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1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is989796
2021/01/24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9,872

                (十一)

  左京一早上就被被子摩擦在灼伤口引起的剧烈疼痛给疼醒了,好在伤口就是
几个水疱被磨破了,又是在手臂上无所谓以后留疤什么的了。连忙起身找出药箱
左京找出双氧水仔细的清洗了一下,然后擦上绿药膏。左京看着几个烟疤,不禁
哑然失笑,想想以前上学时候的几个校外的小流氓他们身份的标志就是手臂上面
有烟疤。现在自己的烟疤比他们谁都多,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本身就已经残缺不
全,又是进去过的人,身上留着几个烟疤不算什么大事。

  外面早就忙的不可开交了,李凡本来就是个得力干将,左京一直当他二把手
来使用,左京把手臂缠上纱布再戴上一只护袖,他知道这样对伤口不好,但是今
天不能露出来。省的李萱诗她们看到后大惊小怪的,追着自己问这问那的,至于
昨天的事情仿佛已经过去了,现在左京自己不去想昨晚的事情就不会冒出来。左
京叫来李凡嘱咐了几句,就自己忙别的去了,走到院子里就远远的就看到郝叔在
大门口。

  尽管今天天气炎热,但是郝叔还是精神抖擞的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唐装,嘴巴
里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烟得意洋洋的在大厅门口迎来各种贵客,忙着收下各式各
样的贺礼。李萱诗也是一身晚礼服显得美艳动人,站在郝叔身边应酬着各位女来
宾,其他的女人则各忙各的,在里面招呼着客人。郑市长今天没来只是委托秘书
送来一个红包,他不来也好,来了就是主角了免不了要抢走郝叔的戏份。

  郝叔也不在乎这个面子问题了,他也知道郑市长就是想和李萱诗再续前缘一
次,但是夫人一直不肯松口。这个事情事关自己能不能在做一届,郝叔其实早早
地就打算好了,无非就是故技重施一次。

  午宴是正宴,郝小天带头领着一帮晚辈给郝叔磕头拜寿,郝叔看着几个儿子
女儿高兴的眉开眼笑,一个个都赏了大红包,郝龙等几个侄子也都上来给郝叔磕
头,郝叔也都一个个给了赏。郝叔看见左京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看着,心想我也
不会指望也不想勉强你给我磕头拜寿,但是你非要站在这里煞风景吗?没想到左
京倒是大大方方的走上来说了两句祝寿的话,话说的挺漂亮,引出一个满堂彩。

  李萱诗高兴的合不拢嘴,没听太懂的郝叔也只好跟着笑了几声。表面文章还
是要做足李萱诗红包给的又大又厚还是双份的,左京神色自若的接过来道了谢后
就离开了。李萱诗只是有点纳闷今天左京的打扮有点奇怪,大热天的带个护袖,
像是个炒菜的大师傅还只带一只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左京帅气的外表并没有
人会注意到这些,哪怕左京穿着一身乞丐衣服人家也认为这是个落难的富家公子
从而要生出许多同情心来。

  同样心里发紧的还有白颖,最后白颖拉住了双胞胎没让他们上去给郝叔磕头,
而是推说孩子不舒服回房间去了,两个孩子今天是有点脸色不是那么好,但是精
神还可以,白颖以为昨天玩的太疯了,加上今天比较闷热,大厅里面人太多,回
去也好。李萱诗欲言又止的没说什么就安排个小保姆去跟着照顾。

  午宴开始后自然酒池肉林一般的十分丰盛,八个冷盘,八个热炒,六个主菜,
两道汤,两道点心,一道果盘外加一道面条,这就是左京张罗了十来天的主要劳
动成果。服务员小保姆们一起上阵穿花蝴蝶般的上着菜,昨夜的气氛延续到了今
天一个司仪在舞台上面不停的说着喜话,时不时的二人转、劲舞、杂技、小魔术
的表演穿插其中,一个摄影师架上摄像机把这热热闹闹的场面给拍摄下来,这是
特意岑筱薇安排的,也是她要送郝叔的贺礼。

