红褐色嫩肉伴着
几根浊滞沉厚水滴的弯曲毛发如刚从树上摘下的樱桃,无比可人,她已不再如之
前似深闺之中还未出阁的新娘一般羞涩,倪欣艳把整只手伸进内裤里用双指在穴
口上下拨弄,另一只手依然隔着两层衣服用力的揉搓,空气不安的躁动,气温在
慢慢的升高,一股淫靡的氛围渲染着在不知不觉间充斥在这狭小隔间里。

  穆宁伸手把倪欣艳的双脚拎了出来,单肘微屈俯撑沙发,看着身下目光游离
的欣姨,他把头沉至倪欣艳的耳边,「姐,等我多久了?」穆宁右手不急不缓伸
进她的内裤拨弄着两片因充血变得有些肥厚的褐色阴唇,黏腻微热的手感象征着
她体下正源源不断的分泌着淫液,他不是柳下惠,对主动投怀的美人自然不用故
作姿态,「啊!」一道炽热滚烫的热气从她的口中吐出,两人双颊紧贴耳鬓厮磨
的姿势让还是处男的穆宁也有些把持不住,「臭小子,姨还以为今天要在包厢里
用手给自己解决了。」她微弱的声音有些颤抖,里面还间杂着兴奋至极点的高涨
情绪与强烈欲望所呼出的炙热气息的声音。

  「好粗,好大。」倪欣艳眼中欲念高炽,她双腿紧紧包夹着身上男人的腰,
穆宁只觉下体被一直柔软的手掌包裹正上下撸动,他挣开倪欣艳的腿,起身正坐,
把裤子褪至膝盖,一根粗壮的肉棒昂首挺立暴露在空气中,鸡蛋般大小的龟头之
上正分泌着无色透明的晶状液体,穆宁朝着目光中含着不解的倪欣艳投去一丝笑
意,她把脚对着穆宁的肉棒轻轻一触,眸子闪现一丝清明与意料之外的羞涩,随
即发出轻声的带着荡意的笑,她头发轻甩,起身卸落身上的短裙,身上只剩一件
只遮住乳头与丁字裤配套的情趣文胸,深不见底的沟壑与下身正徐徐低落粘厚淫
水的淫荡嫩穴,她丝毫不避讳穆宁的目光反而腰肢摆动揉了揉自己的酥胸,随后
蹲在穆宁的身下,目光之中带着惊人的野性与荡意看了他一眼,而后低头双手握
持他滚烫的肉棒上下套弄,玉口微开,嘴角流出一丝浊白色涎液拉出一条长丝缓
缓落在龟头上,两只手掌熟练且有节奏的将落在龟头上的口水均匀涂抹在整根肉
棒上,倪欣艳把蹲着的双腿往两边分了分,将身子放的更沉,她把头一低将硕大
的肉棒缓缓吞入口中,待没入了大半根时她头颅缓缓抬起,如此往复约莫一刻多
钟,穆宁抬头轻轻叹了口气,倪欣艳嘴角流出一丝乳白色液体缓缓徐徐垂落,她
伸出舌头,舌心中间有一小涡似漏斗上宽下窄,一滩精液泛着数不尽的透明气泡
在上面不断生灭,倪欣艳笑着斜斜撇了穆宁一眼,而后喉咙一动,再张口时里面
又成了红白相间的干净模样。

  「啊。」一声婉转悠扬颤抖着的长音在包间里啼啭,穆宁手抚她光洁无暇的
后背,倪欣艳坐在他的身上前后缓缓摆动,「你让姨爽死了。」她双手捧着穆宁
的脸,从双颊吻到他的颈项,「姐,多久没被操了,下面这么紧。」倪欣艳听了,
她盛着春水的迷离眼神半睁着与穆宁平视,「姨有性瘾。啊,好爽,用力顶。」
她把嘴死死的贴着穆宁的嘴唇,香舌搅动,天翻地覆。

