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同人绿帽 第二部 第5章 出差又遇小魔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明星爱上我】同人绿帽 第二部 第5章 出差又遇小魔女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为你哀愁
2021/02/02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833

            第5章:出差又遇小魔女

  从幼儿园回来,晚上我妻子菁菁又用嘴帮我解决了一次,但是总感觉不如邱
解琴和那男人那样刺激,半夜夜我趁着菁菁睡着,悄悄的来到书房,打开了白天
拍的视频打起了手枪,因为没有那种现场会被人发现的紧张,所以心里放松的射
了好几次,这天之后,我很少去见解琴,因为我怕忍不住要做错事,只能有空会
去幼儿园看看来来。

  其实邱解琴只是我的前女友,不过她是我儿子来来的妈妈,就有了特别的羁
绊,就像夫妻一样,看见别的男人这样干她,心里虽然痛,但是还有异样的感觉,
后来每次见到她,想到邱解琴也和许舒华菁菁一样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我就特
别兴奋,下体马上变得坚硬无比,当时就有扑上去干邱解琴的冲动。

  第二天星期五,菁菁又去了T市,下周一我还要去Hz出差,下班后菁菁和
许舒都没在,又不想去解琴家,我这才发现没地方可去,于是决定去父母家,我
的宝马车被好哥们赵延金借去参加婚礼,所以下班我打的来到了父母家,母亲当
然非常开心,做了我喜欢吃的,父亲也对我没有像之前那样给我脸色,可能因为
许舒的缘故,父亲对我有些愧疚,晚饭过后,我又陪着他们拉拉家常,说了一会
儿话,才出来。

  我站在街口好一会儿也没见到有出租车经过,掏出了手机,正准备打个滴滴,
忽然背后一阵车响,灯光一闪,一辆车从我身后经过,直驶到前面去了。

  我一边按手机,一边看到,驶过去的汽车,又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法拉利开出去了二十多米,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一个倒车来到了我的身边,
车窗降下,一个女子看着我笑道:「咦?真的是你?唐迁,你在这儿干什么?」

  那女子正是我的邻居崔小莹,我也惊喜地道:「崔老师?呵呵,这么巧?我
父母住这儿,我正要回家呢。」

  崔小莹看着我道:「你父母?是住朝华花园里吗?」

  我点头道:「是呀!」

  崔小莹顿时格格笑了起来,道:「唐迁,我发现我们俩真的有缘呢,我们是
邻居,我们的父母居然也是邻居,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我笑道:「是吗?真的这么巧?对了,你这是要上哪儿?」

  「跟你一样,回家!哎,你的宝马呢?」

  「哥们儿借走了。」

  「这么说,你正好发愁怎么回去喽?看来我们真的有缘,本来我早走了,就
是我爸妈拉着我唠叨个没完才现在出来,正好便宜了你。上车罢,我送你!」

  我大喜,忙走到另一边门拉开进去,道:「太谢谢了,你可算帮了我大忙。」

  崔小莹道:「谢什么?反正同路。再说,你不也送过我吗?系上安全带,这
个安全带比较特殊可能你不会。」

  说完一下趴过来,帮我系安全带,一股好闻的香水味,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
我心头一热往后靠了靠,说:「我妻子也是开法拉利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崔小莹惊奇道:「哦!(第二声)那还真巧了,连车都是一样,看来我们还
真是有缘。」

  刚系好,她一踩油门,法拉利象只箭一样的,便冲了出去。

  我只好紧抓着握手,心中苦笑道:「怎么每个开法拉利车的女人,都喜欢飙
车啊?」

  法拉利风驰电闪,很快开到了盘山公路。我见她在这种危险的山道上依然没
有减速,又是在漆黑的晚上,我顿时吓得冷汗直冒,忍不住叫道:「崔老师,你
能不能……开慢点?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崔小莹又是一阵格格娇笑,道:「我记得去年你追我的时候,车开得比我还
快。一辆宝马居然追得上我的法拉利,怎么?现在你倒是怕开得快了?」

  我苦笑道:「我追你,那不是有原因的嘛!」

  崔小莹仍是在笑,道:「我记得很清楚,你一追上我,第一句话便是说:我
靠!你没事开什么法拉利啊?格格格,真有意思,当时我听了,还以为你是个神
经病呢!当时把我当你妻子了吧,一定是吵架了。」

  啊我一阵汗颜,顿时没了话说。

  崔小莹虽然笑着,但见我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仍是将车速降了下来。这一
降,却救了我们两个人的命。

  前方一个拐角处,忽然灯光一闪,一辆车从上面拐了出来。崔小莹没有主意
到前方的拐弯镜在亮,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猛打方向盘,然后一个紧急刹车。

  法拉利冲到了一边,在悬崖前两米不到的地方将将停了下来。那个时候我的
一颗心几乎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脸色雪白,差点魂飞魄散。