  热闹的气氛自然影响到了宾客们高涨的情绪开场不到二十分钟就有人喝吐了,
这人就是郝小天,郝小天今天看到了白颖,就想凑到嫂子身边去黏糊一下,看看
有没有机会能凑凑近乎,他对白颖是垂涎已久了上次功亏一篑十分遗憾。谁知道
白颖后来压根就没出现了,郝小天一下子就没什么兴趣和心情了。

  正好在旁边的是郝杰,郝杰最近有点踌躇满志,一是进到了政府上班,在二
叔的照应下混的还行,而且二叔的工作他分担了很大一部分,郝杰笔杆子不错,
适应之后他现在的文章做的都很好,郝叔也挺器重他。二是和梦中情人吴彤天天
在一起,虽然他知道吴彤和郝叔的关系,但是他觉得吴彤也似乎对白白净净的自
己有点意思。两人因为工作关系成天一起上班一起吃饭,关系拉近了不少,现在
在一起的话题也不全是工作的事情了。

  时间长了自然会玩些暧昧,吴彤也深知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
郝杰这样心地善良思想纯洁的男孩,不过女人吗,只要是有人喜欢自己就是一件
很开心的事情。吴彤打算找机会酬谢一下郝杰对自己的一片深情,不过目前还没
有机会,也不是时机,她想和郝杰相处一段时间把该给的都给他,然后和平分手
彼此能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就行。

  此时郝杰正和吴彤眉目传情着,被郝小天看在眼里不由得哼了一声。

  「就是个被操烂的骚货,有人还当个宝。」

  郝小天也是和郝杰不对付,虽然是从小一起玩的堂兄弟,但郝杰大上几岁,
郝小天又体弱多病。而郝杰从小学习好是村里的孩子王,总是嫌弃郝小天累赘不
能说排挤他,但就是不想带他玩,从小到大郝小天都一直记恨着这件事情。

  郝杰听了勃然大怒,但是他现在不敢对郝小天发火,毕竟还要跟着二叔混。

  就端起一杯酒敬了郝小天。谁知道郝小天并不买账,只是轻轻的尝了一口就
放下了,这个郝杰可不能忍了,当地酒风颇正,敬酒是一定要吃干净的。何况自
己是郝小天堂哥,以大敬小,小的无论如何都要干掉,就像郝叔再嘚瑟郝奉化来
敬酒郝叔也是一定要亮杯底的。

  郝杰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但是嘴上却说:「小天莫喝光,你从小身体不好,
酒是不能多喝的,省的喝多了生病。」

  郝小天一听此话就有点炸毛了,他最听不得说自己生病的事情了,小时候那
场差点要他命的重病使他到现在还常常做噩梦。

  「杯子太小我喝得不舒服,有本事换大杯子,我身体好的很,喝多少都无所
谓。」

  郝杰倒是真的不想和郝小天拼酒,他怕真的搞出什么事情出来,到最后自己
一定受责备。于是就哈哈几句想糊弄过去。谁知道郝小天觉得郝杰有点看不起自
己,把小花碗拿出两只全部倒满了白酒,递给郝杰一个,自己端起一个。

  「刚才你敬我酒,现在我回你一个。」

  一仰头就把这碗快四两的白酒一口干了下去。现在郝杰倒是骑虎难下了,他
其实酒量比郝龙郝虎还好,但是这一下子四两酒干下去他倒是从来没有过的,不
过酒场上面面子最大,郝杰不能丢这个脸,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来一口下去了。

  郝杰只觉得一条火线从上到下的进了胃里面,差点呛到,被咬紧牙关的忍下
来了。

  郝杰看见郝小天没有吃菜,他也没有吃菜,刚才差点呛到的他现在脸色十分
难看,一身的冷汗全下来了,坐在那里不说话。

  郝小天也是难受了半天,但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他看到郝杰比他还难受的样子
就立刻像打了胜仗似的兴奋起来了,心想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家伙给灌醉让他出出
丑,要是他不敢喝了到时候就挤兑他两句气也就算是出了。于是又开一瓶新酒斟
满了两只小花碗,「杰哥,要不我再敬你一个,咱们哥俩喝个双的,祝你早点找
到对象。哈哈哈哈……」

  郝小天真是有点上头了,迷离的目光中看见郝杰似乎恢复过来了,只见郝杰
一点都没有犹豫的端起一只小花碗和郝小天碰了一下,一仰脖来了个虎咽后停顿
了一下就向郝小天亮出了光亮的碗底子……

