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州志】魏昭儿传 第一卷:离别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边州志】魏昭儿传 第一卷:离别

作者:观众
2020年/8月/10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网站:SIS001
字数:12767

***********************************

准备发的时候才发现,貌似春节过后就一直没在001发过东西?想想似乎也是,之
前写完女警第三章后,一直准备今年的征文来的,写完两章后,在第三章卡壳了,
然后一想,反正是明年才要发的东西,那就明年再说吧。本来有个恶女系列,还有
皇女系列,但一想发现耽搁太久,正好又有了边州志魏昭儿的故事,就想着先写完
魏昭儿的故事再说好了。

灵感的来源是不久前重看碧血青天杨家将时,辽国派出美女诱惑庞龙的一幕,想到
的是如果美女诱惑计划失败会怎么样呢?然后就又想到紫狂神话的第一个故事,再
加上新起世界背景什么的比较麻烦,就想直接用T2大大小说里一直没怎么细写的边
州好了,即使地理设置有些出入估计也没什么关系(后来写着写着发现真出现出入
了……)

估计四章,四章写完就继续写禽兽,也就是说,理论上最快的话,下个月这个时候
就可以开始敲禽兽第九章了……是第九章吧?相隔太远,自己都记不清了,只是写之
前肯定要把已经写完的部分都看一遍,然后就是尽力一口气把后面的部分全都写完。

麻烦版主帮忙排版一下,谢谢。

***********************************

                离别

  这是一个发生在 trsmk2 宇宙中的故事……

  「元帅,我军现在孤军深入,粮草不足,卫城城高墙坚,如果久攻不下,粮
草用尽,鹿、蒲、和三郡来援,我军势必腹背受敌,还请元帅斟酌行事。」

  深夜,位于边州卫郡城外高丘上的一座营内,一位披甲的老将军双手抱拳,
向一位穿着一袭金色战袍的男子恭请的说道。

  「诶……,兵者,诡道也,不可力敌,自当智取。某家自幼熟读兵书,自知
其中凶险。钟老将军无需担心,某以修书一封,命人送入城内,只要陈乐答应,
某就退兵,其必会同意。」

  「但是末将听闻,元帅要陈子平将其夫人作为质子,送至军中?」抱拳的老
将军有些忧虑的说道:「陈太守爱妻深切,常与人夸,言自己之娘子乃世间最好
之妇,得者无顾天下。怎会将自己的夫人送至元帅军中?」

  「哈哈,那自然是本将军的名声一向很好了。」

  穿着金甲的大胡子将军一阵嚎笑,说话间,挪了挪自己搭在脚凳上的双靴,
恍惚间,那光润雪白的脚凳,竟然发出一阵嘤咛的颤音,仔细一看,竟是一个赤
裸着身子的女人,正跪俯在将军身前,撅着一对圆圆鼓鼓的白臀,作为将军的脚
凳,为他放脚之用。

  老将军看了一眼将军脚下的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凝脂若肤,红唇花钿,
虽俯首在地,但旁人只要一见,既知此女必非寻常人家之女,那雪白细腻的肌肤,
彷如绸缎般黝黑闪亮的秀发,纤纤细腰,丰乳翘臀,皆是大户人家的精粮美肉才
可养育而出,但是现在,这在任何一地,都必是人上之女,却全身赤裸的跪在将
军身前,就如一个最下贱的街边娼妓般,甚至就连大户人家所养的舞姬都不如的,
在这任何帐外之人都能窥见的元帅帐内,光着肥臀,露出双乳,只以手、脚、双
膝撑地,作为元帅的脚凳。

  而老将军也知道,元帅嘴上说的好名,却也正是因为此女——要知此女不是
别人,正是和郡太守赵安之女——当日元帅领兵攻打和郡,和郡太守无奈请和,
元帅没有待总督下令,就给出条允,除了钱粮布帛子女财物外,还要和郡太守将
其独生爱女送至军中,给众将士为奴,而那和郡太守在万般无奈之下,居然真的
屈辱的将独生爱女送至元帅营中,而元帅也真的立即退兵,让和郡百姓得保平安。
其后,鹿郡、蒲郡,皆是如此,虽然这几城督长、太守,不是失其爱女、儿媳,
就是娇妻,但总算换得一众百姓平安,元帅守诺之名自然也就传至极佳——但若
是不肯的话,就好像那逞城一般,元帅不但攻破其城,全掠其族,更是纵容手下
兵士在城内烧杀抢掠十日不止,将好好一座边州大府,膏腴之地,变成一片荒凉
海港,至今已经五年有余,不仅未见恢复,反而成了一众海匪、水贼、江湖帮派,
为非作歹之人聚集之所,民众离散,自然,也就更没人敢违背将军的话了。

  钟老将军看着嚎笑的元帅,又看了看元帅身下的肉凳,不尽轻叹一声,正所
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边州数百年来郡权旁落,虽为各地太守、督长割据,但总算
也是看着同族之源,虽偶有征伐,但怎么也还算太平,但谁能想到,仅仅不过十
载,这边州之地就战火不断,虽也是为了州府之权重新统一,但也令无数百姓流
离失所,家破人亡,这总督大人的雄心壮志,真不知是对还是错啊。

