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第一百三十七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8月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270

  上周遇上了自创作本小说以来最大的打击,使用了7 年的移动硬盘,终于寿
终正寝,原地爆炸。

  而且重要的是六七千字的稿子、数十万字的草稿、大纲、图片参考以及这几
年攒下的色图色片全部灰飞烟灭无法读取,拖慢了小说的进度。

  幸好本周花几百元买了数据恢复软件,但恢复的东西不多,本以为可能要拖
到下星期,咬咬牙用了两天两夜时间将新章节赶了出来。

  总算没有拖沓。

  有什么建议可以发在评论里,我需要补个觉。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唔!」

  唐夕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那血红的狼根没能直直钻入到她窄小的蜜洞中,
而是从已经满是香汗的下腹上溜了过去。虽然第一次没有插入,但是金狼王如此
粗暴的动作,也让天丰长公主的尚未经历人事下体疼痛不已。

  「奶奶的,没想到公主的下面也是个硬骨头!」

  若是就这样没有东西润滑而强行插入,公主的下体干涩,也会让交媾变得困
难,而且就算强行插入,势必血流不止。但尴尬的就是,虽然金狼王准备了润滑
的羊油,但此时处于「狼变」状态的金狼王根本打不开密封的羊油罐子。

  「狼变」时,金狼王会彻底狼化,但缺点是拿不起任何东西,因为「狼变」
后狼人的手会退化成狼爪。但若是强行催动身体停止「狼变」,某些脏器可能由
此受到损害。而且这还事关金狼王的面子,要是就这样半途而废了,自己的面子
也不好看。

  「操他娘的!不管了,干死就干死!」金狼王一爪子拍翻了那个装着羊油的
锡罐,正想扑到唐夕瑶身上,却听见王帐外乱哄哄的声音更大了,金狼王附耳细
听,却发现其中还夹杂着喊杀声和兵器交击的声音。

  就在金狼王心中惊讶之时,头顶上突然传出布匹撕裂的声音,只见王帐的顶
端被不知什么东西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一个黑乎乎的,足有脸盆大的物体带着
「嗡嗡」的振翅声,轻轻降落在巨狼面前。

  在烛光的照耀下,金狼王才看清楚这只像是昆虫一样的东西:足足有面盆大,
通体泛绿,有着长长的尾巴,并不知道这尾巴是做什么的,但从这只虫子冲他张
开的锋利口器看,它并不好惹。

  「吱」的一声,那虫子发出一声怪叫,振翅向金狼王扑来,虽然其身形庞大
可是速度却很快。但金狼王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无法像没有「狼变」时那样用手
中的兵器作战,但「狼变」后强横的身体,依旧给了他与这怪虫对抗的本钱。

  金狼王庞大的身躯一甩,那碧绿虫子虽然一口要在金狼王的外皮上,可他的
表面毛发虽然质地较软,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击破的。碧绿虫子一口咬下,感
觉不对后随即放开,居然连一点狼毛都没咬下。

  「雕虫小技,莫非就是你这小虫子来攻本王的金狼营寨,看本王不把你活撕
了!」

  虫子飞至王帐顶端,也许是听到金狼王嘴里的挑衅,又对着金狼王的巨大狼
躯俯冲下来。金狼王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向一旁翻滚。虫子在一次攻击落空,愤
怒的向狼头处攻来,但只见对方狼躯一矮,碧绿虫子从金狼王的头顶上飞掠而去,
仅仅擦伤了对方的耳朵。而就在两者交汇的一刹那,金狼王果断出口,居然把那
碧绿虫子的右后腿生生扯下!