  郝小天要是前面没喝这会儿一定就傻眼了,可惜刚刚下去的四两酒正影响着
他的思维能力,郝小天端起碗喝了大概十几秒才把这碗酒给咽下去,刚刚向郝杰
亮出碗底的郝小天就哇的一声吐了一桌子。现场顿时一片混乱,郝杰被他老子踹
了一脚后连忙和郝龙把郝小天给扶到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面躺下,冲了红糖水给郝
小天灌下去,郝小天缓过一口气来也不敢嘚瑟了,知道今天自己出了大丑,待会
儿老头子说不定还要处罚自己,连忙趁着酒醉装死睡了过去。

  既然公子爷都带头喝醉了,那么气氛一定就得起来,现场直接变成了刚打下
祝家庄的水泊梁山聚义厅,变得混乱不堪。一边的左京自然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现在酒席的大局已定加上手臂上的的烫伤实在有点难以忍受于是就想回去了,在
大堂门口看到丁静和张洁就把手里两个红包一人甩给一个,独自回到宿舍重新包
扎了一下,弄完之后只觉一阵困意涌来就上床补觉了。

  今天的天气十分的闷热,天气预报是晚间有大雨,但是丝毫没有影响郝叔等
人的酒兴,一顿大酒喝的所有人都是酩酊大醉,一直喝到下午三点才结束了酒席,
李萱诗等人也都是醉意昂然的一个个回房间去了。郝叔被扶到一张躺椅上面休息,
睡着之前喝下何晓月送上的一碗大补汤醒酒……

  郝叔一觉睡到晚间,被何晓月叫醒吃了点点心,异于常人的体质使他这会儿
的酒意全都消散了,郝叔看着四下无人,就顺手把何晓月拉进了怀里。

  说实话何晓月乖巧听话,郝叔颇为喜爱她,之前王诗芸的事情不了了之后,
李萱诗也有所松动打算让何晓月也给郝叔生个孩子,算是给何晓月一个定心丸,
谁知道何晓月倒不愿意了,李萱诗明白何晓月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也不想再要一
个了,其实何晓月还有对亡夫的一片真情,为了好点的生活可以委身给郝叔但是
不想在名分上面坐实。

  何晓月最近是真真实实的感到左京给自己的压力了,她之前确实在小库房的
账目上面弄了很多钱,她这是和徐琳有默契的,但是她和徐琳不一样,本身家境
富裕的徐琳弄钱只是自身贪欲使然,拿了钱也是挣钱买花戴。可是何晓月不一样
她是以前穷怕了,弄钱也是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也为了以后自己的生活打算,
她可没想跟郝叔一辈子,也不可能跟一辈子。

  这回左京算是掐断了她的财源,已经弄了很多钱的她倒无所谓后面断不断财
路,但是之前的事情她怀疑左京已经掌握了她拿回扣的证据,左京已经和之前进
货的几家都谈过了,把价格全部都给压了下来,他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只要换掉
供货商就可以了。虽然左京没有换供货商,何晓月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她也知
道郝叔和李萱诗的德性,要是知道自己贪他们的钱了最起码要把钱给追回去,以
后也不会受到信任了。

  她知道左京一定会来找自己,她大概也知道左京想要什么,这是一场暴风雨,
也许是一场灾难,何晓月不知道也不敢想以后会发生些什么,她现在只是过一天
是一天了。

  郝叔不管不顾的拉下了何晓月的内裤在何晓月的下身一阵子抠弄,等到足够
湿润后就把何晓月拉到自己的身上让她自己动起来。何晓月中午被劝了不少酒,
这会儿酒劲儿还没下去有点儿经不住郝叔的雄风,不一会儿就娇喘连连起来。

  已经受不了的何晓月想摆脱郝叔,突然脑子一转想到了主意。

  「老爷,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你也知道我中午喝得太多了,到现在头还疼着。」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中午哪个没喝多呀?」