  而同时,就在钟老将军叹息之余,就在离这座营帐不远的卫郡城内的太守府
中,一个面貌威严的中年男子则是愤怒的拔出宝剑,指着一名穿着黄甲的兵士吼
道:「那刘畜安敢辱吾!吾陈子平堂堂七尺男儿,竟还会把娘子送予那畜为质?
我现在就先斩了你,把你的首级割了送回给刘畜,明日就出兵与他决一死战!」

  「大人,两地交兵不斩来使,万万不可啊!」

  「大人息怒!」

  「子平啊,这人是刘柱亲信,如果杀了,刘柱必定立即攻城,某等不怕,但
这一城百姓!」

  堂中,一众亲信、谋臣,赶紧抱住这位怒发冲冠的大人,恳求的说道,而那
个被他拿剑指着的小卒,则不知是不是跟随刘柱久了,不但没有丝毫惧色,反而
还冷笑着说道:「哼哼,某家元帅的书信吾以带到,纵使汝不送去,等到城破之
时,汝之妻女也必在某家元帅营中为奴,到时某家元帅三万大军,战马三千,战
吼、兽群,人人皆是汝娘子之夫,而这一城百姓,贵户家小,也都会被太守大人
赔进,大人还是想想清楚吧。」

  「你、你、你……」一时间,那位文质彬彬的太守指着那个军士,居然气得
说不出话来,手中长剑都是一阵抖颤,直至片刻之后,才暴喝道:「来人,给我
割掉这人的口、鼻、双耳,把他赶出城去,告诉那刘畜,吾陈子平就是城破身死,
亦绝不会将吾之娘子送给那畜!」

  「大人!」

  「大人!」

  一时间,堂中众人还想再劝,却无奈陈乐身边的亲随已将那个军士押出大堂,
不过一时三刻,就捧回一个盛着一对耳朵、鼻子和两片人唇的木盘回来。

  那太守大人刚刚一肚怒火,现在看到这盘中之物,知道事以至此,再无挽回
可能,城中众人只能拼死一战,再无其途,只觉一阵疲惫袭来,无力的坐回椅中,
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那些亲信、军士,眼见至此,也没法再说什么,只能
满脸忧愁的朝陈太守抱了抱拳,请安离去。

  一时间,刚刚还喧闹无比的议事堂内,竟变得静寂非常,除了陈乐那无力的
叹息外,竟然都没有一丝别的声音,直到又过了片刻之后,才随着一阵轻小的步
声,一个绾着云髻,插着宫簪,披着长长曲裙锦袍的女人,从后面走了出来。那
女人额尖点着一抹红红花钿,香肌如雪,眉目如画,闺秀之气,不需言表,正是
陈太守陈乐陈子平的夫人魏氏昭儿。

  此时,魏氏早已从下人那里知晓夫君因为刘柱书信大怒,几要斩了那名信使,
现见众将已退,夫君还独坐堂中,久久不回,逐从后面走了出来,灯烛下,只见
平时英气非凡的爱郎,居然好似老了好几十岁般,正一人独坐堂中,一杯接一杯
的独饮浇愁,逐赶紧让身旁的丫鬟去给夫君取一记解酒的药汤,自己近到旁来,
轻轻的唤了一声:「夫君」

  「诶……」

  陈乐听着那音,抬起头来,眼见自己的娘子已到身旁,眼中竟然有些模糊,
居然不自觉的哭了出来。

  「娘子啊,是为夫无能啊!」

  「夫君这话是怎么说的?」堂中,已经从仆人那里知晓事情经过的魏氏赶紧
劝道:「夫君乃是我卫郡擎柱,那刘柱率军前来,如不是夫君率众抗敌,我小小
卫城恐早就已被州城兵马打下,夫君怎么能说是无能呢?」

  灯下,贵妇人妻一袭锦绣曲裙,长托至地,柳叶细眉,剪水双瞳,小小朱唇,
阿娜之姿,雪玉霜肌,即便长夜已深,灯烛摇曳,依然不掩其无双之貌,身材之
妙,让人一见,即刻暗毁终身。

  那陈太守抬起头来,望着自己娘子,不禁再次长叹一声——花容月貌,闭月
羞花。对陈太守来说,自己之娘子,既是自己之骄傲,得此娘子,旦求何如?但
是现在,一想到爱妻转眼就要和自己一起葬身此城,而且不仅是自己和娘子,就
连他们膝下的两儿两女,这一城百姓都无一人可活,陈乐就悲从中来,不禁大哭
的说道:「是为夫无用,为夫无用啊!」

  「想吾卫城陈氏,虽不为神洲贵胄,却亦是一城望族,吾本以为,以吾之能,
纵不能荣至州府,造福边州,但怎也能保得一门老小无忧。哪里想到,这太太平
平边州地,相安无事百余载,竟出了轩辕不破这一狼心之徒,堂堂总督,不思造
福边州,反穷奢极欲,而那畜,诶诶诶诶……这太太平平边州地,竟被这二人毁
成这般模样,那畜居然要吾用娘子为质,唯有娘子去其营中,方肯退兵。」