  深色的虫血洒落一地,碧绿虫子发出长长「吱吱」声,似乎非常痛苦和愤怒。
而金狼王则看着还在半空中盘旋虫子,咀嚼了几下嘴中的虫腿,叫嚣道:「你这
会飞的还不如本王地上跑的,要是让我抓住你,我……」

  突然金狼王感觉呼吸一滞,身体中经脉似乎出现了堵塞,急忙将那已经碎成
几段的虫腿吐出:「这虫子的血有毒!」金狼王只感觉自己的视觉出现了重影,
心跳与气息加速很快,显然这是中毒的征兆,还好自己并未将虫腿给吞下,不然
自己很可能就被毒死。

  但那碧绿虫子可不管那么多,趁着金狼王动作迟滞的时候,拼命攻击,一时
间巨狼躯体上满是血痕,尤其是金狼王的头脸,受伤最为严重。

  而因为毒性的侵蚀,金狼王原本攻守有序,滴水不漏,到现在已经变成了凭
着本能胡乱扑咬,这样面前的碧绿虫子有了更多的机会攻击。直到金狼王胯下那
根血红的狼根,引起了虫子的注意。

  迷蒙之中,巨狼再次听见了虫子的振翅声,下意识的朝着那虫子大致飞来的
方向乱咬,碧绿虫子敏捷的避开了巨狼的大嘴,从它的腹下飞掠而去,锋利的口
器一口咬在露在外面的狼根之上。

  「嗷!」

  金狼王只感觉自己的狼根上一阵剧痛,一边痛嚎一边满地打滚,可那虫子死
死咬住巨狼的狼根不松口,直到那条已经垂软的狼根被彻底咬断,巨狼的躯体才
无力的抽搐着横躺在地上,下腹不断有鲜血流出。

  看着巨狼的身躯慢慢缩小,变成原来狼人的样子,碧绿虫子这才注意到在这
座帐篷的绒毯之上,还有一具浑身泛红的赤裸女体正在左右扭动着。浓郁的雌性
发情气味一下子便吸引了碧绿虫子的注意力,它吐出嘴里的半截烂肉——就是那
从巨狼那边咬下的一部分狼根,飞掠过去,轻轻趴在女体的两腿间,小心的嗅着
她腿间的气味。

  「快点……随便什么都可以……赶紧来操我……我快要烧死了……」

  这吟语仿佛是邀请一般,刺激着碧绿虫子用来交配的长尾。可只听一声的惨
叫,一个浑身是血的狼兵被踢进了王帐,随后是两名穿着狼人全套盔甲的人,冲
了进来。碧绿虫子一惊,急忙飞掠起来,直到其中一人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俊俏
且饱经风霜的脸,碧绿虫子才没有发动攻击。

  这张脸是传承与碧绿虫子的脑中的,虽然它还没法思考,但还是记得虫后在
它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烙印。

  面前这个人是金蚕门的少主。

  「走开!」

  将头上的铁盔与铁面罩一同除去,李翰林将受伤的金蚕赶到一边,看着一旁
已经垂死的狼人,还以为是这人已经破了唐夕瑶的处子之身,所以将藏于盔甲内
的碧海狂林剑拔出,一剑刺在那身形已经萎缩的狼人脖颈上。

  只听一声血肉分离的声响,一代枭雄金狼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割下了脑
袋。

  再看唐夕瑶的下体血迹斑斑,绒毯上满是喷射的水渍和已经干涸的阳精,李
翰林更是怒的气不打一处来。

  「翰林……你还活着……快点杀了我……我受不了了……」仿佛是因为李翰
林的到来,唐夕瑶抵消了春药的部分影响,神智稍显清明。

  「那狼人莫非……我已经把那狼人给杀了!」

  「不是……那个是金狼王……他不过是破了我的后庭……快点……翰林……
我下面好像火在烧一般……快点操我……」唐夕瑶的神智再次迷乱,不过最让李
翰林庆幸的是面前的天丰长公主依旧是完璧之身。

  「她浑身滚烫,应该是中了一种草原上的烈性春药,一开始是给母马使用的,
北方管它叫做『相投散』。这种春药经过药方改良后经常用在北方的青楼中,但
由于这种药的药性实在是太烈,现在几乎没人在用了。」乌瑟曼摸了一下唐夕瑶
的额头道。

  「那这种『相投散』有没有解药?」李翰林问道。

  「有,就是男人的阳精!若是没有阳精浇灌,时间一长,中了『相投散』的
女人就会以为阴火焚烧无法缓解而死去。」

  乌瑟曼对他点了点头:「现在她的解药便是你,你们就在这里做好了,我出
去一下。」

  李翰林知道她想避嫌,给自己与唐夕瑶留下空间。他楞了一下,本想解开唐
夕瑶身上的拘束皮具,但李翰林转念一想,若是解开了皮具,她不知道又要做出
什么出格的事情,索性就这样罢。