  「有一个呀,就是大少奶奶呀,你不是还要送礼物给她吗,我都给你准备好
了。」

  郝叔倒是真的没把白颖给忘了,只是这会儿需要先热热身,今天中午一场酒
喝的虽多但是心里面不甚痛快,第一是左京上来不阴不阳的说了几句废话,自己
还要陪着笑要给他两个大红包。第二白颖就因为左京露了一下脸就直接回去了,
后面一直没捞着。第三就是郝小天的出丑,要不是今天好日子一定会当场教训他
一顿。现在吗,先在何晓月身上发泄一下再说,她不是不愿意给老子生娃吗,老
子偏偏就要射她一发种子让她难受个几天。

  夫人她们正好也不在,何晓月对自己是无力反抗的,郝叔就加快了自己的动
作,说到底他还记挂着白颖那头,也想早点过去。

  何晓月感觉到阴道里面来回动作的大阳具足足的胀大了一圈这是郝叔射精的
前兆,郝叔是有本事能控制自己射精的,可以保持这胀大的阴茎很长时间不射出
来在女人的屄里面一直运动着让大龟头对女人的G点不停的摩擦,这样往往能够
使得被操的女人达到多次高潮,到时候郝叔就会趁着女人高潮的时候把精液射进
去,达到最佳受孕时机的目的,白颖就是这样被操的怀上的。

  郝叔算过日子,今天是白颖的排卵日,他想再让白颖给自己怀一个孩子,这
样就能够阻止白颖和左京的复合。到时候等白颖发现怀孕的时候再让李萱诗去搞
定她,让她乖乖的给自己生下来,不要再去想左京那个混蛋了。

  昨天李萱诗在温泉的表现郝叔其实看得清清楚楚,白颖的感受他也略知一二。

  郝叔也觉得她和左京复合是不可能的,李萱诗作为一个妈来说也不允许儿子
再找这种女人当老婆,李萱诗大可以再重新给左京物色一个女子,再说那小子长
得好,找个对象还不容易。夫人一定也是这般心思,到时候再把白颖那两个孩子
是自己的事情告诉夫人让夫人死心也让白颖死心,就能让白颖在别无选择的情况
下跟着自己一辈子了。

  郝叔脑子里面想着美事儿,下面也就不再忍耐了奋力的抽插了几下后从喉咙
里面发出一声低吼把自己的今天的第一发精液灌进了何晓月的子宫深处,何晓月
也被这大股的精液给射上了高潮,郝叔把高潮过后绵软无力的何晓月放在了自己
的躺椅上,何晓月被郝叔这一下高潮给搞得神志不清,躺在躺椅上面两腿大开的,
任由下面小屄里面的精液流淌出来在躺椅上面形成了一汪小精液潭。

  郝叔拿起何晓月的内裤在自己的鸡巴上面随手擦了两下,就提起裤子往白颖
的房间跑,闷热的天气使得刚刚发泄过一次的郝叔性欲又高涨起来,他想马上看
到白颖,把她按到床上今夜今夜好好的操她。

  推开白颖的房间门就看到了白颖正坐在那对正在熟睡中的双胞胎旁边想着心
事,屋里面开着空调但是白颖心里还是一阵子烦闷,昨天晚上在温泉的事情她非
常后悔。她很担心左京会知道自己还在和郝叔厮混,那样就不可能再谈复合的事
情了,她又开始后悔离婚后和郝叔断断续续的见了几次面,每次见面还都被郝叔
给操了。自己是个淫荡下流的女人,这个已经不用再狡辩了,左京顾着自己的面
子一直没有和母亲说,就是母亲私下找他他也没有说。

  现在她也不敢去找左京单独说话了,李萱诗似乎也没有那个意思了。怎么办?
这次要是回去了恐怕以后再也无法相见了,自己这辈子除了左京是不想再嫁给别
人的,那么以后就守着两个孩子独身一辈子?可笑的是这孩子也不是左京,是郝
叔的。

  本来自己也不知道的,一直以为是左京的孩子,没想到被看出端倪的郝叔偷
偷地去做了亲子鉴定,当自己看到那张纸的时候,差点抱着郝叔要和他同归于尽,
但是最后没有敌过郝叔的蛮力再次被他强奸了,后来就没办法了从反抗到顺从,
最后乐在其中……