  「想吾陈子平,堂堂七尺男儿,怎可答允?但吾不担心自己,唯担心这满城
百姓的安危啊!」

  烛光下,陈太守一边说着,一边捶胸大哭道。

  「那厮所以谓畜,既因其连畜尚且不如,想那逞城朱氏不肯交出妻小,不仅
被其屠家灭族,城破之后,更是满城女眷,还未成年之子,皆被为奴,卖去帝国,
所有过腰之丁,皆被缚绳沉海。吾边州之民,人人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吾多
次联鹿、蒲、和、逞诸郡,劝众联兵征讨,无奈各郡皆畏其如虎,即便家小为奴,
受其辱之,亦不肯发兵。」

  「诶,天要亡吾卫郡,亡吾卫城,亡吾陈氏啊!!!」

  堂中,陈太守一番刨心挖腹的说完,又拿起案上酒杯,就要一饮而尽,魏氏
赶忙伸手去拦,捉着夫君双手,柔声劝道:「夫君莫慌,即便州城军马再厉,君
之城高墙坚,谅那边刘柱也不可轻易进之。且夫君所言,不已派出信使?鹿、蒲、
和三郡皆受刘柱大辱,只要一时三刻,必会率兵援至,围城之围定当可解。」

  「诶,哪里如此容易?」

  陈太守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又是一声长叹,「诚然,鹿、蒲、和三郡皆为畜
所欺,却也因此,才更畏那畜,不为十足之握,定不肯出兵。」

  「而那轩辕不破听信吕腾之言,妄将诸郡权柄重归州府,霸占海运,为一名
副其实之边州总督。现鹿、蒲、和诸郡之财帛赋税,皆已载至州城,各郡早不如
前,乡贤无愿,民众蒙心,皆是望而畏之。且轩辕不破一心用己之亲,换三郡之
太守、督长。三郡联兵胜之,也就罢了,如若不胜,既给不破口实,彼时,那畜
必领兵再至,吾之前多次请三郡来援,始终不见,既知三郡畏畜之心,吾卫城无
望啊!」

  陈太守一边说着,一边拨开夫人双手,拿起酒杯,又是一饮而进。

  夫人眼看着爱郎忧心顿足,借酒消愁的模样,心中更是不忍,不尽柔声问道:
「真无救吾卫城之法乎?」

  「诶,事以致辞,事以致辞啊!想那畜本就心胸狭窄,如今其使者前来,吾
纵不允,虚与委蛇,一时三刻,州城军马粮草不及,或还有机,然现今,吾命人
割其口鼻,打畜之脸,那畜哪里还会给吾之机?」

  「罢罢罢,事以至此,再说无用,不若!」言到此处,陈太守忽然一拍桌案,
猛地站起身来,「不若趁那畜尚无防备,吾既命人出城,夜袭之,或尚还可成?」

  穿着文袍的男士狠狠说道,却不想话刚说完,就又是一阵头晕目眩,竟是气
得太过,再加上连日操劳过度,饮酒消愁,居然身疲力乏,站立不稳,竟又倒回
椅上。

  「夫君,夫君!」眼见夫君不适,魏氏赶紧轻呼数声,待见夫君并无大事,
只是略略用手捂着额头,就又长叹一声,示意无事。

  烛光下,魏氏眼看着夫君不过三旬之龄,却已因近日之事,两鬓升华,那一
直自傲的三捋长髯,居然都有了好几根白色的长须,不由怜惜的说道:「夫君莫
慌,君计定当可成,然夫君身体欠佳,出兵之事,不若派人代去?夫君多日劳心,
不若先此歇歇,静等佳音何如?」

  陈太守摇了摇头,似是执意要去,但又一阵乏力,手撑椅扶,居然连站都站
不起来,最终,还是只能喊来门口的亲随,让其再去请刚刚离开的几位大人、亲
信、武将,前来议事。

  一时间,府中家丁、家将,匆忙而出,而魏氏眼见郎君疲惫,不尽再次小声
劝道:「现众人以去,一时三刻,恐不能回,夫君身体不适,不若先回房歇歇,
待其前来,再出不妨?」

  「诶……」,陈太守长叹一声,还想要等,又实在无奈身心具疲,只能让魏
氏和其身边丫鬟一起搀着,将自己扶起,转向后面走去。

  而同时,就在城内马匹声响,街上夜驰,城上守卫之兵心中忧惧,不知今夜
之后,明日又会如何之时,城外,边州府城军队的大营之内,那位被人称为畜牲
将军的刘柱刘马衣,则继续端坐于大帐之中,脚踏人凳,看着卫城方向,笑而不
语。而在卫城至州城兵马大营间的一条大路两侧,两队都督府的兵马,也早已埋
伏在密林之中,就等着卫城太守受不住激将,连夜带兵来袭。

  另一边,卫城太守府内,陈太守在自己夫人的搀扶下,随着一行丫鬟仆役提
拿灯笼,回到后宅卧房。一时间,吱吖轻响,屏门推开,一众仆役扶着老爷回到
房中,端茶递水,为老爷除去外衫,洗净脸目,再又在夫人的吩咐下,退去屋外。

