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第十一章:意外的收获和敌人(欢迎私信加收费群)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第十一章:意外的收获和敌人(欢迎私信加收费群)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1/6/13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402

***********************************

  大家好,《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又来了。

  医母和正太大家不用担心太监,目前医母已经写到大概四分之一剧情的地方,
而正太也差不多写到三分之一了。

  有很多读者等级不够,没办法私信,所以我在其他区域贴了一个关于价格、
目前写到章节的链接。

   viewthread.php?tid=8793535&page=2#pid190991842

***********************************

           第十一章:意外的收获和敌人

  脑浆和污血喷得到处都是,陈启超连忙朝后撤去,没让那些丧尸的秽物喷溅
到自己身上。虽说没有证据表明丧尸的污血和体液会感染活人,但是处于危境之
中,还是要以安全为重。原本以为干掉这具女性丧尸,会招惹来大量附近游荡的
丧尸,可是等到陈启超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那座杂物墙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具丧
尸。

  「难道这第七层就只有一具丧尸?」陈启超有些狐疑道。

  「不要大意,我之前听你说过,第七层住了很多民工,那些民工都是附近废
品站的帮工。尸变发生在夜里,他们应该全都变成丧尸了。如果不是游荡到其他
楼层,就是这层楼有什么东西把它们都吃了!」谢大山连忙低声道。

  陈启超微微一愣,追问道:「丧尸之间会互相吞噬?」

  谢大山露出了一丝惊惧之色,说道:「是的,原本我以为丧尸只是会吃活物,
追杀活人。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些丧尸一旦没有了足够的食物,便会相互
吞噬,而且吃的同类或者活物越多的丧尸,越是厉害。根据吃的东西不同,也会
出现被吞噬者的特征。就像是吃了鸟,可能会长出翅膀。吃了鱼,可能会长出鱼
鳞,能够在水里游。有的时候还会进化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能力!非常的恐
怖!我虽说读书不多,可是也曾经看过达尔文的进化论,有段时间对于生物也有
些兴趣。能够像这种丧尸短时间这么快进化的东西,简直太可怕了!」

  陈启超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难道说之前追
杀你们的那个像绿巨人的丧尸,也就是吞噬了不少东西的变异种?」

  曹哥这时插话道:「是,那个丧尸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丧尸,当时它混在一堆
丧尸里,还只是个瘦弱的青年。当时我们忙于突围,结果没有管它。没想到它再
度出现时,恐怕已经是那么强大的怪物了,起码是灵级武者,甚至地级武者才能
对付的!」

  陈启超在和谢大山这段日子的相处后,也知道了这个世界里,生活着很多拥
有着强大能力的奇人异士。最多的便是修炼各种武技的武者,像谢大山、曹哥和
葬爱青年,都是属于这类。他们虽说并没有经受过系统的武艺教授,却学会很多
杂门武技,也算是外门武者。

  而武者的等级从低到高又分为人、灵、地、天、神和传说中的超神,谢大山
不过是人级巅峰,半步灵级,便可以以一敌几,毫不费力。而一旦达到了灵级武
者,那简直就是以一敌十,不在话下。在谢大山看来,陈启超虽说并没有学过武
技,可是却能够算得上人级中阶的武者,而且他的身体素质更是远超出了同等境
界的武者。至少谢大山和曹哥再不用压箱底的招式前,是没办法打败他的。

  「那我们就分散开来,在第七层搜寻食物吧。如果发现危险,以哨声为号!」
陈启超指了指挂在胸口的小哨子,这种哨子声音尖锐而又短促,最为适合在这种
楼层里使用,又不会太过吸引其他区域的丧尸。

  陈启超和谢大山一组,曹哥自然和葬爱青年一组。两组人分开到两个方向,
开始搜寻物资。

  「谢叔叔,你觉不觉得那两个人有些奇怪啊!」陈启超忽然对着一脸谨慎的
谢大山问道。

  谢大山冷笑一声道:「你最好离开他们两个远些,他们是黑道组织夜鸢的人!
这些人都是亡命徒,别看他们现在对你客气,完全是因为暂时需要依仗你的住所
和食物。如果一旦没了那些东西,他们就会露出他们的獠牙!千万小心!」