  「唐姑娘,我李翰林男子汉大丈夫,会为你负责的!」

  「快……翰林……操我……」

  天丰公主的欲火已经如滔天之势,,李翰林也知道此事刻不容缓,连忙解开
裤子,露出了刚才已经硬直的肉棒。看着唐夕瑶踏着皮靴被皮具向两边大大分开
的双腿,李翰林伸手抹了一些唐夕瑶腿间的蜜汁,抹在自己的棒头上。

  「唐姑娘,破身会有点疼,请忍耐一下!」

  说完,李翰林的身体已经彻底压在天丰公主身上,粗硬的肉棒一点的一点的
挤入到她尚未开垦的热乎乎的蜜肉之中。

  「疼啊……好痛……不要……」

  被强行扩展开来的肉洞仿佛正在撕扯她的身体,这一分痛苦更是让她拼命摇
着头,颤抖不已。

  棒头碰上了一层阻碍,李翰林没有犹豫,腰肢用力一挺,只听「呀!」的一
声尖叫,肉棒已经破开唐夕瑶娇嫩的处子身,将她的肉洞大大的撑开。但此时天
丰公主的肉洞深处就如烧到半熟的开水,温暖润滑,没有其他人的干涩,这显然
是春药的效力。

  「嗯……疼……嗯……哼……啊……」

  两人交合出紧紧贴合,不分彼此。李翰林完全不理股唐夕瑶的痛呼,享受着
身前女体肉洞曲折的快感,用肉棒不断开辟深处的通道。虽然越是插入空间就越
小,但李翰林始终没有停下来,从轻轻的抽动,变成了更激烈的抽插。处子血丝
与泡沫,因为两人的动作,不断的从交合处溢出。

  「到底了……不行了……嗯啊……」

  唐夕瑶被插的迷迷糊糊,只感觉面前的男人十分有力,那火热的巨物,每一
次都顶到自己的花宫之中。

  这有力的动作,让天丰公主的内心颤抖起来,整个人轻飘飘的如同飞上云端,
又像是同暴风中的一叶孤舟,上下起伏。很快痛楚已经消减殆尽,取而代之的是
甘美的快感,下体更是被李翰林干的水花四溅,唐夕瑶感觉自己从没有那么舒服
过。

  一旁受伤的金蚕血已经止住,算是好了七七八八,但它明白面前的那个女人
他不能动。但看着这现场的活春宫,金蚕的尾巴已经变硬,那简单的脑子中满是
交配的欲望。

  它振了振翅膀,确定自己还能够飞行以后,从王帐顶端的破口飞了出去。

  外面被王紫菱控制的一大部分狼兵狼将还在砍杀着自己昔日的同袍,而飞在
半空的金蚕此刻只想找个女人排解它的交配欲望。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只剩五条腿的金蚕,望着已经褪去狼兵盔甲的乌瑟曼。若是有十只以上的金
蚕,这个女人肯定逃不走的,但若是自己就这样上去强暴,非被对方的钢棍打死。

  向营寨的其他方向飞了一圈,营中的不少帐篷都燃起了熊熊火光,也不知道
是被人故意纵火还是不小心烧起来的,帐篷与帐篷间间隔不远很快就成火烧连营
的趋势。一座座帐篷被烈火吞噬,而一些狼人军官,尤其是个别武功高强的狼将
已经陷入到疯狂之中,若是抵御一般人的袭击,那金狼族就算是硬碰硬也落不得
下风。

  但这一次的敌人,完全就看不见,狼兵与狼人军官不知所措,因为本来号令
他们的狼将不知所踪——有些还在与疯狂的同僚驳火,有些已经倒在血泊中,更
多的则是变成了砍杀昔日同袍的一员。

  他们不知道是该与这些疯狂的同僚交战,还是首先扑灭营寨中的大火。

  但更多的狼兵丢弃了武器牵着牲口、带着钱物和粮食加入了逃离的队伍。他
们没有想到金狼族会如此快的崩溃,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