  「记得,如若夫子与子生前来,就言大人身子不适,已经歇息了,今夜之事
暂且作罢,待明日再做详商。」

  临让亲信下去前,魏氏再三提醒的说道,待一众仆役全部退下,房中只剩自
己与贴身小婢之后,魏氏才回到床上帐中。

  屋内,一重纱帘从上落下,将床旁近侧相隔而开,魏氏坐于床边,看着躺在
床上的爱郎,不自觉的,竟回想起自己二十年前,嫁入府中的一幕,那日,大红
车马,全城红裳,震天的炮竹足足响了三刻有余,当自己从车中出来,隔着珠坠
红盖,隐隐约约,看到夫君的容貌时,心中的窃喜。

  卫山陈氏,边州立地,数百年的世家大族,多少年来,每隔几代,必出一人
接任卫城太守,甚至边州总督之位,也曾上位再三,而自己的夫君,更是文采非
凡,人又儒雅,满腹经纶,为人所敬,自己为他夫人多年,自然也和夫君恩爱非
常,本想和夫君白首偕老,想着自己已为夫君生下两儿两女,不知还能不能再生
几个孩子,等自己年老之时,和夫君一起同在园中,看着满堂儿孙,却也是不枉
此生,其乐融融。那知,这天降的灾祸,先是边州下樱出了一个恶大名,名叫:
松永长恶,穷兵黩武,闹的下樱战事连连,民不聊生,就连卫郡城内,都能看到
下樱的流民,武士,前来躲难。而这边州本境,第一望门之中,竟也出了一个狂
人:轩辕不破,居然枉顾自己本就是总督之尊,一众世家大族的反对,穷兵黩武,
要重新一统边州各郡。

  诶,想这边州各郡自推督长、太守,早已百载,又怎会甘愿?自然尽皆抗之。
可怜自己夫君本不尚武,治理内政尚可,但这兵马之事,又那里奈何的了那在神
洲之时,就是高门望族的轩辕一族?再加上那刘柱,更是天降的兵法奇才,不过
十年,竟让之前被海贼攻城之时,险些城破的边州城,出了一支铁一般的强兵,
兵锋所指,舰之所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只是这边州各地的百姓,却也因此
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夫君眼见州城太过,数次和各郡太守、督长,联议此事,想要劝阻轩辕不破,
早被轩辕老贼视为心头之恨,现在更被兵临城下,如果刘畜破城,这陈氏一门必
将死无葬身之地,而自己和夫君也就算了,但自己两人的孩子都还年少,而那刘
畜更是有名的畜牲所为,据传,当年逞城破后,刘柱不仅让手下兵士强暴士族女
眷,甚至将无数年不过几岁的孩子都当做奴隶,卖于帝国。

  「诶……」

  想到此处,魏氏就忍不住再次轻叹一声,只觉双目一盈,险些哭出,逐让贴
身丫鬟打得水来,梳洗之后,自己也悄然褪去一身繁重曲裙,拔去头上发簪,一
头高高盘起的秀亮乌发,顿时就如瀑水一般,直落肩下,一袭白色绸衣,顺着她
羊脂一般的双肩粉臂,向后滑去,露出一抹粉白粉白的娇嫩雪背,浅浅脊峡,两
道细细红绳,横在粉背之间,勾拢在颀长美颈之后,沿着两片清秀单薄的锁骨,
吊坠在一片遮没住大片玉峰的大红肚兜的两端,两角之处。

  「夫君啊,汝可知,自围城以来,汝以许久没有疼爱过昭儿了。」

  床笫之上,太守夫人柔情万分,轻轻俯下身子,枕在夫君微微起伏的干瘦胸
膛上,似是撒娇一般的轻声吟道:「夫君啊,汝已忘记昭儿的温柔了吗?」

  床上,早已倦了太守似乎已经睡去,口中喃喃,似是在回,却又听不真切。
夫人玉手轻抚夫君胸口,摸着夫君那日渐瘦消的胸膛,那一根根在夫君胸膛下,
都可清楚感到的胸肋的硌痕——纤纤玉指,如玉指尖,在夫君如青豆般的椒乳处,
轻轻环弄。点点玉指,绕乳而行,轻轻摩挲,魏氏倾听着夫君胸膛下起伏有力的
心跳声,又重新坐起身来,白皙小腰,美肉丰盈,轻扭半转,饱满圆臀,藏于贴
身裘裤之下,鼓鼓臀瓣,彷如锦团,将白白之绸裤撑得鼓鼓。一双玉手,曼妙十
指,又贴着夫君胸膛,颈下长髯,抚到郎君的脸颊之上,再又俯下身子,亲吻着
夫君的双唇,恍惚中,魏氏只觉,竟似又回到那洞房花烛之夜,夫君轻挑盖头,
温然而笑,自己娇羞腮红,不敢抬首,夫君那软软的双唇,轻触在自己唇畔之上,
自己的羞涩,窘态,爱郎的莽撞,竟自觉得唐突,不知所措的模样。