  陈启超有些面色复杂的看向了对方,却没有说些什么。第一间客房虚掩着,
从里面不断飘出极为恶臭的气息,陈启超便意识到里面很可能会有丧尸出没,他
打了个眼神给谢大山。而谢大山也明显看懂了对方的眼神,他双手拿着空心钢管,
示意陈启超推门,他立刻就动手。

  「呼……」陈启超用长枪轻轻顶开了虚掩的房门,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在陈启超和谢大山都是捂鼻后撤时,一声低沉的吼声忽然自房中传来,一只半身
腐烂不堪的丧尸从里面扑了过来,可惜它还没走出房门,就被谢大山直接一记钢
管打在头顶,那外露的腐败颅骨顿时被打得稀烂,灰白色的脑浆混合着污血喷溅
到墙壁上,散发着腥臭的气息。

  「果然是开门杀啊!」陈启超跨过那座死透的丧尸,轻笑一声,不过他并没
有放松警惕。因为他隐约还听到里屋还有一些动静,而谢大山也将钢管在鞋底擦
了擦,然后贴着墙朝里屋挪去。

  陈启超进屋先路过了一间厕所,一个没有脑袋的尸体正趴在盥洗台前,里面
的血水早就腥臭不堪,变成了紫黑色。两只苍白的手掌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也
不知道他是怎么支撑住身体的。

  而厕所的隔壁便是厨房,大门的斜对面则是一间卧室,房门也是虚掩着的。
陈启超立刻便要到厨房里搜寻一番,却被谢大山给拦住了。陈启超刚要询问什么,
谢大山却用钢管指了指那时不时出现在门缝间的一道妙曼身影。在这种里外不是
死尸便是丧尸,房门还没有关严的情况下,里面存在活人可能性几乎为零。

  「丧尸么?」陈启超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地板上的杂物,然后用长枪轻轻顶开
了房门。和之前不同,这回涌出的臭气比刚才要轻很多。而这回却没有丧尸扑出,
在卧室里的床边,正站在一名身材妙曼,背对着房门的女性丧尸。

  「这?」陈启超和谢大山互视一眼,两人都是有些不对劲,他们还是第一次
看到没有主动杀过来的丧尸。不过陈启超也不管轻易放松警惕,毕竟丧尸是种危
险的东西,搞不好就得死人!

  只不过这具丧尸并没有像外面的那些腐烂得极为严重,它还保持着相对完整
的人形。它生前应该是位妙龄少妇,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身上穿着白色弹力打
底衫,下体则是包裹在粉色的超短热裤之中,两条丰腴肥美的大腿上穿着水晶玻
璃透明肉色丝袜。虽说看不清正面容貌,可是从侧后方的视角来看,她的胸前双
峰也是极为雄伟的存在。如果不是变成了丧尸,应该也是一名尤物。

  陈启超忽然记得第七层有个被某个公司高管保养的小三,她的情夫是个妻管
严,为了防止被发现,只能把她安置在相对偏僻的楚天公寓楼。每隔一段时间,
来这里和对方幽会几天。现在看来,这对奸夫淫妇是准备幽会时,遇到了尸变结
果双双殒命,至于为什么有第三个人在场,那就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了。

  不知为何,陈启超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哪怕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他
依然从一个色胚的角度来看着那具女性丧尸。如果不是感染变成了丧尸,它的奶
子用来乳交肯定极度痛快,比徐婉的奶子还大,甚至仅比大洋马老师索菲亚小上
一个罩杯左右。而浑圆肥大的臀瓣,紧紧的勒在了粉色热裤之中,那热裤偏偏下
摆极短,一直齐到丰腴肥美的大腿根部。甚至还有小半个肥沃臀瓣,露在了空气
之中。

  如果那具女性丧尸还活着的话,用后入肯定非常带劲,那种肥厚的臀瓣足以
抵挡耻骨的撞击。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陈启超忽然觉得细思极恐,他居然会对一
具丧尸的身材评胸论足。