  虽然是夜晚,但是这对金蚕来说看东西不难,何况周围都是大火,这让它在
寒风中已经有些降低的体温缓缓升高。这时候,金蚕看到地面上有一具白花花的
女体,正在营帐间缓慢爬行,见周围并无太多狼人,索性对着那诱人女体俯冲下
去。

  那女奴本来是被掠来的中州女人,在自己十四岁之时就被金狼王奸污,随即
就被丢进了女奴营供其他狼将狼兵侮辱。这一次金狼王大宴全族,她又被拖了出
来,服侍那些狼将,可就在自己即将再一次遭到侮辱之际,那个狼将不知着了什
么魔,突然拔出身边的长刀砍死了周围的两个狼兵。

  女奴的脸上溅满了热乎乎的狼血,随即混乱便开始了,到处都有人杀人放火。
她瑟瑟发抖的在帐篷边躲了一会儿,便下定决心要逃出这个营寨。

  可不料想,自己刚刚爬了一段距离,头顶一阵类似蜜蜂的「嗡嗡」声传来。
她抬头看到那个声音的源头,吓得惊声尖叫起来,原来那是一只巨大的碧绿色昆
虫,但却只有五只脚。她刚想起身逃离,却在正面被这只巨大的昆虫抓住腰肢,
有力的肢体一下子吊离了地面。

  「呀!……放我下去!……我害怕……」

  这个女奴从未到你们高的地方去过,又害怕那昆虫将自己丢下去摔死,尽管
叫声凄厉,可女奴根本不敢动一下身子。而更让她害怕的是,在这只碧绿色昆虫
的尾部挺着一根粗大的、散发着光泽的物体,她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但隐隐
觉得这东西很像是男人的那活,但这样的话,这东西未免也太过粗大。

  而那碧绿色巨虫靠着尚是温热的女体恢复了些许体温,确定了手中女体的位
置后,那虫尾的粗大物体毫不犹豫的向女奴的肉洞中送去。只听女奴一声痛苦的
闷哼,虫根几乎完全凿穿了女奴的肉洞,尖端直撞在她的花宫中。

  「啊……啊……啊……」

  在空中大力的撞击下,这名女奴的穴中时不时溅出几丝蜜水,碧绿色巨虫紧
紧抱住她的小腹与肩部,一边慢慢飞行,一边靠着虫尾前后挺动。随着虫根的大
力进出,女奴的秘处被撑得大开,双腿痉挛颤抖,脚趾也随着巨虫的动作一抖一
抖,一部分蜜水的液线随着她的腿部滴落下去。

—————————–

  而另一边,王帐之中。

  唐夕瑶又被李翰林抽插了一会儿,肉棒在穴中的滋味与后庭完全不同,虽然
王帐中金狼王的无头尸体还在,浓重的血腥味尚未散去,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两人
的动作。唐夕瑶的蜜肉被李翰林摩擦着,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蜜水也不由自主的
流淌出来。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弱,而王帐内的两人动作越来越激烈。李翰林此时已经
抱住身下的女体换了个狗爬式的动作,「扑哧」一声,整根肉棒都贯入道天丰公
主的穴肉中,他紧紧贴在唐夕瑶的臀肉上,肉与肉之间撞的「啪啪啪」直响,就
仿佛要把天丰公主的肉洞干穿一般。

  刚才虽然经历的破身的痛楚,但此时此刻有李翰林肉棒的抚慰,再加上「相
投散」的作用,唐夕瑶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的,唐夕瑶还不由自主的挺着自己
的腰肢,让身后男人的肉棒一下一下的贯入到玉门中,棒头每次都顶到最深处的
花宫。

  「舒服……翰林……我好喜欢你……快点好吗……我不想在腾龙城待下去了
……嗯哼……哈……」

  也不知道是不是唐夕瑶真心喜欢自己,还仅仅是在失智的疯狂中吐出的胡话,
李翰林依然记得乌瑟曼的嘱咐。在进出天丰公主的身体时,也没有忘记俯下身子
紧贴着她的玉背,还时不时轻咬舔下她背上的嫩滑皮肤。而唐夕瑶本能的配合着
男人的抽插,套着红色的中筒皮靴的双足,不安的拨弄着湿漉漉的绒毯。