  恍惚间,魏氏俯首亲吻着夫君的双唇,绵密唇印,丁香舌尖,分开夫君唇瓣,
切入唇内。夫君虽已疲倦,却仍然与己相迎。两人口唇紧胶,黏着似漆,红润舌
尖,伸入夫君口唇之中,唇齿相碰,红舌相处,津津香唾,自夫人的口中,渡入
太守唇内。魏氏一片深情的吻着,在夫君的口唇间索取着,几息之间,居然连呼
吸都变得有些重了起来,竟又模模糊糊的想起当日洞房花烛,夫君懵懂无知,自
己羞涩懵懂,面对爱郎滚烫双手,竟然娇羞的用手遮着身子,手按双肩,用双臂
挡住自己的双乳,不肯让夫君瞧见,而夫君居然还在床笫之上,对自己以礼相待,
跪坐在前,俯首而拜……

  恍然间,魏氏只觉自己的身子居然微微有些发热,两粒小小乳尖,在大红锦
绣穆白花的肚兜下,居然顶着红色的绸丝,俏立挺起。硬硬乳蒂,傲然双峰,映
在肚兜之下,真如两朵盛开的穆白花般,将胸前的红衣顶成两簇浑圆的红帐,自
己双腿间处,那妙穴之内,竟似都有些湿了。

  在这危机之时,自己居然还这般淫乱,只是想着这些闺房中事……一想至此,
太守夫人的小脸都不尽有些红了起来,本来白白净净的玉容,都变得如火红彤,
当和夫君的双唇分开之时,那朱红唇瓣之间,竟都连着一丝银色唾线,黏在自己
与夫君的双唇之间。

  魏氏浑身羞臊的抬起玉手指尖,抹去了粘在自己唇上的唾丝,虽早以是为人
妇,却还是好似初尝人道的少女般,娇羞起来。

  「娘子,娘子,是为夫无能,是为夫无能啊!」

  床上,阖紧双目的爱郎忽然又是一阵无力的呼声,呼声之中,竟似还带着三
分哭音,三分自责,三分无奈,竟又让魏氏重新清醒过来,她望着躺在床上的爱
郎,望着陈乐那日渐消瘦的双颊,单薄都能看到根根肋骨的胸膛,那本来细腻白
净的身子,都因为连日操劳,休息不佳,变得蜡黄起来,不尽伸出玉指,轻轻按
在夫君的双唇之上,「不,子平,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的。」轻声念道。

  一时间,望着夫君,魏氏竟觉得自己爱郎的身子,好像比起昨日,竟又瘦了
几分,此时卫城已经被围一月有余,城中粮草将尽,外又不见援兵,压在爱郎身
上的担子真是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了。

  「子平,今夜就让咱们忘记外面一切,好好恩爱一番吧。」

  魏氏之女轻声言道,一双纤纤玉手,雪白玉臂,又沿着夫君裸敞的胸膛,白
白腹身,向着夫君的身子下面轻抚而去。一双玉手,褪去夫君并未系紧的长裤腰
带,将夫君贴身绸裤轻轻褪下,露出爱郎一双白白大腿,一蓬纷乱蜷曲的胯下黑
毫,还有一根软软踏踏,躺在夫君的黑毫和子孙袋间的粉白男根——虽已不知见
过多少次数,也早已不知尝过多少,但不知怎的,今夜再见夫君这物之时,魏氏
竟又好像洞房之夜,初尝人道的小妇人般,忐忑不安起来。她伸着一双小手,如
玉指尖,轻把着夫君颓然躺在双腿间的子孙根,用着玉手,将它轻轻扶起,蜷指
为环,沿着阳物,轻轻攥紧,上下轻动起来。

  一时间,夫君的阳物,在自己的小手心间,那种软软绵绵,竟似是没有根骨
的感觉——但魏氏清楚知晓,正是此物,让自己在多少个夜晚娇羞婉吟,在自己
的身子里不断进出,让自己在那初尝云雨的洞房之夜,知晓人间竟有此等妙事。
思念之间,魏氏手握夫君阳具,只觉自己双腿间处,竟然更加湿润起来,泊泊蜜
液似是不止浸湿了自己身子下面的小洞,甚至让自己那裘裤的裤底都湿燥起来。

  思念间,魏氏竟然忍不住伸出玉指,隔着那薄薄肚兜的面料,轻抚着自己饱
满的酥胸,轻柔着自己早已硬如尖枣一般,挺立起来的双乳乳尖,丰腴高耸的双
乳乳肉。

  绵脂玉肌,布帛相隔,在自己的手指下不断变换着形状,小小乳蒂,被自己
指尖轻轻夹紧,隔着丝滑红绸,轻轻捏起,向前提起。

  「嗯嗯……」

  魏氏轻咬唇畔,享受着自己的身子被什么东西碰触之后的快感,却又觉口舌
渐干,白皙仰起的粉颈,不尽轻咽香唾,微微轻蠕。揉捏了一会儿之后,魏氏粉
白的小手,又向着自己双腿间处,缓缓滑去。