  崔小莹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也是小脸煞白,双目紧闭,吓得手脚都不敢动
了。半天之后,我们俩才惊魂稍定,我擦着冷汗道:「下一次,就算打死我,也
不敢再搭你的车了。就算不撞死,也非得会被你吓死不可!」

  忽然崔小莹「扑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趴在方向盘上,格格地又笑了个
没完。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东西,只好道:「崔老师,你开车这么猛,很容易出
事的。要不,换我来开,你看行不行?」

  崔小莹笑着摇摇手,好不容易才开口道:「既然你这么怕死,那我开慢点好
了。这次你放心,保管开得很慢很慢!呵呵,嘿嘿,哈哈哈……」

  我听她笑得十分诡异,一时之间不知道她想玩什么。但不久,我就明白了。

  崔小莹倒回到山道上,然后慢慢地将车开动了起来。这个慢,那真是正儿八
经的慢了。那速度,不比人走路快,可以说那是法拉利的极限慢速。再慢一点,
那就是静止不动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照此速度,那等开到我们的家,肯定得后半夜了。

  我只好翻着白眼道:「崔老师,请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崔小莹故作正经地道:「这个速度,难道还不够安全吗?你还会害怕吗?」

  我再翻白眼,气道:「那走路更安全,你这个慢法,那还不如走回去呢。要
不你停车罢,我下来走好了。」

  崔小莹忍不住又格格笑了起来,捂着肚子道:「唐迁,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
太有意思了,太好玩了。我以前怎么早没认识你呢?呵呵,哈哈哈……」

  我皱着眉,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崔小莹,心里不知道她是在讽刺我呢,还是
在开玩笑。便严肃地道:「崔老师,怕死是人之常情,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
玩笑的。我让你开慢点,只是不想刚才的事故再次发生。如果你觉得我贪生怕死,
胆小如鼠的话,那我也没话好说了。只是请你不用这么夸张的取笑我好吗?请让
我下车,谢谢!」

  崔小莹一听,反而把车速提了上去,然后转过头对我道:「请别误会,我只
是太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跟你在一起,很容易就忘了那些烦心的事,所以我忍不
住和你开玩笑,但真的没有一点取笑你的意思哦。」

  我苦着脸,着急地指着前方,叫道:「拜托,开车时请认真点看前面。啊!
前方是个急转弯!小心!」

  法拉利终于在我家门口停了下来,我道了声谢谢,便要推门下车。

  忽然崔小莹道:「唐先生,看你家里黑灯瞎火的,你妻子……不在家?」

  我迟疑了一下,道:「是的,我爱人有事去T市了,你有事找她?」

  崔小莹笑着摇头道:「不是不是,嗯……我只是想,既然你是一个人,不知
道可不可以赏脸到我家里喝一杯。上次多亏了你,我才能回到家里。而且又麻烦
你跑回去拿车,我真的过意不去。如果可以,请去我家里坐坐,略表我的谢意罢
!」

  我笑道:「不用了,上次只是那么件小事而已,不值得一提。况且今天你不
是也帮了我一次了吗?我们是邻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嘛。再者已经很晚了,我
不想打扰你休息。好了,就这样,再见!」

  崔小莹眼神中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再见!」

  回到家,我又把早上放进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拿到阳台上晒了起来。

  刚晒了两件,便听到隔壁阳台传来了一个叫声:「唐先生!」

  我回过头来,见我的邻居崔老师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睡裙,倚在阳台的栏杆
上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也笑着与她打招呼:「崔老师!」

  崔小莹也笑道:「唐先生这么有钱,干嘛不请个保姆呀?连洗衣服这种琐事,
也要自己干呢!」

  我继续晒着衣服,道:「嗨!家里就俩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家务活要干。请
保姆太浪费了,还是等有了小孩再说罢!」

  说话间,我已把本来就不多的几件衣服晒完。

  我转身走到栏杆处笑道:「崔老师,看到你,才意识到夏天到了呢。」

  「是吗?」崔小莹格地一笑,双手捏住裙角就在原地转了一圈,开心地道:
「我今天新买的睡裙,怎么样?漂亮吗?」

  我笑着,这个女子的姿色和身材,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这件蕾丝睡裙上身两
根吊带胸部腰部紧贴,下身宽敞的短裙样式,勾勒出她有非常纤细的腰和很骄傲
的胸脯。她的美丽和许舒当然还有点差距,但和菁菁、范云婷她们比,却是春花
秋菊,各擅胜肠了。

  我道:「很漂亮,只是晚上山里风大别冻感冒了才好!」

  崔小莹很兴奋,又扑在了栏杆上,道:「唐先生,我还从来没见过你爱人呢。
她是干嘛的?长得漂亮吗?」

  我笑笑,道:「我爱人还可以罢,她在华生集团公司上班,你听说过吗?」

  「华生集团?听说过的,很大的一家公司嘛。难怪你们夫妇条件这么好,你
们俩个,一定很恩爱罢?」

  我奇怪地道:「这你也看得出来?」

  「当然,我知道男人都是好色的。刚才我邀请你到我家里来喝一杯,换了别
的男人早就巴不得答应了。可你却拒绝了我的好意,所以我猜你一定很爱你的妻
子,不想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对不对?」

  我只好呵呵一笑,心想这个女人好奇怪,既然明知道男人都是好色的,那干
嘛还邀请我去喝酒?