  约莫有四五十分钟,穆宁扶着双腿打颤的倪欣艳,出了饭店,「姐,我在周
围逛逛,你先回公司。」他单手搂着倪欣艳的肩膀,面上带着干净笑容。

  「吃完了就想跑了,臭小子。」倪欣艳嗅着穆宁身上的素净香味,不知怎的,
有些迷恋与不舍,她笑着用手拧了拧穆宁腰间的软肉,面上作出一副佯装生气的
表情,声音微厉,端的有些好笑。

  穆宁抽开肩膀上的手转而对着其脑后轻轻的抚了抚,而后转身离去,他心中
忖度之前纸上打印雇主公司的地点——青林路232号天杨大厦,他招停上了一辆
出租车,行了半个小时,他走进大楼寻梯而上,十九楼整层都是董事长办公室,
安全通道出去的门前悬挂着一把厚厚的铁锁,穆宁使力一劈,门锁应声而断,他
将其接住不让它发出声音,出门天光大亮,一条长长的走廊整排边嵌透明玻璃,
走廊尽头,宽广木门并未上锁,穆宁走进去的刹那,两道破空啸音「湫」的一声
在空中炸响,之间黑如点墨的一对警棍隔空刺来,穆宁把头一低躲开攻势,化肘
捣在对方的胸口,只见一个三十许的青年男人单手捂着肚子不停后腿,「化棍的
双手剑?倒是罕见,可惜速度太慢。」穆宁闪到男人的身后淡声说道,随后一记
掌刀劈至男人的后颈,他只哼闷一声便瘫倒在地。

  穆宁反手将门锁上,整个办公室面积不大,正对门墙背靠透明窗户,侧面则
是一面巨大的书架,上面被各式书籍塞的满当,他走到办公桌前,散乱的文件铺
睡在熄灭的电脑屏幕前,他抽出其中一张纸,上面是丽人非凡的内部业务分析报
表,这份本应只有丽人自家公司高层才能接触到的财务报表却反常的出现在这家
公司,他正思忖之际,一阵微弱渺远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穆宁目光一凝,隔壁竖
着的除了墙壁就只有一面嵌入式书架,他走到书架面前,用手从侧面排排拨去,
到中间一本橙色书籍,轻轻一按,整面书架悄无声息从中间裂开一条缝隙,若不
是他五识六感皆胜于常人,如此微小的声音断不能被人听到,他步了进去,下面
是一道螺旋式阶梯,下层大约四十平的占地一览无余,内里装修颇有格调,一个
中年男人面上青筋虬结,手握一卷破旧纸张,双腿盘坐在一只上绣阴阳的毛毡之
上。

  「我三十五岁时有幸得窥仙家体术,方觉今人之渺小,前人之高远,从此一
发不可收拾,撂下公司,终日寻仙访道,三年有余,偶然一场商会,仙术复现,
我如痴如狂,觅寻正主,竭心尽力,终得半卷残册,不想修炼不过半载,身体每
况愈下,方知,我不过蝼蚁之身,何来长生之道?」男子话音癫狂,说话之间口
角鲜血缓缓下流,到后面时鲜血几成血瀑,一股爆裂的腥气在密室当中疯狂弥散,
四处乱撞,似发疯野牛,死物呈如此之状让穆宁也有些吃惊。

  穆宁身形微闪,对其百会送了一股真气进去,男子身体本来已呈油尽灯枯之
势,此刻一道莫名生机灌入,沿脉穿循,经其百会、命府、涌泉等三十六要穴刹
那间寻走十二周天,其体内五脏六腑如久旱逢甘霖,生机焕发,口中溢出的褐色
血浆也越来越少,只是密室之中腥气不减,穆宁此刻只觉眼前血雾漫散,如有自
主意识一般不停往他毛孔里钻,其中尤以七窍所受冲击最甚,穆宁单手一划,一
道幽蓝咒纸漂浮,他单指凝动「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复我清明。」
指尖落罢,符纸之上顿现一道玄刻咒案,与此同时,密室中心金雾腾腾,血气散
去,周围一片瑞静祥和之氛,此法是他之前在册中五行符术中有意学得,他也不
知有无作用,只知其描述为「正本清源之术。」不想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穆宁提着已经昏晕过去的男子回到办公室,将其放到椅上坐好,而后单指对
其眉心一点,过了会儿,男子醒转,见穆宁站在面前,急忙起身一立,双膝落地
四拜叩首,「谢高人救命之恩,此恩查某倾世难报。」穆宁面容不改,眸子冷冷,
「如实交代,不然今日教你生不如死。」