  「啊……啊……啊……好……来了……哦……」

  随着唐夕瑶断断续续的声音,李翰林感觉唐夕瑶的秘处猛地收缩,从花宫深
处涌出一大股温热的液体,放在以前这样的泄身可能也牵动李翰林的精关让他同
时泄出来,但他的忍耐力早已超乎常人。身下女体已然达到了高潮,但她的春药
并未全解。

  果不其然,李翰林刚刚停下了动作,面前还保持着狗爬姿势的天丰公主,屁
股再次自行扭动起来,嘴里再次发出浪荡的呻吟。虽然这里是安全的,但外面的
情况尚不明确,李翰林决定速战速决。

  「啊!」

  他将天丰公主雪白的小身子整个翻了过来,把她压在床上,肉棒再次进入天
丰公主湿热的蜜肉,惹得她又发出一声舒畅的娇吟,并开始了疯狂地抽插。同时
李翰林俯下身子,吻上了她的小嘴,再往下细细品尝公主胸前的坚挺红豆,一双
有力的手压住唐夕瑶的大腿内则,李翰林的肉棒将她的蜜肉塞得满满的,每一次
都是直插到底,干的唐夕瑶身体不停抽搐。

  「好哥哥……啊……我快不行了……别作弄我了……」

  这呻吟的声音更是激起了李翰林的欲望。他索性扛起唐夕瑶套着皮靴的两条
玉腿,粗长的肉棒如同打桩一般快速进出,天丰公主的腿间蜜汁四溅,最终唐夕
瑶又是「啊」的一声大叫,肉洞内壁一阵强烈的蠕动,温热的水液再次浇在李翰
林的棒头之上,这一次李翰林没有再保留,将包含着《麒麟决》功力的精液猛烈
射入到唐夕瑶的花宫之中。

  唐夕瑶眉头紧皱,俏脸潮红,全身不停颤抖,小嘴荷荷的喘着娇气,看着身
前的李翰林,体会着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但很快,美妙随即变成痛苦,唐夕瑶浑
身的经络疼痛不已,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得咬牙忍着。

  「翰林……对不起……之前我没有说实话,我本已经做好受辱的打算……没
想到……为什么浑身那么痛……」

  「不要说了,夕瑶,与我交合以后,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对你只好不坏…
…你平安就好,也不枉费我跑过来救你!」

  唐夕瑶转头一看,却发现已经身首分离的金狼王,惊道:「你杀了他?你就
不怕金狼族来报复么?」

  「金狼族的人都快死光了,他们还有什么本事可以报复?」

  随着一阵娇翠欲滴的女声,王帐的厚毡被一只纤手打开,王紫菱的身影闪了
进来。她抬头看了看金狼王帐的布置,眼中明显带着不屑:「果然是草原蛮人,
就连金狼王帐也这般简陋。」

  「紫菱,那些金狼族的狼兵狼将呢?」李翰林问道。

  「呵呵,还用说嘛?那些狼人不过是体格健壮更加耐打而已,只要施些小手
段,他们就开始自相残杀了。等到气劲的威力消散,这些人都会癫狂而死,余下
的狼兵狼将都已经逃出营寨了,现在外面总算消停点了。」

  王紫菱斜着头瞥了公主一眼:「天丰长公主与我夫君春宵一度的滋味如何?
看来天丰长公主心志坚定,如此的大起大落若是换了其他女人早就疯了。」

  唐夕瑶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什么都没有穿,不管自己浑身疼痛,急忙从一
旁抽来几块兽皮裹在身上遮羞。

  「好了,紫菱,你也别吓唬她了」

  「诶?这才几个时辰,你就那么维护她了?这是将我王紫菱置于何地?」

  「紫菱……」

  王紫菱慢慢凑到李翰林身边,看着破身之后楚楚可怜的唐夕瑶,附耳暗道:
「你既然已经破了她的身子,难道不打算把天丰长公主也收了么?」

  「啥?」李翰林一脸疑惑:「你不生气么?」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男人收的女人自然是越多越好,何况唐夕瑶还是皇家
公主,势必会变成更强的助力。但我有个条件:从唐夕瑶开始,都得做小,我做
大。」