  太守夫人轻扭着身子,变为俯在爱郎身上,修长下身,跨在爱郎身子两侧,
纤纤玉指,钻入自己裤缝之中,轻抚过自己紧贴在玉阜底处的蜷曲耻毛,向着自
己双腿间的妙处,缓缓摸近,轻柔的,点弄着自己那粒小小花蒂,长长中指的指
尖,向着自己早已被蜜水浸湿的小穴,缓缓伸了进去。

  「嗯……子平……子平……」

  一时间,玉指入洞,指尖轻压,在这战火之夜,纵情的刺激,竟让魏氏只是
刚刚把手指伸进自己的身子,就忍不住轻吟起来,粉白娇躯都是一个哆嗦。她轻
念着爱郎的字,修长玉腿,雪白腿根,隔着薄薄裘裤,夹紧了伸至自己身子下面
的粉臂,另一只如玉一般的小手,则是依旧轻抚着爱郎的阳物,俯下身来,白玉
鼻芯,轻嗅着从爱郎阳物顶端传来的阵阵燥气——想来,应是刚才洗漱匆忙,未
用香汤为爱郎清洗下身之故。

  魏氏微微蹙眉,不过旋即就又松了开来,红红双唇,轻轻分开,吐出一抹丁
香小舌的舌尖,在爱郎那依然垂首未抬的肉冠顶处,轻轻一舔。丝滑香唾,红红
舌尖,顺着爱郎龟首下方的细细筋处,向上一扫。魏氏轻抬粉颈,雪白下颌,红
红舌尖,在夫君阳具上一捋而过,而床上,依然头晕无力的爱郎,居然轻轻哼出
一声,「昭儿,昭儿」轻轻唤起了夫人的闺名。

  「夫君,昭儿在此,昭儿在此。」

  床上,早已过了双十年华的贵妇,抬起螓首,如水双眸中充满柔情,绵爱,
甚至怜惜不忍之情,望着躺在床上的爱郎,再又俯下头去,张开樱唇,将夫君依
然垂首的阳具龟首,全部含入口中,柔嫩双唇,红红香舌,轻裹住爱郎阳具顶端,
就似生怕把爱郎弄醒一般,不断轻轻的含着。

  「嗯嗯……嗯嗯……」

  啧啧声中,魏氏张着小嘴,如丝香唾,不断从嘴角和唇瓣,滴涏而出,黏在
夫君阳物顶端。温润口壶,绵绵爱意,不断随着魏氏的小嘴,粉颈一下一下的动
着,倾在爱郎的双腿间处。

  一下一下,太守夫人不断动着自己的螓首,含弄着夫君的龟首,又不过片刻
之后,就将爱郎的阳物从小嘴中吐出,变为玉指再提,捏着夫君的阳物,红红舌
尖,绕着夫君龟首的根处,一阵旋绕——红糯香舌,就如蜻蜓点水般的,轻点着
菇首根部和棒身相连间的肉缝轻褶,尽骚着夫君敏感不忍之处,直让那本来疲惫
不堪的太守大人,又是一阵忍不住的动起身子,「嗯嗯……」,也是轻声的哼了
起来。

  「昭儿、昭儿……嗯嗯……嗯嗯……」

  「子平……子平……昭儿在此,昭儿在此。」

  太守夫人抬起头来,双眸含春,一双本就灵采动人的双瞳之中,都似快滴出
水来般的,望着躺在床上的爱郎,看着夫君本来蜡黄的脸颊,都渐渐升出红润,
唇口之间,竟似化出微微笑意,紧锁的眉头,都缓缓松解开来,太守夫人再也顾
不得矜持,旋又抓着棒身,将郎君还是软软踏踏的阳具竖着握起,吐着香香红舌,
从着夫君子孙根的底部,向上舔起。

  一下一下,红红香舌,绵腻丝唾,在那竖起的粉白柱身上,不断淌流,伴着
夫人粉颈轻转,辗转舔动,一根根位于夫君阳物底处的粗硬龙毫,扎在夫人唇上
舌尖,直入夫人的小嘴之中,但夫人却完全不觉不妥,只是用着舌尖,轻轻捋出
粘在自己唇上的蜷曲黑物,用着细细指尖,轻轻捻出,转而就又埋首舔去。

  一缕缕黏滑唾痕,伴着夫人弯软挨在夫君棒身上的红润香舌,尽浸在爱郎没
有用香汤沐浴过的子孙根上,那尿骚的味道,尽数传至魏氏鼻中,但魏氏却丝毫
不以为意,只是继续卖力的舔着,舔着,只求可以让夫君的阳物早些硬竖起来。

  此时,魏氏的身上依然穿着那件贴身的大红肚兜,红红绸缎,遮掩着一片大
好雪白的酥胸,只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娇嫩粉背,纤纤细腰,雪白绸裤,也依然穿
在下身,只是因为俯身之姿,那被双臀撑得鼓鼓的裘裤后畔,锦团般的双臀,也
越发显得圆润丰腴起来。裘裤之内,也仅仅只有玉臂伸进之处,可见一抹白嫩如
膏的柔白阜脂,一蓬蜷曲黑乱沾满露珠的耻毛,在雪白手腕和双腿间处,葱葱透
出。