  而这时那具女性丧尸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直接扑向了陈启超,只不
过此时后者早就有了防备,直接手起一枪,「噗嗤」一声贯穿了对方的还算完整
的脑袋,直接从眼眶里捅刺进去,直接刺穿了对方的脑袋。那具女性丧尸顿时惨
叫一声,彻底化为了一堆烂肉。

  谢大山有些惊愕的看向陈启超,然后喃喃说道:「真的有时候觉得你不是人,
明明没有练过武,可是气力大的惊人,又完全不像是那种天赋异禀的奇才。要知
道人的颅骨可是身体最为坚硬的地方,哪怕是武者都不能说可以轻易刺穿,可你
几次出手都是轻松做到了这点,而且还没有用上神兵利器,真的是厉害!」

  陈启超眉尖微微一跳,连忙假装呵呵傻笑道:「谢叔叔,你客气了,我这也
是有点傻气力罢了。对了,咱们还是赶快去厨房看看吧!」

  谢大山见他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也没有继续逼问,于是便转身前往厨
房查看。而陈启超却不知道他的身体自从吞吃了那条神秘的金色蜈蚣的脑袋之后,
他的身体便在发生着特殊的变化。如果陈启超能够有透视的功能的话,他就会发
现自己体内的血管和脏器的表面,都覆盖上了一层淡淡金色,类似角质层的物体。
而这层金色的物体,却并没有影响他正常的生理活动,甚至还使得他的身体素质
变得强大。

  打开冰箱,这回他们倒是发现了不少东西,或许是那名公司高管刚刚过来,
给情妇输送补给加偷情幽会。上面的保鲜层里摆满了饮料、啤酒和矿泉水,以及
一些放在保鲜膜里的菜肴。至于下面的冰冻层里则是放慢了各种冻肉、速冻食品。
在厨房的墙角里堆着两袋开封的大米和一些早就腐败的蔬果。

  陈启超和谢大山从里面挑选了一些还没有彻底腐败的青菜,扔到了自己带来
的蛇皮袋里,顺道把整个冰箱都给清空了。扛着这袋沉甸甸的蛇皮袋,陈启超和
谢大山的心情极为愉悦,他们这回可谓是满载而归。这些食物哪怕供给给家里那
么多人,也足够再撑一段时间了。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谢大山忽然觉得小腹一阵剧痛,紧接着一阵「咕噜噜」
的声音便传了出来。陈启超和谢大山都是面色一红,后者连忙尴尬的说道:「我
先去厕所方便一下,你把外面门反锁起来,防止被丧尸进来。」

  说着谢大山腹中的咕噜声越发响亮,简直堪比盛夏时的雷鸣,他连忙一边解
着裤带,一边打开了厕所大门,反而想被狗撵的兔子般钻了进去。陈启超苦笑一
声,把大门锁上,从对方那个急吼吼的模样来看,短时间是没办法离开了。于是
陈启超便开始继续搜查附近的房间,可是找了半天除了发现一个保险箱,其他并
没有什么实用的物资。

  就算那个保险箱里都是黄金,也没有钥匙和密码,就算打开了那个保险箱,
里面都是黄金,他现在拿着黄金还不如拿两个烧饼实在呢!

  在陈启超翻遍了其他房间之后,谢大山似乎还在厕所里翻江倒海,听着里面
传来的微微的呻吟声和噗嗤噗嗤的响屁声,他已经能够想到厕所是何等惨烈的战
况了。

  而陈启超忽然想到,或许那具女性丧尸所在的主卧室里,还有一些物资可以
搜刮。他连忙小跑着重新回到了第一间卧室里,那具被自己捅刺穿脑袋的女性丧
尸,还静静的躺在地面,污血脓液流了一地。陈启超微微蹙额,小心绕过那些地
区,然后开始搜查起这间宽阔的主卧室。

  而第一个搜查的重点自然是床对面的大衣柜,不过里面除了一些光鲜亮丽,
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女性外套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陈启超开始搜寻旁边的柜子,
第一层抽屉里是一些女性用的金银首饰,应该很值钱,不过现在连命难保了,这
些黄白之物也换不来食物。可是当陈启超打开第二层抽屉时,他却两眼一亮,瞪
得极圆。却见里面堆满了各种丝袜!