  我没有回答是否,便挥了下手,道:「天色不晚了,我去睡觉了,晚安!」

  说着,我赶紧转身下楼,耳旁还听得那边,传来了格格地娇笑声。

  第二天周六老妈和以前一样来给菁菁做好吃的,周一我和范云婷登上了Hz
的飞机,我们去了Hz分公司招聘开会应酬。

  许舒早已经回B市,因为出差半个月,所以接下来可以休息几天,于是这几
天她继续接触我父亲。

  晚上在酒店里,我给许舒打了电话,问她接触老爸怎么样了。

  「这两天妈在,我不好去你家。」

  「那可以在外面见,我爸每天早上会去小区前面的河边锻炼,你可以去河边
跑步,装作偶遇。」

  「嗯,这个可以,不过我怕一大早起不来。」

  「那就直接约爸吧,你们可以去骑车,爬山。」

  「我觉得你爸没有勇气单独和我出去。」

  「你先试试,我爸喜欢你,应该愿意见你。」

  「好,那我睡觉了,明天如果起得早我就去跑步。」

  「好的晚安,对了你还是要小心别被熟人碰到,如果爸有对你做什么,你就
拍下来,我去质问他。」

  「好的。」

  来到Hz的第五天我们去了Z大找了成丹,一起吃饭。

  晚上酒店里,今天范总因为她最好的姐姐陈丹也爱上了我,所以心情不好喝
得醉醺醺的,结果一定要赖在我房间,缠着我和她做爱,没办法我只能帮她用手
解决,但是我摸到她下面时,发现她垫了卫生巾,我汗,都来了月经还要找我做
爱,我马上就收手了,结果她羞涩的告诉我她那不是卫生巾,而是护垫,因为这
几天和我在一起所以特别会流水,又没时间换内裤,所以不得已才用这个,好吧
我继续帮她用手解决。

  和范云婷做爱是绝对不可以了,我的生活已经够乱了,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增
加女人了,但是床上的范云婷太诱人了,我心里还是会想着要不就上吧,但是最
后我还是忍了,还好前几天因为解琴的偷情,我自己发泄过,所以才没勃起,可
是隐约的我觉得不是这样,其实我是想上的,但是我的小兄弟对她没兴趣,没有
勃起,和之前对邱解琴的感觉一样,但是看见邱解琴和其它男人做爱,就一下子
有了兴趣,我想如果范云婷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做爱,我的小兄弟肯定马上精神
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态,难道是知道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等我手臂快抽筋时范云婷终于达到高潮,最后她一脸满足开门出去。我挥了
挥酸麻的手臂准备去洗澡睡觉,这时门铃响起来,我以为是范云婷还有什么事,
开门后没想到是许欣,因为她已经从Z大的眼线那里知道上次招聘的叶尖香公司
的人又来Z大,所以就找过来,结果看到一脸满足的范云婷从我房间出去。

  许欣进来皱了皱鼻子,坐在床上质问道:「唐迁哥哥,老实交代,刚才范总
在你房间干了什么,怎么脸那么红?」

  我倒了一杯开水递给许欣,然后走到窗边坐在单人椅上说道:「刚才我们在
房间商量了点这几天要做的事情,脸红是因为范总今天喝醉了啊。」

  许欣说道:「骗人,你房间里一股那种味道,别以为我不懂,你们是不是做
爱了。」

  我嗅了嗅,确实飘散着一股范云婷淫水的腥酸味,我摸着鼻子说道:「范总
刚刚吐过,小孩子脑子里想的尽是乱七八糟的事儿。」

  小魔女笑着看着我,不作声了,忽然她站了起来,放下杯子,走到我前面,
双手举过头顶原地转了个圈,裙舞飞扬,像一个精灵,然后挺妩媚的对我道:
「唐迁哥哥,你看小欣现在,是小孩子吗?」

  我看她绑了个马尾辫,一身清凉打扮,上身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白色短袖,胸
部高高地挺起,能隐约看到白色胸罩,下面穿着白色蓝边的短裙,一米七五的模
特身材,光着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曲线完美显现,脚上穿着可爱的花边短袜,运
动鞋。此刻的小魔女,再也不是高中时那个青涩的女孩了。现在的她成熟性感,
体态撩人,已经丝毫不输她的姐姐,甚至在青春气息上,更是完全压倒了许舒!