  王紫菱眼中闪着狡黠,按照她的说法,这未来后宫的管理者只能有一个,那
就是她自己。

  「当然可以,那嘉怡怎么办?」李翰林又问。

  「嗯……这个嘛……夫君,把公主也一起带走吧,稍晚些我们一同回去。」

  言语中的犹豫,也让李翰林理解,毕竟一个少主一个前圣女,虽然称谓上还
有高低,但是以后大概率是要做姐妹的,雨露均沾。

  三人走出王帐,外面其他帐篷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但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但让李翰林诧异的是,王帐外有无数脸上脏污身上草草裹着兽皮的女子。

  「等你们好久了,这些女人都是女奴营里救出来的,还有些分散在狼人的帐
篷中,趁乱逃出来的。」

  乌瑟曼擦了擦钢棍上半干的血液,应该又打碎了几个狼人的脑袋。而一旁薛
茹月正负手站在那里清点女奴的数量,她的脊背上五条腿的金蚕正兴奋的爬来爬
去。

  「若不是我的宝贝金蚕找到个女奴还给她下了种,我还不知道有这个女奴营
存在。」薛茹月瞥了一眼王紫菱与唐夕瑶,却对李翰林笑脸相迎:「虫后对少主
甚是想念,已经派我找了很久呢。希望少主离开北方以后,去吴木谷好好看看。」

  薛茹月这番话,满是拉拢的意味。也不知道李翰林会在爱情和亲情两方做出
什么选择。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若是少主现在就要离开,那就与我带着这些女奴一同回吴木谷,这些女奴
可都是已经同意要加入到金蚕门中的。」

  说着,薛茹月怜爱的摸了下背上还在乱爬的五条腿金蚕,而这些女奴更是低
着头,眼神中满是畏惧。地上还有几颗已经被冻硬的金蚕卵,王紫菱粗看之下就
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定然是刚才金蚕奸了一名女奴并且下了种,这从未见过的
恐怖场景,让这些女奴对薛茹月战战兢兢。

  「哼,合欢宗自然不会像某些门派,做些威胁他人,强取豪夺之事。」王紫
菱不禁出言嘲讽,惹得薛茹月反唇相讥:「你敢说,你们合欢宗就没做过一些龌
龊的事情?」

  「那也比你们好多了!」

  两女口中满是相互攻讦之意,看得乌瑟曼直摇头,唐夕瑶则躲在李翰林身后
不知所措,生怕两人又要在这里打起来。李翰林连忙上去劝说:「你们别吵了,
现在此地并不安全,别忘了草原上还有另一支黑狼族,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草原回
到中州境内为妙。」

  听到李翰林劝说,两女的言语攻击这才缓和了一些,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浓
浓的敌意。李翰林知道两人的梁子在云水城就结下了,而且还是为了李翰林,当
着李翰林的面狠狠打了一场。

  「那少主,是否需要与奴家一同回金蚕门呢?」薛茹月再次问道。

  「不,先不回去,我得回去木寨看看,只要看到寨子里的人平安,我才能放
心。」

  「可少主,那些正道之人还对我们喊打喊杀的……」

  「我一定要回去!毕竟嘉怡还在那边与那些正道之人在一起,我放心不下她。
师姐,若是你不想去,你可以先行返回吴木谷。等北方事了,我还得去腾龙城调
查一番,找到当年谋害我父亲的人!」

  薛茹月语塞,好半会儿才回答:「薛茹月谨遵少主令!那奴家先收拢这些女
奴,带走一些有用的物品。」

  她转头却看到正在偷笑的王紫菱,王紫菱仿佛没有看到薛茹月那能吃人的眼
神,笑了笑,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薛茹月直到她分明用的是「手下败将」四个字,狠狠瞪了回去,转向这些
凄苦的女奴们,轻声说着什么。

  「翰林,你要去腾龙城?」唐夕瑶突然开口了。

  「是的,等到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我就去。」李翰林回道:「腾龙城怎么了?」

  「不……不是……我害怕的是我父亲,我不想再见到他了。我父亲身边有四
个很厉害的皇家供奉,都被他用药物控制着。而且……而且……」

  「而且怎么了?」

  「我的母亲,也是被他用药物控制的。她是……天女门的掌门孟行雨。」

  「什么?!」

  「孟行雨!」

  「是的,她就是我母亲,十几年前唐韦下药将她与天门圣女叶流霜一同诱奸,
我母亲怀上了我,于是我就做了公主。我本以为生父除了好色没有其他缺点,可
之后我发现唐韦不是个好东西,天天以淫虐两人为乐,甚至还想黑手伸向了我…
…」