  黑丝、白丝、肉丝、铁灰色的、红色的、紫色的、吊带袜、开档袜、裤袜、
长筒袜、过膝袜、及膝袜、油光亮光反光袜……

  对于陈启超这个无可救药的丝袜癖来说,这简直就是个宝库啊!要知道徐婉
家里并没有什么丝袜,她本人一直都穿着之前到自己家的那条黑丝,而索菲亚她
们出门逃命得急,自然也没有带什么丝袜,除了身上穿着的,其他一个没有。现
在有了这些丝袜,足够她们穿了。

  想到这里,陈启超连忙从贴身的内衣里取出一个压缩袋,从抽屉里挑选了十
几条还没有开封的各色丝袜,塞到袋子里,足够他的女人使用一段时间了。

  打开第三个抽屉,里面顿时露出了一些情趣内衣,像开档的透明内裤、各色
的丝袜连体衣、黑色的乳胶衣等等,那些平素陈启超只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见过
的东西,如今却一一出现在了眼前。而最下面的抽屉里,则是塞满了各种情趣用
品,什么双头龙、按摩棒、跳蛋、蜡烛、绳索、项圈、肛塞。还有一个特别大的
盒子,从上面的英文来看,居然是个简易型的炮机!

  「卧槽,这对奸夫淫妇太会玩了吧!炮机都搞出来了!」陈启超看着那个大
盒子,啧啧称奇。只不过他并不喜欢那些调教类的玩意儿,只是拿了一些情趣内
衣,又顺走了几盒跳蛋。

  等到他刚刚收好一切时,谢大山总算是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看着面色有些苍
白的中年汉子,陈启超有些担忧道:「谢叔叔,你身体没事吧?」

  他对于谢大山的死活倒是并不大在意,可是对方是制衡曹哥和葬爱青年的重
要战力,现在还不能有什么差池。

  谢大山倒是没把他往坏心思那边想,捂着小腹说道:「可能是夜里着凉了,
现在肚子里腾空了,舒服多了。」

  等到两人从屋里来到走廊时,忽然远处一阵急促且尖锐的哨声从楼下响起。

  「他们怎么跑到楼下了?」陈启超和谢大山心里一阵狐疑。

  「谢老板,陈兄弟,救命啊!」葬爱青年的嘶吼声从楼梯间传来,紧接着他
和曹哥慌张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满是杂物的台阶尽头。很快一大团黑影便出现了墙
壁上面,虽说追着他们的东西还没有现形,可是那种威慑人心的气场已经涌现。

  「肏你妈,你们究竟干了什么?」谢大山忍不住对他们爆了粗口,可他还是
举起走廊里的一把椅子,朝着楼梯尽头丢去。

  「快跑!」曹哥看到谢大山支援,非得不喜,反而面色大变,加快了前窜的
速度。很快椅子便砸中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脆响,碎裂成了木屑,而一声带着
怒意的嘶吼也迅速传来。很快那个追杀着两人的怪物,便从楼梯下方窜了上来。

  那是一个类似蜥蜴的怪物,体长恐怕达到了两米,表面覆盖着一层土黄色的
鳞片,四肢粗壮有力,末端却是带着吸盘的蹼状物。而最为猎奇的是,它原本的
脑袋上面还有两个人类的脑袋,而且那两个人类的脑袋四眼圆瞪,眼里没有瞳孔,
却是带出浓烈的戾气和杀意。

  「快跑啊!」曹哥跑得最快,直接越过楼梯,朝着上面跑去。而葬爱青年紧
随其后,这下谢大山和陈启超反而成了最后的。

  「这两个混蛋!」陈启超吓得面色一变,他本能的察觉到那只怪物肯定不是
一般的丧尸可以比拟的,顿时把曹哥和葬爱青年的祖宗十八代和女性家属都骂了
一遍,连忙扛着那个装满食物的蛇皮袋,就往上跑。而谢大山不知出于什么原因,
居然主动殿后。