  我只看了几眼,便感到呼吸急促,口水增多,只好马上转头不敢再看!心慌
意乱的强自镇定心神,假装去拉开旅行包,装模作样地拿起一叠资料坐在椅子上
看了起来。一边翻一边道:「小欣啊!坐一会儿你就回学校去罢。唐迁哥哥晚上
还要看资料,怕是没什么空陪你了!」

  许欣格地一笑,上前一步腿一分就骑在了我的大腿上,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吐气如兰道:「唐迁哥哥,你紧张什么?怕小欣吃了你啊?」

  我深吸一口气,想定一定心神,可是她身上的处子清香钻入我的鼻腔,心更
乱了,呼吸也变得急促,我强装镇定干笑道:「笑话!我一个大男人还会怕你一
个小孩子?我是真的有事情忙,况且晚了你们学校的大门关了就麻烦了,我看没
什么事你还是早点回去罢!」

  许欣扭了扭腰,微微翘起了小嘴不满地道:「唐迁哥哥,快两个月没见了,
你就不想小欣吗?晚上我留在这儿,我要你抱着我睡,在温泉谷每天都是你抱着
我睡的,在学校一个人反而不习惯,小欣已经失眠很久了。」

  我的妈呀!一个香喷喷的美少女骑在你腿上扭来扭去的,还说要睡这儿,你
们想想这得多刺激啊,到时失眠的可就变成我了,我只有苦笑道:「你睡这儿我
怎么工作啊?我又不是来玩的,等下次有空,我会再来看你的嘛!你就听我一次
话,让我安心工作好不好?」

  许欣哼了一声,道:「工作工作,你就知道工作!怀里有个无敌美少女耶,
你也不知道亲热一下!」

  我只好拿起资料,假装认真看起来!心中却是暗暗叫苦道:「小欣啊!正因
为你现在是个无敌美少女,所以唐迁哥哥才要赶你走啊!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漂
亮得让男人没法挡吗?万一我忍不住做了什么错事,你让唐迁哥哥怎么对得起你
姐?」

  我这边心猿意马地一个字看不进去却还要假装认真投入状,许欣却轻叹了一
声,柔软的玉臂搂紧了我的脖子,丰满的乳房抵着我,红唇咬住我的耳垂,在我
耳边轻轻地道:「唐迁哥哥,不要装了,在温泉谷,小欣的身体已经让你看过摸
过,我知道你是喜欢小欣的,今晚就把小欣吃了吧!」

  我滴……神呀!

  我只感我的耳垂一阵软绵绵,麻酥酥,就象一股电流一般袭遍全身,几乎舒
服得我要呻吟出来。刹那间我脸红耳赤,坐立不安,我怕自己的肉棒勃起出丑,
只好一下子站了起来。

  没想到小魔女「啊」一声惊叫,一下从我腿上直直摔在了地上。

  我大吃一惊,连忙蹲下身去扶她,关心地道:「怎么样怎么样?摔痛了吗?」

  小魔女委委屈屈地扁着小嘴,按着屁股气道:「唐迁哥哥你干嘛呀?没来由
的摔我一跤!」

  我又是后悔又是惭愧,忙俯身替她揉着屁股,道:「这里痛吗?我帮你揉揉。
对不起,唐迁哥哥不是有意的!」

  没想到我只是揉了两下,小魔女「嘤咛」一声就勾住了我的脖子,将她柔软
的红唇贴上来。两唇相接,她的香甜灵活的小舌头便钻了进来,脸上面红耳赤。

  我也忍不住开始吮吸她的香舌,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掏出来,余光一看,居然是许舒打来的。

  我立即推开小魔女,说道:「快起来,你姐电话。」

  许欣一把夺过手机,不高兴的说道:「不要接,我姐就喜欢捣乱,小欣还没
亲够呢。」

  我急道:「别耍小孩子脾气啦,快把手机还我,说不定你姐有什么重要的事
情。」

  许欣眼珠一转道:「你让我今晚留下来,我就给你。」

  我怕许舒等急了,只能无奈答应道:「好好。」

  许欣这才满意的把手机给我,我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关好门,接起了电话道:
「喂,许舒!」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猜,小欣现在一定和你在一起吧?」

  我笑了起来,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唉,谁要我是她姐姐呢,她的心思,我能不知道?她和我一样已经爱你爱
到骨髓里去了,真是作孽,我们两姐妹都爱上了你,想想我就觉得心里不平衡。」