  男人抬头一看,冷汗涔涔而下,想是见过穆宁的照片,他跪姿照旧,「窃听
是我的要求,主要是为了得到丽人新一代产品的研制配方和内部策略,是商业竞
争。跟踪您母子二人主要是应天成安保公司董事长关鸿远的要求,他给了我一张
照片,让我把照片上的女人也就是令堂送到他的手里。」

  穆宁一言不发,查俊元喉咙凝动,呼吸发粗,「令堂的公司里还有我的一个
内应,她给了我许多情报,是我花重金策反收买。」他双手握持手机,颤抖着划
开手机把相册里的一张照片翻出来举在穆宁的腰间,「就是她。」穆宁神色冷然,
淡声说道:「关鸿远是什么人?」

  「他,他是修炼者,也是天逸财团下面的分支掌控人。他们家族势力很大,
他在天逸集团的地位是家族第六代子嗣,天成安保是他父亲一手创建,前几年退
休之后由他一手掌控,市值很高,有七八十个亿,几年前我在一场酒宴上经人介
绍跟他结识,后来因为生意上的往来我送了不少女人讨好他,那一场酒宴结束回
府的时候没想到在路上我们的车突然被十几辆车包夹,从车上下来几十个手拿开
刃钢刀的人砸车,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的一个贴身保镖下车,没用多久
就把外面的人全部杀了;在此之前我因为见过一场神乎其神的打斗,能够又见到
这种场面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无可名状,于是我当时便央求关鸿远给我一个机会,
让我也修炼这种神乎其技的体术,可他却一再搪塞,就在半年之前,我帮他搞定
了一个性格非常倔强的女人,他当时很高兴,从抽屉里拿出这本卷册给我。」查
俊元把手中业已泛黄的破烂卷册一挥,随后又将头低下。

  他复说道:「没想到我修炼半年,身体每况愈下,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全无大
碍,让我回去休养,我自己却十分清楚,修炼之后我的身体多处了许多异于常人
的变化,眼中充塞褐色血丝、青筋狂绽、每至半夜神情癫狂、五官如野兽般狰狞
可怖,理性被恶性淹没,修炼至后期时我脑海里时常出现生吃活人的念头,我十
分害怕,问他他也不应,只说修炼皆是如此,如若阁下不来,料想今日我便要葬
身于此了。说完,他把头放得更低,「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望乞恕罪。」

  「哗!」一张方形卡片破空而至,连着他膝处的衣料斜斜卡进地面的大理石
地板里,「三日之内,你命价几钱全由你定。」穆宁正值用人之际,现下周围暗
潮汹涌、杀机四伏。今日只为泄愤将其人杀了对他几乎无有好处,甚至还面临被
警察找上门的风险,不如暂时将其收入麾下,留作他用。

  查俊元身子不住颤抖,这场不亚于劫后余生的体验令他此刻精神有些恍惚,
他又起四拜,「多谢阁下不杀之恩。」再起身时眼前人已不见,办公室门室紧闭,
出了地上较原来多了一个人之外几无其它变化。

  … …

  「岑老师,我把陈鹏带来了。」穆宁一早拉着陈鹏到岑蕾的办公室门口,之
前事情塞满头脑以至于把岑蕾的吩咐忘到脑后,回家之后想起来今早急忙带着陈
鹏来交代那天早晨的经过,至于他也跟着来,穆宁自己也说不清是想来凑热闹还
是想看看当时令他有些心眩的老师。

  「进。」一道清脆女声隔着门传了出来。

  陈鹏推门走了进去,穆宁在身后把门带上,转身望去,岑蕾今天着了一身全
黑的衣裳,唇上覆着淡粉色口红,脖颈绕了两圈的珍珠项链与单珠辉映的善良光
泽衬的她较上次更加贵气,叫人直直不可逼视。