  人头蜥蜴的速度极快,那十几阶的楼梯,只需两秒便直接爬过,然后便蹿到
了谢大山面前。谢大山也不客气,带着罡气的钢管直接朝着对方的人头砸去。谁
料钢管砸到对方的人头上面,却仿佛陷入了泥淖之中,根本没办法造成实质性的
伤害。而人头蜥蜴则是大嘴一张,一道黑影直接从里面掠出。

  谢大山武者的本能救了他一命,他猛地扭开脖颈,一条绿色的长舌直接贯穿
了谢大山身后的墙壁。谢大山惊出一身冷汗,若是刚才被人头蜥蜴的舌头射中,
绝对被会贯穿身体。

  「这东西的身体表面好像有一层粘液,极大的减缓了钝器的伤害。估计利器
效果也有限,不然那两个人渣不会跑得那么快!」谢大山有些后悔托大独自断后
了,可惜对方不会给他机会,人头蜥蜴忽然奋起一跃,直接扑向了谢大山,血盆
大口长到极限,简直堪比某些蛇类,似乎要把他整个生吞了。

  「嗖……」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从天而降,直接将一把木椅子砸在了它
的另一个人头上面。

  「嘭!」本就不坚固的木椅直接被砸得木屑飞舞,而陈启超也险之又险的避
开了愤怒的人头蜥蜴的致命一击。谢大山连忙跑到陈启超身旁,低声道:「你怎
么回来了?」

  「食物我都藏好了,谢叔叔你可不能死啊!」陈启超也没有废话,直接举起
自制的长枪,朝着对方的左侧人头刺去。他刚才观察到了人头蜥蜴的身体表面有
着一层诡异的粘液,可以有效减少伤害,而那人头的眼睛肯定不会有!所以他立
刻攻击向了对方的要害!

  别看那人头蜥蜴已经丧失人性,变成了死物,可是却保持着生前的本能,看
到陈启超挺枪刺来,立刻长舌一卷,试图把对方缴械!

  而这却正好中了陈启超的计谋,轮起力气,在吞食了金色蜈蚣之后的陈启超,
自问绝对不会弱于那些变异丧尸太多。果然哪怕人头蜥蜴个头不小,可是舌头却
无法卷走陈启超的长枪,若是换个普通成年男子,只怕连一条手臂都会被它的怪
力给带走。可它偏偏遇到了更加怪力的大男孩陈启超,一人一怪就这么僵持在了
原地。

  谢大山看到那头人形蜥蜴不再乱窜,顿时心里大喜,他立刻举起钢管,朝着
对方右侧人头的眼眶里捅去。人头蜥蜴早就看到了谢大山的动作,可是却已经来
不及躲闪了,直接被对方捅爆了一个眼珠。

  「哇啊……」人头蜥蜴居然发出了一声如同婴儿般的啼哭,听得陈启超和谢
大山都是耳膜一疼。陈启超的手掌不由得一松,那根长枪顿时被人头蜥蜴的长舌
卷走,然后吞入腹中。

  「没想到这畜生倒是不挑食!」陈启超看着掌间因为过度摩擦而产生的血痕,
恨恨道。

  「小心,我感觉它要放大招了!」谢大山武者的本能让他开口说道。

  话音未落,人头蜥蜴忽然张开血盆大口,一股股紫绿色的液体顿时如同流矢
般,朝着两人激射而来。

  「你不讲武德!」陈启超一看那怪物居然喷射毒液,立刻开口大骂,同时朝
着上方的楼梯跑去。而谢大山也是拿起附近走廊里的一块废弃桌面,护在胸前,
然后朝着楼梯跳跃而去。