  我心中微叹。其实我何尝不明白小魔女早已对我情根深种,难以自拔了。要
劝得她回心转意,无疑难比登天。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让她和许舒一样跟
着我那是不可能的,小魔女的性格脾气和乃姐是大相径庭的,她没有许舒的沉稳、
忍让、善解人意和甘心付出。她也做不到象许舒一样那种无私的爱,做不到与菁
菁的和平共处,相互容忍。有了她,事情只会一团糟,永远也不会有皆大欢喜的
结果。到时候只会伤害了每一个人,让大家都得不到快乐。

  「许舒,小欣今晚可要赖在我房间了,我该怎么办?」

  「呵呵,头痛了罢?我妹妹好不容易单独和你在一起,死都不会走的,晚上
……就让她住你那儿罢,明天你送她回学校去。」

  我急道:「那……那怎么可以?我和你妹妹孤男寡女的,待在一个房间你也
放心?」

  「我不放心又能怎么样?她会甘心就走?唐迁,唉!你……算了,我相信你,
你和她困在山谷里那么多天也没事情,我知道你不太容易犯错的。听我说,我妹
妹现在是真喜欢你,你别对她太凶了。等过段时间再和你好好想个办法解决。现
在……让着她点罢!」

  我皱着眉,道:「让着她?怎么让啊?」

  「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罢。反正你们俩个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
只要你不来真的,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好了。」

  我一阵汗颜,心虚地道:「许舒,你这……说的什么话呢?」

  「呵呵,说到你痛处了?好啦!这样罢,我妹妹她鬼注意特别多,我怕你不
是她的对手,索性你就依着她好了。把她哄得心花怒放了,她的阴谋诡计会少一
点。这丫头逼急了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把她哄得开开心心的,这样至少短期
内她不会让我们头痛,等我回来了,我会有办法对付她的。」

  我汗道:「不用了罢?你们亲姐妹的,还……还要斗心眼?」

  「哼!还不都是为了你?你还好意思说?唐迁!我告诉你,这全是你害的,
如果不是你花心,我们这么好的姐妹,还……用得着这样?」

  我再汗,只好道:「好好好,都是我不对!只要能让你妹妹放弃,你说怎样
就怎样罢。只是……我该如何哄得她开开心心呢?」

  「这我可不管,你是男人,你自己想办法。」

  「好吧,那我试试吧。」

  我又压低声音问道:「爸的事,有没有进展?」

  「今天我没去找他,明天你爸要去钓鱼,我明天去陪他,对了你以后有空也
多陪陪他吧,我觉得爸挺孤单的,你妈好像从来都不会陪他出去。」

  「今天我没去找他,明天你爸要去钓鱼,我明天去陪他,对了你以后有空也
多陪陪他吧,我觉得爸挺孤单的,你妈好像从来都不会陪他出去。」

  「我妈不喜欢这些,但是他怎么会孤单,我爸还有很多老伙伴啊,比如经常
和他下棋打牌的王叔,以前就住我们家隔壁,虽然我爸和他都搬家走了,但是还
是住得挺近的,我记得他们也一起钓鱼。」

  许舒疑惑道:「王叔?是不是个子才一米六多点,还地中海秃头,小鼻子小
眼睛,说话笑眯眯的那个?」

  我:「是啊,你见过他?」

  许舒不禁皱皱眉头:「别提了,那姓王的老头不是好人,让你爸别和和那老
头来往。」

  我奇怪道:「怎么了,我王叔挺和气的呀,小时候对我可好了。」

  许舒不耐烦道:「那个老头,男女方面挺乱的,不说他了,你听我的有空多
陪陪你爸。」

  我汗,这王叔挺好的一个人,和我爸趣味相投,不过有一点不同,他就是喜
欢女人那事,有好几次我见他去那种不正经的足浴店,可能被许舒看到了吧,不
过他一直是单身,没有地方解决,只能去那里了,(如果是已婚还乱搞,我爸也
不会把他当朋友),想想也是可怜人,想到他从小候就对我很好,我就想给他找
个老伴,可就是没遇到合适的。

  「好的,我听你的,搞定我爸之后,我们一起多陪陪他,算是我们算计他的
补偿吧。」

  「嗯,你也赶快搞定我妹妹。」

  我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许欣,我差点喷血,小魔女竟然在脱衣服,她虽然
拉上了纱窗,但是里面开了灯,外面黑,里面亮,还是能把他看的清清楚楚,见
她脱了胸罩还要脱内裤,我赶紧转过头。

  「许舒,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哄她开心。」

  「……不是罢?!你这个大情圣,这也要我教?爸的事,你不是一套一套的
吗?」

  「爸是男人,男人的心思我懂,但是你妹妹是女人,我完全不懂她的心思,
对她我是真没辙啦。」

  「……好罢,那我就说得明白一点。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我妹妹放松警惕,
在一段时间内不搞小动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她处在爱情的幸福中。任何女
人一旦陷入了爱情中,头脑都是不清楚的。所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先让她变
傻了再说。当然,你得守住底线,不能和她真的发生关系。要是我妹妹坏在了你
手里,我就扒了你的皮!其他我不管,反正你们在山里面,亲热得还少了?我的
话?你懂了没有?」