  郝叔一进来的时候白颖就察觉到了,但是她没有任何反应,任由郝叔从后面
抱住了她的小蛮腰,郝叔的两只粗糙的大手从白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来,向上抓
住了白颖两只乳房,用食指按在两个鲜红的乳头上面玩弄了起来,白颖顺从的依
偎进了郝叔的怀里,没一会儿就被郝叔弄得呼吸粗重了起来,无所谓了,反正都
已经这样了,再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白颖主动的把胸部挺起好让郝叔的手完
全覆盖在乳房上面,郝叔心领神会的加大了力度和幅度,他总觉得白颖最吸引自
己的地方就是只要她一个小动作就能让自己一瞬间的领略到她的风情和娇羞,这
种是白颖和其他女人最大的不同,郝叔知道自己其实粗鄙不堪,每次和白颖在一
起的一旦白颖这样他就想立刻脱了裤子把大鸡巴插进白颖的身体里面,但是今天
的郝叔不能太着急而是拿出了一个精美的小匣子。

  「好小颖,看我今天送你的礼物。」

  「好端端的送什么礼物给我啊?又不是我过生日。」

  「你看看呀,这些买的可贵了,花了我大价钱。」

  「买什么了?花那么多钱做什么?」

  「都是定制的所以才很贵,不过只要你能喜欢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说着郝叔已经从里面拿出了一对钻石耳坠,放在了白颖的手上,白颖看出来
这是一对在国际着名奢侈品商定制的,钻石那么大确实很贵,这是郝叔第二次给
自己买珠宝,白颖心一软就在郝叔期盼的目光下戴在了耳朵上面,顿时房间里面
好像闪现出了两颗星辰,随着白颖的动作一闪一闪的,郝叔拍手称赞:「小颖,
这对耳坠实在和你是太相配了,也只有我的小颖才能配的上这么漂亮的珠宝。」

  白颖听了以后没有说话,却突然想起那天在叶儿脖子上面看见的那颗钻石,
也是很光彩夺目,虽然没有自己现在戴的这两颗大,品质也差了些,但是白颖觉
得那颗钻石的火彩一直印在自己的脑子里面。

  郝叔又拿出一条钻石项链,这个就是以前曾经送过白颖的那条,当时被白颖
拒绝了,这次郝叔把钻石换成了五克拉的,钻石的等级也相当高,郝叔差不多花
了自己的大部分积蓄,这颗鸽子蛋采用的是文艺复兴琢型呈玫瑰花状,郝叔认为
这颗钻石可以代表自己对白颖的一片真心,一定可以彻底打动白颖。

  白颖看到钻石确实心动不已,没有一个女人能对着五克拉的钻石不动心,白
颖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那颗钻石,虽然这种琢型没有那么闪亮的火彩但是胜在更加
透亮。郝叔笑嘻嘻的把白颖脖子上面的那条项链给摘了下来,趁着白颖不注意一
把扔出了窗外,然后把手上的这条给小心翼翼的戴上了白颖雪白的脖子上面。

  白颖对着镜子想欣赏一下这颗钻石被自己佩戴的样子,当她看到镜子的时候,
却又想起叶儿的那条项链,白颖突然像被惊吓到一样。这时外面终于亮了一下接
着就是一声沉闷的雷声传了过来,这场白天一直被憋着的大雨看来要降临到这干
燥已久的大地上来了。

  「我原来的那条哪?」白颖声音高了很多。

  「那条已经很旧了,还要了做什么?」

  「不,你把它给我,我不想换了。」

  「你还忘不了左京吗?一条破项链而已。」

  「你把它还给我,我不能没有它。」

  「刚才……刚才被我扔到窗户外面去了。小颖我马上去给你找回来,你别激
动。」

  郝叔看到白颖怒不可遏的样子,有点畏缩了,这个样子就好像白颖第一次被
自己上了之后知道真相时候的样子。白颖一把想推开郝叔,要冲出去寻找那条失
落的项链。郝叔没有让开,他想坚持住,让白颖彻底放下左京。