  「噗……噗……噗……」凡是被那些紫绿色液体喷射而中的物体,都剧烈的
腐蚀起来,泛起了阵阵白烟,显然那些液体带有剧毒!甚至有几具听到动静,从
其他房间里走出来的丧尸,也倒霉的沾染到那些毒液,不到三秒就剧烈腐蚀,化
为了一滩脓水,看得陈启超和谢大山都是浑身一颤。

  「走!」谢大山拉着陈启超的手腕,便朝着第八层而去。

  而那只人头蜥蜴在喷射了毒液之后,似乎也消耗了不少气力,速度变得慢了
很多。谢大山和陈启超才能安全逃离,不过陈启超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处被毒液腐
蚀的阶梯,顿时觉得脚下一阵滚烫,他连忙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运动鞋,然后一脚
踹飞。那只运动鞋在半空中,鞋底便被毒液烧出了一个大洞,然后很快便化为了
一堆黑色的废料。

  「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得砍脚了,这毒液居然能够自己蔓延!」陈启超倒
吸一口凉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谢大山却苦笑一声道:「我们不能继续往上!」

  「怎么了?」跑到第八层的那堆杂物墙前,陈启超忽然问道。

  「那个蜥蜴可不是普通的丧尸,可不是一堵墙,一扇门能够困住它的。如果
不解决掉它,搞不好会把它引到咱们家人那里!」谢大山有些苦恼的说道。

  陈启超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下来,他可不想让徐婉还有大洋马老师她们受到伤
害,那就在这里解决掉这个怪物吧!而很快那人头蜥蜴脑袋上的人头便出现在了
楼梯尽头,正恶狠狠的盯着两人。

  就在这时,陈启超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陈启超回头一看,
却见曹哥和葬爱青年居然又跑了回来。

  「你们……」陈启超有些狐疑道。

  而曹哥这时才发现了什么,下意识的朝后看去,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没有追来?」曹哥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而葬爱青年也是有些面色古怪,
频频朝后看去。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否则那个畜生可不会放过咱们啊!」谢大山话里有
话的说道。

  曹哥听懂了对方的意思,然后低声道:「算了,拼了吧,反正上面也有个阎
王等着!」

  陈启超没听懂对方的意思,可是很快人头蜥蜴就爬到了第八层,情况变得极
度危急起来。那人头蜥蜴不知是不是恢复了体力,速度再度变快,只不过第八层
杂物变得更多,所以它的移动并没有变得实质性的加强。这也给了四人求胜的机
会。

  就在这时,曹哥忽然身形暴起,居然主动举刀朝着那人头蜥蜴杀去。其余三
人也没有想到,曹哥居然会主动杀向那头人头蜥蜴,在愣住片刻之后,也朝着那
怪物杀去。

  人头蜥蜴没想到原本是食物的几人居然敢直接主动攻击,它顿时发出一声婴
啼,然后手脚并用,朝着曹哥杀去,张口弹出一条绿色的长舌,瞬间将曹哥的长
刀给缠住。曹哥也是双臂较劲,额前绽起了青筋,和那怪物争夺起了砍刀。

  而谢大山后发先至,直接拎着钢管,转刺为砸,直接一棍子轰在了人头蜥蜴
的下颔处。虽说无法打破怪物表面的粘液,却也让它脑袋上移,身体短时间出现
了僵直。而葬爱青年直接从兜里掏出几把铁弹子,然后朝着人头蜥蜴脑袋上的人
头眼睛丢去。

  「啪啪啪……」那铁弹子原本是弹弓用来打鸟的,打在人身上也是会青肿起
来,威力绝对不小。尤其是直接打在眼睛等位置上面,足以致盲,这些都是他平
时用来街头斗殴的「杀器」。而那些铁弹子如同天女散花般,击打在了人头蜥蜴
的脑袋上面,虽说大部分都没办法击破粘液,可还是有一两个铁弹子直接射进了
它那个被陈启超打爆的眼眶里,疼得怪蜥直接乱窜起来。