  「礼拜五晚上怎么没来?」岑蕾见穆宁走在陈鹏身后,放下手中的笔,对陈
鹏说,眸子却扫在穆宁的身上,内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又恢复正常。

  陈鹏脸上挂着茫然,「额岑老师,我让陈鹏回去把事情理清楚再来找您,不
然怕耽误您的时间。」穆宁一时有些发愣,随即反应过来接上话头同时拍了拍陈
鹏的肩膀,防止陈鹏暴露他把事情忘记的事实,教导主任很忙,他以为岑蕾不会
记得这件事,没想到今天上来就被问了个措手不及。

  「对对对,穆宁让我回去打好腹稿,所以今天一早我就来见您了。」陈鹏将
手背在身后打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能把场面稳住。

  岑蕾目光淡淡,面上挂着层意味深长的笑容,「同学,坐吧。」桌前只有一
张椅子,她望着陈鹏。

  陈鹏坐下,穆宁暗暗叫苦,自岑蕾那层不动声色的笑容之中浮上一抹戏谑的
时候,他就知道二人看似完美的配合在拥有十数年教学生涯的教导主任面前是一
面拙劣不能更加的遮羞布。他谄笑里带着苦意生生看了眼这个在他眼中无比动人
的老师,随后走到一旁搬来一张板凳坐到陈鹏身旁。

  陈鹏将必要的过程和人物关系说清楚,「没想到这里牵扯到命案,你回去和
你妈妈说了吗?」岑蕾面上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重点高中的尖子生出现在她任
职的学校,她不可能任之后可能出现更加严重的事态肆意发展,况且她也参与了
事件的部分过程。

  「嗯嗯,我和她说了之后妈妈当时就开车去所里了。」陈鹏面上浮上一层无
奈,只是被他很好的掩盖过去。

  穆宁一直望着不时抬头示意陈鹏继续的岑蕾,他想看看这个一丝不苟的教导
主任什么时候才能撤掉目不斜视的眸子转而看他一眼,其中自然不无置气与较劲,
只是他内心深处清楚的是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安慰自己的无奈举动,在岑蕾这种
老狐狸面前任何妄取引起她注意的举动只要她不想回应,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让对
她心有想法的对象产生任何她对其作出回应的幻觉,只是在非理智时刻的人们总
会弃理性于不顾而任意放大自己感性而冲动的外在表现,寄希望于对方廉价的感
动或许是其人无聊时的调侃,能出现奇迹——至少在这里,小概率事件没有发生。

  陈鹏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岑老师,那天在现场你为什么不让那两个人走啊?」
他面上带着疑惑。

  岑蕾还没说话,「岑老师是怕他们之后讹人,如果当时不验伤,之后不知怎
的伤势更重了,他们把责任全推到我们的头上,岂不是只能乖乖认赔,如果做完
检查之后就有证据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啦。」穆宁话音急切中带着一丝狡黠。

  岑蕾目光一扫,待穆宁说完,她微微笑道:「确实是这样。」随后她用一种
像哄着幼儿园孩子的眼神对穆宁投去一道赞扬的目光。「既然事情的脉络已经捋
清,上课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你们就先回去上课吧,有需要了解的我再通知你们。」
她说。

  门响了,穆宁回首看去,「进。」岑蕾说。一个面容清癯、身形消瘦的老人
走了进来,约莫六十出头,步伐稳健,手中拎着一个蓝色文件夹,「岑主任,现
在有空吗?」他看着岑蕾,面上挂着淡淡笑容象征性的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两
个年纪不大的学生,穆宁面上淡淡,这句话看似询问,实则是将话锋指向他和陈
鹏,让他们不得不走。

  「岑老师,那我们就回去上课了。」穆宁对岑蕾报以象征性的微笑,起身后
对着已经走到身旁的老人稍一点头,随后走向门外,陈鹏跟在他的身后。

  待门关上。「李伯,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可能…」岑蕾的声音有
些冷,穆宁出了办公室,不过耳边还是传来两人对话的细碎声音,他无意探究,
于是心神微动,闭耳不听。

  … …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