  我心中一阵巨寒,颤声道:「你……你的意思,是让我欺骗她的感情,来达
到我们的目的?不!这……这我办不到!」

  「……唐迁,你……你爱上了她了,是吗?」

  「没……没有,哪会?」

  「……」

  「许舒,我真没有!」

  「唉!唐迁,你爱我吗?」

  「当然,这还用问?」

  「那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当然!」

  「唐迁,我知道你很矛盾。我和小欣姐妹情深,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但我
们不管怎么样,最终都会伤害她的。可能你不明白她是怎么对我的,我以前还曾
答应过她,我们俩姐妹一起都嫁给你做老婆。可现在我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她是
想独霸你,任何女人在她眼里,都是绊脚石,非得要踢开不可。包括我这个姐姐
也一样,所以我不得不起来应战,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唐迁,我需要你站在我这
一边,行吗?」

  我的脚一软,差点坐地上,有气无力地道:「许舒,有必要这样吗?只要我
们相爱,哪管别人会怎么样?过了半年我们就结婚了,到时候你妹妹不死心也得
死心。需要这样姐妹相残吗?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我真的做不出来。」

  「……唐迁,唉!你真是太善良了。你以为这样我妹妹就会束手无策了吗?
唉,算了,你不愿意就不愿意罢。我只能提醒你,我们俩个在一起,会困难重重,
也许……最后大家鱼死网破,谁也没有好的下场。」

  我心中一动,道:「你的意思……是把她逼急了,她会把我们的事告诉你父
母?」

  「还有花妖精的父母,你以为她做不出来吗?」

  我一下子冷汗直流,半天说不出话来。

  「唉,唐迁哪,你自己好好想想罢,我也不逼你,我只能告诉你,我父亲有
心脏病,我没办法刺激他,不听他的话。也许,我们这辈子,都无法在一起了。」

  这……这还不是在逼我吗?我痛苦地抓着头发,心里难受得无以复加。不能
和许舒在一起,这我绝无法承受得了。可要我昧着良心去欺骗一个少女的感情,
我……我又真的做不出来。天哪!我……我该怎么办啊?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痛苦,许舒忽然哭了起来,道:「对不起,唐迁对不起,
我让你这么难过了。可是我真的爱你,真的离不开你。你不愿意就算了罢,我…
…再想想其他办法。」

  我的心中一酸,心一横,为了许舒,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干的,哪怕要昧着良
心,我也认了。

  当下我咬着牙道:「我试试罢,你等我的消息!」

  等我进去,小魔女穿了个浴袍躺在床上,床榻上放着她脱下的衣裙,还有白
色的胸罩小内裤,那她浴袍里面就是真空的了,脑海里不经回想山谷中我所见过
的她那完美的娇躯。

  想到这儿鼻孔一热,似有液体要流了出来。慌忙中我捏住了自己的鼻孔,心
里暗叫了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完全是赤果果的诱惑啊。」

  小欣见我打完电话进来看到她脱下的内衣,她自己脸就变得通红,但是还是
鼓起勇气说道:「唐迁哥哥,小欣是洗过澡才来的,你快去洗澡,然后来陪我。」

  「好,唐迁哥哥洗完澡陪你聊聊。」为了稳住小魔女,我只能忍受一下。

  我洗完澡,穿了衣服,然后坐在床边。

  小魔女掀开被子一角,不解道:「唐迁哥哥,干嘛坐着,你到躺床上来嘛。」

  「就这样聊吧。」

  小魔女不高兴道:「你不上来我就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不陪你聊。」

  「好吧」我爬上床,钻进被子。

  谁知小魔女说道:「把衣服脱掉。」

  我:「……」

  脱了衣服还怎么聊,我想起身逃跑。

  小魔女一把拉我进了被子,然后半个身子趴在我身上道:「算了不脱就不脱
吧,要聊什么?」

  小魔女,已经把辫子解开了,柔顺的长发摊在我脖子下面痒痒的,我能闻到
她长发上好闻的洗发水香味,我定了定神,用柔和的语气道:「你爸他……身体
还好吧?」

  小魔女眨着大眼睛说道:「身体还好,就是有心脏病,不能让他受刺激,不
然会有生命危险。」

  「是啊,人上了年纪,身体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我们为人子女的,身受
父母的养育之恩,这个时候,当然应该尽力的听他们的话,照顾他们。为了他们
的健康,我们不惜要付出一切,千万……不能让他们有什么事了。」