  今日的大新闻一个比一个劲爆,尤其是王紫菱,中州赫赫有名的天女门掌门
孟行雨与天门圣女叶流霜同时委身于当今皇帝这样的大新闻,甚至孟行雨还为其
生女这件事情,正在挑战着她的神经承受能力。李翰林又回想起那个踩在树梢上
白衣负剑,宛如九天仙子一般的女子,居然就这样做了皇帝的肉玩具?而且听唐
夕瑶所说,天兆帝还不顾血缘伦理染指了自己的亲女儿,但唐夕瑶来到三羊镇之
前依然是处子,想必是被那狗皇帝开了后庭花。

  「天女门掌门很少公开出现,如果公主说的是真的,那天女门恐怕早就落入
到朝廷的掌控之中了。那次针对我的袭击,又是正道联手,又是用火药偷袭,必
然与朝廷脱不了干系。」王紫菱道。

  李翰林点了点头,又道:「夕瑶,我知道了,若是需要我帮你把你母亲救出
来,我尽力一试。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李翰林既然破了你的身子,肯定会对你
负责的。」

  唐夕瑶的眼眶里还有泪水打转,她抹了两把眼泪,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轻
轻靠在李翰林怀中。

  「这狗皇帝,看来也不是个好东西,若是他在老娘面前,老娘就把他三条腿
全都打断!」乌瑟曼看了看天空,东方已经有些亮意,此时已经是清晨了:「翰
林,我们尽快离开,说不定黑狼族的斥候就在附近。现在黑狼族是什么态度尚不
明确,但若是黑狼族发觉,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好,那我们先行离开……等等,我得带上个东西,也许会有用。」唐夕瑶
适时的放开李翰林的肩膀,只见他跳上王帐,伸手将王帐顶端的金狼旗摘了下来,
拿起这块绣的花里胡哨的布料,从金蚕划开的破口跳进了王帐之中。过一会儿李
翰林拎着一个被金狼旗包裹住的东西从账中走出,包裹此时还滴着血,不用猜就
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对,金狼王的狼头。

——————————

  云梦山脉,神农教驻地。

  神农教主汪皓,看着桌上吃了一半的晚饭,叹了一口气。

  「来人!将这些饭菜撤下吧。」

  几名神农教男女弟子立即进来,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但奇怪的是平时汪教
主从不会浪费饭菜,而且他本人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减少神农教内的一些浪
费行为。今日提供的饭菜菜色很好,量也不多,足够一人吃下,可不知道为什么
汪教主仅仅吃了一半。

  当然这些弟子不敢公开说出来,只是飞快的将碗碟收拾走,并且将桌子擦干
净,便离开了房间。

  见到弟子离开,汪皓坐在椅子上,松了松自己的墨色长袍,稍稍理了理自己
的胡须。这段时间让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去了北方的神农教精锐弟子和长老,
这一次神农教几乎倾巢出动清理北方的疫情。但已经过了快两个半月,北方地区
依然没有可靠的消息传来。

  汪皓委托过周兴旺长老向北方传信过两次,但是每次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
信。信使带着神农教的信件不知去向,而神农教方面也没有能收到任何回信。最
近天丰王朝与草原狼人的边境冲突有愈演愈烈的迹象,汪皓推断派去的人可能遇
上了什么麻烦,但其他正道门派全都派了精锐力量前去,再者有三名资深的神农
教长老保护,就算真有人想要找麻烦估计也很难。

  最让他担心的,还是他视如己出并且还有肉体关系的花药仙子夏婕曦,花药
仙子不仅对神农教很重要,对汪皓自己也是。

  「咚咚咚!」一阵轻缓的敲门声传来。

  「外面何事?」

  「掌门,是我。」是周兴旺长老的声音。

  「原来是周长老,快进来吧。」

  独臂长老周兴旺,用他仅剩的一只手推开了神农教主居室的大门:「见过教
主。」

  「花药仙子和三位长老至今还没有消息么?」汪皓问道。

  「并没有,前两次派出的信使我也差腾龙城的神农教弟子联合其他门派的弟
子一起寻找过,可是人到现在还没找到。如果可能,让教内再排第三个信使去,
多排些一路保护,防止出现问题。」