  而陈启超更是凶狠,一想到它可能会伤害到徐婉她们,他就眼神一厉,直接
举起铁棍,朝着对方那个血淋漓的眼窝捅刺进去。

  「嗷……」人头怪蜥再度发出一声凄厉的婴啼,然后身躯猛地抖动,直接一
把便将曹哥、陈启超和谢大山给甩了出去,唯有葬爱青年见势不妙,早就躲到一
旁,幸免受伤。

  而陈启超手掌已经是鲜血淋漓,哪怕有毛巾捆着,那根铁棍还是在刚才人头
怪蜥的拼命挣扎中,被它给震断了,然后直接脱手。折断的铁棍倒插进陈启超的
手掌,插得他手掌一片血淋淋的,疼得大男孩面目狰狞,不断倒吸凉气。而曹哥
和谢大山也是跌得灰头土脸,极为狼狈。

  人头怪蜥如同战车般冲向了最近的曹哥,曹哥刚刚撑着身体,从地面爬起,
眼看他就要命丧当场,一道身影忽然从旁边掠出,居然是那葬爱青年!

  陈启超和谢大山没有想到,那个好色贪生的葬爱青年居然会去救曹哥,甚至
曹哥自己都没有想到,一时间居然愣住在当场!

  葬爱青年忽然拿起一截木椅的断腿,直接捅进了人头怪蜥的眼眶里,那里原
本就被陈启超捅得污血横流,现在又被攻击,疼得它怪叫连连,然后猛地翻身,
把葬爱青年给掀翻在地,直接震得后者喷出一口鲜血。

  眼看葬爱青年就要被人头怪蜥直接压成肉酱,曹哥忽然一把抓住前者的小腿,
猛地朝后撤去。

  「嘭」的一声巨响,人头怪蜥直接压到了葬爱青年原先所在的位置,激起了
一阵灰尘。

  「曹哥,我……」葬爱青年还没说完,就被曹哥打断道:「别说话,准备厮
杀!」

  人头怪蜥发出一声凄厉的婴啼,然后脑袋上的人头恶狠狠的瞪向了曹哥,它
张开血盆大口,绿色长舌倏然弹射,想要瞬间把他射穿。说实话,人头怪蜥的舌
头弹射速率简直堪比子弹,若不是曹哥他们都是武者,恐怕当场就得被击穿。

  「噗嗤」伴随着一声闷响,绿色的长舌直接贯穿了曹哥身后的走廊的墙壁,
直接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家具。

  「开!」谢大山直接一记钢管打在人头怪蜥的绿色长舌上面,谁料它的坚韧
程度超出了前者的预料,钢管深深的陷入肉舌之中,可是谢大山却没有感受到自
己的一击受力。

  人头怪蜥四肢并用,耀武扬威的冲向了谢大山,面对着如同坦克战车般凶猛
的怪蜥,谢大山握着钢管的手心也渗出了汗水。陈启超趁机施展了直接学过的游
鲨拳,将拳法融入到棍法之中。虽说无法对人头怪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也砸
得它哇哇乱叫。

  而这样人头怪蜥的仇恨值就被陈启超给拉走了,谢大山得以喘息片刻。曹哥
面色难看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堪比灵级武者的怪物,虽说没有楼外
那个厉害,但是论起毒液,它应该更厉害些。」

  「大哥,怎么办?」葬爱青年浑身是土,极为狼狈的问道。

  「我这里有一管带着剧毒的化学物质,如果有人可以将它丢到那个怪物嘴里,
应该可以毒杀那个家伙!」曹哥对这葬爱青年说道,可眼光却扫向了身旁的谢大
山。

  谢大山冷笑道:「你手上的化学试剂能毒死那个怪物?说不定人家免疫毒素
呢!」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套我的话,告诉你,这毒药是黑市流出来的,据
说是从邪教地狱门传出来的见血封喉的顶尖毒药!」曹哥冷笑道。