  「子平……子平……」

  魏氏一面继续轻揉动着自己小穴中的蜜肉,纤纤玉指,如玉指尖,粉白玉甲,
在湿润红穴中不断弯起扣动,尽骚着自己最为敏感酸痒之处。翘挺拇指,粉嫩指
尖,按着自己那粒小小玉豆,紧压肉芽,用力捻动。那一下下彷如电火般的战粟,
传自全身的说不出的滋味,直让她那红润湿透的小穴,都受不住刺激,似是早已
等不及爱郎的阳物一般,都要用腿夹紧自己的手腕,才能尽力忍住那羞人瘙痒的
感觉。而魏氏的另一只如玉小手,则继续攥着夫君的阳物,撅挺翘臀,埋首舔弄,
一时间,那口涏香唾随着双唇分阖,不断揉动的啧啧之声,已然舔弄了一会儿的
太守夫人,也终于再次抬起粉颈,变为将爱郎的阳物全部竖着吞入口中,用自己
柔软如糯的香红小舌,粉粉的唇瓣,吞裹着爱郎的阳物,缩紧双颊,在口中含动
起来。

  一下一下,那软软龙阳,在自己湿润温暖的小嘴中,不断被自己的舌畔压吮,
紧抵着自己小嘴中的上膛,向着自己的舌根处挤进。一下一下,随着自己粉颈抬
起,粉背弯弓,爱郎的阳具从自己的双唇间缓缓滑出,只留一截小小的龟首还在
口中,再又随着螓首埋下,再次吞进小嘴里面,一下下滋溜、滋溜的口涏滑动,
夫君龙阳在自己的小嘴中不断舒动的滑润之声。

  魏氏跪在床上,不断俯首含吮着夫君的阳具,啧啧声中,娇喘连连,只觉随
着自己小指的揉弄,自己身下的水液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湿起来。那浑身的燥热,
瘙痒,也变得越来越厉。而床上的爱郎的阳物,也在自己的小嘴中,渐渐变得挺
立起来。随着魏氏将夫君的阳物缓缓从两片红唇中轻轻吐出,那白白棒身,似如
蜡做,红红龟首,亦如火烛,也终于现出本来模样,立于魏氏眼前。

  魏氏娇羞轻喘,白洁的额上,浸出点点稥汗,脸上布满羞红,眼见夫君的大
物终于起来,再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坐起身子,抹去口唇间沾着的透明香唾,还
有从夫君龟首处流出的点点异物,抓着裘裤腰带,褪去了自己双腿间处,那早已
湿了一片的白色绸裤——当看到自己裘裤上的湿痕之时,魏氏那本就红彤的小脸,
都不尽又红了几分。虽然,床笫之间,自己也已不是第一次主动索取,但如这次
这般,不顾爱郎的疲惫,还要无度索取,却真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

  「子平,子平……」

  「昭儿,昭儿……」

  卧榻之上,烛光暖暖,夫人如玉一般粉雕玉琢的身子,只遮着一帛小小的大
红肚兜,白皙粉背,浅浅脊弯,纤纤柳腰,大片雪白香滑的肌肤上,仅有两道细
细红绳上下遮掩——那蝴蝶般的红色丝扣,反而更增着夫人雪肌的娇嫩,粉白。

  喘息间,魏氏分开修长美腿,腹根底处,露出一抹沾着几滴晶莹玉露的蜷曲
牧草,一抹肥厚花唇,陷在双腿芯间,诱人红缝,红艳似丹。

  夫人将自己雪白双腿,分于夫君身子两侧,白玉双膝,如雪肌肤,金莲小足,
紧压在两边的软帛上,浑圆美臀,丰腴高鼓,就如两团锦簇一般,跨坐在夫君身
子上方,一手扶着夫君阳物,一手玉指轻分,私处红鸾,直将自己那羞人的妙处,
那一抹在自己玉指抠挖下,早已淌满水痕,泛着酡红的小小花径口处,对准了夫
君的大物,腰肢一拧,嘤咛一声,肥肥圆臀,缓缓下移,就将爱郎的阳物,吞入
了自己的花穴之内。

  「嗯……」

  床上,魏氏轻仰粉颈,喉中发出阵阵轻吟,只觉夫君的大物深入自己体内,
就如一把火炬一般,直烫的自己的身子都是一颤。随着自己的双臀,腰身,一阵
拧动,白白阳肉,火烫棒身,和自己私处的蜜肉水乳交融,相互厮磨,就如融在
一起一般,直让魏氏不尽再次回想起洞房夜时,夫君的子孙根,第一次进入自己
身子,自己的落红浸透了夫君早已备好的白帕,染红了夫君的阳物,自己的眼中
浸着泪滴,直呼不要,不要,而夫君也慌了手脚,慌张的从自己身子里褪出,都
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情景。

  转眼,时日已过二十余载,自己也早已从十三岁的妙龄,变为三十余岁的人
妇,自己夫妻如胶似漆,床笫之欢,早已不是当日懵懂无知的晦涩孩童,但是,
自己和夫君,却依然如洞房那天一般,夫君对自己的疼爱,亦如初娶人妻的少年
般,从未有过半分改变。

  只可惜,只可惜啊!!!