  听到周长老所说,汪皓沉思了一会儿,开口了:「算了,不要派人去了。老
夫估计,就算再派出信使,无论他们是否收到神农教的信件,都没有什么用。花
药仙子那边可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但老夫相信有三个长老在,他们还不至
于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我们再等半个月,若是还没有消息,教内无人,那老夫只好破例麻烦周长
老亲自带人去了。」

  「教主大恩,周兴旺不敢忘记。但我怕……」

  「周长老怕什么?」

  周兴旺道:「我就怕此次神农教的北方之行,是有人故意引我们去,那就是
一个陷阱!」

  「陷阱?」

  正在神农教主沉思之际,大门「呼」的一声被推开了,只见一名男弟子闯进
来跪下:「教主,山下突然闯入一群黑衣人,正在山下的村子里杀人放火!」

  「什么!」汪皓惊讶之余,脸色变得铁青:「那些黑衣人,胆敢如此!」

  居室的床外已经依稀可以听见山下的喊杀声,还有几处正在燃烧的火光,显
然这名弟子所言不虚。

  「有人居然敢闯入神农教作恶!对方有多少人?」一旁的周兴旺问道。

  「至少几百人!针局弟子已经下山与对方接战!目前情况不明。」

  「老夫知道了……你的声音似乎有些陌生,你是哪个教中哪个局的?」汪皓
突然问道。

  「属下乃是新进的药局弟子……」那个男弟子话未说完,只感觉面前劲风刮
来,下意识的向后窜去,这身法之快,着实让神农教主惊讶。

  「身为药局弟子,身上却没有一丝草药的味道,反而多了些血腥之气,你与
外面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吧!」说道这里汪皓更是恼怒,神农教可能早就有许多
人做了内应,而周长老所言,并非空穴来风。北地之行,恐怕真的是一个用来调
虎离山的陷阱。

  「没想到在下百般掩饰,还是被神农教主看穿了!那在下就把话挑明了,当
今天兆帝宽厚,想将武林门派收为己用,若是神农教主愿意归顺朝廷,那我等就
将人撤走,并将困于北方的几位神农教长老以及花药仙子送还。」那名伪装的神
农弟子道。

  「若是老夫不愿呢!」

  「不愿?」那人的语气更加狠厉:「那神农教主免不了人死身销的下场。」

  「哈哈哈哈哈哈哈!」汪皓不怒反笑:「神农教百年基业,岂是你们这些虫
豸能够随意染指的?」

  「那神农教主的意思就是不愿了!」

  「看来老夫必然要战上一战!」汪皓正要出掌,却感觉后心被一条尖锐冰冷
的物体刺入,而身后的周兴旺周长老那条缺失的手臂不知为何又出现了,一柄带
着紫芒的匕首颤颤巍巍的钉在汪皓的后背。

  「孽畜!」汪皓全力一掌拍开背后偷袭的周兴旺,可自己浑身剧痛再也没有
力气站立,「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你……周兴旺……没想到……」

  捂着胸口的假周兴旺道:「周兴旺在回神农教前就被我等掉了包,真正的周
兴旺早就死了,汪教主你眼力不好也不能怪我啊!」

  汪皓还想说什么,但只觉得四肢冰冷,根本没有力气说话。不到几息他便七
窍流出黑血,就此死去。

  假周兴旺重新将手臂变戏法一般缩了回去:「这老东西!幸好有供奉大人提
供的黑血蛇毒,不然也不能那么容易解决这神农教主……大人手下的十位高手都
到齐了吧?」

  「到齐了,马上就可以行动。除天女门和正一派以外,琼华宗和蓬莱派的人
都已经开始行动,进展顺利。」那名伪装的神农弟子道。

  「很好,你现在就去通知其他三局负责人来,然后换上我们的人,对外就说
教主等人受袭死亡,由周长老暂理神农教事务。山下的黑衣人再过半刻钟就撤退,
记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尸体都要拖走!」

  「属下领命!」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