  「你们几位不要侃大山了,我快扛不住了!」陈启超的情况岌岌可危,他边
打边退,焦急的连连低吼道。

  话音未落,陈启超被人头怪蜥一记扫尾,直接拍中了胸口,猛地喷出一口血
雾,然后倒飞出去。好在谢大山眼疾手快,直接一把将陈启超拦腰接住,用巧劲
化解了他身上的余力。

  「把那个怪物的嘴撬开,然后把毒药丢进去,我就不信它肚子里也有粘液保
护!」曹哥面色阴狠的低吼道,他现在总算是燃起了杀意。而人头怪蜥也感应到
了危险,直接弓起身体,浑身的粘液竟像煮沸的开水,咕嘟咕嘟的泛起了泡沫,
显然也是有些谨慎起来。

  双方在原地僵持了几秒,然后下一刻各自爆发出一阵怒吼和婴啼,同时朝着
对方扑去。一时间第八层飞沙走石,烟尘滚滚,这里的动静虽大,却没有什么普
通丧尸敢循声而来,高阶怪物对普通丧尸有些类似狼王的存在。在王没有吃饱前,
它们连过来捡残羹冷炙的资格都没有。

  「嘭!嘭!嘭!」伴随着三声闷响,陈启超、谢大山和葬爱青年先后被直接
甩飞,极为狼狈的撞到墙上,然后落地。唯有曹哥用两把砍刀,一把顶住对方的
舌头,让它无法攻击自己,一把砍在它脑袋上的人头之间,让那蠢蠢欲动,想要
啃咬他的人头,无法靠近。

  不过那人头怪蜥的力气绝对不会逊色楼外的那头大型丧尸,从曹哥浑身绽起
的青筋就可以看出,他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以至于钢牙紧咬,双脚都快在地
上踏出印记了。

  「杀!」陈启超、葬爱青年和谢大山同时大喝一声,然后朝着人头怪蜥杀去。
就在这时,感受到危机所在的人头怪蜥忽然两腮鼓起,整个身体就像只河豚般充
气膨胀。

  「不好,快撤!」曹哥靠得最近,也最能感受到那种危机,他立刻连砍刀都
不要了,直接朝后弹跳撤退。

  而葬爱青年他们也是急急忙忙的逃跑,过了不到几秒,那人头怪蜥忽然将嘴
张到最大,几乎像蟒类一样超过了九十度。然后一股股腥臭的紫绿色毒液,朝着
四人激射而去。这回的毒液无论是数量,还是喷射的速度,都远超之前第七层那
次。

  「噗嗤……噗嗤……噗嗤……」不断有杂物被毒液射中,发出刺耳的腐蚀声,
紧接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腐蚀殆尽。

  「我靠!快跑!」陈启超看到那狼狈不堪的惨烈场景,他连忙手脚并用,朝
后撤去。而葬爱青年、曹哥和谢大山也是面色铁青的朝后跑去。

  「哼!」曹哥忽然一声闷哼,众人回头看去,却见他的右腿小腿处被毒液射
中,裤子早就腐蚀殆尽,那受伤的部位已经泛黑,逐渐腐化。

  谢大山一把夺过葬爱青年手头的砍刀,一刀砍在曹哥的小腿上,把那附近的
一块皮肉直接削去。那块皮肉还没有落地,便已经彻底化为一滩脓水。

  「多谢!」面色惨白的曹哥拱手对着谢大山说道,而葬爱青年连忙拿出云南
白药和绷带,帮他止血。

  谢大山并没有回应,他默默的转身看向了还在喷射毒液不断的人头怪蜥,不
知道是不是它上面那个人头的眼睛被陈启超戳瞎,它喷射毒液的准头实在够呛,
只不过那些毒液数量实在太多了,大量的毒液铺天盖地的喷射而来,射得第八层
的地面千疮百孔,散发着浓烈的腥臭气息。

  「把药剂给我……」谢大山忽然伸手对曹哥说道。

  曹哥虽说不明所以,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还是将那瓶带着剧毒的药剂递给
了谢大山。

  「谢叔叔,你打算怎么办?」陈启超他们现在正躲到走廊的一个拐角后头,
暂时脱离了危险,尽管只是暂时的。

  谢大山正准备说话,忽然身后破风声袭来,一条绿色的舌头直接破开他后面
的墙壁,「噗」的一声贯穿了谢大山的肩头!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