  魏氏手按在夫君腹处,咬紧银牙,双眸微阖,眼角处浸出几滴烫人泪滴,一
仰粉颈,雪白双膝,圆鼓双臀,立时一阵上下扭动,一阵啪、啪、啪的响动声中,
小穴之内,白蜡龙阳,在红红蜜肉间上下蹿捣,发出的一下下「咕叽」、「咕叽」
水迹四溢的响声。那饱满圆润,就似白雪般的粉臀,鼓鼓峰肉,都是一阵肉感十
足的上下弹动。胯下之处,夫君的阳物,在粉嫩小穴中一下下钻进钻出,细细龙
阳,在自己蜜液中的上下摩挲,尖尖龙首,一次次顶在自己花芯之处,直让魏氏
的身子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都是一阵酥颤,身子都好像要软下来一般,却为了让
夫君开心,为了让自己永远不忘今夜,继续强撑扭动。

  「嗯嗯……嗯嗯……」

  一下一下,那雪白娇躯,圆圆臀瓣,不断的动着、动着。鼓鼓臀峰,每一次
随着腰肢压下,都会向后撅起,更加翘挺。魏氏不断动着自己的身子,动着自己
的纤腰,白白双膝,雪腻的香肌上,都升出一抹滑腻的黏汗,纤腰,粉背,大腿
根处,还有膝盖之处,都是一阵酸累之感,但她却依然不断的动着,动着,轻轻
分开的双唇间,不断发出若有若无的轻喘,呻吟的声音。

  「子平……子平……嗯嗯……嗯嗯……」

  一下下,如云青丝,披散在魏氏柔滑的粉背上,随着身子动作,不断飘起。

  一下一下,红嫩小穴,蜜液飞溅,白白棒身,粉红龙首,都被魏氏私处的蜜
液浸的油亮起来,每一次,当魏氏抬起淌满稥汗的美臀时,那细细龙阳,都会从
魏氏的花穴中露出小半,每一次,当魏氏腰肢沉下,白白龙阳,都会向里钻进,
两人胯下龙豪牧草亦是纠缠不断,缠绵一起,床榻之上,陈太守也越发鼓腹挺胸,
轻声哼了出来。

  「昭儿……昭儿……」

  随着一下下身子的不断扭动,魏氏身上浸出的稥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点点汗滴,沿着魏氏那彷如细细山峡般的滑嫩脊肌,白白细腰,不断落到魏氏
向后撅挺的双臀之上,「嗯嗯……嗯嗯……」,娇喘之中,魏氏的一双玉手,也
隔着自己的肚兜,再次揉捏起了自己丰满高耸的乳肉起来。十只纤纤玉指,都陷
在红绸里面,似是要将自己的双乳揉成两团棉团一般,不断捻动着自己藏在肚兜
之内的红润挺立的双乳乳尖,把高耸的乳肉挤在一起。

  「子平,子平……」

  恍惚间,魏氏似乎再次想起洞房之夜,夫君初行人事,种种不知之处,自己
疼痛娇呼间,直呼不要,不要,却又在尝过那滋味之后,不过几日,就又和夫君
缠绵起来,就如所有新婚的少年夫妻一般,不知节制。每一次,夫君的龙阳,都
似现在一般,直让自己的身子都从大腿芯处,酥颤起来,每一次。自己都在夫君
的爱抚之下,尽享着这男女之事的妙处。

  只可惜,只可惜啊!!!

  「嗯嗯……嗯嗯……」

  思念间,魏氏咬紧唇瓣,珠般泪珠,顺着她白白娇人的脸颊,直至颌下边处,
向下滴落。滴滴玉珍,不断落在她高耸饱满的红绸之上,落在身下,爱郎赤裸的
小腹之处,浸在那肉皮之中。双腿间处,随着自己雪白的娇躯,圆白的大腿,香
臀,一下下上下用力的动着,动着,夫君的子孙之液,也终于从龟首冲出,直入
自己花芯之间,魏氏才终于娇喘着停了下来。

  「啊……」

  魏氏望着躺在床上,刚刚射出子孙一瞬,再次皱紧眉头,但旋即就又松开的
夫君,望着夫君日渐消瘦的脸颊,那一下一下都能看到根根肋骨在身下起伏的胸
膛,缓缓的,分开了自己的雪白双腿,又用指尖轻捂,不让那一抹白白的精液,
从自己的身子里流出,侧躺着,枕在了爱郎身侧——魏氏不知,不知自己经此一
夜,是否还能再为夫君生下一个孩子,更不知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只知自己实
在不忍夫君继续这样下去,不忍自己和夫君的儿女,陷入那刘畜的魔爪之中,不
忍夫君这一生的经营,都在这一夕之间,灰飞烟灭。

  床上,夫人轻枕着太守大人的手臂,白皙玉手,轻按在夫君的胸膛上,最后
一次的,在自己爱郎的怀中,缓缓阖上了双目。她多么希望,希望自己可以永远
这么躺在夫君怀里,永远,永远……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