  「你快让开!」白颖这次已经歇斯底里了。郝叔真的被吓了一跳,但是丝毫
没有想让开的意思。

  「小颖,你别喊好吗。外面已经开始下大雨了,而且你那么大声音会吓醒孩
子的。」

  「那你让开,我自己出去找。」

  「小颖算了吧,别去了,难道你以为你和左京还能重新在一起吗?」

  「你别管我,你到底让不让开?」

  两人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听到动静不对的李萱诗冲了进来,一把拉开郝叔。

  「老东西,你就别拦着小颖了,让小颖去吧。」

  郝叔本来就被白颖的气势吓到了,拦着她只是想耍无赖的不想放弃这个花了
几百万的机会,可是李萱诗一进来他就没办法了。白颖则趁着郝叔一松懈就从郝
叔的身边冲出了房门。

           ***  ***  ***

  左京睡了一下午算是把觉全部补回来了,这会儿除了手臂上面的伤口还在隐
隐作痛以外,全身似乎充满了精力。一个人跑到后场指挥着工人把所有的垃圾和
泔水清理掉运出了山庄,就没什么可忙的了。

  两个小姑娘也是累了几天了,今天也没有来看电视而是早早的休息去了,左
京一个人百般聊赖的在山庄里面四处逛着,他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内宅的小楼下
面,看到自己的房间还亮着灯,想起昨天的事情他的脚步就停了下来,心里面又
开始翻腾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站了一会儿,左京抽完了一支烟总算是调整过来一些,一声闷雷也传到了左
京的耳朵里面,左京也察觉到此刻的天色一场大雨即将倾盆而至,突然窗口一道
亮光一闪,左京的目光不由自主得跟随着那道光落在了地上,左京好奇的走过去,
捡起了那条项链,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当年送给白颖的订婚礼物,白颖一直把它
看得比结婚戒指都重要,没想到今天把它掷出了窗外。

  左京冷笑一声,心想天意就是要物归原主了,把项链塞进口袋里面,看着雨
点已经零零星星的落了下来,连忙一阵快跑,奔向自己的宿舍,后面窗户里面传
出的叫喊声被持续不断的闷雷给盖住左京一句也没有听见。

  白颖疯狂的在前院子里面四处搜寻着,这时候倾盆大雨已经倾泻了下来,白
颖被淋成了落汤鸡一般,透明的睡衣被雨水湿透后贴在了身上,身体的轮廓完全
暴露了出来,此刻的白颖已经接近赤身裸体了,可是白颖毫不在意的在地面上四
处寻找着,李萱诗打着伞跟在白颖后面,刚才总算是弄清楚郝叔干了些什么,李
萱诗倒觉得没什么下来捡回去就是了,可是奇怪的是怎么也找不到了。

  这院子一般也没有人会擅自进来,能来的人就算是捡到也一定会送过来,这
又不是郝叔那条几百万的项链,当时左京坚持自己打工挣钱买的也就值个几千块。
不过白颖一直视若珍宝,总是戴在身上,这会儿丢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岑筱薇和徐琳也一起过来帮助找着,可是院子也就那么打,众人冒着大雨所
有的角落都翻过了就是没有找到,今天中午忙完后院子里面也没什么人看守,问
了大门的保安也说没有陌生人出去,这就奇怪了,难道钻到地下去了不成?岑筱
薇本来就不情愿出来找,就偷偷摸摸的回去了,李萱诗也害怕白颖会生病就连哄
带劝的和徐琳强行把白颖拉了回去,连忙安排缓过神来的何晓月弄姜糖茶,让白
颖洗了热水澡后服下。

  又怕白颖情绪不好,晚上索性就陪着白颖睡了。

  这边郝叔实在是面子丢尽了,站在客厅里面看着几个女人忙进忙出的,不就
是一条破项链吗,全部都出来找,好在没有找到。郝叔也奇怪扔的时候没有用多
大力气呀,难道被自己扔的挂到树顶上面了?几个女人只知道低头不知道抬头,
郝叔想提醒一下后来想想也没开口。郝叔跑到门口,看了一眼,发现最近的那棵
树也有十米远,自己不可能扔那么远,那找不到就奇怪了。

  正好岑筱薇偷偷的跑回来,被郝叔一把拉住,郝叔知道今天是捞不到白颖了,
弄个岑筱薇泄泻火也行。就搂着岑筱薇进了岑筱薇的房间,岑筱薇知道自己的干
爹想操自己了,今天白颖狼狈的样子她看了也十分的高兴,也就扭捏了一下任由
郝叔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面,随着郝叔手指的深入岑筱薇的两腿分开了很大
了,被挑逗的情欲高涨扭头主动和郝叔激吻了起来,郝叔放下岑筱薇这次他先进
入了岑筱薇的小屄里面。