  小魔女又眨了下眼睛,好笑地道:「唐迁哥哥,你想说什么呢?别兜圈子了
好不好?」

  我知道小魔女看似天真,其实是个极聪明的鬼灵精,和她兜圈子,确实没什
么必要。认真地道:「小欣,我和你姐的事,你爸是竭力反对的。我们为了不让
你爸生气,这半年来都不敢公开的在一起。你姐这么尊贵的身份,都只能与我偷
偷摸摸的来往。你也知道,你姐和你菁菁姐之间有约定,一年后我要娶你姐为妻。
可是你爸这道难关,一直让我们很忌惮。我和你姐不怕吃苦,也不怕受累。为了
能在一起,我们都做好了最艰苦的准备。可是……你爸的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
让我们束手无策。我和你姐再相爱,再无所畏惧,但也不得不为了你爸而三思而
行。小欣,老人的健康是第一位的,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做出伤害他们
的事来啊!」

  许欣歪着了头,似笑非笑地道:「你和我说这些,是想告诉我在我爸有生之
年,你和我姐都不会在一起喽?」

  我摇头道:「不是,我和你姐在一起的决心不变。但是我们不会鲁莽,半年
后我与你菁菁姐离婚了,再想办法求得你爸的谅解和同意。但是我们现在是绝不
敢告诉你爸我和你姐有情人关系的,不是怕你爸反对,而是怕刺激了你爸,你明
白吗?」

  许欣眼珠子转了两圈,冷笑道:「明白了,你不就是在警告我,不管在任何
情况下,都要帮你们保守秘密,不能告诉我家里人是吗?」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抚摸她的小脸,轻声道:「小欣,你这么爱我,我又
不是傻子,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是不管怎么样,那也只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们
可以商量,可以谈判。你不高兴了,也可以打我骂我。但是请不要把老一辈人也
牵扯进来,好吗?」

  许欣有些气苦,哼道:「是我姐和你说什么了罢?哼!就知道你们会来这招!
千方百计的,只不过就想把我一脚踢开而已!」

  我再叹气,道:「小欣,我和你姐不是那种人。你可以仔细想想,从小到大,
你姐是多疼你啊?你不是也跟我说过,她可能是世上最好的姐姐了。有好吃的,
她一定让你先吃,有好玩的,她一定让你先玩。有什么好的东西,她一定会让你
先得到。这么好的姐姐,怎么会害你呢?你忘了?甚至她还答应过你,要和你分
享一个男人。这么伟大而深情的姐姐,你想让她怎样呢?」

  许欣听了似有所动,眼角渐有泪光闪烁,道:「可……可我嫉妒她!唐迁哥
哥,你以为我愿意去伤害我的家人吗?我的父亲,我的姐姐,都是我最亲的亲人。
但是唐迁哥哥,我爱你啊!我受不了你只爱我姐一个人,哪怕你抱着我的时候,
心里想的也只是我姐。我嫉妒!我不甘心!如果你有爱我姐一半那样爱我,哪怕
要我付出一切我都会心甘情愿的。我以前也想过和我姐一起爱你,可你从来没把
我当回事,我能不急吗,能不嫉妒吗?唐迁哥哥,小欣心里好苦的,你知道吗?」

  她说着说着,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一滴滴掉在胸襟上。我刹那间心酸
无比,肝肠寸断。

  伸手就把她搂进怀里,轻叫着:「对不起,小欣对不起!」

  许欣终于「哇」地哭出声来,扑在我怀里大声的哭泣。我无法去劝慰她,只
好默默地抚着她披散的长发,轻声长吁短叹。

  小魔女哭了很长的时间,才渐渐收住了哭声,抬起头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
幽幽地道:「唐迁哥哥,你放心罢,我本来就没打算过要告诉我爸。我再嫉妒,
也不能拿我亲人的生命开玩笑是不?我故意刺激我姐,只是发泄我心里的怨恨罢
了。唐迁哥哥你要不高兴,那我以后不这样了,谁让我……命苦呢?」

  我很欣慰,又很难过,许欣如此对我,真是让人无法不为之感动。

  我伸出双手帮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小欣,你真是个好孩子,唐
迁哥哥答应你,以后一定对你很好很好,行不行?」

  许欣哼了一声,道:「不要!我才不要你那种对亲妹妹的好,不稀罕!」

  我忖了一下,道:「那我对你比对亲妹妹还要好,行吗?」

  许欣眼睛一眨,一骨碌翻到我身上坐着,盯着我道:「比亲妹妹还要好?那
是一种什么好法?」

  我笑道:「比如……如果是我亲妹妹做错了事,我会生气,我会责骂她。她
要是调皮,我就会打她。可是你,我就只会宠你,一点儿也舍不得让你不开心。
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留给你,宁肯自己受累,也绝不会让你吃苦。把你放在嘴里怕
化了,把你放在手心怕掉了,这样的好法,你喜不喜欢?」

  岂知小魔女小嘴一扁,摇头道:「不要!这不是变成了你女儿了?我才不要
这种父爱呢!」

  我只好苦笑,仔细一想,这种好法的确象是对自己孩子的好,难怪她不喜欢。
我也明白小魔女要的是哪一种好,可是……唉!