  「干女儿啊,爸爸今天要好好干你,你也快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吧。」

  「干爹你今天好厉害啊,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去办工作签证了,啊……啊……
好深啊,顶到头了……还有好几天哪……」

  「回来就让你干妈张罗你和左京的事情,到时候就是一家人了。」

  「干爹你好坏……又想干儿媳了……到时候我看郝小天娶了老婆你搞不搞……
干死我了……」

  「没大没小的,小天是我亲生儿子,你今天夹得好紧是不是想起左京了?」

  「我就是想京哥哥了,京哥哥……快插死我快……」

  「等你回来我就让你京哥哥来插你,现在我先替他干爽你……好紧……收缩
了……」

  岑筱薇已经到了高潮,在郝叔的言语和鸡巴的刺激下阴道收缩的十分剧烈,
让郝叔爽的妙不可言,岑筱薇他是从开苞到现在一直跟着他的,他倒是真想她能
嫁给左京以后还能一直操下去,可惜郝小天年龄太小了,不然嫁给小天也可以。

  郝叔想到这乱伦的事情脑子里面也是十分的刺激,精关一松把今天准备送给
白颖的种子射进了岑筱薇的体内……

  白颖还是受凉了,第二天起来就十分的难受,还有点发烧吃了药以后就立即
让李萱诗找左京来见她,可是李萱诗打过电话后说左京一早出去了,说是去长沙
医院看看昨天被热油烫伤的手臂顺便再买点东西。知道左京躲着自己的白颖决定
不再等了,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也许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至于左京就等以
后再说吧。

  李萱诗也没办法,郝叔昨天在岑筱薇那里呆了一晚上,到现在还没有起来,
就不和他说了,李萱诗就亲自开车把白颖和孩子送到机场。

  白颖有点头昏脑涨,双胞胎也是精神不振的样子,这让李萱诗很是担心。

  「小颖,要不你晚两天再走吧,先在长沙看看病,我看小孩子也有点不舒服
的样子,反正左京也在长沙,我找机会把他给叫过来。」

  「妈,你就别费心了,左京是躲着我,你让他来他都不会来的。」

  「那你的事情怎么办?」

  「妈,昨天我想了好多,这次你回去和郝叔打个招呼吧,这次是我和他的最
后一次了,以后我无论和左京怎么样都不会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了。至于我和左京
的事情……我回去以后和我妈商量一下再想办法吧。」

  「小颖,你既然还叫我妈,我就和你实话实说吧,小京我看对你是没什么意
思了,我本来想就算你们没感情了,但是小京总是要关心自己孩子的,可是这次
小京不仅不理你,还对孩子也是不闻不问,按理说他也好久没见自己孩子了,毕
竟他还是孩子的父亲。」

  「妈,我想他是恨我的,孩子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吧,我话到此了,你后面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帮你的,我都会帮你,但是
小京我是勉强不了他的,你也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也才有点好转,我到现在都是小
心翼翼的,暂时明面上我没法子站在你这边。」

  「谢谢妈了,我能理解你,快到点了,我进去了。」

  「小颖你多保重,回去带孩子到医院看看,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我走了……」

  李萱诗看着白颖带着一对双胞胎进了安检,也就转身回去了。出了机场她灵
机一动,打了左京的电话,左京正在家里,接了电话就告诉了李萱诗在家里等她,
李萱诗想想也应该和左京好好谈谈了,以后接管公司事情,白颖的事情,岑筱薇
的事情,还有左京以后到底是什么打算,更重要的是自己也想和左京说点心里话,
正好在老家里面说话也方便。

  李萱诗驱车就往家里驶去,路上也是一直在想,她希望左京把公司给管起来,
公司以后一定是全部交给左京的,自己现在对这些也都无所谓了,只要管好自己
的孩子就可以了,郝叔马上就公务员退休,生活什么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
把四个孩子慢慢抚养大就行了,这些年就像做梦一样,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
思议了。只是苦了大儿子,其实徐琳的大女儿不错,可惜已经有了对象。左京在
帝都的那个女人如果能……

  哎我还有什么资格干涉左京的感情生活哪,只要儿子喜欢我就没什么意见。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