  但算了罢,既然小魔女已经答应了不再搞怪,我也就放心了。其他问题,以
后再慢慢解决好了。

  我叹了口气,轻拍着她的小手,道:「今天就聊到这儿罢,早点睡,明天我
送你回学校。」

  小魔女略有些失望,又俯下身趴在我胸口道:「唐迁哥哥,那你抱着我。」

  我转身把她翻下来,然后爬起来,给她铺开被子盖好,轻轻地道:「你不是
我妹妹,也不是我女儿,我干嘛要抱着你睡啊?好了,闭上眼腈,晚安!」

  说着,我俯身在她额上吻了一下,然后到另外一张床上躺下,衣服也不敢脱。

  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小魔女悄悄的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感觉手上抓着一个软绵绵东西,忍不住捏了捏,这手感
太舒服了,中间还有一个硬硬的小葡萄,卡在手指中间。

  我睁开眼,下了一跳,我竟然发现小魔女正侧着身躺在我怀里,我的一只手
还伸进她怀里抓着一只乳房,我偷偷抽回手,尽量不惊动她。

  正在这时小魔女忽然转回身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痴痴迷迷的看着我,轻
声道:「唐迁哥哥,你怎么爬进我的被窝里来了?还摸我胸。」

  怎么回事?

  梦里不是小魔女爬进我的被窝吗,现在却是我在她的被窝里,我跳进黄河也
洗不清了,我正在懊悔的时候,小魔女又说道:「唐迁哥哥,小欣已经被你摸过
两次次了,就算被你吃了也没关系,我不会告诉我姐的,你现在把我吃了吧。」

  「小欣……你现在还在上大学,要以学业为重,千万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事。」

  小魔女眼睛一亮道:「那等我毕业,就可以了吗?」

  我一时无言,想了一下,我道:「等你大学毕业了再说罢,快起来我送你回
学校去罢!」

  许欣颇不满意,但还是听话的一点头,道:「哦,好罢!」

  我们俩起床洗漱完毕,与她一起下楼出了酒店。

  路上找个早餐店随便吃了点早饭,小魔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着话,快到
学校门口时,小魔女回过头来笑道:「唐迁哥哥你别进去了,要是让男生看到你
早上和我单独从外面回来,你会被别人活活,呵呵,那再见罢,有空再来看我!」

  我也笑了一下,心想小魔女心也够细的,连这也想到了。估计以前肯定有某
个男生因此吃过大亏罢?我向她点了点头,道:「好好读书,别让人担心你。我
走了,下次有空我再来看你!」

  回酒店时,掏出手机给许舒打了过去。

  半天后电话通了:「喂,唐迁。」

  「许舒,你妹妹不会再搞怪了。」

  「是吗?呵呵,太好了!你是用了什么迷魂汤了?我猜……她现在一定是心
花怒放,心满意足了罢?」

  我叹了一口气,与小魔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详细的告诉了许舒。

  许舒听完了竟长时间的默不作声,我等了一会儿,忍不住道:「许舒,你怎
么啦?」

  一会儿,手机里传来了许舒一声轻叹,道:「真是冤孽呀!我们俩姐妹,怎
么就会坏在你的手里,这要是被我父母知道了,真不知会天会不会塌下来。」

  我只好道:「许舒,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能让大家都满意吗?」

  「……」

  「唉!唐迁你不要骗我,也不要骗你自己,你老实说,你心里有我妹妹吗?」

  「……」

  「你怎么不说话啊?」

  「许舒,我自己……也弄不清楚。」

  「哼!你自己也不清楚?那好罢,我来告诉你大情圣。你以前呢,的确是把
她当小妹妹看的。可是现在,小妹妹长大了,迷人了,没法把她当作小孩子了。
她又是那么痴情,又是那么可爱,于是你那颗博爱的心开始悸动了。可是呢,因
为道德和责任,你把这种悸动深埋在心里,连想也不敢去想。但有时候呢,又控
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要去疼她爱她。所以啊,你现在心里很矛盾,很痛苦,对不
对?」许舒的话象一支利箭一样刺穿了我的心脏,我面孔扭曲,心如乱麻。我想
辩解几句,可一张口,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许舒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没话说。

  「唉,花心的男人害死人哪!唐迁,你不承认吗?」

  我沙哑着喉咙道:「是,我承认!可是许舒,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我
可以失去任何人,唯独无法失去你!我爱你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我知道,你别自责,唐迁哥哥,我没有怪你。」

  「许舒,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以后不会了。你放心,我会处理好与你妹
妹的关系,不会让你失望的。」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